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历史能否“口述” “口述历史”离历史真相到底有多远?

林爱玥 · 2019-10-21 · 来源:林爱玥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口述历史、个人传记、回忆录等大多都夹杂着大量的主观色彩,因此,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对相关内容去对比、核实

  一直以来都想聊一聊口述历史,可谁都知道这是个吃力不讨好且极容易得罪人的事,因此,也就搁下了。这两天,就着@无为李爷 说“口述历史危害极大”,且得到了@中国历史研究院 点赞的“东风”,同时,本着阿Q“别人摸得,凭什么我摸不得”的“大无畏精神”,终于下定决心壮着胆子来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对“口述历史”的粗浅见解。

 

  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口述历史”是“一种搜集历史的途径,该类历史资料源自人的记忆,由历史学家、学者、记者、学生等,访问曾经亲身活于历史现场的见证人,让学者文字记录、有声录音、影像录影等。之后,作为日后学术分析,在这些原始记录中,抽取有关的史料,再与其他历史文献比对,让历史更加全面补充,更加接近具体的历史事件真实。”

 

  百度百科的定义未必是真正学术意义上的定义,权且做个参考吧。从百度百科对“口述历史”的定义来看,“口述历史”作为历史资料的一种补充,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不过,有一说一,“口述历史”最大的问题就是记录者很难保证所谓的“历史现场见证人”所“口述”的内容的真伪,连真伪都无法保证,那么,“口述历史”的可信度必然要打个大大的折扣。

  辩证地看,如果所谓的“历史现场见证人”所“口述”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必然是对历史的有益补充;相反,如果所谓的“历史现场见证人”所“口述”的内容是虚构的,则必然会导致历史虚无主义。

  可能有人会说,“历史现场见证人”所“口述”的内容只是原始资料,还需要与其他历史文献进行比对的,真金不怕火炼,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有什么可担心的呢?话说,如果一切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前些年,以袁*飞为代表的“历史发明家”在网络上兴风作浪,虽然这些“历史发明家”发明的历史最终大多被证伪,可是,不是所有谣言都能在第一时间被证伪的,这就给了谣言发酵和传播的空间,“地摊文学”就是这么来的。更不要说,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特别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谣言辟起来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那些说“假的真不了”的人大抵上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

  “口述历史”的可信度除了取决于“口述者”的诚信程度(说真话还是说谎话),还取决于“口述者”的政治立场和认知水平。政治立场决定了“口述者”在“口述”历史事件时必然是有所取舍的,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地富反坏右“口述”的新中国和翻身把歌唱的人民群众“口述”的新中国能是一回事吗?认知水平对“口述历史”的可信度的影响同样是显而易见的,任何时候,都难免有人一叶障目,有人登高望远,话说,山底下的人和山顶上的人看到的怎么可能是同一个风景呢?当然,需要说明的是,无论山底下的人还是山顶上的人都有“口述”的权利。

  除了“口述者”对“口述历史”有着极大的影响,“口述历史”的记录者的影响同样不可小觑,毕竟,谁都无法保证记录者会不会对记录对象、记录内容进行取舍。如果记录者的镜头对准的全都是地富反坏右,这样的“口述历史”又能有多大参考价值呢?更不要说,如果记录者在记录时对记录内容进行人为筛选,那所记录的“口述历史”离历史真相就更远了。

  说了这么多,我并没有完全否定口述历史的意思,而是说口述历史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坦白说,我是支持口述历史的,但我同时认为,口述历史的记录和整理工作必须规范起来。任何人都可以“口述”和“记录”历史,但是,任何人都必须对自己“口述”和“记录”的内容负责。

  实话实说,我向来对“口述的历史”没什么兴趣,就像对个人传记和回忆录兴趣不大一样。这里我倒不是说口述历史、传记、回忆录就不能看、不能信了,而是说口述历史、个人传记、回忆录等大多都夹杂着大量的主观色彩,因此,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对相关内容去对比、核实,而我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的,仅此而已。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