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就冲赵老爷这尿性,鲁迅先生都得跳出来骂人了

林孤 · 2023-03-23 · 来源:林孤小姐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人人都是孔乙己,赵家人除外

  1

  1919年,鲁镇,小酒馆。

  酒馆里的客人,大抵分为两类,一是短衣帮,二是长衫派。

  短衣帮多半是镇上做工的人,傍晚散了工,花四文铜钱,买一碗酒,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

  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大抵没有这样阔绰。

  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孔乙己,则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一来,他不像短衣帮那些做工的人,目不识丁,二来,他又不像长衫派那群人出手阔绰,可以进隔壁房要些酒菜。

  可即便如此,“穷酸秀才”的最后一丝傲娇,也使得孔乙己想要穿着长衫,好以此来区分自己和短衣帮的不同。

  “我孔乙己,还是读过些书的。”

  可孔乙己书读的并不算优秀,终究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笔好字,便替人家钞钞书,换一碗饭吃。

  你要他脱下长衫,和短衣帮一起去做工,他内心是抗拒的。

  可若是跨过那一道门,加入真正的长衫派,孔乙己又是越不过去的。

  脱不下的长衫,成了“知识青年”孔乙己,最后的束缚,也是最后的尊严。

  孔乙己心地善良,老实诚恳。

  从不拖欠酒钱;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

  邻居孩子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茴香豆吃,一人一颗,间或还教他们“茴”字的四种写法。

  可孔乙己也有个缺点,那就是“偷书”。

  大概是因为穷,买不起书,又爱读书看书,去何家偷书,被抓住吊起来打得鼻青脸肿,再后来,又去丁举人家偷书,又被抓了,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

  听闻孔乙己偷书被打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众人哄笑,店内充满快活的空气”,1919年3月,鲁迅先生在写孔乙己的故事时,这句话在文章中反复出现了两次。

  人人都爱嘲笑孔乙己,却不知,人人都是孔乙己。

  到最后,大家再也没见过孔乙己了。

  大约孔乙己已经死了。

  2

  一个世纪过去了,穿长衫的孔乙己,还在。

  孔乙己文学式的自嘲自黑,也成了当下许多年轻人的“丧文化”基调之一。

  “假如我没有读过这么些书,我大抵上也可以随便找个活计来干,可我偏偏又读过了许多书。”

  今天的社会“正能量”文化里,总是在强调牺牲和奉献精神,总是在强调开眼界和大格局。

  你看看主流媒体甚至于到了国字头媒体,基本上都是在宏大叙事,且时刻保持伟光正的圣人光环。

  现实,真是如此吗?

  年轻人进寺庙烧香拜财神,某家媒体嘲笑,“年轻人不上进、只上香”;

  年轻人以孔乙己自居自嘲,官媒立马屁股端正义正严辞,“孔乙己之所以陷入生活的困境,不是因为读过书,而是放不下读书人的架子,不愿意靠劳动改变自身的处境”;

  互联网行业不断内卷,实体工厂招工困难,白领阶层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操着卖白粉的心挣着卖白菜的钱,蓝领工人的“8小时工作制”和相关福利福报,多数都画在了老板的大饼和主任的喇叭上了。

  而后,躺平、摆烂、孔乙己长衫,诸如此类的丧文化拿出来调侃一下的时候,赵老爷“家长式”的训话便开始狂轰乱炸:

  “你这个年纪,你睡得着觉的啊?”、“拼爹拼不过,你还不拼命?”、“年轻人躺平可耻,要敢于奋斗”、“我们那代人吃了多少苦,你们现在的生活条件多好”...

  李诞说,“假如我没有因为脱口秀节目走红,我这辈子可能就是个废物诗人,写到死,也卖不出去两本书。”

  后来,李诞红了,他从孔乙己,变成了李老板了。

  挣钱了当老板了,李诞便开始摒弃自嘲的“丧文化”了,鼓励员工,“大家的努力,一定会在工资上有个体现,我拥有的,你们也都会拥有。”

  徐志胜开始不高兴了,“我们玩命加班,李诞收入满满,你已经什么都有了,我们还是一无所有。”

  一年又一年的孔乙己啊,层出不穷。

  丁举人、赵老爷、李老板,他们这些人,怕的就是孔乙己彻底摆烂不干了。

  “你们都不干了,老爷还怎么挣钱?”

  3

  祥子拉车拉得快要累死了,刘四爷告诉他,“祥子,你得继续拉啊,你再拉三年,将你儿子供完学,他念了书,将来就不用遭你这份罪了。”

  祥子听完,更卖力了。

  杨白劳是个农民,勤劳、忠厚、善良。租种黄家六亩地,年年欠东家的租子,老还不完,借了黄家的钱,可这驴打滚(指高利贷)的债也永远还不清。

  地主黄世仁却告诉杨白劳,“你得继续种地干活啊,等你儿子将来出人头地了,你就可以享福了。”

  后来,祥子的儿子念完了书,杨白劳的儿子有了知识,他们却都惊奇地发现,留给他们“免于苦力遭罪”、“能够出人头地”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于是,刘四爷又告诉祥子的儿子,“不要眼高手低,念完了书,也可以继续回来拉车的,年轻人要吃苦,你不努力,你儿子将来怎么办?”

  于是,黄世仁告诉杨白劳的儿子,“子承父业不丢人,你爹种六亩地,你可以种六十亩,我可以少收你一点租金,你不挣钱,你儿子女儿以后还得遭罪。”

  最后,祥子堕落为“城市垃圾”,最后,杨白劳喝盐卤自杀,他的女儿喜儿被抢进黄家,遭黄世仁奸污。

  万恶的旧社会啊。

  现如今这个文明时代,再也没有拉黄包车的祥子了,再也没有被黄世仁欺辱的杨白劳了。

  ——不是吗?

  于是,剩下的,便只有脱不下长衫的孔乙己们了。

  4

  老爷们时刻以圣人自居,以“躺平摆烂可耻”来痛斥孔乙己们的丧文化。

  可是这些老爷们自身,其实也是没有多少文化的。

  他们大概是不会明白,或者说故意装作不明白,鲁迅先生当年写孔乙己,并不是为了批判孔乙己这个人,而是批判孔乙己所处的那个时代。

  就今天的青年人丧文化而言,即便人人都是孔乙己,可是诸位老爷们,你们真的看见一个孔乙己,“堕落为城市垃圾”、“自私自利好吃懒做坑蒙拐骗了”吗?

  没有,他们依旧在很努力的生活。

  甚至于孔乙己的父辈们,都还在努力的生活。

  拼夕夕凌晨猝死的姑娘,热射病死在街头的建筑工人,快递点猝死在凌晨三点的65岁分拣员,将身份证64岁年龄篡改成58岁的大叔,在工地干活第二天就被警察抓了...

  这些孔乙己们,这些孔乙己的父亲们,还不够努力吗?

  他们得到的“暖心关怀”又是什么?

  拼夕夕猝死的姑娘,得到HR的回应,“年轻人的工作,都是在拿钱换命,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热死的工人,老板拖欠他一万元工资,直到他死后第7天,家属找到媒体曝光至网络,才得以拿回。

  64岁的大叔在凌晨3点的工作岗位猝死,人社局回应,“超过60岁,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不能鉴定为工伤”。

  桩桩件件,历历在目。

  孔乙己们还在风餐露宿低着头匍匐前行,他们没有歇下来啊,他们只是偶尔用几句丧文化自我调侃,以此来宣泄内心的不满和痛楚。

  这都不行吗?

  这都看不顺眼,就这还得端出来一碗生硬冰冷的毒鸡汤,非得掐着他们的脖子,让他们喝下去?

  二舅的励志故事、大学生捡破烂日入过千、高校毕业生回乡创业年入百万的新闻,时不时就得拿出来洗脑式营销搞一遍。

  周公子的朋友圈,王少爷的家族产业,赵老爷的二代资产,以及开进故宫里的奔驰大G。

  一言不发,只字不提,装死到底。

  等到孔乙己搬完了一天的砖,在鲁镇酒馆歇下来点一碗茴香豆弄一杯冰啤酒,刘四爷黄老爷赵老爷,便又开始声嘶力竭了:

  “又想偷懒,又不干活,又不加班,你这么懒散堕落,银子会从天上掉下来吗?”

  鲁迅先生看到此情此景,只怕是忍不住点上一根烟,气得吐出一口鲜血来,笔锋如刀,就着这口血,在书桌前写下四个大字:

  春池嫣韵!

 

乌有之乡网站特别附录: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

  (2023年3月)

亲爱的读者、作者、红友们:

  到今年九月,乌有之乡将迎来建立二十周年的时间节点,期待那时我们能共同庆祝纪念。近二十年来,乌有之乡在反对帝国主义(美西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及革命英烈,否定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道路和成就)、反对新自由主义(鼓吹市场化、私有化、买办化、资本全球化)、反对修正主义(阉割歪曲抹黑淡化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宣传捍卫毛泽东思想、捍卫共产党的领导、捍卫社会主义制度、捍卫工农兵劳动人民利益、捍卫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安全的意识形态斗争中,乌有之乡大力弘扬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坚持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积极战斗,走过了曲折复杂的艰难历程,为下岗工人、失地农民、被欠薪民工、码农等深受剥削和压迫的劳动人民积极发声,使得一些爱学习肯思考的劳动群众及其优秀子弟从思想上政治上逐步清醒觉悟起来,让一些积极向上的进步青年找到了人生方向,联络了曾经跟随毛主席参加两场革命的革命前辈及其优秀儿女、在毛主席生前身后都始终如一保卫毛主席捍卫毛主席忠于毛主席的红色卫士、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工农兵学干且顶着逆流继续坚持社会主义的先进分子、在后毛时代先后觉醒的中青年朋友、在国际共运陷入低潮时期仍然真心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知识分子群体,成为社会舆论场上一个重要的红色阵地。并且,从这里先后走出了一批一批的红色战友,开辟了新的战线,发展了新的阵地,创建了数家新网站和一批自媒体账户,丰富和开拓了红色阵营,为21世纪中国红色大潮的发展做出了历史的贡献。

  近几年来,时局维艰。大疫影响,尽人皆知。妖魔鬼怪,暗中作祟。如今,我们迫不得已向大家提出不情之请。因为网站处境十分艰难,经费缺口压力很大,现向广大热心红友进行募捐,恳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以期能够缓解压力,度过艰难时期。

  有人劝我们放弃阵地,不要再办下去了,我们认为这是不合适的。再难,也要坚守!我们的信念来自于对毛泽东思想的信仰,来自于对劳动人民的热爱。上甘岭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可以因战斗而牺牲,但是绝不可以因困难而放弃。

  当年捍卫国有资产抵制私有化的通钢工人阶级的优秀代表吴敬堂师傅和革命前辈邓力群、魏巍、马宾、张全景、卫建林、李际均、李成瑞、林伯野、陶鲁笳、秦仲达、杨德明、武光、孙永仁、刘实、韩西雅、李新中及人民知识分子吴易风、周新城、钱昌明、艾跃进、曹征路……他们留下的遗愿和嘱托,我们永远铭记在心,始终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宣传捍卫毛泽东思想,继续革命,永不投降。

  我们珍惜每一分力量,信任和支援将激励我们更好地坚持前行,尽力做出新的贡献。

  接收捐款的账户:

  (1)乌有之乡网站微信号:wyzxwk101;

  (2)乌有之乡网站站长范景刚微信号:F13910426398.(也可以直接用手机号搜索)

  (3)支付宝账号:13910426398

  (4)中国工商银行卡(帐)号:6215 5902 0001 1314 820.(户主姓名:范二军)

  每笔捐款都请留言备注捐款人姓名和联系电话,以便我们在可能的时候联系回馈。

  感谢大家一路走来所给以的热爱、信任和支持!

  乌有之乡网站(WYZXWK.COM)

  站长:范景刚(13910426398)

  2023年2月27日星期一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吴铭:国际政治格局质变的标志性事件
  2. 官方纪念毛主席的规格、频率不如孙中山,这很奇怪
  3. 吴铭|温铁军关于工业化导致农业“贫困”的胡编、荒谬之处
  4. 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
  5. 刘金华对胡鑫宇死亡之问四
  6. ​郭松民 |关于马先生登陆及其他
  7. 蔡英文确认窜美,大陆发警告对她改变称呼,表明事态严重性!
  8. 她能怎么办?
  9. 绞杀在继续
  10. 官媒锐评“孔乙己文学”被喷,说明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1. 过江伟人无分歧
  2. 昨晚高层公布的方案, 让许多人第一时间想起毛泽东的独创
  3. 张志坤:中俄两国正在做同一件事情
  4. 海牙国际法庭对普京发逮捕令,意味着什么?
  5. 秦明|不许污蔑鲁迅!“孔乙己太少、闰土太多”
  6. 那些还在鼓吹房产泡沫的人,到底安的什么心?有请日本人告诉我们真相!
  7. 1070万吨钢铁指标是谁的过错,为何一人担责?
  8. 请胡锡进过来一下:见识一下清华海归教授的“买办思维”!
  9. 中俄携手已成定局,美国无法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10. 20年了,谎言仍在继续……
  1.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2023年3月)
  2. 吴铭|挣脱错误货币理论的枷锁,是打破美国霸权的前提
  3. 中美拔刀,暴风雨真的来了!
  4. 当权派的反击,最惨烈的政治报复来了!
  5. 厉以宁走了,留下了他最爱的贫富两极分化
  6. 河南不雅信息中的“三大金句”,必将遗臭万年!
  7. 谁是老人家“第二件大事”中最大的受益者?
  8. 顽石:说说慈禧太后
  9. 先被美国抄家,再被中国审判,这就是汉奸的结局
  10. 赵磊:刘伶不穿裤子,还是刘伶 ——毛刘的差距为啥这么大(五)
  1. 学习耿世生同志,坚定共产主义信仰!
  2. 《功过在人心》
  3.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2023年3月)
  4.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2023年3月)
  5. 沉痛悼念天津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刘晓铎同志
  6. 官方纪念毛主席的规格、频率不如孙中山,这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