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黎阳:谁说毛泽东对科学无知?——《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观后感之一

黎阳 · 2011-03-08 · 来源:乌有之乡
毛主席诞辰117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谁说毛泽东对科学无知?——《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观后感之一

黎阳


2011.3.7.


电视连续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用确凿无疑的历史事实驳斥了《强国论坛》上一反毛疯子的一段典型反毛歇斯底里:


“对自然科学无知的毛泽东及后来的追随者,除了权谋暴力内斗整人,对社会破坏与忽悠自欺欺人之外,对科学发展与国家建设一无所长,他们不懂得科学技术是个实实在在的问题,是需要脚踏实地干出来的。中国搞几十年阶级斗争与独尊毛泽东思想,唯毛独尊,排斥异己,吵吵闹闹不亦乐乎,其结果就是几亿中国人,自然科学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是0!原创科技发明是0!对当代世界的科学发展贡献是0!把中国搞得落后世界几十年,百姓生活水平世界倒数,只是靠自我吹嘘自我吹捧麻醉自已与欺骗民众”(“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再谈天安门广场竖立孔子像的问题”[疯疯癫癫僧]于2011-01-2810:18:22,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107080712&bid=2


电视剧记述的历史事例中,最精彩又最典型的有二:


1.物质无限可分


1955年1月15日下午,毛泽东在他的住处中南海颐年堂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发展中国的原子能事业问题。


当钱三强讲到核原理时,毛泽东问:“原子核是由中子和质子组成的吗?”


钱三强回答:“是这样。”


毛泽东又问:“质子、中子又是什么东西组成的呢?”


这一问把钱三强难住了,因为当时世界上认为质子、中子是最小的基本粒子了,对此各国科学家从未怀疑过。钱三强停了一会儿说:“根据现在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只知道质子、中子是构成原子的基本粒子。基本粒子也是最小的,不可分的。” 


毛泽东说:“从哲学的观点来看,物质是无限可分的。质子、中子、电子也应该是可分的。一分为二,对立统一嘛。当然了,现在条件不具备,将来会证明一定是可分的。你们信不信啊?你们不信,反正我信。”


旁白:“这是一场哲学家与科学家的对话,也是一个政治家的预言。科学家们后来相继发现了反质子和反中子。关注着五洲风云,也关注着微观世界奥秘的毛泽东以政治家、哲学家的思辩与科学家殊途同归了。”


(注:半年后,美国第一次发现了反质子;一年后,又发现了反中子,1964年发现了基本粒子“夸克”。毛泽东的预言得到了证实。有科学家说,毛泽东比我们这些搞专业的物理学家还行!)


可惜电视剧美中不足地“省略”了一个很有意义的历史事实:


在世界科学界,经常用科学家或者发现者的名字来命名一些科学概念,但几乎没有以政治家的名字来命名的。惟一的特例是在1977年,在美国夏威夷召开的世界第七届粒子物理学讨论会上,爆出一个以毛泽东名字命名的“毛粒子”的珍闻。在科学家云集的大会上,美国著名微粒子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格拉肖把物理学家逐层研究物质结构的历程形象地比作剥洋葱。他说:“洋葱还有更深的一层吗?‘夸克’和‘层子’是否都有共同的更基本的组成部分呢?许多中国物理学家一直是维护这种观念的。我提议把构成物质的所有这些假设的组成部分命名为‘毛粒子(Maons)’,以纪念已故的毛主席。”格拉肖的提议,被大会通过。


这个让中国人感到自豪和欣慰的消息,中国的媒体没有报道,《纽约时报》却有报道。
(见http://www.nytimes.com/2006/12/05/science/05china.html?_r=2&ref=science


2.工程控制论


毛泽东对钱学森说:“我现在正在研究你的工程控制论,用来指导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


钱学森:“主席还看我的工程控制论啊?这我真没想到。”


毛泽东:“我认真拜读了。写得很好啊!我们国家决定根据你的工程控制论组织各个学科、各个部门,一起奋力搞导弹。学森同志,我想请你来牵这个头,有信心吗?”


毛泽东:“你钱学森是工程控制论的开山鼻祖,还怕干不好啊?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啊!”


钱学森:“这此我虽然回来的时间不长,但我时时能够感觉到中央领导对现代科技的高度重视。”


……


毛泽东:“我们搞尖端科技也是在打硬仗。打一场工程控制论的硬仗。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为什么取得胜利啊?就是运用了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敌人的战略思想。学森同志,这也是你的工程控制论在军事上的应用罢了。只不过当时没有这名词罢了。” 


钱学森:“主席才是工程控制论的创始人。”


毛泽东:“我不过是不自觉地在战场上运用了你的工程控制论。创始人当然还是你了,我岂能贪为己有啊!”


……


——毛泽东:“我现在特别向在座的诸位介绍一下我们的钱学森同志。他是我们的两个王啊!什么王?工程控制论王,火箭王。他这个王啊,用工程控制论一发号令,我们的火箭就上天喽!各位想上天,就找我们的火箭王钱学森同志啊。”


……


知道了这些历史事实,就知道污蔑毛泽东“对自然科学无知”的“疯疯癫癫僧”们有多不要脸——你掰着手指头脚趾头数数,古今中外除毛泽东外还有哪个政治家能如此精确地预测出原子物理科学发展的大方向、让世界一流的自然科学家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佩服得五体投地,产生命名“毛粒子”(Maons)这样的提议?还有哪个政治家能对 “工程控制论”的原理早已心有灵犀运用自如、能如此及时敏锐地发现“工程控制论”价值并大力支持、让“工程控制论”的创始人钱学森由衷地佩服,发出“主席才是工程控制论的创始人”这样的赞叹?你说毛泽东不行,那谁行?举出来,比一比,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骝骝——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你举得出来吗?敢比吗?面对如此确凿的历史事实居然敢说毛泽东“对自然科学无知”——是人家无知还是你无耻? 


再看看电视剧里列举的毛泽东那一代人讲科学、尊重科技人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扎扎实实搞建设的其他例子:


——毛泽东:“建设要按客观规律办事。只能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要少而精,集中力量打歼灭战。要有战略后方。从现在起,要加强大三线的战略后方建设。”


——聂荣臻:“我们的导弹研制才刚刚起步,我还是强调那句话:要通过仿制苏联的导弹,学会爬楼梯,要一步一步来,不要想着一步登天。不能希望一口气就吃个胖子嘛。主席前段时间针对原子弹的研制情况说了这么一句话:要我们练正楷。就是练基本功,先把基础打好。不过我们的仿制也不是全盘照搬,要通过这个过程,形成自己独立的东西,写好正楷,然后再写行书草书,写出自己的风格来。”


——基地司令张蕴玉:“两万吨,它支撑不了一个六万万的民族。”“敦煌它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我们绝不干这对不起子孙后代的事!”


——在最艰苦的时候,在聂荣臻的呼吁下,北京、广州、济南、沈阳等军区以及海军慷慨解囊,拨给了一批猪肉、黄豆、鱼、海带、鸡蛋、水果等物品。从二机部调任东北局第一书记的宋任穷得知这个消息后主动要求支援五万吨大豆。这些募捐到的东西比想象得要多得多。聂荣臻又专门交代:“这些东西以中央和军委的名义分配给专家和技术人员,领导和行政人员一律不分。” 


——钱三强后来充满感情地总结这段研制两弹的难忘岁月。他说:“曾经以为是艰难困苦的关头,却成了中国人干得最欢、最带劲、最舒坦的黄金时代。”


——东风二号发射失败,钱学森带人在现场收集残骸,连螺丝钉也不放过,找了三天三夜。


——东风二号发动机总装时有个工人不小心把一颗小螺丝钉掉到发动机里。钱学森:“一颗小螺丝钉也有可能导致严重的事故。必须把它找出来。”


——张爱萍:“不管花多少时间,拆到什么程度,都必须把这颗小螺丝钉找出来。不能带任何隐患让我们的导弹上天。我们不能小看这颗螺丝钉。它的意义不下于打一场战役。”


——聂荣臻亲自指挥,张爱萍亲自坐镇,元帅和上将都亲自出马,真是大战役。一颗小小的螺丝钉牵动了元帅、将军的心,这个故事后来在五院广为流传,对科研人员和技术工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邓稼先带领的理论设计组为核实一个数据足足反复算了十次。


——邓稼先用放大镜检验钢缆,不允许一丝断缆。


——张爱萍:“两条诀窍:下去,过细。”


——周恩来:“我们共产党人不来虚的。”


——基地操作战士在插头接口处发现一根小白毛。虽然很细小,但可能造成接触不良。用镊子夹不行,用铁丝太粗,战士想到用猪棕把白毛挑出。钱学森把白毛带到北京,作为一丝不苟的教育事例。


——两弹结合热试验要经过甘肃柳园镇,有五万居民。试验失败导弹落在柳园镇的概率是十万分之六。周恩来:“哪怕不到万分之一,我们也要把安全因素考虑进去。五万居民的生命财产,万万马虎不得。在正式试验前安排疏散。一定要把全部居民全部疏散到安全区域,两弹结合试验以后再搬回来。”


——周恩来半夜三点打电话给张震寰核实柳园镇居民疏散事,再三叮嘱:“绝对不漏掉一个人。”


——邓稼先:“什么事情不亲手摸一摸,心里不踏实。”


——聂荣臻:“事关重大,不去不放心啊。”


——毛泽东:“我们的成功,先让别人去说,这样才更有意思嘛!”


——毛泽东:“好嘛,我们的卫星终于要上天了。我们中华民族对太空是充满了浪漫想象的。嫦娥奔月,吴刚的桂花酒,还有敦煌壁画上的那些飞天,直上重霄九啊!我们是发明火药的国家,只是到了近代,我们落后了。落后就要挨打啊!立住了脚还要站着说话。要有发言权嘛!” 


——再看看1957年时毛泽东与卫士长李银桥的这一段对话:


毛泽东:“我的生活费一天三块,高了吧?”


李银桥:“不高。平时招待客人的钱也算在里面了。”


毛泽东:“还可以压缩嘛!今天陈云同志找我谈,说搞原子弹要花很多钱,国家财政的压力很大啊!我们每个人都节约一点,可以支援国家嘛!”


李银桥:“主席,您的生活费真的不能再降了。要是再降,真的跟老百姓没什么两样了。”


毛泽东:“我毛泽东本来就是老百姓。现在国家苦难,百废待兴。我记得赫鲁晓夫说过,中国要搞原子弹,把全国所有的电力用上都不够。中国人要争这口气啊!把我的生活费压到每天两块五。”“莫小家子气。水涨船高,等今后条件好了,再提高嘛!”


……


事实胜于雄辩。对照这些事实,再看看“疯疯癫癫僧”的信口开河——“对科学发展与国家建设一无所长,他们不懂得科学技术是个实实在在的问题,是需要脚踏实地干出来的。中国搞几十年阶级斗争与独尊毛泽东思想,唯毛独尊,排斥异己,吵吵闹闹不亦乐乎,其结果就是几亿中国人,自然科学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是0!原创科技发明是0!对当代世界的科学发展贡献是0!把中国搞得落后世界几十年,百姓生活水平世界倒数,只是靠自我吹嘘自我吹捧麻醉自已与欺骗民众”——什么感觉?瞪着眼说瞎话。不要脸的人专说不要脸的话。疯疯癫癫的人专说疯疯癫癫的话。狗戴箍子——胡擂。 


“科学技术是个实实在在的问题”、“需要脚踏实地干出来”这种一本正经从“疯疯癫癫僧”嘴里冒出尤为可笑——都“疯疯癫癫”了还有脸说“实实在在”,还用“脚踏实地”来指责人,真叫人弄不清是这是假痴还是真呆——“房倒倒”、“楼歪歪”、“豆腐渣”、“三聚氰胺奶”、“皮革奶”、“转基因主粮”之类是属于“实实在在”、“脚踏实地”呢还是属于“弄虚作假”、“自我吹嘘自我吹捧麻醉自已与欺骗民众”?是毛泽东时代的东西还是“特别是”时代的土特产?


工程控制论是科学。毛泽东“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思想体现了工程控制论的原理,是科学。毛泽东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符合客观事物发展的普遍规律,更是科学。毛泽东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是坚持科学,因为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条件下才能有效运用工程控制论、实现社会发展的最优化。 


说毛泽东不懂科学的人最不懂科学。说毛泽东不懂科学是掩饰自己不懂科学的贼喊捉贼——“主流经济学家”之类“精英”们为什么那么起劲地鼓吹私有化、个体化?因为他们全是一帮只会纸上谈兵、只有小肚鸡肠的“脑力个体户”,只懂得以一人一伙为单位的小生产,根本不懂以整个社会为单位的现代化大生产。让他们运用工程控制论的原则使整个社会按照最优化的原则发展等于要了他们的命。狐狸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精英”不懂《工程控制论》就说《工程控制论》错——只不过换个花样,说社会主义公有制错:反正去掉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工程控制论就无用武之地了。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里最常听到的两个字是“负责”——“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我来负责”……而这恰恰是如今的“精英”们绝对不会用的字眼——不管是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茅于轼、易纲、樊刚还是其他什么屎缸尿缸泔水缸,尽管一开口就洋洋万言天花乱坠,但“负责”这两个字是决不说的——你何曾见过他们说过一次“由我负责”? 


科学与伪科学的一条根本区别是:科学敢负责,伪科学绝不敢负责——由此可以总结出文匪“精英”的一条铁规律:不管他们如何振振有词娓娓动听,最后的结果必定是“信口开河,不用负责”。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阎王吃小鬼”——靠集体努力、集体成果吃饭的人讲集体主义;靠个体努力、个人钻营吃饭的人讲个人主义。《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里披露:新中国成立,钱学森、邓稼先、钱三强这些科学家往中国大陆跑,因为他们明白自己的事业在那里,只有那里才能为他们提供展现才华的舞台,因为他们的事业是靠集体努力才能成功。而胡适、傅斯年之类个体户文人往台湾跑,因为他们的事业不需要集体配合和集体努力,哪儿讲究个人主义哪儿就能混,哪怕国家灭亡了照样不愁没饭吃,而强调集体努力的大陆没他们的市场,所以他们要往台湾跑。


如今的“经济学家”、“主流精英”们拼命鼓吹私有制自由化,因为他们只有靠个体努力、个人钻营吃饭的本事,一搞公有制集体化现代化大生产就需要工程控制论的真才实学,那就没他们混的了。所以他们非反对公有制不可,非鼓吹私有化不可。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就凭这一条就可以知道:“精英”、“文人”决不能治国,因为他们这些小生产的“脑力个体户”根本不懂工程控制论,也不可能懂,根本指导不了社会性的大生产,永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靠他们治国非天下大乱不可。要治国,到头来还得靠毛泽东思想这真科学——这才是电视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最有意义之处。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2.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3.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4. 使周恩来协力同心共命的毛泽东
  5.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6. 香港闹事者为的不是香港利益
  7. 宁夏中卫:化工厂的污水形成巨大水库群
  8. 郭松民 | ​​评《他们已不再变老》:死如蝼蚁!
  9. 交出隐私, 再掏空钱袋: 我们还有多少剩余价值可供榨取?
  10. 俄罗斯求购中国芯片 苏联解体工业体系破碎化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老王还能走多远?
  3.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8.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9.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