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鹤龄:对几位赶“饿死潮”的名人的批评

贺合林 · 2019-03-2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饿死几千万”的无稽之谈,成了某些人的口头禅,成了一句流行语。以至一些名人明星也都赶起了这个时髦,言必称饿死。

  鹤龄:对几位赶“饿死潮”的名人的批评

  ——在《对华为总裁任正非“忆毛时代苦”的评说》(网址附后)一文中,有“浮生如梦”网友留言:“有个奇怪的事,现在大凡发财,升官的基本无一例外的控诉毛泽东时代。”此语虽然过于绝对,但一些名人明星赶“饿死潮”的现象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譬如任正非家里明明没有饿死人,却非要用一个假设的前提,引出一个“总会有一、两个弟妹活不到今天”、“否则也有一、两个弟妹活不到今天”的肯定结论,宣称两个弟妹“准饿死”。又如陈光标,其父亲兄弟姐妹9个死了7个,没见他说有一个是饿死,而他兄弟姐妹5个有2个死于1972年,他却宣称,自家两个兄姐是“真饿死”。再如张贤亮,明明自己是一个没有饿死的大活人,却虚构了一个饿死复活的荒唐故事,宣称自己是一个“曾饿死”。就连袁隆平这样的科学家也要跟风赶潮,宣称几千万人被饿死……。现将《粉碎谣诼卫泽东·第十二章:对几位赶“饿死潮”的名人的批评》(网址附后)发如下:

  正文:

  ——“饿死几千万”的无稽之谈,成了某些人的口头禅,成了一句流行语。以至一些名人明星也都赶起了这个时髦,言必称饿死。

  第一节对袁隆平所说“饿死几千万人”的质疑

  ——2009年9月3日发表于费尔多思红色论坛

  袁隆平是一位水稻研究专家,他研究出的杂交水稻极大地提高了水稻单位面积产量,为解决我国十几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做出了卓越贡献(笔者当时的认识),所以,我一直对他是非常敬重的。尽管也在网上看到过有关他的非议,譬如有人认为杂交水稻这个科研项目,本来就是国家立项并由国家投资的,科研取得的成果应为国家所有,功劳则是所有从事这个项目研究的同志共同的。所以,袁隆平有贪天之功为己有之嫌。对于这些观点,我只是随便看看,不太在意。

  近日,从“为打虎而来”网友的帖子中看到了袁隆平的一段话,照录如下:

  “水稻专家袁隆平说:‘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几千万人啊。大跃进把树都砍了去炼钢铁,把生态破坏了,1959年大干旱,一年基本上没有收成。我看到路上有5个饿殍,倒在田坎旁边,倒在桥下和路边,我亲眼看见啊,那很凄惨的。’”(参考2009年4月8日《广州日报》A19版)

  如果这话真是他说的,那么,这位水稻专家的为人就在我的心里大打折扣了。为什么?袁隆平是研究水稻的,而饿死人涉及的则是一个人口问题,虽然人和粮食分不开,但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看,这两门学问是风马牛不相及。一句话,袁隆平没有对饿死人问题作过任何调查研究,就凭自己的“看到的”几个所谓“饿殍”发布饿死几千万的信息是极不负责任的。一个如此严肃而重大的话题,能允许用上这样的数字吗!九千万也是几千万!如果饿死的是蚂蚁,随便这么说说还差不多!请问:你袁隆平的杂交水稻试验,单位面积产量,能用亩产几千斤表示吗?你肯定不会干!因为两千斤也是几千斤。你一定会斤斤计较,甚至是两两计较的。

  袁隆平的“饿死几千万人”之说是极不严肃的。人口专家们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数据研究得出的三年饿死人数据从一千多万到七千多万的不同数据就有十来个,专家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本来就闹得难解难分,如今袁隆平又以门外汉的身份杀进来,也弄来一个成果凑趣。这还像科学研究吗?简直是耍把戏。

  袁隆平看到过“五个饿殍”之说,也很值得怀疑。他是在何时何地看到的?是在同一个地方看到的,还是在五个不同的地方看到的,是在一天内看到的,还是在三年内看到的?这里面的份量大不相同啊!如果是一天内的同一个地方出了五个饿殍于道路之中,那就是饿殍遍野,多到了无人收尸的地步!我想,那年头应该还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即按饿死七千万来分析,十个人中饿死一个人,九个活人未毕埋不掉一具死尸?怎么还会留下五具饿殍给袁先生看呢,除非是特意为他筹办的饿殍展览!

  至于那个“大跃进把树都砍光了”,虽然有些人常常这样说,但是,你袁隆平这么说就不行。因为你是从事科研的学者专家,说出话来必须要有科学性。“都砍光了”是什么意思?是砍到一棵都不剩了!这不符合事实吧,就在我生活的地方,千年古树还有好几棵哩!假如人家要问你:长白山砍光了吗?兴安岭砍光了吗?大行山砍光了吗?……你怎么回答人家?

  尊敬的袁先生,恕我直言一句吧。你在杂交水稻研究领域里是一个最明白的人,可是,走出你的领域,你就糊涂了。从你这些糊涂话里,我好像隐约看到了你身上的“救世主”自誉:“各位请看吧。因为有了我,过去的那样就变成了今天的这样!”

  对不起,很可能是我的感觉出错了。

  第二节对刘晓庆“饿死人不计其数”的谬论的批评

  ——发于2009年12月14日

  2009年12月14日,“成鸡思汉”将刘晓庆的博文《自白录》2(1)转到多思论坛:

  刘晓庆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的家乡四川成都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好几次和妈妈在街上、在公共汽车站旁都看见过饿死的人的尸体。”

  本人按照成鸡思汉提供的网址,进入刘的博客,对其谬论进行了批评,多次被删。无奈,只好发表于费尔多思论坛上了。

  刘晓庆女士:你知道不计其数是个什么概念吗?告诉你,不计其数可以是千万、万万,也可以是亿万万!另一个意义是眼里看到的东西多到数不清。

  饿死的人不计其数。这样的话,是你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作为一个名人明星,作为一个自称是有“良知”的人随便可以说的吗?这样的话只能是你看到的死人(饿死)多到数不清的时候才能够说的!

  你看到了不计其数的饿死的人吗?如果你没有看到不计其数饿死的人而要说是不计其数,那你就是闭着眼睛、昧着良心在乱说、瞎说。

  再说,饿死的人有可能会是不计其数吗?我们中国的户口管理制度是非常严格到位的,即使真的饿死千万、万万,也是可以计其数的!

  你对饿死人的数量如此不负责任的瞎说,使得你口里吐出的话全都失去了可信度。所以,你说的看见“饿死人尸体”之类的话也值得怀疑。因为,这种无从稽考的事,任何人都可以说出千宗万宗来。

  有位吵一吵网友替刘晓庆解释:她所说的“‘不计其数’,其实是‘不知道有多少’的意思。有,也见过几个,推想其他人也会见过几个,但是不知道当时总共有多少。”

  我答:“这样的事,是不能推想别人也会见过几个的。自己见了几个就是几个,没见就没见。不知道总共有多少就是不知道有多少,可以用不知其数但绝对不可以用不计其数!”

  刘晓庆当然不会不知这个道理。她是在这里故弄玄虚,发泄情绪,制造看点,以博得某些人的欢心。标题是《自白书》,倒你自己那一坛醋不就行了嘛!为什么她要在“自白”中扯上“饿死人”这个早已引起激烈争论的大话题,胡乱发泄一气。

  这个刘晓庆很会扯乱谈。总是忘不了对那个时代的讥刺。她的《自白录》还记了一件这样的怪事:

  “在申请入团的时候,班主任觉得我与父母、妹妹都长得不像,于是让我回去问个究竟,母亲怕我入不了团,只好告诉了我还有一个离了婚的父亲的真相。当我听到此事时没有什么震惊,只是为我的亲生父亲并不像班主任所猜测的那样,是大干部或是什么显赫人物而感到有些遗憾。”

  刘晓庆出生于1955年10月,到她入团的时候至少已是六十年代末期她读初中时的事。

  入团的问题应该是属校团委和班团支部管的事。与班主任无关。学生团支部一般都是由学生团员担任。即使这个班主任兼着团支部书记,也不可能如此搞政审的。人家与父母、妹妹外貌不像竟然也列入了审查范围,也要弄个真相大白,简直是天下奇谈!不知大家信不信?反正我是不相信。这样的查来查去,要是查出人家的母亲有外遇,怎么办?

  何况,孩子与父母“挂像”(我们家乡指相貌相似)与兄弟姊妹挂像也不是什么“铁律”,非得要挂像!一点不像的,现实中很多很多,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呢。

  再说,刘晓庆读书的时代,不像现在,还有家长陪读的,更不需要家长去向老师送礼套近乎拉关系。我在那个年代读了十几年书,父母从没有到学校与老师见过一次面,读小学也是如此。那时候,孩子读书,哪有可能像现在这样,要一个专人护着,每天接来送去的。也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必须由一个专人护着,因为那时候学生的人身很安全。

  那个年代读书,学校也没有家长会制度,一个班主任能认识几个学生的家长!怎么可能知道学生与其家长像不像?除非刘晓庆是这位班主任的亲戚。如果是,那就应该知道刘晓庆的家庭情况,也就没有必要查问了

  就是这样一个随意编故事造历史的人,我们能相信她“好几次看到过饿死人尸体”的神话!

  第三节请问寒冰,她老人家是生吃的人肉吗

  ——写于2009年12月6日

  2009年12月6日,有网友在多思论坛转贴时寒冰的《与父母的对话》,下录两段:

  母亲很平静地给我讲述往事:1959年,所有家庭的锅碗瓢盆被没收,一律吃大食堂。但由于干部虚夸,虚报粮食产量,上面要求多交公粮,交不上去的有的被活活打死。家里都没有粮食吃了。大食堂只能喝稀汤。人们饥饿难忍。舅舅饿得端着碗不松手。姥姥去地里弄些草根、菜叶在铁锨上面煮,驻队干部看见谁家生火就闯进去,看到好吃的就端走,看到不好吃的就砸掉……就这样,母亲才两岁的妹妹在哭声弱下来的时候,饿死了……

  母亲说:“村里谁家死人,都不会说,有的直接把死人吃了,有的瞒着多分一碗稀汤……XXX的娘,就是把家里死掉的孙女吃掉活下来的,她吃了7个人……”

  根据时寒冰讲的,1959年,他的父母都是十一岁。对往事有了一定的记忆能力,其回忆应该具有一定的真实性。我们也没有证据可以否认她母亲所述的真实性。但是,分析一下,还是有些疑问需要请教寒冰先生:

  1、XXX的娘吃了孙女,还吃了7个人。她是怎么吃的呢?你母亲告诉你了吗?是在铁锨上面煮的还是在火里煨的?根据你母亲所述“驻队干部看见谁家生火就闯进去”的作为,这两种吃法都不可能,她只能吃生的!

  2、吃七个人有一个较长的过程,XXX的娘是腌制保存的还是用冰箱保存的?如果没有长期的保存法,这七个死人她无论如何不可能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吃完。即使每次只弄回一个死人吃,也得好几天才能吃完吧,她是怎么保存的?

  3、从XXX的娘吃孙女来看,当时她就是做奶奶的人了,年龄估计应在五十岁以上。这么大年纪的女人,是怎么把六个死人(其孙女除外)弄回家来的?干这种扒坟偷死尸的事,应该都是在夜间吧,不但要有力量还必须要有胆量!

  4、既然是“XXX的娘”,而且还有孙女,那就肯定还有一个“XXX”和“XXX的妻子”。老娘吃了7个死人,有没有给他们分一杯羹?他们是不是也饿死了?也被老娘吃掉了?

  5、“上面要求多交公粮,交不上去的有的被活活打死”。你妈告诉你没有,被活活打死的都是谁?

  6、关于你家饿死人的问题,本不想妄加议论。但是,看了你母亲对你说的“XXX的娘,就是把家里死掉的孙女吃掉活下来的”以后,很受启发,所以还是想说一句:你母亲的妹妹不是饿死了嘛,你母亲还有你的大舅二舅都没有吃自己的妹妹,你母亲没有吃自己的女儿,你母亲的母亲也就是你姥姥没有吃自己的孙女,她们不是都没有饿死,都从三年大饥荒中走过来了吗!他们都是吃什么活下来的?

  第四节“饿死3800万”香港商报总编是传谣还是造谣

  ——写于2010年8月2日。

  昨夜,从电脑台前下来,坐到了电视机前,跟着老婆子看了一会《三国》。此节目看完,镜头切换到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市民文化大讲堂栏目。正值深圳特区报总编兼香港商报总编陈锡添在讲邓小平南巡。说是邓小平说了“要反右更要反左,左的危害性更大”(不是原话,意思如此)

  小平同志的此说是否如此,我们无由得知。但是,最起码的一点,单就此话进行分析,小平同志并没有否定右的存在和右的危害,只是比较而言,认为左的危害更甚于右的危害。

  同样是危害,必须“一视同害”的予以坚决反对并予以坚决的肃清,这才是正理正道。就像稻田中夹杂的大小两株稗草,农民绝不会愚蠢到拔出大的而把小的留下让它发育成长一样。

  所以,我们从没听过小平同志有保护右的危害的说法。相反,小平同志倒是在人们“反左”的同时,一再提醒、警告,不要向右。网上曝出的小平同志十条警告就是如此。

  http://www.xici.net/main.asp?url=/u11739066/d67694512.htm

  可是,接下来陈锡添就开始大谈“左害”了:一是三年大饥荒饿死了3800万人;二是反右整了好几十万(他着重强调“都是有思想的”);三是文革害死了好多人。接下来,他又神秘兮兮地说:“那个时候呀,有句话叫做: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至于小平同志同时提到的“不但要反右”中的“右”,就被他珍藏起来秘而不宣了。事实上,这种“彰左害隐右害”的伎俩,正是几十年来“反左”精英们共同遵守的一个基本法则。

  陈锡添已是古稀之人,又是一位声名显赫的学界精英,自然不是袁腾飞那种街痞和楞头青之类的人物。因此你的每一句话都必须向社会负责、向听众负责才是,否则,人们也就有理由视你为袁腾飞之类。

  三年大饥荒饿死人的问题,是一个十分严肃而重大的问题,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你才可以向大众公布这样的结论:饿死3800万。

  第一种情况是你亲自从事这个问题的研究,在掌握大量证据并进行充分的科学论证的基础上,论证出确确实实的不容置疑的无懈可击的饿死了3800万。而从你的职业来看,你应该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过多少探讨和研究。

  第二种情况是传播别人的信息。传播外部信息必须对信息的出处和真实性进行认真的核对。确保传播的信息真实无误。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也是新闻业和新闻工作者的生命,自然也就成了新闻工者的一个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也是他们的良心所在。作为两个大报总编辑的你,不仅仅是一个高级记者而应该算是一个“高级记者头”了。理应比所有的记者特别是比我们这些普通人更懂得这个道理。

  可是,看了你嘴里吐出的这个“饿死3800万”,我认为你已经是职业道德殆尽了,用我们老百姓的俗话讲,这就是良心背到了背上。

  因为你在传播着一个谣言,而且是一个耸人听闻的谣言,而且是早已被许多人揭穿了的谣言。

  关于三年饥荒饿死人数据至少有十几个,这些数据都在“自己肯定自己”的同时而被十几个别的数据所彻底否定。它们就像一群正在进行混战的割据诸侯,其中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可以服众的“真命天子”,个个都是僭越的草头王!

  如今,你这个3800万出于何处呢?没有一个正规的出处,我们就有理由认定你在传播虚假信息即传播谣言。

  如果是你自己的研究“成果”,那就请把足以证实饿死3800万的证据亮出来,否则,我们就有理由认定:你是在编造谣言!

  第五节对陈光标兄、姐饿死的质疑

  2010年9月6日中国之声记者张棉棉专访中国富豪陈光标。这位今日富得流油的大富翁,也是出口就不离当年的饿死人,甚至自己捐款从事慈善事业也是受影响于当年家里的饿死人。他对记者说:

  “我作为一个富人,不愿意做财富的守财奴。财富就是水,是身外之物。我走到欠发达地区,看到需要帮助的百姓太多了。四岁的时候,我的哥哥姐姐分别饿死。小时候家里面特别穷,特别渴望得到别人的帮助。我现在长大了,有能力了,大手拉小手共同成长。”

  陈光标这样的名人都现身说饿死了。有人兴奋得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网上抄作的帖子一篇接一篇。把陈光标的话拿来当作抹黑毛泽东时代强有力的证据。《凯迪社区•猫眼看人》有一篇帖子的标题是:《毛时代饿死人的又一铁证:中国首善陈光标:我哥哥姐姐是饿死的》。三百余条留言一片声的乱嚷:“毛时代饿死人的又一铁证”……。

  陈光标的哥哥姐姐是不是饿死的?仔细分析,很值得怀疑。

  2010年9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也有记者采访了陈光标。陈光标仍然是出口不离饿死人。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固,才隔了两天,他就一时失忆,记不清当年家中究竟饿死了几个人!

  当《21世纪报道》记者问到“你的慈善理念最早是什么时候萌发的”的时候。他回答说:

  “从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开始的,更早来自于自己父母的影响。”

  话说到这里,“什么时候萌发”的问题已经圆满答复。可是陈光标意犹未尽,因为他家饿死人的“光荣”历史还没有亮相。所以他又接着说:

  “我小时家里穷,饿死了好多个兄弟姐妹。但在我的成长经历中,父母却一直帮助别人。”

  他的这个题外话究竟想说明什么?如果是想用“饿死”说明“萌发”的原因,那么,早在他四岁时,哥、姐就已饿死,为何等到十来岁读三年级时才“萌发”呢?

  不过,更值得我们一问的是:“四岁的时候我的哥哥姐姐分别饿死”怎么就变成了“饿死了好多个兄弟姐妹”呢?难道你不知道“好多个兄、弟、姐、妹”是表示很多个,最少不能少于四个吗?“两个、三个”绝对够不上“好多个兄、弟、姐、妹”的“级别”!

  在自家亲人被饿死的问题上,说出话来竟然会如此的随意!实在令人不可思议。下面我们再来说一件题外的事。

  2010年7月28日10时11分左右,扬州鸿运建设配套工程有限公司在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迈皋桥街道万寿村15号的原南京塑料四厂旧址,平整拆迁土地过程中,挖掘机挖穿了地下丙烯管道,丙烯泄漏后遇到明火发生爆燃。截至7月31日,事故已造成13人死亡、120人住院治疗(重伤14人)。

  在事故直播连线采访时,身为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陈光标,却说成死了100多人。

  据中新网南京8月2日电(朱晓颖),陈光标于本日发表声明,就此事表示道歉。声明称:

  “刚开始我说有100多名伤亡人员,结果可能因为看到了当时的情景,联想起了汶川地震,口误说成了100多具尸体。实际上我只看到了100多副担架被抬出去,并没有走近细看。由于我的口误,误导了部分网民,将100多人伤亡,理解成了100多人死亡,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在这里,我向大家致以诚挚的歉意,也向在事故中的死难者致以深切的哀悼,对受伤的市民表示歉意和问候。”

  原来,“他并没有走近细看”,只是在远处“看到了100多副担架被抬出去”,就“联想起了汶川地震”到处是尸体的景象,“将100多人伤亡,理解成100多人死亡”了。

  这次爆燃事故死的是别人,乱说死亡数字可以用“没有走近细看”做出解释,可以说一句道歉了事。自家的兄弟姐妹饿死了,连数量也没弄清楚,道歉自然用不着,但是,总不能也用“没有走近细看”做出解释罢。

  一个人的嘴巴如此随意,说出话来叫人怎么能相信呢!

  好在陈光标是我们中国屈指可数的名人,自己记不清的家事还有别人替他记。我通过百度替他核实了当年家中饿死人的数量,其父母生了五个孩子,健在的还有三个,饿死的肯定只有“两个兄、姐”而没有“好多个兄、弟、姐妹”。

  而且,对于他哥、姐两个的“饿死”,我胶届无法信实的。因为陈光标生于1968年7月,满四岁是1972年7月的事了。当时的生活条件虽然还很艰苦,但已远远地优于十余年前的“大灾荒”。有人说那个时候很多地方草根树皮都吃光了。即使如此,不是也有很多人没有饿死嘛。1972年的中国,再穷再苦,没听说有饿到剥光树皮,挖尽草根的地方。当时的陈光标都有四岁了,其哥、姐肯定都在五岁六岁以上,为何不去挖草根野菜充饥,而宁愿躺在家里活活饿死?再说,陈光标的父母不是都好好的活着嘛,他们为何只顾了照顾陈光标及其弟妹(百度上说陈为老三,哥姐死后即为老大)而忍心让其哥、姐活活饿死?

  还有,陈光标也曾提到他“奶奶生了11个个孩子只存活两个”的事。他爸爸这九个兄弟姐妹估计都是生在旧社会,都是怎么死的?陈光标没说是饿死,那就是另有原因而死。他爸妈生5个孩子存活三个。死去的两个,是否也和那9个的死因一样而引起的早死!

  再钻一个牛角尖。七月份农村的早稻已经收割,绝对不是饿死人的时期。如果陈光标的兄、姐是1972年饿死,陈光标就只能说,是在他快满四岁时饿死。如果是陈光标满了四岁以后饿死的,死期就要推到1973年青黄不接的时候,陈光标只能说:其兄、姐是在他快五岁时饿死。

  第六节让“张贤亮大饥荒饿死复活”的鬼话见鬼去吧

  ——写于2012年12月11日

  看过《 张贤亮忆三年大饥荒:全裸被送进太平间,自己爬出来》后,感觉只有四个字:“连篇鬼话”!

  张贤亮如是说:

  你想,没有肉没有菜没有蛋,一天只有2两多原粮,你怎么活?而且长期如此,不是一天两天。把这2两多原粮磨成可以入嘴的所谓的饭,其实就是稀汤了。所以《我的菩提树》的英译本书名就叫做‘Grass Soup’,‘草汤’嘛。人在这样一种长期饥饿的状态下,就会引起极度的营养不良,因为营养不良,最显著的病症就是浮肿。”

  我在这里还要替他补充一点,劳改农场不是疗养所,不是每天给你二两粮养命的。犯人们还得干活,干体力消耗很大的农活!

  今天,我们不妨让张贤亮做一个这样的实验,每天吃二两多粮食,除水以外再不给任何食物,看他的身体会有什么变化?不要说长期了,半年时间,看他还有没有力气站起来。如果再让他居住在一个零下20度的环境内,两个月后,看他来能不能站起来?如果再让他每天从事8小时体力活,一个月后,看他还能不能站起来?

  谁要认为每天吃二两多粗粮在零下20度环境下每天干8小时体力活可以撑上数月半年,不妨自己去试试看。

  再看,张贤亮如是说:

  “我也死过,所谓‘死’是假死,我们现在讲就是休克,走着走着就倒下去了。”

  张贤亮说谎不打草稿,信口胡诌,想怎么喷就怎么喷。假死就是现在讲的休克吗?

  百度 假死:是一种严重昏迷状态,病人像死一样,呼吸、心跳、脉搏、血压十分微弱,用一般方法查不出 ,只能通过机器测量。很容易误认为已经死亡。

  百度 休克:休克(shock)是一种急性组织灌注量不足而引起的临床综合征,是临床各科严重疾病中常见的并发症。休克的共同特征是有效循环量不足,组织和细胞的血液灌注虽经代偿仍受到严重的限制,从而引起全身组织和脏器的血液灌注不良,导致组织缺氧、微循环瘀滞,脏器功能障碍和细胞的代谢功能异常等一系列病理生理改变。

  休克分休克早期、休克期、休克晚期。休克早期及时诊断治疗会很快好转。进入休克期,患者会出现神志淡漠甚到昏迷。休克晚期可致死亡。

  由上可知,休克和假死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临床表现也截然不同。

  张贤亮亲自假死过一次,竟然连什么叫假死也没有弄明白,如果不是说谎狂,肯定就是糊涂蛋!

  再看,张贤亮如是说:

  “在太平间,我半夜又醒了。醒来之后我看到我周围的人全身赤裸,因为大饥荒年代什么都缺,死人身上的衣服都给扒掉了,寸布不留。我也是这样,大冬天的,那是1960年冬天,零下20度。但我活过来了。”

  经过长期饥饿而倒地的张贤亮全身赤裸被扔进零下20度的太平间,如果是休克,在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的情况下,只有一条死路。如果是假死,虽然还有一点十分微弱的生命,那也只有一个被冰冻的可能。就目前来看,世界上好像还没有冰冻人体复活的先例。所以,无论张贤亮是假死还是休克,他都没有复活的理,而只有做僵尸的份!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道理,生命的维持要热能,一个基本“停机”的生命要重新启动,必须供给大量的热能!零下20度的温度下赤身躺地的基本上已经死了的张贤亮,重新启动生命的热能从哪里来?

  再看,张贤亮如是说:

  “人求生的本能是很强的,因为有月亮照射,我依稀地看到门在哪儿,所以我就往门那儿爬,爬着我又晕过去了。第二天他们来收尸,推门推不动,因为我正好爬到门边上,顶在那儿了。”

  我们家乡有句专批说谎者的俗话,叫做“乱谈吊起扯”。张贤亮就是这样一个乱谈吊起扯的人。看了他的这句话,谁也弄不清楚这个太平间的门是开着还是关着。是关着,就没有月亮光射进来为他引路。是开着,就不需要收尸的来推门!

  再看,张贤亮如是说:

  “恰好那个医生也是劳改犯,他在1957年的时候读过我的诗,挺同情我的。因为我身体太虚弱,要增加营养,他想了一个办法,让我吃乌鸡白凤丸,劳改队女性的药有多的。他就天天喂我这个玩意儿,一天喂好几颗,我就这么活过来了。”

  乌鸡白凤丸是由乌骨鸡、人参、黄芪、丹参、当归、白芍、川芎、生地、熟地、甘草、香附、鹿角胶、鹿角霜、银柴胡等20味中药制成的。

  每天只给犯人吃二两多粗粮的劳改农场,给女犯准备的乌鸡白凤丸竟然用不完,竟然可以让犯人医生开后门送给犯人当饭吃!

  见你的鬼去吧。哄谁呢!

  附:

  对华为总裁任正非“忆毛时代苦”的评说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9/03/400420.html

  粉碎谣诼卫泽东(上)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3/12/311369.html

  粉碎谣诼卫泽东(下)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3/12/311371.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
  2. 五问吴敬琏同志:凭票供应原因张冠李戴计划经济死罪冤不冤?
  3. 有人问,什么财产最能对抗通货膨胀?
  4. 毛泽东领导红军第五次反“围剿”能否取胜?
  5. 林彪打仗也闹过笑话,毛主席批评他吃亏在读书少
  6. 韩丁:学生造反派的兴起和分裂
  7. “一个交警7年靠消分敛财 4246万”深思
  8. 纳扎尔巴耶夫为何辞职?”可汗“退隐幕后
  9. 让我们互相吹捧,达到人生巅峰
  10. 多面老纳:贱卖祖国的私有化操盘手or玩转地缘政治的平衡大师
  1. “淡化”毛泽东的“错误”已大势所趋
  2. 兰斌强:这位委员的呼声让洋奴们跳脚!
  3. 鹤龄: 对华为总裁任正非“忆毛时代苦”的评说
  4. 韩丁:毛泽东的反攻
  5. 望长城内外:波音事件对我国大飞机研发是利好消息吗?
  6.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
  7. 毛主席和江青都是“月光族”——开国领袖工资揭秘
  8. 老田 | 老共产党人的政治规矩是如何破坏的:兼谈周总理是如何模范地遵守政治规矩的
  9. 郭松民 | 1962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解放军为什么能“快刀切黄油”?
  10. 毛时代迫害科学家?连任正非都被谣言忽悠了
  1. 袁立爆料崔永元失联,有关崔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2. 许光伟 |《保卫资本论》: 生产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3. 对于《邓力群赢了,李某输了》一文的修正
  4. 老田:彻底失败的“千里跃进大别山”行动
  5. 老田 | 八九十年代的那些改革家怎么了:以褚时健为例
  6. 老田 | 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剩余吸收难题:2019年统计公报读后
  7. “生不逢时、死得其时”的褚时健
  8. 毛主席说“干部子弟是一大灾难”,事实令人乍舌
  9. 孙锡良:对“王林清举报案”调查结果的看法
  10. 造谣贬损毛主席的北大校长——斥“功狗”蒋梦麟
  1. 三月麦青菜花黄——毛主席视察四川省郫县红光农业合作社
  2. “淡化”毛泽东的“错误”已大势所趋
  3. “淡化”毛泽东的“错误”已大势所趋
  4. 不重视中国革命的经验和遗产就要犯错误,历史将会继续不断证明
  5. 果然身体被掏空——90后荣获“最缺觉一代”悲壮称号!
  6.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