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MRandson:经济学家和法学家的骗局

作者:MRandson 发布时间:2014-12-1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最近这些天雾霾,嗓子发炎,睡眠也不好。有人说,这是雾,不是霾,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想说,您是真正的五毛,为了河蟹维稳辛苦了。

  主流经济学家(也就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说只要产权清晰,一切都可以交易,就可以达到社会最美好、最和谐的状态,政府没有必要插手任何事情,插手只会造成不公和混乱。这是著名的科斯产权定律的一部分。比如,污染企业向被污染受害者提供经济补偿,于是皆大欢喜。1991年,科斯还靠这个定律获得了诺贝尔奖。

  这是放屁狗在狗放屁。现实就在眼前,哪个企业出钱来弥补全民健康的损失?出钱便能弥补损失吗?它们不弥补谁能强制它们?再说,究竟弥补多少?怎么衡量损失?双方就损失谈不拢怎么办?受害者能确定究竟是哪家企业造成了多少污染,给自己带来了多少损失吗?就算为此立法,民众对污染企业提起诉讼,也必然引起旷日持久的官司,最终不了了之。

  从国际上看,中国能耗增长快,欧美能耗增长慢,这倒是可以查清楚。不过,中国的制成品大批出口,实际上是在替欧美生产商品。欧美使用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中国承受污染,难道还要中国为他们提供额外补偿?

  这种破烂学说,居然能获得诺贝尔奖。可见诺贝尔奖奖励的是什么狗屁人。(其实,诺贝尔经济学奖、文学奖、和平奖,其实都是工具,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风向标,没有必要当真。谁把这些东西当真,只能说明自己脑子有病。)

  当然,统治世界的金融大资本是很满意科斯这个产权定律的——政府少插手,民间自行解决;产业资本要向金融资本做出补偿,第三世界国家要向第一、第二世界国家做出补偿。

  说主流经济学家是煞笔,这话并不冤枉他们。当然,领军人物未必是煞笔,他们为了狗粮,为统治阶级找理由。(文人嘛,自古以来就是吃这碗饭的。)现在世界范围内资本势力做大,所以他们为统治着提供新自由主义作理论依据。

  主流经济学骗人的理论很多,比如“私有制激发创造热情,推动社会进步”。当然,如果把向牛奶里面掺三氯氰胺也可以算一种“创造”的话,私有制确实有不少“创造”,却未必有利于社会。这些经济学理论除了站在大资本的立场上,给年轻人洗脑,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按照资本主义的模式看,利润是最高目标,有钱不挣就是傻瓜。我进入市场的目的是谋求最大经济利益。你能看得出我买的猪肉是不是死猪肉吗?你能喝得出我的牛奶里面有没有三氯氰胺吗?既然看不出来,喝不出来?我为什么不掺假?不掺假,我对得起你啊。

  政府全面放开,民间充分自由发展,政府做好监管,全社会皆大欢喜。这是主流经济学家的逻辑。说这话的人是吃得灯草灰,放得轻巧屁,信这话的人则是没有大脑。

  以政府有限的人力,对付全民无穷的邪门歪道的发财的智慧,能监管得好就邪门了。再说,私有制社会,监管者不也要发财吗? 对于前面那句,经济学家会说关我屁事。对于后面一句,他们会说体制问题。

  主流法学家们其实也没闲着。按照新自由主义法学家(也就是主流法学家)的理论,政府永远会危害公民,所以一定要用各种手段制约政府。这是法学家的逻辑。现在的法律其实已经越来越向这方面发展了,用各种手段限制政府的权限,比如采证的程序正义否则证据无效,比如疑罪从无,比如法官裁决终身追责,比如九罪废死。

  限制政府权限,其实就是扩展资本的权限。法律不管皆可为,只要有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问题是,杀人嫌疑犯被疑罪从无了,法官不敢轻易判处死刑了,必然有大量杀人案成为悬案。那么那些被害人的权益谁来保护呢?杀人也很难定罪,那法律还有什么震慑性呢?社会治安能好得了吗?

  为什么美国人遇到冲突喜欢拔枪,下手又黑又重?因为死者不会说话,打死了对方,就只有自己在法庭上矫情了。已经有一个人死了,不要再伤害另一个可能无辜的人,这是欧美律师常见的说法。所谓“宁可站着见法官,也不躺着见上帝”,就是这个道理。

  失去了法律的震慑力,以政府有限的人力,对付全民作恶的冲动,治安能得好就邪门了。这时,法学家会说这是体制问题。

  既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又束缚住政府的手脚,还要政府加强监管、维持治安,创造安宁和谐的社会环境,否则就是失职。你妹的,这种事情谁做得到?

  学经济学和学法学的同学,如果没有被洗脑洗迷糊的话,就会很困惑。比如,有学经济学的同学说,读教材的时候也挺纳闷的,书上说只要产权明晰了,就有人负责了,把河流空气都给卖了吗?可惜考试要考这些东西,好痛苦……没办法,现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和法学是主流,很多学生觉得谈西方经济学立马高达上,国内的名校参考书清一色的洋人编的。

  我写《卢瑟经济学》的时候,就说过本书是给主流经济学扒内裤的,不适合在校同学阅读。如果你们读了以后,知道了事实真相,很可能会很矛盾——如果要考试、答辩过关,还是要按照主流思想去考试、写论文,否则会死得很惨。

  新由主义的经济学和法学可以归纳为两条:1.资本永远是对的,政府永远是错的。2.如果出现了各种丑恶现象,请参考第1条。也有些人也可以归纳为两条:1.政府永远是对的。2.如果出现了各种丑恶现象,请参考第1条。相信这两种逻辑的人,其实都是愚蠢而盲从的人。如果政府借着堂而皇之的名义,摸着石头,走新自由主义的路, 两类人是很容易在思想上胜利会师的。

  文人,自古以来就是给别人的行为找合法性的。所以,说到底,还是有人愿意让这些煞笔经济学家和法学家占据主流思想的位置。

  不是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