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郭松民 | 申纪兰之后再无申纪兰

郭松民 · 2020-06-29 ·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对很多人来说,申纪兰的存在是一种希望,是人大制度人民性的一种象征; 对另一些人来说,申纪兰代表了一个令他们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时代,意味着一切都还没有“彻底”,所以她成了眼中钉,受到难以想象的恶毒诅咒。

  01

  —

  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去世了。

  她生于1929年,正是旧中国最黑暗的时刻,中国革命还是井冈山上的星星之火。

  1946年,申纪兰开始参加工作,革命已成燎原之势,新中国已经在地平线上微露曙光。

  从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始,申纪兰连任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从一位扎着蝴蝶结的朝气蓬勃的五十年代女青年,逐渐变成了皱纹爬满额头的九旬老人。

  七十年多年的风雨历程,她伴随着共和国一路走来,不离不弃。

  2019年9月,申纪兰成为首次颁发的“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这对她来说,这一荣誉可谓名至实归。

  

  02

  —

  做为共和国最高权力机关中的常青树,申纪兰代表身上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征——

  第一,  她是一位妇女代表,重要的历史贡献之一,是推动“男女同工同酬”写入宪法。

  难能可贵的是,申纪兰并不是把这一条视为某种天然的、抽象的、先验的“权利”来主张的,而是通过自己的劳动实践,经过斗争得出的结论。

  根据相关材料,申纪兰所在的西沟村合作社,一开始,记分员给干同样活儿的男劳力都记10分,却只给女劳力记4分。

  申纪兰提出质疑,记分员却振振有词:“男的就是比女的强嘛,地里的哪项技术活儿不是男人干的?”

  倔强的申纪兰不信这一套,到了“耙地”的时候,她死活不愿像其他女劳力那样牵马,而要像男劳力一样踩耙。

  一天下来,她耙的地又匀又平,不次于任何男劳力。

  记分员涨红了脸,不情愿的给她记了10分——这可是西沟村的女劳力第一次得了10分!

  申纪兰的成功在西沟村引发了一场男女劳动大竞赛。

  结果表明,女劳力在几乎所有的劳动项目上都不次于男劳力,社务委员会据此经过认真讨论,确立了男女同工同酬的分配办法。

  

  最终,这一原则被申纪兰带进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写入了宪法。

  申纪兰的成就彰显了在中国革命和毛主席关于妇女解放的一系列论述影响下,中国妇女解放的独特道路——

  

  女性首先在革命和生产劳动中占据和男性相同的地位,然后再把这种地位转化为法律上的权利,这就使男女平等具有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申纪兰始终是一个农民,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我是个农民代表,每天生活在农村,知道农民想甚、盼甚”。

  66年漫长的人大代表生涯,她提出的建议和议案涵盖“三农”、教育、交通、水利建设等各领域,包括山区交通建设、耕地保护、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干部选举、贫困地区旅游开发等等,不断得到采纳。

 

  03

  —

  透过申纪兰的代表生涯以及她所取得的成就,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和西方的“议会制”在最初设计时根本性的区别:

  西方议会里,充斥着脱离人民的职业政客,选民在投票之后,对他们并没有有效的制约手段,金钱和“人脉”往往在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而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就其设计初心而言,是“不让中间商赚差价”,代表就是人民自身。

  他们不脱离原来的工作和生产劳动,以人民一员的身份行使国家最高权力,最大限度地确保人民的意志能够得到贯彻与实现。

  斗转星移,共和国七十年风云变幻,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成分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幸运的是,申纪兰仍在——

  每当她出现在人民大会堂,都会唤起人们对人大制度初心的回忆。

  对很多人来说,申纪兰的存在是一种希望,是人大制度人民性的一种象征;

  对另一些人来说,申纪兰代表了一个令他们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时代,意味着一切都还没有“彻底”,所以她成了眼中钉,受到难以想象的恶毒诅咒。

  申纪兰代表去了,希望她安息,但人民当家作主的希望永存!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