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司马南 · 2020-03-2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的力量在于说真话,弄清思想,团结同志是绝对必要的。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于当下尤其是必要的,夺回意识形态话语权,至少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肯于坚持,是绝对必要的。八角婆骑在媒体人头上耍横的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附文是一则有关领导与抗疫一线媒体记者座谈的新闻,我专门跑去看了一下,中规中矩的新闻中重复了一些人们熟知的正确的话,好象没有提八角婆的事儿,没有提到如何研判八角婆现象,更没有谈到遍布意识形态舆论场老年迪斯科一般震耳欲聋的八角婆噪音,自然也就谈不到拿出什么样的对策来,仿佛集体选择了对八角婆的无视态度。

  (一)

  这么大的味儿,真的可以无视吗?

  眼睛不看,鼻子也没有嗅到吗?

  国内外集合起来的异常强大的一股力量,开足最大分贝宣传八角婆,将其塑造成中国抗疫期间唯一讲真话的婆子、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八角婆俨然已为武汉故事最大的明星。

  对这样的明星怎么能选择无视呢?

  你不讲,轮子讲;你不讲,公知讲;你不讲,国内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大讲而特讲,你不讲,国外敌对中国的舆论时时讲、天天讲、月月讲,谎言重复1万遍,总有一款能忽悠晕你。今天一位朋友说,小孩子空中课堂老师布置的作业,居然是读八角婆子日记的体会,看看看,人家不仅满足于在疫情期间煽动翅膀,而且要结集出版(已经有若干出版社扑了上去),还要进入教科书,影响下一代哩。

  媒体前线征战几个月的小记小编有可能因此而委屈:我们也天天讲啊,我们也大讲而特讲啊,我们一天要发好多篇稿子呢!

  是啊,但你讲的和人家讲的不在一个频道上,公海上,黑夜里,航行的若干船只没有交集。各说各话,缺少针对性,缺少斗争的鲜明性,假装看不见舆论的热点,我们的媒体(胡锡进除外)什么时候在政治上变得这么圆滑世故?这种圆滑世故有利于我们的事业么?党性原则果真可以这样体现吗?

  我能理解,正常的声音和尖利的刺耳的声音比较,尖利的刺耳的声音更能引起别人的注意,理性的声音与谣言夹裹着的嚎丧调比起来,谣言嚎丧调调更能直接撩拨神经。但请注意,如果没有资金雄厚的资本势力平台和公开亮出旗号致力于敌视中国根本政治制度的媒体的巧妙包装,八角婆是不可能掀起什么大浪的。我不能理解的是,如此充满敌意的对八角婆的包装炒作,为什么如入无人之境?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对八角婆选择无视,对八角婆子单出头表演掀起的意识形态浪潮采取沉默态度,折射的是指导思想上的混乱?折射的是某些人在政治上畏首畏尾首鼠两端?折射的是某些人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故意不作为?

  (二)

  难道八角婆讲的故事都是瞎编的吗?

  当然不必,世界上可怕的不是谎言,而是被谎言在关键处稍加修正的事实。

  八角婆那些絮絮叨叨的,带着阴暗心理的,来自道听途说的,在传闻基础之上稍加修正的,靶向目标十分清晰专业的拉仇恨的所谓武汉故事,旨在解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付出巨大牺牲的抗疫斗争。其人不必说出这样的语言,只要用意识流,用魔幻现实主义,用我的一个医生朋友说,我的一个邻居讲,码出一堆乱码来就足够了。听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暗讽之意,弦外之韵,世人尽知也。

  毛主席在讲到文艺作用的时候,曾经讲过两个司令,一个是朱司令,一个是鲁司令,朱司令是八路军总司令朱德,鲁司令是文化革命的巨匠鲁迅。那时的八路军,加上抗日游击队有多少人呢?抗战初期只有几万人,后来发展的十几万人,几十万人以致更多,但和日本军队比,和蒋介石的军队比,弱得不成比例。但因为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有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不断取得抗敌斗争的胜利。鲁司令领导的这支军队,以担负起天下兴亡深沉感人作品动员群众深得民心,具有拉枯摧朽的力量,给敌寇和汉奸以沉重的打击。那时候,即使在敌占区,在蒋管区,汉奸文化也抬不起头来,姓汪的背负骂名遭到鄙视,真乃千夫所指也,从来没有好果子吃。

  如今与疫情抗争取得重大阶段性胜利的中国,其国家之动员力,其社会之抗压力,其人民之团结力,其生产之恢复力,全世界有目共睹,金毛大统领昨天通电话的时候也不得不表示肯定,改口不再称中国病毒了。但是,我们在文化战线上,在意识形态斗争的话语场上,尚不能够有效地抵御推出八角婆的国内外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抹黑和构陷,我们的专业队伍人数不少,装备不差,条件不孬,咋就任由八角婆子在我们的阵列中打穿插、玩迂回、撕出条条血胡同呢?

  (三)

  你你你司马南,要打倒八角婆吗?你极左,你余孽……

  意识形态舆论场语境中,“极左”已经成了那些力挺八角婆,诋毁中国政治势力的好汉们人人挥舞的倚天剑,仿佛挥起这把剑来,加上口吐白沫便可稳操胜券,让批评者闭嘴。

  极左极右是两个极端,两种倾向都会断送我们的事业。故而有左反左,有右反右,执两端而取中庸,所谓中庸者,实事求是者也。

  单说极左吧,那当然是要反的呀,不反极左,就如同对那些极右的势力不加以摒除和打击一样贻祸无穷。

  一直关心我思想政治进步的老朋友蕭功秦先生最近写了一篇《极左思潮是一种文化病毒》,他客气地征求我的意见,此文可否视同为非正式回复,或可作为对肖老师文章的补充?极右又何尝不是一种文化病毒呢?极右者,公知也。公知者,撞墙沉船者也。

  已经有相当长时间了吧,那些公知刚开始的时候还掉一掉书袋,什么告别革命啊,什么告别崇高啊,什么现代化建构啊,什么现代性重塑啊,什么理性主义启蒙啊,如今公知早已经不屑于文化包装,更愿意使用明火执仗的政治语言去党恨国。这次包装八角婆,算是给了一点面子,文化了一下,好歹有几十篇口水文章,罗列了一些道听途说。

  极左是必须反对的。究竟什么是极左,不能只看一些人事先写好,捏在手里,随时准备贴出去的标签,需要做仔细的甄别。如同普世价值未必普世一样,须对那些普世价值定义者、传销者做一番扫描分析,一丝疑点也不要放过。

  让我们来看看,最近一段时间人们在网上揪住的所谓“极左”,究竟涉及的是一些什么样的内容吧一一

  具体说,质疑“殡葬馆满地都是无主手机”的说法写法是极左吗?

  具体说,批评封城的日子里,调动警力为自己的亲戚送机场是极左吗?

  具体说,批评揭露八角婆造谣某护士死亡的消息是极左吗?

  具体说,批评八角小说翻土地改革的案是极左吗?

  再具体说,从根本制度上诋毁1949年的中共建政的小说,受到省内外,乃至北京的某些人物的追捧,叫板式屡屡获奖(即专门颁奖给八角婆),偏给你脸色看,否则你就是打击知识分子……对这种现象提出批评是极左吗?

  抽象一点说,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极左吗?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极左吗?坚持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理想,是极左吗?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是极左吗?承认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与敌视和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势力进行斗争,是极左吗?与任何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组织和个人进行斗争,是极左吗?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的思想基础,是极左吗?坚持新闻舆论工作的党性原则,是极左吗?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建设有强大凝聚力和吸引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极左吗?被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的“潘任美”主角之一的某大炮专门吊打的“党媒姓党说”,是极左吗?……

  读完上述这段话,对那些从极右的立场上大骂极左的人来说,不仅搓火,很可能出现气短胸闷血压飙升症状乃至濒死体验,俄的神啊,这句子好怕怕,极左啊,你们极左啦。

  往右安门方向跑得太远了,扭头一看,全是极左,这本不奇怪啊。

  如果,这便是你们眼里的极左,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无疑是极左,中国共产党党章无疑是极左,2012年以来的重大的系列的方针政策无疑是极左,这样的极左好得很呢,这样的极左是贾宝玉脖子上挂的那个东西,是14亿中国人民安身立命的基础,是我们要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的命根子,你们反对这样的极左,严重涉嫌高估了自己的力量,而低估了老百姓求生存的本能追求幸福生活的本能。

  (四)

  有一个动向值得注意,最近若干公众号开始大骂“80后、90后极左”,事情的起因是有一些年轻人看不惯八角婆满脸抽搐的痛苦呻吟和谣言开道的控诉黑暗,就八角婆作品真实性问题提出了一些质疑,八角婆身后站着的那些自恃武艺高强的打手,亮出了看家的王八拳。这叫关公战秦琼,生长在改革开放环境中的80后90后,根本没有经历过文革,没有历史的负面情绪,记不得什么如烟往事,他们目睹了中国社会的变化,对洋人摆弄的玩意儿没觉着有啥了不起,从来没有跪过,骂他们文革余孽,骂她们极左,非但不能证明王八角婆方阵的正确,反而暴露了八角婆方阵沉浸在深深的历史纠葛中,从文革中还没有走出来。

  司马南,少废话!这这是要打倒八角婆吗?你极左,你余孽……

  别那么激动,我只是提醒人们要向八角婆学习,特别是向那些发现、策动、包装、宣传八角婆谙熟意识形态斗争规律的暗势力学习。小记小编很辛苦,开个会表扬一下是应该的,但是必须承认,在意识形态宣传方面,我们有技不如人的地方,直到今天我们可能还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或注意到了,但不知如何行动是好。向我们的对手学习,这不丢人啊,人之有技,技长于我,当然应取谦逊的学习态度。

  不仅我们的宣传部门,包括我们的组织部门、干部部门、纪检监察部门除了贯彻中央的各种指示,做好防疫工作,做好本职工作之外,还应当多长长眼睛,多一点意识形态斗争的本领,不妨拿过八角婆试剂盒,对本单位那些重点培养的、准备提拔的、平时进步的、嘴上惯说好听的人试一试,看看检验结果怎么样。从功能学派的角度说 ,八角婆是一个试剂盒,核酸检测效果有效率99.999%,几乎没有例外。如果在你单位发现阳性检测结果,依照对重大传染病的处置办法,应该怎么办?你懂的。至少不应该让他在更大的平台上祸害人了,对不对?

  (五)

  八角婆试剂盒灵验的很呢,君不见已经消停一段时间的若干公知大V,包括一直处于潜水状态平时不怎么说话的较为体面的人士,也包括在平日里“双面胶”角色演得相当成功的体制内人士,这次也跳将出来,开始不吭气,后来相互用眼睛瞄着,审慎地次第表态,有关方面的沉默让他们获得了群体免疫力,其中一些胆大分子索性高声喊出来:我支持八角婆,我支持八角婆,我也支持八角婆……我最佩服的一位张姓中国作协副主席,写了几段文字,貌似在批评八角婆,又像在指责对立面,这种站队看齐的功夫简直把政治圆滑秀到了极致。

  她写到:

  如果你习惯了在黑夜中摸索,别人的一点光亮都会让你觉得刺眼。

  如果你习惯了在污垢中爬行,别人穿上靴子,你都会觉得对你冒犯。

  激情满怀的支持者,在殡葬馆满地都是无主手机的空间里,抱着八角婆忘情地跳起了贴脸儿的探戈桑巴,旁边喊号儿的大叫道:大逆不道啊,八角婆为什么不能得诺贝尔文学奖?没有人权啊,八角婆为什么不能得诺贝尔文学奖?

  有一种现象值得研究:自始至终,批评八角婆,质疑八角婆,大都是来自民间的声音,官媒不知何故保持着尊贵的沉默。

  支持八角婆,除了国内的那些同流合污者及起哄架秧子的人之外,某国知音万里迢迢伸过橄榄枝,还颁发一个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代表的免检牌牌,向来骂中国骂得唯恐不嗨的媒体使劲地唱起八角婆肉麻的赞歌来,向来诋毁中国不遗余力造谣下作不吝手段的大小轮子各类媒体24小时不休息,吱吱扭扭地转呀转呀,甘愿为八角婆伴唱伴舞。

  (六)

  八角婆或以为自己的文学成就达至巅峰,是自己的文学才华招致了世人的妒忌;不长脑子的残粉以为追捧一个文学大人物,是混迹名流社会自己也能上层次的表现;动辄表态守土有责,而事实上只做和尚不撞钟的干部,以为避开舆论斗争漩涡,政治生命能够得以保全;只追求点击率的商业媒体,揪住八角婆蹭些流量,发财惟求多多益善……总揽全局的八角婆经纪公司老总拿捏着分寸对外宣称,他们不过是奉行新闻专业主义,用普世价值的尺度衡量着中国人民的苦难而已。

  这番漂亮的说辞若在十年以前,还真有不少人相信哩,今天他们的表演难度越来越大了,这套屡试不爽的近景魔术,最近几年总是穿帮,即使东子刘谦表演也是如此。表演者小心翼翼不使露出任何马脚来,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他们抗击疫情处于比中国更有利的位置上,把事情弄到这样糟糕的程度,也令八角婆经纪公司董事会成员感到难堪。

  于是,八角婆笔下堆砌出来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鸡零狗碎阴气重重的,惨不忍睹然而不乏烟火气的武汉故事,便愈发有传播学意义上的价值。

  (七)

  你司马南要打倒八角婆吗?你极左,你余孽……

  呵呵,有人几十年前受了一些刺激,有人还仅仅是爷爷辈、父辈受了刺激,所谓刺激,无非锦衣玉食的生活发生些许改变,向普通工农群众生活水平靠近了一些,使其“人上人理想”破碎,所以变着花样开骂一直到今天。他们怕风怕水怕光,听见什么动静都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感觉,但咬牙切齿忆往,联系当下放毒,却一点儿也不嘴软。对这样的一批人及其代言者,我主张采取同情的态度,理解的态度,任由他们骂下去。八角婆原所在单位省作协省政协,应当有勇气开主题圆桌会,恭请其做主体发言,大家排排坐,专门听骂。骂有理的,记下来改正;骂没理的,无则加勉;骂得太离谱的,则据事实反驳之,要特别注意廓清其所散播的谣言,也要注意给其留足面子,毕竟人家当过主席,为什么不能高看一眼,为什么不能享受一点特殊待遇呢?党的高级干部,含声称不是党员但承认在高级干部的职位上工作过的人,严格清除思想中的病毒,这是必须有的政治待遇。

  对八角婆,非但没有必要打倒,还要请湖北省分管统战工作、分管意识形态工作、分管宣传工作、分管文化工作的同志,与之保持联系,保证其正厅局级(省管干部)的政治待遇、生活待遇、高干医疗待遇不变,并嘘寒问暖照顾好其本人及家庭成员(宠物统此在内)生活。八角婆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脊柱间隙正常不压迫神经了,诸种慢性疾病得到控制,有助于情绪改善,阳光一束照进心里,可能就不会这么拧巴了。

  (八)

  八角婆若是胡同老邻居,我保证与其正常相处,如同对隔壁王奶奶一样。连篇累牍控诉黑暗,并非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之上,被人拿去当了枪使,被人施以商业化包装和政治性投射,客观上成了敌对势力手上的一根棍子,我必须跟老太太掰扯明白,我相信这件事很容易掰扯明白,一旦掰扯明白了,帮助其把后台的外围的事情理理清楚也就容易了。

  也许,我会找一个没有他人的环境,把下边这段文字专门读给她听。我会观察她浑浊的眼睛,是否有感动的泪水溢出,看她是否有真诚忏悔的表示,看她是否有不自然的面部微表情流露。

  开始读了。

  一一知道吗,欧美国家相继开始放弃治疗老年感染者。让老人去死,这要是在中国,天都得塌。

  一一我们这么多年被灌输的,是欧美发达国家人权排在第一位。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各种诟病,人权二字也是排在第一位。久而久之,大家都信了,觉得西方文明是因为尊重人权,我们落后是因为没和西方看齐。

  一一意大利“放弃60岁以上老人治疗,把生的希望留给年轻人”。

  一一西班牙直接“放弃对65岁以上老人的治疗”。

  一一英国推出了评分制,启动淘汰老年感染者。按照老年人的健康状况,把有病史、健身与否等列为评分指标,1-4分之内优先治疗,5分起放弃。

  一一法国“70岁以上感染老人不进行插管治疗”,因“医疗资源不够”。

  一一美国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Dan Patrick)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直接讲“年长者要为国牺牲,以拯救美国经济。”和特朗普们调性完全一致。让老人去死,实际上是让穷人里的老人去死。

  一一看看被责难的中国,再看看“让老人去死的”欧美,真是五味杂陈。

  一一至少,我们国家,对104岁的老人会悉心治疗治愈,对73岁的老人会进行双肺移植。两个月内,90岁、91岁、95岁、96岁、97岁、98岁老人相继治愈出院。整个疫情至今,中国70—79岁的感染病死率8%,80岁以上感染病死率14.8%。疫情多么严重,医疗资源多么紧张,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感染老人的救治。

  一一这样的中国,成了西方媒体眼里的妖怪。让老人去死的欧美,竟然还能被国内带节奏的人从各种角度颂扬。带节奏的教育中国人说:欧美老人是自愿放弃的,这是人性的光辉,把生的希望留给年轻人。同时对照我们有多么愚昧落后。

  一一倘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舌头马上会换成獠牙。看看方方昨天还在明火执杖地造谣援鄂护士死亡,说追责的声音微弱,你就能明白我们面对着什么样的国内外舆论环境和网络生态。

  一一对待老人妇孺、鳏寡孤独的态度,是检验一个社会是否文明的标尺。作为我们,不拿煽情当正义,只拿事实做评判。

  一一欧美国家的“让老人去死”,和我们中国的全力以赴救治,这既是社会文明的差别,也是社会治理体系优劣的对比。把人当人,不是用宣传能否定的,不是用宣传来证明的,而是用事实来说话……

  (上述文字转自金灿荣先生的微信)

  你们猜,听完这段话之后,八角婆的表现可能是什么样的?

  再猜猜,如果八角婆若生活在上面提到的意大那个利、西班那个牙、法兰那个西,结果可能怎么样?

  不妨再接着猜一下,八角婆会拒绝这样的对话吗?这样的对话有必要吗?这样的对话有用吗?

  ……

  好了,早有朋友骂我写文章是懒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讲起话来更是话痨。骂尽管骂,如果有人以为我今天讲的这些话批的只是八角婆,说明你没认真听。

  八角婆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但八角婆如入无人之境,杀出一条条血胡同来,兹事体大,不可小觑了。

  八角是一味大料,用它去腥可以,当成主菜,烧一大锅八角给你吃,谁咽得下呢?

  问题关键就在于,是谁,默许满山满岭满台满桌子都是烧八角,还要诱惑人们说,世问美味惟有八角,烧八角味道好极了。

  我们的力量在于说真话,弄清思想,团结同志是绝对必要的。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于当下尤其是必要的,夺回意识形态话语权,至少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肯于坚持,是绝对必要的。八角婆骑在媒体人头上耍横的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5324301/5233114

  (据司马南在口口口学习中心组视频会议上的发言记录整理,改定于2020年3月28日下午,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今天几个有身份的人在线,其中几段话,是专门针对他们讲的)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是美国改变了对华战略,不是中国主动封闭起来 ——三评《郑永年: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
  2. 郑永年先生对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缺乏客观公允的认识 ——二评《郑永年: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
  3. 迎春:漫谈失业——写在五·一劳动节之际
  4. 《方方日记》的文本、逻辑与问题
  5. 说好的八小时工作制呢?
  6. 【4月30日】健康观察哨:武汉市核酸检测88.9万人次,结果……
  7. 赵磊:官宣不尽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这绝以不是一场简单的追责与索赔的法律战,而是一场血淋淋的以屠杀中国为目的的大围剿!
  9. 方方们真的爱国吗?
  10. 草根和资本家的自由之间,隔着多少个小目标?
  1.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2.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3. 为什么人民日报充满忧伤?
  4. 大学教授们的“言论自由”
  5.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6. 急需用实际行动向美国证明中国不是好惹的
  7. 谈谈湖北大学调查梁艳萍教授
  8. 左大培:让外企撤出成为好事
  9. ​孙锡良:老孙微评(教育会否香港化?)
  10.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
  1. “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2. 怎样的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张维为理论批判
  3. 论“方方”的倒掉
  4. 张志坤:中国公知集团遭遇一场政治滑铁卢
  5.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贵自我塑造过程考察:以方方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儿来的
  7. 德国为什么拒绝中国的援助?
  8. 方方日记风波似乎掩护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孙锡良:谁能说清方方们的别墅陈案?
  1. 从韶山冲走出来的一代女杰
  2. 建议注射消毒液杀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4.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5. “热度”极低的云南大旱
  6.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