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某教育厅长诋毁毛主席、亵渎屈原、侮辱先烈,天理容难!

付欣宇 · 2022-06-07 · 来源:红旗守卫者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罗某敏攻击“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是毛主席自己加的,这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对于不谙历史的年轻人有很大的盅惑性。一般年轻人认为“万岁”不是古代对于帝王的敬称吗?一些诋毁的毛主席的人也拿这个作为依据和理由,这对于后来者,不了解那个时代的真实情况的人,是很容易相信的。

  在端午节之际,原云南省教育厅厅长、国家督学罗某敏发表了一篇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署名文章《端午:一个鼓励自杀的日子》,此文一出,语惊四座,旋即遭到正义之士的举报:

  罗某敏的怪论

  公元前278年,秦军攻破楚国郢都。屈原心如刀割,不忍舍弃自己的祖国,于五月五日写下了绝笔《怀沙》之后,饮恨一跃,以生命谱写了一曲壮丽的爱国主义乐章。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屈原是爱国主义的灵魂。屈原被后人尊称为“诗祖”、"辞赋之祖"。从他开始,中华民族才有了以文学著名于世的作家,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璀璨明珠,“逸响伟辞,卓绝一世”。“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的“求索”精神,成为后世仁人志士所信奉和追求的一种高尚精神。屈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13多亿炎黄子孙都应引以为荣。

  屈原爱国,爱的是楚国的人民,爱的是楚国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他忠君是有条件的,必须是贤君才爱。如果他是愚忠的话,何必批判满朝奸佞,批评楚怀王糊涂昏愦,听信谗言。他只要讨好楚怀王就“呼风唤雨”,不必投江而殁了。

  钱学森曾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可以放弃这里的一切,但不能放弃祖国。当年的留日学子陈中华跳海,以身殉国来唤起人民的觉醒。屈原报国无门,含恨投江,怎么就变成了愚忠,怎么就成了跪着的人格?难道楚国没了,屈原就应该与时俱进,随波逐流,跑到别国去偷生?如此,还有伟大的离骚,还有高贵的人格,还有坚贞的爱国精神吗?

  过去的和近代的报国者,他们为国为民所付出的牺牲精神何止不是相同的高尚?他们的爱国情怀又何止不是同样的光荣和伟大?

  脱离了当时的历史条件和背景,去评判一个历史人物,是形而上学的,也是不公平的,更是不客观的。

  英国诗人丁尼生说,爱祖国爱得最深的人,才是最好的世界主义者。

  我们的祖國,是这片山川大地。它艰难养育了我们的祖先,还将更艰难的养育我们众多的后代。

  我们的祖國,是流淌着血脉之河的皇天后土,即使黄河干了、长江断了,它仍是我们的精神家园。

  我们的祖國,不仅仅是美好的或不尽美好的当下,而是绵长而久远的辉煌又惨痛的历史,是新鲜又陈旧的复杂而矛盾的现在,是由历史和现实决定的光明或暗淡的将来。

  对于我们来说,祖國是文字,是历史,是血脉!

  在罗某敏的眼里,屈原的自杀是寻衅滋事,是作秀。罗某敏简直是冒天下之大而不韪,胆大包天,丧尽天良。罗某敏,你怎么不去作个秀,自杀试试?

  随着网友们对罗某敏的穷追猛打,扒出了他很多歪曲历史事实,侮辱先烈和英雄的奇谈怪论。比如他把刘胡兰、王二小等革命英雄都说成是自杀者,并自认为在这些英雄人物在文化教育中是自杀者的榜样。

  高居教育系统要位,又有督学的光环,罗某敏丝毫没有历史概念,丝毫没有对中华民族的情感认同,丝毫没有任何一点尊重祖国和英雄的情操,由此可想,“毒教材”泛滥便可以找到原由了。

  让我们看看罗某敏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罗某敏不希望祖国统一,疯狂仇恨公有制,乱搞男女关系,他比那些宽以待已、严于律人的士大夫更可恶的是,他们除了夸夸其谈,罗某敏还多了一项:在精神上彻底被西方价值观驯服。真小人与伪君子的完美结合在罗某敏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简直就是一个头上生疮、脚底流脓,彻头彻尾的文化汉奸。

  清代诗人龚自珍在《定庵续集》里说欲要亡其国,必先亡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想要一个民族灭亡,必须让它的历史观消亡,践踏民族历史,解构民族文化,涤荡民族自信,破坏民族认同。罗某敏干的就是一个勾当,利用头顶的光环,否定民族的英雄历史和五千年华夏的文明。这正是帝国主义要干的事,它们没有做的事,罗某敏们“以夷制夷”做到了。

  更为可恨可恶的是,罗某敏恶毒地诋毁毛主席:

  这对毛主席是一个极其无耻的污蔑。

  据可靠史料记载,“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是在1943年11月陕甘宁边区召开的边区劳动英雄大会上就出现了。当时来延安参加大会的劳动英雄们深感自己过去是被人看不起的穷苦人,现在翻了身,成为光荣的劳动英雄,非常感激毛主席。于是他们纷纷给毛主席发出献词。其中,劳动英雄吴满有、赵占魁、申长林、杨朝臣等45人在献词中喊出了“毛主席万岁!”的口号。1943年12月1日的《解放日报》刊登了这个献词。于是,一唱天下白的《东方红》从1944年在延安初现,到1945年的定格与传唱。当时的人民群众就把毛主席当成救星,也就是说,这句口号最初是源于人民群众自发内心地表达对毛主席的真挚爱戴。

  罗某敏攻击“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是毛主席自己加的,这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对于不谙历史的年轻人有很大的盅惑性。一般年轻人认为“万岁”不是古代对于帝王的敬称吗?一些诋毁的毛主席的人也拿这个作为依据和理由,这对于后来者,不了解那个时代的真实情况的人,是很容易相信的。

  有人会说毛主席也不是封建皇帝,喊他万岁不合适。真的不合适吗?其实从人的心理年龄来看,不可能有人万岁。事实证明,毛主席他老人家83岁离去了。但是,历史将必证明毛泽东思想和他的精神一定会天长地久,万古长青!!

  毛主席的语录、治国理论,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以想象,几千年以后,我们以后的炎黄子孙就象今天我们说老子一样来谈论毛主席,学毛选,读毛著,说毛主席说了些什么话呀。这就叫万岁!有些人可能不服气,这叫什么呢,这叫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人民领袖爱人民,人民热爱人民领袖。中国上下五千年,有谁可获得如此的殊荣?世界纵横万八里,有谁能和毛主席比肩?

  其实,我们热爱毛主席的同志要多保重,大可不必因反毛反人类反历史反文明的言论呼天抢地暴跳如雷,那是亲痛仇快。毛主席本身就是浩浩星海,7亿人狂吠他老人家,毛公山不因犬吠减损分毫,黄狗咒青天,越咒越新鲜,蜀犬吠日,丝毫无损红太阳的光辉。同理,毛主席白日朗朗、皓月皎皎,70亿人赞美,毛公海不因此而满溢万分之一,他本自具足,无需拥护者为他辩诬,也不惧无知狂徒对他喷粪。这些赞声与骂声,给他三百年光阴,这些附骥尾的赞美与那种秽垂棘美玉的苍蝇屎,统统为宇宙洪流冲洗一空,只剩下伟大的毛主席和毛主义熠熠生辉。

  当然,目前疯狗太多,群众被忽悠,为毛主席鸣不平还是要有的,这只要不是攀龙附凤、攀鸿附骥之徒,就值得赞同,毕竟是“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剔除了旁逸斜出的虬枝,主杆更显露。毛主席万万岁,他对应着人民万岁、同志们万岁,于是能永远成立。

  毛主席万岁,是中国人民集体的心声,是发自肺腑的灵魂呐喊!让罗某敏们见鬼去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卫健委副主任被抓了,中国旋转门要塌了?
  2. 国防大学改校歌是要摒弃工农子弟兵的传统吗?
  3. 洗地毒教材遭全国人民质疑后,他急了......
  4. 调查毒教材的被调查,什么信号?
  5. 反动派总是反攻倒算的——在杭州会议上的讲话
  6. 得,又一个核酸产业横空出世了
  7. 请中疾控主任高福先生解释,您的领带上的骷髅图案是什么意思?
  8. 吴铭:中国人民觉悟的步伐不可阻挡
  9. 可以抓人,但我依然会说你是个小丑
  10. 这些人比汉奸还可怕
  1. 毛主席唯一嫡孙毛新宇,为还原真实历史,终于编出这本《爷爷毛泽东》!
  2. 卫健委副主任被抓了,中国旋转门要塌了?
  3. 罗昌平刚出来,罗崇敏就跳了出来,不请他吃牢饭真对不住司法公正两个字!
  4. 这个如此重要的新闻,主流媒体静悄悄
  5. 航母三胎在端午节下水,直戳心窝的中式浪漫
  6. 艰难的反思
  7. “这才是清北博士抢县城编真正的、尴尬的原因”
  8. 上海清零,成就伟大、失误严重、深刻总结(二)
  9. 国防大学改校歌是要摒弃工农子弟兵的传统吗?
  10. 江西又打响全国了“第一枪”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3.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4.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7. 赵磊:教育部应当依法处理“毒教材”事件
  8. 毒教材为何泛滥?对比“毛主席亲自集结最顶尖学者编教材”就知道!
  9. 明德先生|致扫黄打非办的公开信:请鉴定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是否涉黄!
  10.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1. 屠呦呦1972年的论文:《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抗疟中草药工作》
  2. 世界上最大的战场,不在乌克兰
  3. 罗昌平刚出来,罗崇敏就跳了出来,不请他吃牢饭真对不住司法公正两个字!
  4. 普京长期阻挠中吉乌铁路,为什么现在同意了?
  5. 漂泊半生,一无所有
  6. 调查毒教材的被调查,什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