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唐山缉凶及其他

杨新军 · 2022-06-13 · 来源:新军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有恃方能无恐。很显然,这背后肯定有渎职,有保护伞,有腐败!人们怕的不是几个流氓,而是流氓背后的流氓。世界观变了,价值观丢了,思想就乱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防止这一次“唐山大地震”余震不断,地动山摇!

  昨晚和几个老转喝酒又听一怪事。

  一批团职老转,现在要被他们曾经的老部队驱出家属大院。比他们入伍早的晚的、资历深的浅的大多有经适房,而恰恰在改革调整转隶期间,大单位善后办为向谷俊山流毒们进贡献媚擅将他们居住多年的公寓房当作空置物业,上报归口总部统一支配,强制勒令他们退房。

  退?往哪里退?老单位有房不安置,新单位无房不理会,当兵20多年同期同职级的地方单位干部职工早享受了福利分房。不退?断水断电!天价房租!向你现单位纪委发函限期搬家!更搞笑的是,个别单位甚至武力强清。。。

  此情此景,让一把年纪的老转颜面何存,让尊干爱兵的法宝怎样承传,曾经的钢铁队伍这样下去,面对民族危亡时,该有多凶险,多悬。幸好中央及时出手开始清理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流毒的文件,相信我们这些转友住房不久能得到妥善解决。

  老人倒了没人扶,女人打了没人救,最可爱的人退役回来地方父母官不待见。。。这些违背逻辑,违背良知,违背法理,违背道德,违背人伦的故事和事故,我们这些年在某些地方尤其是一线开放城市碰见不少,这些现象背后真正的“元凶”是谁?!在某些人眼里嘴里,这些现象甚至被认为是社会进步、法治进步、人性觉醒和进步。。。

  由此我又想起了老鼠和猫的故事。我记得小时候,乡亲收起来的谷子,不卖给粮贩子,不是放在自己家里,就是交给国家粮库。那时每天夜里我都能听到老鼠偷吃粮食的声音。为此,在粮食金贵的岁月,我家饲养了几只猫。有了猫,老鼠老实了一段时间。可好景不长,半夜嘎吱嘎吱声更密了。有一次无意间我看到猫和老鼠在粮堆“玩耍”。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没办法拍视频。我像是着魔了一样,天天“监视”着猫的一举一动。现在想想,那时候要是有监控就好了。后来那几只猫送人了,父亲买来老鼠夹还有老鼠药,老鼠就再也猖狂不了了。父亲感慨道:“老鼠还是很好抓的......”当时我还听不懂父亲的话,长大以后才明白,原来很多的“猫”和“老鼠”竟是哥们!

  唐山烧烤店恶性行凶事件发生后,网民纷纷发问:为什么没有媒体采访被打的受害者?为什么没有领导探望被打住院的受害者?为什么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为什么没有看到有人为此事道歉?为什么没有看到受害者家属发声?为什么没有看到受害者的救治情况官方通报?地痞流氓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逍遥法外?

  唐山“烧烤店黑恶势力事件”,绝非偶然!这与唐山官场复杂腐败的政治生态有直接关系。这几年,除市委书记、市长外,落马的副市长级别的就多达两位数。唐山落马的重要官员,数量之多,令人吃惊。

  他们分别是:

  1、河北省委原常委、副省长张和,曾自诩唐山的“布衣市长”,在唐山一干就是37年。从唐山地区行署办公室资料员开始,官至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长,唐山市委书记。

  2、原唐山市市长陈学军,任唐山市委常委职位长达18年时间,后从唐山市长任上调离,2015年5月,任河北省住建厅党组书记,2015年6月5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3、原河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河北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艾文礼,唐山人,曾任唐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2018年被查。

  4、不久前,2022年4月,原唐山市委常委、副市长,唐山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胡国辉,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原唐山市副市长于山,河北迁西人,是张和书记的老乡。在张和任唐山市委书记期间,于山被迅速提拔至唐山市副市长,后任唐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后调任到河北日报报业集团出任一把手,2019年6月,被调查。

  6、原唐山市市长高建民,去年自唐山市市长调任中国国际商会河北商会党组书记、会长,并于今年1月份涉嫌受贿罪被依法逮捕。

  7、原唐山市委常委、副市长王久宗,退休达4年之久的王市长,于今年2月份,接受河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8、原唐山市副市长李国忠,于2017年调任河北省残疾人联合会副理事长,并自愿申请提前退休,一时传为佳话,高风亮节,不曾想于2019年7月就被调查:

  9、原唐山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后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市长邓沛然,也于2020年落马。值得一提的是,此人曾是反腐能手:2010年,邓沛然在河北省监察厅副厅长任上曾出了一本书,名叫《创新之路:唐山市反腐倡廉建设新模式》。

  10、原唐山市副市长李晓军,曾任玉田县县长、县委书记,盘踞唐山长达35年;2017年4月28日严重违纪被"双开。。。

  这两年唐山公检法系统同样不平静。唐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许少安,丰润区原公安局局长刘金良,南湖分局政委卢广杰,曹妃甸区临港治安分局局长徐大志,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贠卫东,路南区人民法院院长马明旭,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杨浩,开平区人民法院院长杨立铭等等纷纷被查。

  善不举,恶必张!这样的官场生态下的地域治理,出现“烧烤店事件”不足为奇。这样的领导干部,能欢迎老转们回来分蛋糕占位置吗?问问唐山的老转们,转业安置时有几人没去有关部门求爷爷告奶奶?这样的父母官,会把群众冷暖和百姓安危真正放心头?

  近日,71岁的著名文艺评论家、曾在某央媒任职几十年的高级编辑陈先义老师写了篇题为《对“不信马列信鬼神”的干部不能听之任之》的长文,读后很有启发。

  陈老以亲身经历,在文中叙述了几个令人泣笑皆非的官场故事——

  那还是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们正在横行的年份。近在眼前我们供职的系统,就有那么一位出了名的级别不低的“仙骨道人”。这家伙凭得一副“好卦”,居然平步青云。此人平时一副仙风道人装扮,说话云里雾里。整天忙于凭一副骗人之卦走官场找后台。每天的精力就是忙着祭庙拜天,保佑他升官发财。在自己家里他也是装神弄鬼,穿上长衫,焚香拜佛,家里烟雾缭绕。就这么个人,胸无点墨,居然深得上级赏识,居然还当上了知识分子扎堆的报社老总。功夫不在别的,这家伙有一手奇门绝活,逮谁给谁算卦,特别在升迁提拔方面,据说很灵。开始给草民打卦,后来进入庙堂,甚至有高官豪车来请。坊间流传,当时那些位高权重、说出名字你都震惊、现在多居秦城的高官,都曾把他请进自家堂上,任他眯缝着眼给算过前程未来,预测顶戴花翎的品级。如果不是十八大以后反腐大潮兴起,这么一个骗术满满的极其荒唐的仙风“道人”,据说还有更高位等候。就这么一个人,说起来都是极大讽刺,他每天在家除了焚香,还要举行小小的升国旗仪式,祈求毛主席来保佑他仕途腾达。但是,这人没有想想毛主席是什么样的火眼金睛,哪能看不透那点把戏。结果时候一到,党中央开始捉妖拿怪,此人机关算尽,却没算到自己最后下场,成为人民群众唾弃的对象。

  当年,发生过很多这样的奇葩故事。某地有一所军校处在市区,周边高楼林立,军校有一座高射炮训练场,这训练场当年可是成了斗风水的热点。因为墙外毗邻省交通厅,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先后有多任交通厅长落马。据说第一任落马的厅长拿下后,接任者不接受前任教训,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请高人“看风水”。再后来的接任者也是这样,看来看去,认为就是隔壁军校训练场上那排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他们,不吉利。于是,就想法让军校调转炮口,军校领导觉得甚为荒唐,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解放这么多年,从军校成立起,炮就这么放着,领导干部怎么相信这么迷信的说辞呢?再说调转炮口也不能随便转啊,那边就是市政府方向!他们也这样认为呢?我们教学还怎么搞呢?

  但数日之后,隔壁这个交通厅的邻居来到学校,不说别的,要求加强拥军,校园的绿化道路由他们来免费整修,当然私下也有诉求,能不能调转炮口,据说学校模棱两可,白赚一个学校的基础建设,那就迁就他们一下吧。但是总归要训练上课的,炮口依然不能遮住啊。据说,再后来的几任厅长也给了学校不少赞助,真的假的,姑妄听之,那是人们的传说。但是到了第五任厅长时,学校因为教学需要,炮口再次对准了交通厅方向。这下子交通厅没招了,而是想了一个以己之盾防人之矛的永久办法,不惜花费巨资,在交通厅大楼顶上加盖了一个钢盔型的钢结构巨型帽子,以作防炮之用。这也是仙骨道人的高主意。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前两任厅长锒铛入狱,第三任被判了无期,后来者惶惶然如惊弓之鸟,有的说第四任因为赞助学校,免于一灾,但第五任未能幸免,副厅长中招了。这些被绳之以法的干部,最为根本的问题,不是从自身腐败问题上找原因,而是把前任落马当作“风水事故”来处理。官场风气没变,再好的风水也保佑不了腐败分子的。据说到第五任之后,不再考虑怎么协调军校了,开始考虑搬家挪窝了。老百姓认为,交通厅有钱,搬家花的国家钱,至于为什么搬家也自然会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到那时,因为他们不信马列信鬼神,不知又要白白浪费多少国家财富。

  这些故事,讲起来是笑话,但是每一个有责任感、有家国情怀的共产党员,直至每一个中国公民,听起来心里都会沉甸甸地难过!

  今天我还读了一篇回忆文章。作者在文中深情回忆道——

  1968年国庆节前,中央通知,党中央、毛主席邀请全国各地的工人代表到北京天安门参加国庆观礼。辽宁当时是全国主要的工业省,中央给了300个名额。

  到北京后,中央又通知说,毛主席邀请部分省市的工人代表住进中南海,给了辽宁一百个名额,还有二十位工人代表可以在国庆节那天和毛主席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周总理在电话中告诉我,进中南海的辽宁工人代表,就住一中队的营房。

  我当时特别兴奋,一中队是中央警卫团专门负责毛主席警卫任务的中队,营房就在主席的住处丰泽园南门的斜对面。代表团一住下,我就立即赶到一中队驻地去看望大家。

  一进院子,辽宁的工人代表们就把我团团围住了,紧紧拉着我的手不放,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开天辟地以来,谁听说过,一个挖了一辈子煤的煤黑子,能住进中南海,住在毛主席身边……”一位抚顺煤矿的老工人紧紧握着我的手说。

  一位鞍钢老劳模,边说边抹着眼泪泣不成声:“我十三岁就在鞍钢替小日本打零工,披着麻袋片,啃着冻得梆梆硬的杂合面饼子,挨过工头的皮鞭,还被小鬼子的皮靴踹过……真是连做梦也想不到,这辈子,能住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身边……”在百感交集的情绪之下,许多工人代表控制不住地向我倾诉,有的说住进了过去皇上才能呆的地方,有的说这里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我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感动了。

  当天晚上,我去中南海看主席,依然抑制不住兴奋的情绪,把那些老工人的话,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主席。特别是在转述鞍钢那位老劳模的话时,我甚至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主席一直默默地听我讲述,他没有不打断我,也一直没有插话。等我把话说得差不多了,他伸出左手向下摆了两下,示意我坐下来讲。我回到沙发边慢慢坐下,头脑也开始降温,逐渐冷静下来。此时,我察觉到主席并没有一点满意的表情,反而有一种不以为然的冷淡。

  主席眯着眼睛,默默地抽着烟。我茫然地望着他,感到我们在静默中坐了很长时间。

  主席掐灭了烟头,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完了?”主席缓缓地说,“请工人代表住进中南海,是我提议的。这也值得那么大惊小怪吗?”

  主席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说:“还是江西中央苏区好哇。”

  “在中央苏区,”主席说,“老俵们随时都可以到我住的地方来,我也可以去他们家里和他们聊天。到了延安就不大自由喽,在河边在山坡散步的时候,碰见陕北的婆姨、娃娃、汉子,也还可以随意交谈嘛。现在可好,我请了些工人代表到中南海住住,就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嗯?”

  直到这时,我才察觉到主席是在责备我了。

  “什么开天辟地第一回,什么红太阳升起的地方,什么伟大领袖居住的地方,什么皇上才能呆的地方,还有什么无上光荣,你是在咒我吗?”主席一口气列举了很多个“什么”,那的确是我刚才说过的,但怎么是诅咒呢?

  我感到委屈,辩解地说:“我只不过重复了那些老工人说的话,我看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一句是我编造的,怎么……”

  “群众说些过头话,可以谅解。”主席不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而你,”他指着我的鼻子说:“现在已经是党的领导干部了,怎么也欣赏这些名堂,还眉飞色舞、津津有味地到我面前来显摆,太不像话了,你昏了头了!”

  听到这样的训斥,我才明白自己无意间已经惹得主席生气了。

  冷静想想,主席的批评确实有道理,我为自己的表现深感不安,再次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向主席认错。“是我错了,是,是原则错误,搞颠倒了……关系”我只觉得自己膨胀发热的头脑,被狠狠地浇了一盆凉水。

  主席从茶几上拿起一块小毛巾,伸手递给我:“记住这次错误的教训吧。”

  “我会永远记住的。”我用小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也不能全怪你,”主席的口气平和下来,“你到辽宁领导岗位才几个月时间嘛。进城以后,我们许多干部官越作越大,离人民群众也越来越远喽。这在党内是个相当普遍的问题。战争年代,是我们离不开群众。离开了群众,我们连脑壳都保不住,就像鱼离不开水一样。进城后当了大官了,张口闭口说自己是什么父母官了,好像群众离不开他了。鱼水关系逐渐变成了油水关系,自己高高浮在上面,还不让下面群众透口气。”

  主席继续说道:“到底谁是父母?是官老爷,还是人民群众?我们的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只有恭恭敬敬孝敬父母的义务,绝不能有骑在父母头上作威作福的权力。现在党内许多人已经把这个关系搞颠倒了,把主仆关系搞颠倒了。国民党就是把这个关系搞颠倒了,最后被赶到一个岛子上去了。如果共产党把这个关系也搞颠倒,我看,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人民群众赶到某个小岛子上去的。你相信吗?你不信我信。”

  主席话锋一转:“要把这个被颠倒了的关系再颠倒回来呀。要使我们党的干部都弄清楚这个关系,人民群众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要在主人的监督下,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当好仆人。否则,主人有权用大字报向你炮轰,甚至撤你的职,罢你的官。”

  主席接着说:“为我们国家奠定基础的是人民群众,他们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呐。你们辽宁是个工业大省,产业工人多,给国家的贡献也大,但工资却很低。他们创造的价值,要比付给他们的报酬高得多。这不尽合理,是我毛泽东对不起他们,欠了他们债的。现在国家底子薄,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建一座高楼要打好地基,再往上就会好一些,工人的待遇也会逐步提高的。目前能补偿一点的,就是他们的生老病死、居住房屋、孩子上学,公家都尽可能包了下来。你去告诉陈锡联,你们辽宁一定要把工人劳保福利的保障工作搞好,否则,我就更加对不起他们呐”。。。

  回到唐山凶案。嫌疑犯有9个,7男2女,都抓到了。但凶手仅仅是他们吗?按照披露的信息,有些人是惯犯,甚至有些有案在逃,依然大摇大摆。开着豪车,一堆案底的人,如此嚣张跋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谁在纵容,为何纵容?

  毛主席说过,政策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关键因素!

  这里,我强烈建议纪委介入唐山调查,核实事发后9名暴徒的通讯录和通讯记录,大数据时代,一查便知哪些公职人员与暴徒有联系。并将此做法在全国推广,查查党员干部的手机通讯录和通讯记录,谁是真正的人民公仆,谁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一查便清!

  在明知有监控的情况下,竟如此大打出手,这是多么的猖狂!这是多么的有恃无恐!不仅这样打了,还能从容逃离,这是对唐山主政一方的父母官们有多么蔑视,对当地警方有多么不屑。

  有恃方能无恐。很显然,这背后肯定有渎职,有保护伞,有腐败!人们怕的不是几个流氓,而是流氓背后的流氓。

  世界观变了,价值观丢了,思想就乱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防止这一次“唐山大地震”余震不断,地动山摇!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秦明:铲除黑社会的土壤——从唐山菜刀队说起
  2. 一个风清气正、人人见义勇为的时代是如何失去的?——兼谈唐山围殴女性事件
  3. 吴铭:如何评论唐山流氓打人案
  4. 她,对中国的态度“很罕见”!
  5. 沉痛悼念钱昌明老师
  6. 乱扣“反改革开放”帽子,手段太卑劣!
  7. 查清和铲除唐山恶案根源,才能根除黑恶势力
  8. 吴铭:请不要这么安慰我
  9. 张文木:回看毛泽东的“批林批孔”
  10. 不要“回头看”,直接重头看
  1.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2. 从“柳教主”和“毒教材”走向思想解放
  3.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
  4. 毛泽东纪念馆惊现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5. 请中疾控主任高福先生解释,您的领带上的骷髅图案是什么意思?
  6. 毛泽东:我不需要与国际接轨!
  7. 调查毒教材的被调查,什么信号?
  8. 这道高考作文题,果然是澳大利亚下了个俗手!
  9. 新一轮文艺整风,已迫在眉睫!
  10. “造反派”中有很多是老干部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赵磊:教育部应当依法处理“毒教材”事件
  7.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8. 毒教材为何泛滥?对比“毛主席亲自集结最顶尖学者编教材”就知道!
  9. 明德先生|致扫黄打非办的公开信:请鉴定人教版小学数学课本是否涉黄!
  10.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1. 岸英牺牲后毛主席这样说,彭德怀泪流满面,蒋介石的反应很狭隘
  2. 乌克兰难民开始祸害收留他们的欧洲人了?
  3. 堵死反毛公知的毒舌:70后年轻人“狠”揭毛时代历史真相!
  4. 县城再无清华北大的后果
  5. 沉痛悼念钱昌明老师
  6. 若非那个摄像头,这事情就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