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清除内奸,悄悄进行中……

萧光 · 2020-05-1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清除内奸,没有大张旗鼓,或许形势不允许吧。但是,只要实际去做就好。但愿坚定前行,为国除害。

  作者:萧光(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

  几十年来私有化、市场化和亲美化的发展,使得腐败变质、投降卖国的反共汉奸势力掌控了很大的资本和权势,在中国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媒体、舆论等诸多领域占有很大的资源优势,对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构成最大的威胁。

  正是因为这个内奸的强大存在,才使得在国际上无法形成反抗美国的国家意志,在国内无法形成共产党和人民群众的一心团结。

  正是因为这个内奸势力或明或暗地持续行动,形成了诸多领域不断推出损害国家利益迎合美国利益的种种令国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政策和决策,形成了动用国家机器力量打击爱国爱党的正义力量的种种反常举动。

  清除内奸,是维护共产党的领导,维护社会主义制度,维护国家安全和政权安全,维护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迫切需要。然而,因为内奸直接掌握很大的权力,所以清除内奸是极不容易的斗争。在不使用群众运动这个武器的时候,尤其艰难。但是,毕竟有所行动了,这是令人喜悦的。

  最近刚刚拿下的某部副部长孙某就是一个仇恨毛主席、仇恨共产党的异己力量,在他分管的工作范围内,直接指导全国工作,对热爱毛主席、拥护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的民间积极分子极其仇恨,指示各地下属扣以“涉左”、“极左”帽子进行打击迫害。

  昨天夜里中纪委发布调查原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胡问鸣,也是涉嫌被美国收买的间谍。胡问鸣曾分别担任中国船舶工业公司、中国航空工业公司、中国兵器工业公司三大公司的总经理或副总经理,掌握中国陆海空三军装备的研制和生产。这样的内奸对国家安全威胁有多大,想想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悲剧就可以想见。

  清除内奸,没有大张旗鼓,或许形势不允许吧。但是,只要实际去做就好。但愿坚定前行,为国除害。

  附录:参考有关信息附后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评《郑永年: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全文)
  2. 孙锡良:“韬光养晦”不是永久神药
  3. 人家几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你十年寒窗​?
  4. 马云事件、阅文事件、丰巢事件....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时代风向真的变了
  5. 马云任正非被00后狂怼,冤吗?
  6. 吴铭:谈谈金融领域的问题
  7. 有些毛主席的书卖不出去,但我们就是不下架!
  8. 不自爱自尊自强自省喊一万个自信也没用
  9. 追责?鼓吹“破公立私”的方方们该承担什么责任?
  10. 李慎明:毛主席为什么要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1. B站青年先怼方方后批马云,是中国社会思潮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声惊雷
  2. 绝对想不到!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
  3. 丑牛:党庆百年,谁与评说一一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4. 又一个支持方方的作家恐怕要糟了……
  5. 美国基辛格、中国胡锡进,为什么都突然画风大变?
  6. 方方又双叒叕立功了:哈师范某副书记骂马克思,侮辱刘胡兰
  7. “意见领袖”有意见,人民群众有需要——与陈玉宇教授聊聊“打屁股”
  8. 我们如何对得起五八烈士?
  9. 司马南:用毛主席语录,来回答当前问题,非常完美
  10. 刘金华:“摸着石头过河”
  1. B站青年先怼方方后批马云,是中国社会思潮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声惊雷
  2. 论“方方”的倒掉
  3.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4. 左大培:封杀左大培微博的前兆
  5. ​郭松民 | 从《软埋》到“日记”——评方方的“关于极左”
  6. FF的“朋友圈”
  7.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8. 方方大别墅秘密曝光!
  9. 郝贵生:为什么列宁主义这把刀子丢不得?——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10.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1. 绝对想不到!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
  2. 绝对想不到!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
  3. B站青年先怼方方后批马云,是中国社会思潮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声惊雷
  4. 方方又双叒叕立功了:哈师范某副书记骂马克思,侮辱刘胡兰
  5. 悲哀的“正能量”——闹市案板下的网课
  6. 百香果女童案,凭什么改判“死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