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第一批和第二批卫健委专家组全部来自北京,说明什么?

萧武 · 2020-03-01 · 来源:熏烟字篓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批专家组和第二批专家组绝不可能是他们自己所说的那种白莲花,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也不应该被忽略。

  在武汉发现并且上报疫情之后,国家卫健委先后派出了三个专家组。第一批专家是十二月三十日到达武汉的,第二批是元月八日到达武汉,第三批是元月十八日到达武汉,也就是钟南山和李兰娟领衔的这一批,官方说法是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但是最后确认疫情已经发生并且爆发的是高级别专家组,也就是钟南山李兰娟这一组。正是他们拉响了疫情的警报,从而拉开了中国抗疫的序幕。

  这些专家组的人员组成至今为止也没有比较确切的名单,但是已经公开的信息显示,高级别专家组除了钟南山和李兰娟,还有疾控中心的首席科学家曾光,工程院院士袁国勇,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引起比较大争议的王广发是第二批,对外说可防可控可治,不确定人传人的也是王广发。其中高福貌似也是第一批专家组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前面的两批专家目前可以确定的人基本上都是来自北京的,除了疾控中心的流行病学和防疫专家之外,还有一些是呼吸科专家。但是他们始终没有确认人传人,也导致我们错过了最佳的控制病毒传播的时机。一直到元月十八日,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才派出了第三批也就是高级别专家组,来自广州的钟南山,来自杭州的李兰娟,来自香港的袁国勇。

  相信很多人这次疫情期间都注意到了上海华山医院的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现在已经成了网红,金句叠出,每次都是让大家觉得他在瞎说大实话。实际上,在此之前,张文宏就已经是传染病方面的权威专家,华山医院的感染科也是同行业公认的排名靠前的单位——实际上是连续9年排名全国第一的感染科。因为感染科在医院普遍是地位不高的,华山医院感染科却一直很强,就更加难得了。

  但是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卫健委专家组无论是前三批还是高级别专家组,都没有抽调华山医院的医生和专家。而来自北京的专家则始终没有确认疫情的发生和爆发,最后确认疫情的反而是来自广州和杭州的两位七八十岁的院士,而且还都是呼吸科的专家,而不是与疫情最直接相关的疾控中心和感染科的专家。到目前为止,已经披露出来的前两批专家中,似乎也没有感染科专家。

  从后面的回顾来看,第一批专家组和第二批专家组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互补的,不存在相互否定的关系。但高级别专家组受命赶赴武汉则意味着,决策部门意识到了疫情的危险性,对第一批和第二批专家组的汇报失去了信任,从而派出了高级别专家组。也就是说,高级别专家组受命赶赴武汉,就是对前两批专家组的否定。

  即便是在疫情确认之后,张文宏第一次以卫健委专家组成员身份亮相也是昙花一现,只跟着卫健委专家组到郑州检查过一次防疫的情况,之后就一直在上海担任此次疫情的专家组组长,再没有进入过卫健委专家组名单了。这同样是一个让人觉得很意外的事,因为事实证明,张文宏对形势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也已经被上海网友称为张爸。

  另外,据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中心主任卢洪洲的说法,上海的病毒研究机构早在一月五日就已经分离出了病毒,并且按照法定程序进行了上报,但是最后却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之后卫健委派出的第二批专家除了留下专家组成员王广发被感染之外,就剩下了他说的可防可控可治,再没有其它作用了。也就是说,第一批专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第二批也一样,最后确认疫情发生并且爆发的是两个来自北京以外的专家,这是为什么呢?

  除了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疫情之外,专家们还在疫情爆发初期发出了两个非常错误的建议,一个是认为轻症患者不需要住院治疗,可以居家隔离,这个建议实际上导致了之后一些家庭内部全家感染,实际上并没有起到疫情防控的作用。另一个错误的判断是认为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人群是易感人群,年轻人不易感,这个判断后来也被推翻了。钟南山更是直截了当的说,所有人都是易感人群。

  迄今为止,前两批专家组在武汉的工作情况仍然没有公开,只有或明或暗的在接受采访时反复强调,他们在武汉的工作受到了当地的影响和误导,推卸责任,对自己的责任毫无反思。但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批专家组和第二批专家组绝不可能是他们自己所说的那种白莲花,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也不应该被忽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