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揭开方方日记真面目

徐汉成 · 2020-04-2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揭开方方日记真面目

  徐汉成

  一、聚焦“黑子”,为“推墙”借力

  一个仇视土地革命的作家,写下60篇武汉封城日记,既无跌宕起伏的故事,亦无人扣人心弦的情节,套路基本格式化:天气、心情;电话、微信、短信;役情、恐慌、诅咒、发誓、骂人、喷气……。追捧与批判撕裂了舆论。头象出现在《洛杉矶时报》的头版上,西方神速出版预售英文版、德文版书藉,不能不算人文史中的奇迹。

  方方的的追捧者,一类本身就是仇恨共产党,仇视社会主义,推崇西方民主政治与经济体制的“砸锅党”,也就是邓小平称之为自由化分子的右派,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他们见方方日记,便如苍蝇逐臭,追捧也在情理之中。

  另一类则是受了方方文字的蛊惑。武术家的最高境界是借对手之力击败对手。如同魔幻高手,明为假戏真做,却能赢得满堂喝彩。方方之所以受追捧,正是采用了“借力打力”的笔法,虽在文字上下足了功夫!但若冠之于“高明”实在是对文学的亵渎,因而只能冠之于龌龊。

  当代网络发声的人,绝大多数生长在新中国,没有亲历天灾战乱,役情来势汹涌,国人哪里经历过如此阵势,在紧张、恐惧的氛围中,方方的机遇来了,若要得到追捧,必须戴上慈善面具,抢占道义制高点,为平民说话,为弱者发声。借民众之力击打体制。太阳中亦有黑子,政府应对役情难免百密一疏,而方方正是抓捕住百密中的“一疏”,戴上了只见灰暗,不见红光芒的有色眼镜,将镜头聚焦黑子,加以渲染,放大,使读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声称只有在她的日记中才能看到真实的东西。将染役死亡家属的仇恨心理,民众的恐惧情绪转嫁到仇恨体制中。

  (1月30日):“一个农民夜半三更被挡在土墙外不让通过。无论如何求情,守路人都不让过。在这样寒冷的深夜,那个农民最后去了哪儿呢?非常让人揪心。”

  “又看到,一个脑瘫儿童,因父亲隔离,只能一人在家独居五天,由此饿死。

  “回过来想想那个深夜被拒的农民,想想那个一人在家饿死的孩子,还有无数呼救无门的老百姓,以及流落在外像丧家犬一样到处被驱赶的武汉人(包括许多孩子),不知道得用多长时间才能平复这样的一次伤害。”

  (2月2日):“今天最难受的视频,是一个女儿跟在殡葬车后号啕大哭。妈妈死了,被车拖走,她无法为其送葬。将来或许也不知道骨灰在哪。在有着轻生重死文化传统的中国,这恐怕是儿女们心里最大的疼。”

  (2月3日):“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只惟愿我们能有记忆: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

  (2月15日):“今天的坏事是一件接着一件。一个叫柳凡的护士,初二还在上班,没有任何防护,不幸被感染。这份感染,殃及全家:父母和弟弟,悉数病倒。她父母先行过世,昨天,她自己也去世了,只剩弟弟一人还在抢救。下午,我的医生朋友告诉我:她的弟弟,也走了。病毒将一个完满家庭所有的生命,吞噬一尽。我很难过,心想,吞噬他们的,仅仅是病毒?”

  (2月16日):“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灾难是你拖着病体在寒风冷雨中四处奔走,试图寻得一张可以收留你的病床,却找不到;灾难是你从清早在医院排队挂号,一直排到次日凌晨才能排到,有可能还没有排到,你就轰然倒地;灾难是你在家里等待医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来时,你已断气;灾难是重症病人送进医院,如果他死了,进医院的时刻就是跟家人诀别的时刻,彼此都永无相见之日。你以为死者在那样的时候还有家人在殡葬馆相送?还能留下他的遗物,甚至,死者还能拥有死的尊严?没有了,死就是死了。拖走,然后立即烧掉。

  (2月26日)“前天半夜,我的一个小朋友告诉我,她的舅舅刚刚去世。而在此前,她的舅妈已先行而去。又是一家两口。她家以前住我对门,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说两个老人年三十晚上,没有交通工具,硬是一步步走到医院去看病。想到那个场景,真的让人心堵。”

  日记中大量悲情的描述,流出来的全是悲恸、淌出来的全是泪水,透出来的全是仇恨。然而,正如方方所言,“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在旧中国连年不断的战乱与天灾中,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擢发难数,地主恶霸对农民的压迫与剥削致使家破人亡的悲剧罄竹难书。中国一向有同情弱者的传统文化,共产党领导革命就是让弱者成为主人。试想,方方真的从内心深处同情弱者,真的慈悲为怀,还会仇视土地改革吗?

  (2月11日):“家里16岁的老狗已经没有狗粮了。它是2003年圣诞夜出生的,像是一份圣诞礼物。”

  千万不要以为一个否定土地改革,每年要到海南避寒的方方,在役情期间惦念着狗粮的方方,忽然间大慈大悲起来,她的文字,看上去好似鸡汤,暗地下加入了砒霜。只不过是“我觉得很有意思”而“随心所欲式的”描述而已。

  二、鞭挞体制,为“推墙”发力

  役情之初,专家的误判,地方官员心中无数,手足无措,错失了黄金防役期。对于失职、渎职的官员,人民发声批评,都是无可非议。但对于役情防控,中央的决策无疑是英明正确的,采取的组织措施无疑是讯速果断的。然而,方方的笔下,看似对官员的批评,实是对体制的鞭挞。

  (1月30日):“一场疫情,暴露出无数众生相,暴露出中国各地官员的基本水准,更暴露出我们的社会疾病。这是比冠状病毒更为恶劣更为持久的疾病。而且看不到治愈期。因为没有医生,也无人愿治。”

  (2月26日):“但现在我想说的是,湖北官员的表现其实是中国官员平均水平的表现。并不是他们比其他官员更差,而是他们的运气更差。官员们历来按文件做事,一旦没有文件,他们就六神无主。这次这次事件如在同一时间落在别的省里,那些官员的表现,不会比湖北的更好。官场逆淘汰的恶果、空讲政治正确而不实事求是的恶果、不让人讲真话不准媒体报导真相的恶果,我们都会——品尝到。武汉的抢争先,只不过是吃了一个大的而已。”

  (3月13日):“仅用官僚主义来形容,恐怕不够。这也不全然是人品问题,而是他们身处于某个机器之中。这架机器的快速运转,导致他们的眼睛,只能盯着他的上级,而无法看见芸芸众生。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一个“基本水准”、一个“平均水平”,方方眼里,在当下的中国体制中,官员都是一路货,这就造成了逻辑悖论,既然中国官员的基本水准不相上下,湖北省、武汉市的官员“并不比其他官员更差”,那么,中央的组织措施既不必要,也无济于事;既然是“社会疾病”,“他们的运气更差”,既然体谅到官员们身处于某个机器之中,身不由己,也就无所谓“渎职”了,更无所谓滔天大罪了,作为大仁大善的方方,也就应该宽恕了。然而,方方却与自身设定的逻辑相悖,反复不断的立誓要对失职、渎职的官追责。

  (1月29日):“复盘之后,那些渎职者,一个也不宽恕,一个也不放过。所以写时会很随意(喜欢的就是这种随意感!),想到什么写什么。”

  (1月30日):“如果尚有良知,如果能看到那些正在受苦受难的百姓现状,心里应该会有负罪感吧?自然,湖北的主政官员,承担的本是守土安民之责。现在土未守民不安,他们怎么会没有责任?疫情至此,必是多方合力的结果。

  (2月1日):“唉,中国人一向不喜欢认错,也没有多少忏悔意识,更不会轻易产生负罪感。这可能跟文化和习俗有关吧?”

  (2月15日):“一向为盛世而高歌的同学们,这次却说:‘不枪毙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愤!’

  (2月27日):“这样的灾难,绝不可能免职或撤职就可以了结。对于武汉人民来说,所有主推手和帮凶者,一个也不会饶恕!两千多(甚至更多不在名册上的死者们)“他杀”的亡灵和他们的家人,日日夜夜拼命救人的所有医护人员,900万苦熬日子的武汉人民,500万难以回家的流浪者,都会要一个说法,要一个结果。

  在方方的日记多篇幅立誓追究渎职的官员,对于确有失职、渎职的官员,当然理应追责,但方方日记貌似追责官员,却又说是“社会疾病”又说官员是身处于某个机器,身不由己,而且“跟文化和习俗有关”如此,中国还有什么制度与文化自信?说到底,就是暗示人民追责国家体制,为“推墙”发力。

  三、为反华“备胎”,为“甩锅”助力!

  方方日记到底是纪实文学,还是小说,自己并无定论,到底是“纯粹的个人记忆” ,还是“为了完成约稿”?难圆自说,自相矛盾。

  (1月25日):“刚才《收获》程永新给我信息,说不妨写写“封城记”。闻此始觉,如果我的微博还能继续发出文字的话,我还应该继续下去。也好让大家知道武汉真实的近况。”

  (1月27日):“我很乐意继续实事报导。”

  (3月23日):“有一点我还是想说,这是我在疫情中的一份个人记录,属于纯粹的个人记忆。它的最初的动机,是为了完成约稿,以方便写文章而作的记录。”

  写作的视角,她交待的十分清楚:

  (2月17日):“而我是一个个体写作者,我只有小的视角。我能关注到能体会到的,只有身边一些碎事,以及一个个具体的人。所以,我只能作一点琐事记录,写一点即时感想,为自己留下一份存活过程的纪念。”

  (2月20日)“一个被封在疫区的写作者,一个人受困家中,记录自己的点滴感受。”

  (2月23日):质问媒体人:“为什么不敢抗争一下,把真实的情况报道出来?

  (2月24日)“说到媒体人,据我所知,这次来武汉采访役情的记者,有三百来个。加上各大网站或自媒体记者,恐怕比三百人更多。正是靠了他们的四处奔走,细致访问,勤奋写稿,才让我们得以足不出户地阅读到许多有现场感、又有深度的报道。

  (2月28日)“我每天记录一点事情,并在同时加入一点想法和情绪,我觉得很有意思。这是一份纯粹的个人记录,以日记体的方式。它就是随心所欲式的,把我自己内心的喜怒哀乐写下来而已。”

  (3月2日)“我们所有人都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对我们隐瞒

  (3月3日):“二十天的延误,二十天的隐瞒,带来的灾难当然不只是死亡一件事。

  (3月4日):“惹出大祸的华南海鲜市场,从昨天下午起,开始为期三天的清场和消杀工作。”

  (3月5日):“武汉有今天的封城,何尝不是做假的结果

  (3月8日):“我和我们,都想知道,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隐瞒。”

  (3月23日):“比较好玩的是,以前甩锅,是官员甩专家,专家甩官员。现在好,全都可以一齐甩到美国去了。”

  (3月12日)“它让人看了更加不适。某个方舱医院,推测有领导视察吧?一群人站立着,几十个,其中有官员。有医护人员,大概也有病人。他们都戴着口罩,对着一个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们放声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2月16日):今天下午,又一个医生朋友(当然也是他所学专业的顶尖人物,我还是不能暴露名字)打来电话,我们已经好久没联系了。谈了一下我的封城记录,他说,外省人找他了解武汉疫情,他就推荐看我的封城记录。并说在那里可以看到真实的东西。

  为了“让大家知道武汉真实的近况”也好,“约稿”也罢,“报导”也行,“纯粹的个人记忆”更好。但确凿无疑的是,既不存在“道听”,也不存在“途说”,而是“被困家中”、“足不出户”的采集网络信息写成的。

  (1月31日):“我虽然人老了,但我批评的气力从来不老。

  (2月13日):“但对于小哥来说,是不是友好城市,他也无所谓。他的儿子和孙子孙女都在匹兹堡生活。

  (2月22日):送走夏春平一行不足半小时,远在美国的同学便转给我这份采访,上面还有刚刚拍的照片。真是把我惊讶到了。网络传播之快速,简直不可思议。”

  (3月10日):“灾难即将结束。朋友们,千万不要跟我谈胜利。记住,没有胜利,而是结束。

  (2月24日):“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从来不是看你楼有多高、车有多快,不是看你武器多强大、军队多威武,不是看你科技多发达、艺术多高明,更不是看你开会多豪华、焰火多绚烂,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游客豪放出门买空全世界。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

  据此,方方批评的力气不老,有侄子、侄孙女在美国的信息窗口,网络传播之快速,有了这三个条件,既然看到方舱医院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更加不适,若看到美国加州染役者跳海的画面,不知心里是怎样的滋味,那么,完全应该完全有条件、有义务“足不出户”的续写美国的“封城日记”让全人类比对一下中国和美国政府应对役情的表现,比较一下两国政府对弱势人群的态度,比较一下中国的抗役模式与西方群体免役的优劣。

  想当初,西方对中国抗冷嘲热讽,落井下石,随着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役情大爆发,西方政客们不是反思制度的冷漠与无能,而是极力甩锅中国,方方日记正好为西方甩锅中国提供了“炮弹”,不管是哑弹还是实弹,尽管方方借他人口称“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指责作家。”诚然,中国早已不是日本以一个士兵失踪为由挑起“七七芦沟桥事变”的1937年,但方方阴暗变态的日记已经在国际社会中产生了巨大影响,西方势力已将方方的日记作为病毒源头的证据,为西方甩锅中国产生了推波助澜的蝴蝶效应,客观上对国家安全,荣誉,民族自尊心造成了巨大而恶劣的伤害。

  文学既可歌颂、亦可批评、暴露,但面向社会公众的纪实文学,真实性是第一要点,对于反复强调“常识”的方方,是绝不会不清楚的。据此,方方必须毫不避讳的将60篇日记中所有从朋友中听到的、从电话中得知的,从同学与学长联系中传来的,从邻居的小朋友的口中得知的、满地的无主手机……。全部的人和事追根溯源,给全国人民一个清楚明晰的交待,否则,中国政府和人民就可以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依据《网络安全法》第十二条“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利用网络从事危害国家安全、荣誉和利益,。的规定。

  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第一款“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虽然,方方对批判《软埋》的人一直怀恨在心:

  (2月18日):“今天,特别想说一句放在心里很久的话:中国的那些极左分子,基本上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视改革开放。一切与他们观点不同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2月28日):“昨天跟易中天学长闲聊,我说极左和极右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深表同意。之所以说这两个极派一样,乃是因为他们都容不下别人与他们想得不同。用易学长的话说:“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都是容不得多样的生态,只准世界上有一个声音,一种腔调。”

  目前,摆在方方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承认自己是“随心所欲式的”、“觉得很有意思”“一份纯粹的个人记录” 怎么可以拿来卖钱呢,那就应该撤销版权授权,这是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的路,是放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活路

  另一条路,就是继续泼妇骂街,继续当你的文化流氓,或者叫做走火入魔的病态心理的文化流氓。对于善意批评的人,一个一个的,一路一路的怼过去,继续与国家人民为敌。

  人民可以容忍你竭尽全力的骂街,但不会容忍你轻描淡写的卖国,切莫发将你的稿费捐给那些在抗役中遇难的医护人员家属的善心了,试想,有人会接受你那饱蘸着中国人民的人血馒头的“善心”吗?有人会帮你数用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钱吗?

  最后,还是以方方日记中的名言提醒方方:

  (2月16日)“你看不懂的东西,不要随便喷。我是太赞同这个观点了。以自己的文化程度和理解能力所无法明白的东西,请先看着,先琢磨着,不要忙于结论,更不要开口即骂。

  方方,应该到了抉择的时候了。切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二0二0年四月二十四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