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你们还是人吗?

杨新军 · 2022-06-11 · 来源:新军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别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个体暴力事件,别说任何社会都会有类似事件发生,我只想说知耻后勇,比这些冷漠的局气,更容易让人规避下一个受害者,成为我们自己。

  请记住这一天,记住这一天唐山的耻辱、法治的耻辱:

  公元2022年6月10日凌晨二时许,河北唐山一家烧烤店,三女子夜班后聚餐,一群壮汉调戏不成恼羞成怒,轮番围殴三女子,拿酒瓶砸她们的头,拽着她们的头发拖在地上,拳打脚踢……视频结束时其中一女子被打怕了跑到旁边的小巷,几个男子跟着跑了过去。没人知道这些女孩子的结局是怎样,但微博上时不时有人发出女孩子被推进医院的视频,视频中看不清楚女孩子长相,因为早已被打得血肉模糊。

  

  这个视频我看了10多遍,每一遍我都要被气炸了!你们TM的还是人吗?如此残忍,如此残暴,如此毫无底线,简直就是一群畜生!

  更可恶的是,面对受害女性遍体鳞伤,却有网络暴力恶搞,各种伤口撒盐,他们事不关己,用刁钻的话术和调侃的论调,戏谑受害者……

  有笑话女孩不自量力,该为自己的蠢买单——

  有动辄就要从被害者本身去找到裂缝,证明其受害的”合理性“……

  还有为加害者,寻求种种由头和借口,只为佐证自己精妙绝伦的推断,有人将醉酒作为男人施暴的导火索,认为是酒精作用下的不受控制……

  酒如何就成了掩饰犯罪的利器?酒后乱性,不过是他们猥琐下流的一个借口罢了!

  有的甚至还怂恿嘱咐暴徒们要“往死里打”!

  事件本身已让人惨不忍睹,这样的话语更是令人骇然痛心……你们还是人吗!你们没有母亲妻女吗?你们没有姐姐妹妹吗?你们平时是不是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妻女姐姐妹妹?是不是也这样看待自己的母亲妻女姐姐妹妹遭难后袖手旁观、落井下石?

  光天化日之下,人声鼎沸之处,几个弱女子被几个暴徒毒打,唐山又一次“大地震”,震感波及全网全世界!从打视频中可以看出,的确很多人跑开了。也有一些人跟木头一样,呆呆地站在那看打人者继续打人......

  为什么这些人喝了那么酒,酒店老板有没有责任?是不是赚钱是老板们的事,出了事就把责任扔给社会和社会弱势群体?为什么那么多人围观,没有一人出手相助?要知道,就光吃饭的客人就比打人者多的多啊......

  这就好比,路边有老人跌倒了,没人敢去扶一样。有人去扶了,都能成为新闻。难道上前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为啥变得不正常了?......

  许多时候,我们都庆幸出生在这个时代,它给了女性更多可能,我们不用把“嫁个好人家”当做人生终极目标,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去爱自己想爱的人。但看到唐山打人视频那一刻,质疑盖过了此前所累积的幸福感,视频里的每一秒不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是不把女人当人看。

  那些男子可以往死里打女孩子,只是因为女孩子拒绝了他们的“聊天搭讪”,所以在他们的意识中:大爷我理你,你就得不遗余力地卖笑、跪舔,你不可以反抗,反抗就要被打。以及你们女的不能帮女的,但我们男的可以帮助同伴一起打女的。

  女性对他们来说是什么?甚至连玩具都不算,仿佛是一块破布,不喜欢就扔掉、剪掉、撕碎、摧毁……就是这样一种恶臭思维。

  我时常诧异,也时常惊叹,在旧社会,尚且有一介女流之辈,在国破家亡之际,可以慷慨如大丈夫!而胸怀浩然正气、誓死忠君爱国的男人们,竟然俯首称臣、引颈待戮,成为不知羞耻为何物的苟活者?

  “我大明王朝,竟然再也找不到一个热血男儿去继承岳武穆驱逐胡虏的遗愿,这不是一个风尘女子的悲哀,而是一个走到末日的王朝的悲哀——男儿们,哪里去了呢?!”

  因为有了史可法,大明才不至于走得太过于凄惨;因为有了谭嗣同,大清才不至于走得那般悄无声息;在历史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站了出来,并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伟岸人格——不朽的是他们的精神!而他们的纪念碑后面,跪着的,却是无数的逃兵与懦弱的男儿!

  到底是为什么?......如今这个社会,怎么还会有如此恶劣之事?

  有人说,现在大家眼里只有宾利女车主身上巴掌大的内裤价值过万。人家一条内裤赶上我穿一辈子都不止,我才穿烂几条内裤,我算老几?我还能说啥呢?有还能做啥哦?

  有人说,“昆明王”孙小果,有十九个保护伞并能雇佣一个副部级官员和五个正厅级官员为自己打工;“内蒙王”郭全生,能为区区八万赔偿款而勒令包头市政法委从办公经费中挤出来代赔、又鲸吞国有资产;“山西王”陈鸿志,能一年之内拿下五座煤矿;“四川王”刘汉,组建地下武装并垄断区域内赌博业/高利贷市场、发家逾百亿、还当选政协委员、频频大搞慈善和爱国公益事业……每一个“地方大王”的背后,都站着一个甚至多个地方诸侯。

  社会与时代,给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上了一把锁,让每一位群众在所谓“关键时刻”都把事情往坏处想、都把自己弱小化、不得不自我保护化,最终形成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看客局面。

  几年的打黑除恶运动,除不尽三十余年沉疴。既是社会沉疴,也是心理沉疴。回望曾经的年代,面对流氓犯、强*犯,群众是怎么群起而攻之的?群众会考虑这个流氓犯有什么“背景”吗?

  想个屁!我身为人民群众,我自己就是国家的主人,我一个人的拳头背后就是千千万万无产阶级专政的拳头,我怕你个反革命分子有什么“背景”?上街游行走起!

  谢步升是我党反腐反奸史上被枪毙的第一个“贪官”,比建政后的刘青山、张子善更具有历史意义。

  他12岁起给地主打短工,1929年参加工农武装暴动,任云集暴动队队长。1930年入党,后任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官职不大,然小官巨贪。随着苏维埃临时政府的建立,其地方声望陡然增高,思想作风变质。除了利用工作之便大行贪腐,生活还腐化堕落,与一个大地主续弦的老婆勾搭成奸。1932年2月,谢步升又强奸同村的一个妇女,被举报到瑞金县苏维埃裁判部。

  事发后,查办案件遇到一定阻力。谢步升的入党介绍人——当时在苏区中央局任职的谢春山,认为谢步升并无大错,想要保他。于是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苏区中央局的领导通知瑞金县裁判部释放谢步升,并称由中央局调查处理谢步升的问题。

  后来,事情被调查员反映到毛主席那里,毛主席当即表态:“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

  1932年5月5日,瑞金县苏维埃裁判部对谢步生再次进行公审判决,判处死刑!谢步升不服,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提出上诉。1932年5月9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开庭审理,否决谢步升的上诉,维持原判,并判决:把谢步升处以枪决,在三小时内执行,并没收谢步升个人的一切财产。当日下午,红都瑞金响起了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第一声惩治腐败分子的枪声。

  如此,还会有流氓吗?!还敢有地痞吗?!

  今日唐山打人案,已不是单纯的口角、斗殴、肢体冲突、民间纠纷,它就是黑恶势力针对女性的暴行。调戏不成,当街殴打,意味着有人在当众挑衅秩序,将自身置于他人和社会安全之上,将自身置于女性的基本权益之上。肆无忌惮地大打出手,意味着有人根本不在意法律和公序良俗。

  秩序的崩溃始于微小处。流行文化中的大哥文化,身上雕龙画凤的大哥招摇过市,已经相当长一段历史了,流行就是一种社会认同,有一天他们成团成伙当街无法无天起来,似乎也就不是什么稀奇不可理解的事了。这种遥相呼应,这种内在逻辑,其实我们早就应该心知肚明!

  这两天看着当地警方和新闻媒体,捉拿凶手后的报道视频,给凶手戴头套,面部打马赛克,而对于受害者,还是我们这些自媒体作者好心将其面部遮掩!对此,我无语了。不说了,再说,你懂的。

  但是法律,终究是保护受害者的!

  对罪犯,还打“马赛克”?快扯掉这块遮羞布吧,因为他们这些畜生本来就不知羞耻,没有廉耻,就是要让全天下人记住这群烂人的丑恶嘴脸!

  这群烂人是长大了才变烂的吗?不是,这群人从小学开始便是班霸校霸,靠着欺压班级的弱小者而沾沾自喜,而我们许多的老师,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着眼前被欺负的弱小者来哭诉时便觉得烦,于是来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他怎么不打别人只打你给糊弄过去。给这种烂人一次又一次放纵枉法的机会。

  而对于守法人,每一条法律的设定,却又都严苛约束着他们的善举。

  希望法律能弥补这方面的漏洞,在现有法条下,把这些烂人定义为恐怖分子,定时清除防止危害人间。

  因为,不论是普通百姓,还是达官贵人,谁都不想自己的妻子儿女,在外面吃一餐宵夜,因为长的漂亮,穿的漂亮,就要被那些人渣辗压得不成人样。

  无论法院怎么宣判,媒体怎么“马赛克”,我们应该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对性骚扰、性歧视、性暴力都该零容忍!如果,我们对此保持缄默不予以声讨,这种绥靖和姑息所带来的恶果,迟早会反噬到我们自己和家人,以及我们的下一代。

  别说这是不可避免的个体暴力事件,别说任何社会都会有类似事件发生,我只想说知耻后勇,比这些冷漠的局气,更容易让人规避下一个受害者,成为我们自己。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
  2. 毛泽东:我不需要与国际接轨!
  3. 泛滥的核酸检测!国家卫健委终于出手了!这次会议太不寻常...
  4. 文化痞子!清华大学教授为“汉奸”吴勇辩解,声称“教材插图没问题”!
  5. 乌克兰太远,台湾很近
  6. 陈先义丨公知们说:“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7. 欧洲金靴:谁在呼唤“下纲下线”?
  8. 明德先生|始于徐汇华亭宾馆,又始于徐汇红玫瑰美容院:我们为何高喊追责?
  9. 莫言“暴露黑暗”是在为谁“唱赞歌”?
  10. “造反派”中有很多是老干部
  1. 卫健委副主任被抓了,中国旋转门要塌了?
  2.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3. 从“柳教主”和“毒教材”走向思想解放
  4. 罗昌平刚出来,罗崇敏就跳了出来,不请他吃牢饭真对不住司法公正两个字!
  5.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
  6. 国防大学改校歌是要摒弃工农子弟兵的传统吗?
  7. 艰难的反思
  8. 请中疾控主任高福先生解释,您的领带上的骷髅图案是什么意思?
  9. 洗地毒教材遭全国人民质疑后,他急了......
  10. 毛泽东纪念馆惊现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3.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4.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5. 赵磊:教育部应当依法处理“毒教材”事件
  6.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7.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8. 毒教材为何泛滥?对比“毛主席亲自集结最顶尖学者编教材”就知道!
  9. 明德先生|致扫黄打非办的公开信:请鉴定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是否涉黄!
  10.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1. 岸英牺牲后毛主席这样说,彭德怀泪流满面,蒋介石的反应很狭隘
  2. 乌克兰难民开始祸害收留他们的欧洲人了?
  3.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4. 县城再无清华北大的后果
  5. 漂泊半生,一无所有
  6.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