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对“苟晶舆情”中间“教师爷现象”的再思考

老田 · 2020-07-0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有些教师爷说他拥护苟晶就是在反对赵家特权的,他们是否要反对赵家目前未知,可以肯定的仅仅是:他们在维护作为意识形态的高考的公平性帷幕。这种努力的后果,是否不利于赵家特权,值得提出来反思一下。

  对“苟晶舆情”中间“教师爷现象”的再思考

  老田

  本来一直在看热闹,不太想就此发言,看到一些教师爷跳出来,道貌岸然地要纠偏整风的时候,才感到有些话要说。

  看起来,资本主义总是塑造出各级各类的“单向度的人”,即便是一些自居教师爷的高等人,往往也未能例外。苟晶善于营销自己,动员舆论,这个状况,应该说普通网民一开始就是有分析有警觉的(想想毛爷爷说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开始就看穿她有关说法的可信度问题;但恰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士——诸如新京报那种很强大的人士,在推波助澜,苟晶的关注度得到大幅度提升,与新京报和财新等“强者之手”的介入有着密切关系。

  现在,有些人道貌岸然地跳出来,要对网络舆情进行纠偏整风,说质疑“苟晶”就是苛求“不完美受害人”。没有什么完美人是常识,从逻辑推理上发现漏洞并指出来,是一般人参与公共讨论的起点,但为什么教师爷硬要这么说呢?难道公共讨论不容许逻辑介入,那教师爷也未免太霸道了一点吧,难道这就能够显示著教师爷的高度?

  新京报、财新一出动,教师爷们就来劲了,说他们是反对赵家人的特权的,你要是跟他不一致就是站在赵家一边,跟大众阶级作对了。问题是,真正的赵家到底是在规则之下还是在规则之上,教师爷的赵家是啥子标准识别出来的?邱某确实不算好人,他不过是一个规则之下的小喽啰而已。更何况:问题关键还在于,就算是高考规则严格遵守,被损害的苟晶们就有了乐土,这就是教师爷们想要推荐的?财新或者新京报推荐这个想象力,是可以理解的,但教师爷们难道不应该多说一点,对高考相关问题反思反思?

  我们回到苟晶自我塑造的故事中间,尖子班的尖子生,两次考试怀疑可能都被顶替,这个套路是不是很熟悉?伤痕文学塑造了几代人的文学想象力——要不是文革或者什么别的,老子早就世界第一了,这个套路算不算“当然贵族”的落难故事?这早就成为新时代的标准政治控诉范本——是新时期精英们把“土改老贫农诉苦”发扬光大的成果。这种东西总是得到体制内外某些人的追捧,这一次苟晶舆情,看来也没有出什么意外。

  奇特的倒是,一些自居左翼导师的高人,他们跳出来维护“旧套路”的新发挥,这个也就算了。苟晶的人生即便是被顶替了,那也是“高考定终身”的悲剧和唯一机会盗窃。而且,作为左翼导师不是应该关注整体的异化,而非现制度下的公平吗?自从有了所谓的公平高考,难道不是中下层被逼迫进行“高投入”吗?现在的“低产出”出现难道不是新社会的必然,一个异化社会难度可以给大多数人提供理想出路吗?

  正是有了所谓的“高考公平性”,以及某个时期透过高考实现阶层流动的短期经验记忆,天下大多数父母就被迫成为教育产业化的“自愿贡奉者”了,在贡奉完初等教育和补课班的学费之后,继续为高校扩招的产业化经营成果买单,最后,高效生产线下来的海量产品,早就回归了“拼爹选择”标准了。而且,高考及其所谓的公平性,早就做完阶级社会的意识形态合法性的隐喻而起作用了。正因为,底层的绝望才被相应地淡化和转移——好好努力就可以考过二代了,阶级出身还是有可能变化的。就这样,一考定终身被附会成为一考换阶级的希望窗口了。苟晶和邱某的故事,恰好把这个意识形态想象力戳了个洞,有些人很热衷于把洞堵上。

  教师爷们对此似乎也很来劲,但无法确知他们到底是想要参与“堵洞”的大目标,还仅仅是为了一个“赚流量”的小目标。

  “洞”是很难堵上的。不是早就有人说中国“阶层固化”了吗,早已经成了个拼爹社会吗?这样的漏洞恐怕不好堵上吧。而且,社会阶层流动能够依靠高考实现跨越,那不过是一个短时期的暂时现象罢了,今天中国形成各种权钱垄断和社会藩篱,难道是一个意外吗?还难道能够依然透过高考跨过藩篱去?还真能“考过高富帅,压倒富二代”了?那不过是**中学为了激励学生提高解题技术的口号而已。

  邱印林的狼偷鼠窃是很难看,那也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因为他邱某的高度还不够,只是在规则之下而无法凌驾于规则之上。苟晶之所以被人占便宜,也没有任何别的原因——在规则之下的大众中间,也是有阶级分化的,其中一部分人能够占有另外一部分人的劳动成果而已。难道,统治阶级和阶级分化的存在,会仅仅利用合法的阶级分化机制和规则吗?中外历史中间什么时候出现过如此温顺的统治阶级——仅仅按照规则行事而丝毫不愈矩。

  老实说,我对苟晶的遭遇不同情,我并不是他的亲戚朋友,尤其不想在此事上炫耀如何同情弱者的正义性。我关心的是,作为意识形态的高考及其有关的公平性帷幕,在此事中间被揭穿,以及由此激发的“堵住漏洞”的努力和反努力。高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那是因为1980年代中国阶级社会尚未形成,社会上层空格还多,由此社会藩篱还很松弛时代的一个意外事件,把这个短期间经验绝对化,就是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公平性帷幕的功能所在。时至今日,高考已经成为中国绝大多数人口不恰当地给予过高企望的领域,教育产业化能够让天下父母多掏腰包,其奥秘仅仅在此。

  只要把统治者与规则的相互关系放在一块看,这样一来,就看的更清楚了,无节制地支持苟晶的批评权就成了教师爷的“唯一正当”,而不问她的批评权是如何被放大的;反过来,无节制地批评邱某这个具体的坏人,而对高考自身的功能和选拔方式就不需要分析和质疑了?这些左翼教师爷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副嘴脸,他们不是要搞纯左吗?怎么旧社会设立的一项规则——早就被统治者们从上到下两方面破成筛子一般了,他们反而硬要用无限批评权地不计代价地维护呢?这就怪了,而且,这样的怪事还越来越多了。

  二〇二〇年七月五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2.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3. 五评胡锡进:要什么样的“中国崛起”?
  4.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5.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6. 刘子厚:回忆毛主席在河北的几个片断
  7. 张治中曾申请加入中共遭拒,周恩来惋叹我党失去了一位元帅
  8. 什么是奢侈品?以及奢侈品为何正在毁掉我们的生活?
  9. 子午:胡锡进支持延迟退休的理由错在哪里?
  10. 2020年的一个小总结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
  8.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9.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们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7.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净吗?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