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李旭之:严重的剩男剩女问题

李旭之 · 2020-05-2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剩男剩女,不单是个人的婚恋自由和权力,一旦剩男剩女达到一定基数后,它将变成民族和国家的大问题。

  李旭之:严重的剩男剩女问题

  一

  现在热播的《清平乐》,说的是宋仁宗一朝的事。宋仁宗是古代帝王中非常不错的一位皇帝。谥号仁宗的皇帝很少,第一个仁宗是刘禅,但他的历史名声很不好,都说他是扶不起的阿斗,但从诸葛亮死后蜀国又四十年的基业,和即位后的为帝几十年,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恶政,后来被前赵的刘渊加谥仁宗。这是第一个谥号为仁宗的皇帝。如再追溯,尧舜禹也是,成康也是,周康王时期四十年刑措不用,是很了不起的仁政。帝制明清末期,虽然嘉庆皇帝谥号仁宗,但认可度并不很高,而明朝的明孝宗虽然谥号不是仁宗,但孝宗朝的十八年是明代非常安稳清明的时期。明朱国桢说:“三代以下,称贤主者,汉文帝、宋仁宗与我明之孝宗皇帝。”是符合事实的。仁宗里在位时间最长,仁政成效最显著的是只有宋仁宗。

  常说中国人是最爱好和平的,其实这话也不尽然,遇到强敌时,爱好和平的声调往往就比较高,但内心却是对开疆扩土、征战杀伐的秦皇汉武、卫霍窦班十分崇拜,甚至对成吉思汗、康熙等也作为汉民族的骄傲,动辄就说那时的中国最厉害,最远打到欧洲,这是把蒙古帝国史看成中国史的错误结论。

  一直以来,人们评价一个朝代和帝王,往往先看他的武功,看他开拓的疆域范围,而很少看他的治理,这是中国人骨子里很深的东西。所以后人们认为宋朝不是一个大一统的朝代,也不是一个强盛的朝代,而是非常窝囊。但真实的宋朝并不这样。北宋期它是一个大一统的朝代,它的大一统统的是五代和十国,而五代十国疆域之外的如辽、党项夏、吐蕃与回鹘等地区,是不能划到宋未统的疆域里去的。五代十国的疆域,到北宋手里并没有减少,反而还有增加。后代元朝灭西夏,消灭燕云十六州的分离,再统华夏南北,纳入吐蕃,再入西域,都是宋以后的事了。直到清朝,西方国家观念传入后,中国的疆域基本固定下来。所以后人们常常喜爱不那么和平、武功显赫的人,而冷落甚至根本不知道那些行仁政的人,这真是历史的不公。开疆扩土固然武功盖世,雄霸天下,但治理国家如果清明安和,安居乐业,也是同样伟大的,纵览五千年,仁政时期很少,总起来非常短,所以某个时期能达到仁政最高,那是与秦皇汉武明祖同样的伟大。

  《清平乐》这部电视非常好,给了人们终于来认识仁君的一个机会。不总是要欣赏秋风扫落叶,风卷残云,还享受风和日丽,草长莺飞。故此,有中外史学家很推崇宋仁宗,说如果能选择的话,自己愿意生活在宋朝,尤其是宋仁宗时期。

  这是闲话,虽然是闲话,但又是引子。

  宋仁宗无嗣,也许真是好猫不留种,仁宗死后由继子赵曙即位,是为英宗。北宋末,发生了汉民族历史上影响非常大的一个事件,就是靖康之难。那场国变,给汉民族造成的心理伤害和国家伤害是非常巨痛的,不亚于明清易主,神州陆沉。两次大祸祸主都是女真。

  宋辽时期,鲜卑是比较温和的民族,辽国也是比较温和的一国。澶渊之盟是宋辽和平的基础。当时宋仁宗驾崩后,辽道宗听到后痛哭,还为仁宗建了衣冠冢,寄托哀思。如果那时能降半旗的话,辽国上下一定都会为宋仁宗去世下半旗、鸣笛三分钟致哀。后辽代皇帝都“奉其御容如祖宗”。还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到,无论之前的历史,还是后来的历史,可以说辽国是所有异族政权里,与汉民族的中原王朝的关系里最好的一个。但好人没好报,辽国被金国灭了。而南宋却看不懂金人的野蛮和凶残。因此而受到的惩罚也是最残酷的——靖康之耻。具体史料无需引述。被金人掠走的宋室男女和数千上万的满朝臣子与家眷,还有蹂躏在金人铁骑下,惨死在刀矛箭火下的更是无数的中原平民百姓。金人是比辽人要野蛮残暴百千倍,这不是夸张,而是事实,当时宋人叫金人为金狗。

  靖康之耻的一大恶果,一直延续到建立新中国止,即妇女的贞节观。南宋从靖康后产生了理学,理学家们从靖康之难中看到的人间地狱和男女在灾难中的不同噩运和选择,提出了尤其对妇女的贞节思想,并作为国家意志向妇女灌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历史上的女真民族对汉民族的戕害实在非常严重,它严重超过匈奴、突厥等其他民族。靖康难,男人被杀死,而女人要么被折磨、被奸,被杀而死,但也有很多妇女甘心做了金人的性奴,只要能活命,其他都不重要。因此,汉民族第一次非常严重地出现了屈尊苟活的灾难。女人在异族入侵的国家灾难中,比男人有一个最大的性别优势,只要甘愿委身敌人不做反抗,基本就能活命,而有的女人为了活命,则甘愿为杀死自己亲人的敌人去生育,只要生育了子女,以前所有的国仇家恨统统都会被淡化。这种残忍的现实,不得不让南宋的士大夫们思考妇女问题,所以从南宋开始,强迫妇女树立贞节观,是不感到奇怪的。这其中既有民族尊严的问题,也有民族生存和繁衍的问题。宋开始的贞节观,也并不都是反动的,在民族战争中,它是我们民族经历残酷的血与火的磨难中不得不树立的观念。

  从民国开始,妇女的贞节观开始受到批判,鲁迅先生也写过一篇文章——《我之节烈观》。民国已在靖康之耻后七百多年。人设的东西,永远存在下去的不会有。近代西方男女平等思想进入中国后,贞节就成了首当其冲被批判的东西。四九年后,妇女地位空前提高,扫除了旧中国套在妇女身上的所有制度枷锁,而思想和习俗上的枷锁也被摘的不剩几个。新中国是妇女最美好的时期,不仅有政治地位,也有独立的经济地位,而且若有人反对妇女,将会招致官方、民间、学界的一致谴责,因此,很多国家的人们认为中国的妇女是世界上最解放的妇女,最有地位的妇女。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妇女地位的提高,一对一的男女绝对平等的理想,却也带来了很多负面的,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现今的中国社会,男人女性化,女性宠物化加霸道化,而宠物却在贵族化。

  孔子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始不知其意,现在懂了它的意思,而且感到孔子说的并没有错。孔圣人的完整话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其中说的小人,指的是男人中的小人,女子是指一般意义上的未婚女性,“难养”也可以解释地简单一点,换成现代汉语的“难伺候”“难接触”“难相处”。那么就是说男人中的小人和一般未婚女子,你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对你不尊重,会蹬鼻子上脸,你还没发跟他正经,如果你远离他们,不理他们,他们就会反过来怨恨你。

  察看现在的社会,男人和男人中的小人,自古以来变化都不大,而变化最大的是女人,古代女人决不是现在女人的样子,现在女人,包括未婚的,已婚的,很有人表现出难养的一面。比如,这次疫情期间,绝大多数男人懂防疫的必要和重要性,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比较配合,很少有闹事的,但是有的女性则不然,从报道和自媒体的暴出,疫情期间,那些不服防疫管理的,敢对防疫人员出口骂人,出手打人的,几乎女人占主力,不仅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而且有的女人表现的相当霸道和蛮横,不过最后,没有因为是女性就纵容,很多闹事人的结局,按照网民们的说法,结局让人感觉很舒服,都被公安处理了。

  当今女性,在父母那里受着呵护,在丈夫那里受着宠爱,在子女那里是母亲和家长。一走向社会,又受着女士优先,男人对女人要尊重礼貌的要求的影响,某些女人以为到社会上也是人人都要宠她,别人都得让她,一遇到让她们感到不爽的,她们就容易表现出暴躁、言行霸道,不服管,以致敢张口骂人,出手就打人。

  这一部分不是在说剩男剩女问题,但跟剩男剩女问题也有关系。历史是延续的,今天都是从历史上的昨天一步步走过来的,尽管帝制制度不复存在,但人本身并不因历史的变迁而有本质性的改变,这即是人性的稳定性。两千年前的人性与今天的人性,在个体人与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上没有本质差别,那时的人自私,今天的人照样还自私,那时的人们勾心斗角,今天照样还存在,那时有舍身取义的,今天照样有民族英雄和正直人士。因此,在男女关系问题上,今天有的问题,不能都说古代的某些作法就全错。所以,在男女婚恋问题上,也不能全盘否定古人的作法,因为古人的作法主要也是基于人性。正是由于剩男剩女问题越来越严重,也许我们又不得不重复古人的思考,来思考今天的男女婚恋观问题了。

  二

  有统计说现在单身男女已有两亿,具体多少不详而知。但清楚的是,现在剩男剩女太常见,看一个窗口就更加看到剩男剩女问题的严重性,即抖音,里面占一半比例的内容是男女婚恋,剩男剩女话题又占大头,而情况五花八门。有说女方要彩礼几十万,还要男方有房有车有存款,男方就被吓跑了,或在迎亲路上女方突然加价,男的索性就不结婚了;有说女方太苛求,相亲见的都不入法眼,总盼着大钱豪宅的成功男人骑着白马来娶她;也有女的太物质,或者品德不好,相亲就是蹭吃蹭喝,借婚恋之名拖着,等从这个男人身上骗不出再多财物后,就用一句“不合适”就先拜拜了;也有独子家庭盼着能有上门女婿的。

  之所以拿女性来说这个问题,是因为自古以来,在相亲中从来都是“一家女百家求”,“女追男隔层纱”,而“男追女隔座山”。

  女性在婚恋中从来都占主动权,而男方则是弱势。只要女方看不上,婚恋就不会有希望,所以古代亲事为了防止女方滥用主动权,男方就先下聘礼,算作一种婚约定金,如果反悔则要受到损失,聘礼作为双方约定的信用保证。从当今社会的婚恋乱象上看古代,古代的包办婚姻也不应该全部否定,包办婚姻最起码不会有剩男剩女,尽管其中有不幸福的拉郎配,但今天的婚恋市场,真能有几对是纯为爱情而结婚?越来越明显,现在的婚恋首先是经济条件,相亲先问的是房子,汽车和存款,而决不是什么爱情。

  所谓的自由恋爱结婚,现在所谓的爱情,在很多女性眼里,都抵不过一笔钱或者一份礼物的诱惑。刚发生的一件事,上海绿地的一名高管轻易就俘获了一个男的老婆,而这对夫妻的爱情在哪里?所谓的爱情,一遇到金钱和地位,马上就被女人拿来摧垮。这就是一个很典型的现世例。

  现在是没有爱情的时代。首先女人看男人,第一先看钱和地位,只要有钱,还必须是大钱,则什么年龄、性格、高矮胖瘦、英俊丑陋、有无文化,都可以统统放到后边,或完全不考虑,地位自然是与金钱相连的。而没大钱的男人,是最大的一个社会群体,而从这个群体里挑看上眼的,选择谁的主动权只在女方。这个群体里人人都有差别,但差别又不太大,而女方可以把选择从这个男的身上很快能移到另一个男的身上去,而移走之前,她总会从前一个男人身上得到好处,一般不会吃亏。而同时,她们心里其实装的是无奈或寂寞,但她们心里的理想价位,始终是想高攀到权贵和豪门里去。

  但是权贵豪门的男人,是不会缺女人的。有专家说:“女人不是追来的,而是钓来的”。权贵豪门的男人凭着身份地位和金钱,闭眼坐,就会有数不清的天资好的,或者家庭优越,或者地位相当的漂亮女人主动围上来,而那些绝大多数普通女人,她们够摸不到权贵豪门,连丝毫认识和接触的机会可能都不会有。必须承认,那些豪门权贵的公子又不会看不上她们。她们能给他们带来什么?什么都不会有,也许只有一张脸蛋,但是万一离婚,还会被分走一半家产。从何种可能上这种婚姻都不太会发生。但她们对不如她们的男人,又是一百个看不起。按照某些剩女的说法,是叫“宁缺毋滥”。所以剩女在物质时代首先出现。

  而剩男的出现则是被动的,因为剩女先出现,所以剩男就必须跟着出现了。当今社会,男方在婚恋上普遍在女方面前有自卑感,条件好的女人,男的有自知之明,感觉配不上,不会去追,如果能追,也是百般伺候讨好,但往往结局都不好;而条件相当的,其实女方这时的眼睛是向上的,但又够不着,眼前的男性又怕跑了,所以男人在这个女人面前也得讨好哄让,也显得自卑,而这种自卑又助长了女方的傲气和霸道。条件差的女方,男的一般也看不上,看上谈婚恋的,也时有担心女方有何不怀好心,或者将来会不会抢走家里的财产,搞骗婚骗钱?用婚姻搞诈骗的,现在太常见常闻了,这也是条件比较差的单身男性最为担心的危险情况。

  说到底,现在的婚恋市场,支配婚恋观,决定婚恋关系的,只有一个字——“钱”。有钱你就有“爱情”,没钱“爱情”就是天方夜谭。这里所说的“爱情”,也仅是指一对男女走到一块来这么简单。这非常现实而且残酷,残酷的表现就是剩男剩女都在增加。

  婚姻不只是爱情,也不只是男女的合法结合,它基础首先是经济,而且有的还要考虑政治因素,和家族、社会关系、社会资源等等。丑小鸭变白天鹅,那只是童话故事而已。所以,自古以来直到今天,婚姻最稳妥的结合,是双方门当户对,这也是在婚姻上所反映出的一种双方的平等。

  剩男剩女的问题,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即有很多女人追求跟男人一等一的男女平等,有女权主义者说,“只要女人还生孩子,你跟男人就是不平等的。”这种鸡汤为很多女人所称赞。我们常说,女人能顶半边天。现在很多女人,也有很多男人,将半边天狭隘地理解成男人顶着半边天,另一个半边天是女人顶着。男女平等如果这样理解就走入误区了。女人能顶半边天的真实含义是男人顶的是整个天。因为男女性别的不同,天然决定了男女在性别上的不同,在社会职责分工上的不同,生孩子只能是女人的事。女人无可选择,首先要孕育和照料子女,这是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动物界的自然现象,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分工,并不能用所谓的平等来否定。

  如果把男女平等机械地弄成一对一的平等,不仅打乱了自然分工,而且也助长了某些女人的霸道和野性。现在越来越显示,女人有越来越野的趋势,有很多行为比男人还敢做。男女性别的天然差异,决定了某些行为也是有性别的,有的作法男的就不能做,比如娘娘腔,娘炮;女的不能爬树打架,窜房揭瓦。也就是男人要有男人样,女人要有女人样。越界言行,不为社会所认可。这是男女最基本的性别差异常识。如果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男人女性倾向,这个民族和国家一定会沉沦,不会有未来,以致会有灭亡的危机。阴盛阳衰永远不会是民族和国家之福。

  现在年轻男女很多人没有了正常的恋爱观、婚姻观和家庭观。恋爱期,有的女人表现得更加无理和霸道,对她好是理当应分,稍有不好,就说不爱她,而男人稍有错误,女人就不断惩罚。还认为,结婚生孩子是负担,而不是责任和义务,对国家和民族也没有繁衍后代的使命意识。而男人也助长了无所谓,不负责,玩世不恭的态度,不再主动追求女性,不再愿为追求女性付出更多,也不想为家庭责任所累。所以,只要不够自己理想的条件,或者不想负担更多的责任,很多男女就选择不恋爱,也不结婚,一个人生活也很好。现在的父母,也差不多没有了传宗接代的思想,更多的是尊重子女的选择。然而,这种所谓的自由和权力,对于我们民族和国家来说,却是极端危险的。如果有两亿人单身,我们民族和国家的未来在哪里?这不仅仅是个人的事,是必须要引起国家的重视。

  中国古代规定,不论男女,到了一定年龄必须结婚,纵然古代财政里有一块税收是人头税,但它客观上也为了民族的长久生存和繁衍。如果超过朝廷规定的年龄不结婚,皇帝会进行处罚,并强迫婚配。至于什么爱不爱的,朝廷不管你娶谁,也不管你嫁谁,都必须给我结婚才行。我们这个民族之所以在历史上繁衍旺盛至今,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现在中国人口虽说13多亿人,但残酷的事实是,我们中国今天已是一个老龄化很严重的国家,年轻人口远少于老龄人口,而新出生人口数又不断降低,尽管放开了二胎,但并没有预想中的生育情况。其中既有经济生活压力的原因,但更多是受到了“孩子多了是负担”,“不要孩子是最好”这些思想的长期熏陶。有专家因此开始呼吁,国家应该放开生育限制,不要对超生的再罚款。

  再过二三十年,人口比例占大头的五六七十年代的人口将陆续消失,如果照此下去,解决不了剩男剩女问题,中国人口将会出现一个断崖式的下降。一旦人口进入负增长期,要想再恢复到合理的正增长,将会是一个漫长的时期,也许那时鼓励生育都不会有效果,只得如古代皇帝们一样强迫男女必须婚配吧。如果从计划生育,再到强迫婚配,那么就是历史在开人的玩笑了。

  总之,剩男剩女,不单是个人的婚恋自由和权力,一旦剩男剩女达到一定基数后,它将变成民族和国家的大问题。而现在剩男剩女的严重性,必须该引起社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了,否则,后悔晚矣。

  2020.5.19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2. 共产党老革命丑牛同志声援徐州市三医院职工抵制“三胞集团”侵吞国有资产的斗爭!
  3. 火线入籍公知的郝海东与一生铭记毛主席的庄则栋
  4. 何干强:简评涂抹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像的事件
  5. 谁制造了方方病毒?从武大老校长刘道玉挺方方说起
  6. 毛时代的这几本书,有一天也许也会成为“禁书”
  7. 向刘道玉先生请教几个关于“反思”的问题
  8. 网评:当前为什么这么害怕毛泽东?
  9. 中国好时机,锄奸是关键
  10. 99%的红色网友都没听过这五本书,看看你读过吗?
  1.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2.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3. 宝鸡超40处宣传画涉侮辱毛主席像,请撤换!
  4. 曹征路:树欲静而风不止
  5. 红歌会网评:刻意抹掉毛主席像,这种现象须杜绝
  6. 中纪委力挺张伯礼院士,扭曲的灵魂们一片哀号!
  7.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8. 毛主席画像,是天安门城楼的灵魂
  9. 方方怒怼张伯礼院士,结果“翻车”了……
  10. 左大培:华盛顿共识的流毒仍然在中国肆虐
  1.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2. B站青年先怼方方后批马云,是中国社会思潮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声惊雷
  3.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4. 绝对想不到!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
  5. 左大培:封杀左大培微博的前兆
  6.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7. 郝贵生:为什么列宁主义这把刀子丢不得?——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8.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9. ​郭松民 | 从《软埋》到“日记”——评方方的“关于极左”
  10. FF的“朋友圈”
  1. “中国炮兵元帅”资历比肩左权、罗荣桓
  2. 澳大利亚又对中国撒娇了,这次是断供铁矿石
  3.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4.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5. 火线入籍公知的郝海东与一生铭记毛主席的庄则栋
  6.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