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杨承训:用科学社会主义实与理全面剖析历史虚无主义

杨承训 · 2019-10-28 · 来源: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9-7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光辉的70华诞,我们正在为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而不懈奋斗。在大发展之际,要特别注意各种反社会主义思潮的干扰,其中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扮演着急先锋角色。习近平在《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中强调指出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性。古人云:“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苏联的崩溃,是先从否定苏共历史开始的。现在这股思潮又迎合西方反社会主义势力大肆歪曲新中国历史、否定中国共产党,乃至妄图从根本上否定科学社会主义,为新老修正主义翻案。鉴此,很有必要以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理论和实践,全面剖析和荡涤历史虚无主义的诡谬之音。事实上,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必然性、曲折性、开拓性的历史逻辑和理论逻辑恰好与之对应,需要用历史真迹与科学理论对历史虚无主义进行剖析和批判。

  一、科学社会主义的真实与历史虚无主义的诡伪

  事实胜于雄辩。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是用伪造、歪曲历史的手法从根本上否定科学社会主义。那我们就要还历史真面目,证实社会主义发展的必然性,将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彻底揭露它伪造历史的图谋。历史虚无主义对社会主义攻击的言论可概括为三个“非”。

  一曰:“非实论”。说社会主义制度不是社会经济发展自然真实的必然过程,而是几个人在那里幻想出来的。这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大谎言。

  在科学社会主义诞生之前,有过空想社会主义(反映了不成熟的广大工人阶级愿望),曾经是在欧洲上空飘荡的一种“幽灵”。但是,马克思、恩格斯却根据社会实际深刻分析进而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而不是幻想“幽灵”。可以从以下四方面加以证实。

  第一,马克思、恩格斯对未来社会的设想并非没有社会组织的实际根据。在19世纪已经出现了许多工人合作组织,首先是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亲自创办的合作工厂,使企业工人得到利益,因遭受资产阶级激烈反对和扼杀而归于失败。后来又有许多工人组织自发创办的合作工厂,马克思称它们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积极扬弃”,“是在旧形式内对旧形式打开的第一个缺口”。“这种工厂表明,在物质生产力和与之相适应的社会生产形式的一定的发展阶段上,一种新的生产方式怎样会自然而然地从一种生产方式中发展并形成起来。”[1](p.520)虽然都因无强大的经济政治后盾和先进政党的领导,而未形成整体的新社会制度,但这种雏形可视作“试点”,为未来的社会组织提供了一些可参鉴的胚胎。这说明科学社会主义不是像西方经济学那样完全以主观假说为前提,而是有实实在在的社会根基和生长萌芽。

  第二,科学社会主义继承了当时最先进的人类知识成果,就是列宁概括的三个来源,即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哲学思想;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这些思想并非都是科学的,但都包含了一些从社会实践中提炼出来的真理颗粒,成为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材料。

  第三,更重要的是,马克思、恩格斯深入分析了实际存在的资本主义制度的矛盾,又全面研究了客观存在的人类社会历史规律。浩瀚的《资本论》占有千百万资本主义企业、社会、市场、上层建筑等诸多方面的实际资料;他们又做了大量的实地调查,尤其是恩格斯生活在资本家剥削工人阶级的实体经济中,写了最著名的调查报告《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同时,他们也参与并指导了工人运动,包括初见雏形的工人阶级正义党,先后建立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总结了工人阶级试图建立政权的巴黎公社的实践经验教训。马克思、恩格斯就是在这样广阔的客观实际中研究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趋势、客观规律。

  第四,下面要讲的历史变革之巨大成就,已经充分验证了社会主义制度不是虚构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历史大变迁,任何人都否定不了。

  这些事实充分说明,科学社会主义不是什么少数人凭空想出来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在铁的历史事实面前编造出“社会主义是少数人想出来的”言论,恰好证明“非实论”是歪曲历史的谎言,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思潮。

  二曰:“非胜论”。苏联解体后,西方反社会主义势力大肆喧嚣“历史的终结”,国内外虚无主义纷纷响应,散布社会主义事业不能胜利的诡谲之说,说我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定走苏东之路,非失败不可。这是典型的否定、歪曲历史的荒诞之词。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历史事实是辨识真伪的试金石。我们可用追溯历史的真实揭穿它的谎言。

  先从中国70年前后的历史说起。如今健在的80岁以上的老人应该还记得,1949年前的旧中国满目疮痍,民不聊生,连年灾荒,饿殍遍野,占世界1/4人口的中国沦为几个帝国主义国家的半殖民地和日本的殖民地,偌大的中国连一辆自行车都不会制造,更不要说汽车飞机了。从1820年算起,每年国民生产总值仅增长0.2%,①20世纪20年代是负增长。新中国成立后短短的70年,积贫积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一跃追赶上西方几百年的发展,经济总量从占世界经济不到1%上升为15.5%,跃居世界第二,超过除美国以外的所有西方国家,相当于日、英、法、德的总和,美国的近3/4。其中,工业增加值在2018年相当于1950年的2551.5倍,年均增长12.5%,现在成为世界上工业门类最齐全、数量最多的国家;人均GDP从不到几十美元上升为人均10000美元;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上百倍。现在世界上都看好中国的市场、中国的经济前景、中国的科技创新,这使那些标榜资本主义“优先”的狂人们胆寒心焦。可以用以侵略中国崛起的日本与新中国比较:战后日本在美国的庇护和支持下,利用朝鲜战争曾经出现连续20年高速发展(年均8%)的“奇迹”,但是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就出现了“失去的三十年”,经济增速在1%上下徘徊;而中国的70年则以年均9%的高速运行,至今是在世界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和经济转型中,仍能保持6%到7%以上的中高速度。2019年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普遍调低了世界及各国的增长预期,而唯一调高的大国就是中国。中国成为世界发展的第一引擎(对世界经济贡献率30%以上),“一带一路”的繁盛带动100多个国家共商、共建、共赢。这些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中国迎来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飞跃,正如习近平所说,

  【“无论在中华民族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这都是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2]】

  这不是科学社会主义的胜利又是什么?!中国化的科学社会主义在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开花结果、繁华茂盛、蒸蒸日上的强盛势头,不仅是当年资本主义发展时期不可比的,也是资本主义后来强大之时不可比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命

  在人类历史上是最强劲的。这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必胜的铁证。

  回头再讲讲当年的苏联,虽然它后来遭到失败(其原因下节分析),但是它在20世纪上半叶也改写了人类历史。十月革命的胜利是科学社会主义由理论变为实践的范例,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将落后的农业国——俄国变为强大的工业国,战胜了最疯狂的帝国主义势力希特勒,推动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建立,成为世界科技发展的重要基地(如第一颗卫星上天)。虽然苏联后来解体了,但它留下的科技成果和军事实力仍然支撑着俄罗斯,并同西方霸权势力相对抗。所以,对苏联的巨大成就也不能以历史虚无主义完全抹杀,它也曾是科学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上的一支奇葩。

  历史事实是无情的,170多年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100多年的社会主义国家(前后相加)的实践,都充分证明它反映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规律,最终胜利是无可怀疑的,历史虚无主义的社会主义“非胜论”才是真正的泡影。

  三曰:“非宗论”。说中国不是马克思、恩格斯设想的“正宗”社会主义,真正继承马克思、恩格斯的倒是修正主义鼻祖伯恩施坦及社会民主党,认为现在真正的社会主义是民主社会主义,典型代表是西方福利国家。这又是极大的历史歪曲。

  众所周知,修正主义就是“修正”马克思主义,阉割马克思主义灵魂,把它歪曲成资本主义永世长存的学说,最早的代表人物是19世纪末德国社会民主党内的伯恩施坦。他把马克思主义曲解为“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不要进行革命,不要废除资本主义经济,不要实行公有制,不要无产阶级专政,不要无产阶级政党领导,对资本主义制度实行改良,完全背离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根本观点。从历史事实看,世界上还没有一个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就说现在搞民主社会主义那一套的国家,所谓福利国家(他们也并未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本质上仍然是资本主义,经济上继续搞资本主义剥削,政治上强化资产阶级专政。即使实行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也并没有消除两极分化,贫富差别不仅没有缩小,反而继续扩大;一时的福利高,却造成严重的债务危机(有的高达200%),助长了懒惰的社会风气和胡闹的民粹主义;许多福利措施也成为党派竞选的舆论诱饵,或者不兑现,或者竭泽而渔,把财政负担推给下一个执政党,债务积重难返,而社会生产却不能持续发展。俗语说:羊毛出在羊身上。困难最终还是由创造价值的劳动人民负担。这种做法违背社会扩大再生产的规律。而一些国家有特殊的资源条件和国际环境,广大发展中国家不可能模仿,不可能复制。这样的模式更不可能解救积贫积弱、人口众多的中国。况且这些非社会主义国家自身难以为继,力图改革,但又遭民粹主义的抵制和党派竞选的干扰,正在跌入两难的陷阱。这同伯恩施坦之流的民主社会主义毫不相干,更与科学社会主义南辕北辙。拿这种扭曲的样板当作马克思主义的正宗,简直是糟蹋社会主义的弥天大谎!

  那么,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什么主义?习近平多次明确指出,是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社会发展有阶段之分,是生产力发展水平决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中国的创造。党的基本路线早就规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经济上,我国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制度,以实现人民共同富裕为宗旨。这正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在中国的生根,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体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现在已为世界劳苦大众提供了翻身解放、进一步实现现代化的样板。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理论的歪曲,恰好充分暴露出他们反社会主义的真面目。

  以上三个“非”都不是实词,也无自身的逻辑,有的自相矛盾,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抓住一点现象就大加歪曲,根本不成为理论体系,是反科学、反历史、欺骗人民的谎言。如果说它有一条黑线相串,那就是反对社会主义必然性、必胜性,为世界反人民势力开道。但是,恰好社会主义必胜的历史粉碎了它们的弥天大谎。

  二、社会主义发展的曲折性与历史虚无主义屡发的根源

  既然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谎言,那么它又为什么会频频泛滥呢?并不奇怪,“树欲静而风不止”,只要世界上存在着阶级斗争,就必然产生反对劳苦大众求解放、求幸福、抵制社会主义的势力及其言论。从根本上说,这反映了社会主义发展的曲折性,犹如滚滚东流的大江,必然有曲段、有礁石、有漩涡、有泡沫。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其中的一种泡沫,它同西方代表大垄断资产阶级利益、专门制造诡言的舆论工具遥相呼应,同社会上种种歪理邪说特别是混杂在马克思主义队伍中的修正主义沆瀣一气,时不时顽固地表现自己。因为它抓住某些历史片段可以加以歪曲,看起来“有鼻子有眼”,容易蒙住那些思想不健全、立场不坚定、阅历又不深的人,特别是缺乏斗争历史知识的年轻人,以至有些人跟着瞎嚷嚷、凑热闹,形成一种思潮,犹如大江漩涡中的小小逆流。这是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大小小曲折的一种表现,反过头来它又设法千方百计地扩大这种曲折,也带有一定的必然性。可从以下三方面分析。

  客观上,社会主义制度旨在消灭剥削、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必然遭到剥削阶级敌视、扑灭、抵制,使用各种手段、纠集各种舆论力量、利用各种工具,抓住一切机会加以破坏、干扰,乃至造成一些或大或小的风险。其中历史虚无主义是一个打着历史学术幌子的重要手法。

  以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而论,从诞生之日起,就没得到安生。帝国主义最初发动了同国内外反动势力勾结的国内战争(1918—1920),之后以希特勒为代表的最凶恶的资本主义势力大肆疯狂侵略苏联,发动了苏德战争(1941—1945)。战后,帝国主义以军备竞赛相威胁,展开了多方面的冷战干扰,直到拖垮苏东社会主义政权。在武力破坏的同时,舆论攻击从来没有停止过,声称要把社会主义“扼死在摇篮里”,编造了大量历史谎言“证明”社会主义是人类的“空想”,是“灭绝人权”的独裁制度,标榜他们是“自由制度”。特别是在苏东剧变之后,某些西方敌对势力掀起世界性的“历史终结”舆论大浪潮,成为了历史虚无主义的最大“依据”。

  新中国成立之初,美国国务卿亲自出来用白皮书的形式发动中国必亡的舆论战,说中国解决不了吃饭等问题,把血淋淋侵略历史说成对中国人民的“友谊”。毛泽东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和铁一般的历史事实进行了犀利的批驳,写了著名的“五评白皮书”。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这是一条马克思主义的定律。”[3](p.1486)】

  的确,他们没有放松对中国的反动宣传,成立专门机构制造谣言、歪曲历史,企图用历史虚无主义征服人民的意识,什么“专制主义”“破坏民主自由”“违反人权”啦,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接连不断用“第三次世界大战毁灭人类”相威胁。我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之后,“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硬着陆论”不绝于耳。他们尽管屡遭失败,但绝不会放弃捣乱。这种世界范围的阶级斗争,是反社会主义的虚无主义最深广的根源,只是形式上披上了研究历史的外衣。

  国内与国际相连,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长期存在的(虽然现在不是主要矛盾),我们对此也应当保持清醒的头脑。一些反共产党反社会主义的残渣余孽及新生的敌对分子,只要国际上稍有风吹草动,他们就会或明或暗地起而迎合,编造、歪曲历史制造混乱。比如利用什么人的回忆、日记、传说等扭曲历史事实,用所谓考证的细节歪曲全盘历史,诬蔑共产党、贬低领袖和英雄,唱衰中国。有的把西方描绘成天堂,拿它们某些福利来与中国现存的短板(这是不可避免的)作对比,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种状况是社会主义发展中必然出现的,因为他们骨子里就反社会主义,好事要说成坏事,坏事更要夸大。虽然只是极少数人,但其顽固性和煽动人的能量不可低估。这种人往往是暗藏的,按法律来看未必是敌对分子(多为人民内部矛盾),却保持着敌视社会主义的顽固脑袋,戴着有色眼镜,用歪舌臭嘴专门丑化社会主义。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国内根基,属于国内特殊的阶级斗争范畴。对此只能用舆论的斗争形式驳斥,只要不触犯法律还不要动用刑事或行政手段处置。这不是夸大阶级斗争,但必须有科学的分析态度。

  主观上,由于社会主义发展处在探索中,执政党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失误,也有的可能犯了严重错误,一些人会以此扩大宣传,以偏概全,全盘否定社会主义事业,企图改变事业的整体方向。最突出的事例,就是野心家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摧毁了苏联的精神支柱。从整体看,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和反法西斯战争有不朽的功勋,本人对自身的要求也是极严格的(直到逝世前还保持低工资)。但在领导工作中,由于缺乏经验和个人某些缺点,斯大林也犯过一些严重错误,除了实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以外,在党内扩大了阶级斗争,分不清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但他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而赫鲁晓夫为了实现篡党夺权的野心,在苏共二十大(1956)上以秘密报告的形式全盘否定斯大林(说成是“暴君”等),造成全苏联及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思想大混乱,进而又否定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导师列宁。与搅乱思想相配合,赫鲁晓夫又进行组织上大清理,把苏共老的领导骨干打成“反党集团”,从此苏联走向灭亡之路。这是修正主义利用历史虚无主义最严重的历史记录,30多年后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红旗落地。

  中国也有虚无主义者抓住社会主义出现的曲折而大做文章的现象。最突出的是对前30年的否定,主要攻击的对象是毛泽东。中国近现代史表明,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翻身解放、走向胜利的领导力量,党的领袖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中华民族的杰出英雄,没有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今天的新中国。毛泽东的功勋彪炳青史,当然他也有一些失误,但那是属于为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实践而出现的失误。而国内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大肆以写历史的名义全盘否定毛泽东,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力图使中国走上西方所要求的邪路。对此,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决不做赫鲁晓夫,否定自己的领袖。党中央专门作出历史决议,充分肯定了毛泽东的伟大功绩,肯定了前30年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科学分析了毛泽东的错误,科学总结历史教训,保证了沿着正确道路实行改革开放。对此,习近平多次指出,要正确对待前30年和后40年改革开放的辩证关系。既不走僵化的老路,也不走西化的邪路,保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业创造世界奇迹。正如习近平所说:

  【“试想一下,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4]】

  所以,我们必须对历史虚无主义者进行坚决的反击。

  这里要提出一个问题:在社会主义发展中为什么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曲折呢?这是由社会主义制度的特殊性所决定的。它是一个消灭剥削压迫、实现人民共同富裕的崭新社会主义制度,同一切私有制从整体上根本对立,不可能像以前的多种形式私有制更替那样可以在旧社会母体中形成强大经济实力。例如,在奴隶社会中封建经济可能有相当的发展;在封建社会中孕育了资本主义经济愈加强劲的经济势力,而资本主义社会决不允许与之绝对对立的社会主义成分在他母体中成长壮大(虽然有少许星星点点的雏形和生产力基础)。这样,社会主义经济只能在人民取得政权之后,自觉地从头成长壮大,无现成经验可以借鉴,必须致力于探索,遇到这样的困难和风险是不可避免的,反映到主观上当然会有这样那样不符合实际的决策失误。这也是积累经验必经的历史过程。如果放入历史长河中考量,这些失误、曲折比之以往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的失误要少得多。苏东剧变之后,邓小平作了科学总结:

  【“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但道路是曲折的。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几百年间,发生过多少次王朝复辟?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某种暂时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规律性现象。”[5](pp.382-383)】

  而此类曲折被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作为否定社会主义的口实,也不可避免。只是我们要有科学的头脑,站在历史的高度认识到社会主义发展必然出现一些曲折,就不会受其迷惑。

  站在历史长河的高度看,任何社会制度的生长壮大既有客观的经济力量自然形成过程,也必然有“人为”因素(上层建筑)的一定助力,如政府的功能。正如恩格斯所说:“暴力(即国家权力)也是一种经济力量!”[6](p.705)归根结底,它也属于客观必然。这种功能,有的符合实际,有的可能脱离实际,失误曲折是难免的。只是社会主义制度成长更有特殊性,应当辩证地理解,不能为历史虚无主义所曲解。

  意识形态的变化往往滞后于实际变更,人们头脑的习惯势力会形成这样的阻力,形成认识的差异。这是历史虚无主义借以利用的某种市场,是社会主义整体发展中必须重视的问题。

  从整体观察,人民的思想觉悟提高是总的趋势,但社会主义意识不是自发产生和提高的,必须有一个教育过程。人民之中又分为不同的群体,有许多不同的接触面、传统习惯和不同的利益诉求,还有不同的信仰和感受,乃至有糊涂认识。这种思想认识多元化的状况长期存在,特别是缺乏阅历的年轻人容易轻信,加上现代信息的迅速传播,某些时期的某些领域的一些虚假传言也有迷惑作用。尤其是一些人的习惯思维、片面认识,容易被历史虚无主义所利用。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有些不实的谣言流行一时,造成思想混乱;有些好事者借以猎奇、表现自己;有些貌似学问高深,实则是偏见严重者,也会表现自己,代人传言;特别值得注意的,自己的队伍中也往往出现一些不坚定分子、一些追逐私利的人,往往以权威的身分扩散“小道消息”。这些现象也是历史虚无主义所惯用的社会氛围,是屡禁不止的一种市场。此种情形也会长期存在。当然,这都属于教育问题,不能用过激的形式对待,需要做耐心的思想教育;学术问题要以“双百”方针化解。

  从历史发展的进程考量,社会主义胜利是必然的,曲折也是必然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正如大江东去浪淘风簸,在某些曲段出现漩涡、泡沫不足为奇。关键在于要有科学的分析态度和方法,识破历史虚无主义的根基是“虚无”的,不可听之任之,不可盲目传播,更不能使之动摇民心,干扰社会主义事业大局,尤其不能毒害下一代。

  三、社会主义开拓前进与对历史虚无主义彻底扫除

  习近平指出:“社会主义从来都是在开拓中前进的。”[4]这是社会主义发展的规律,也是人类发展的规律。因为人类历史总是前进的,不能倒退。前进就必须开拓。社会主义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崭新的社会制度,前无古人,更不能在重复历史的旧轨上徘徊不前。已经成为国家主人、掌握自己命运的劳动人民,要以更大的创新力开拓前进,创造历史。而历史虚无主义恰恰是用虚假的历史引勾人们开倒车,必然在滚滚的历史巨浪面前被扫除,社会主义要开拓前进,也必须扫除这些垃圾。

  第一,要认识社会主义事业必须在不断探索中开拓前进。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指出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历史证明是完全正确的。然而具体道路必须结合各国的实际在实践中探索。恩格斯反复说明:

  【“如果不把唯物主义方法当作研究历史的指南,而把它当作现成的公式,按照它来剪裁各种历史事实,那就会转变为自己的对立物。”[6](p.688)“我所在的党并没有任何一劳永逸的现成方案。”[6](p.676)“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必须把它看成“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6](p.693)】

  毛泽东以大量的历史经验为基础,进一步指出:

  【“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观实际的事物相联系,即便是最好的东西,即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3](p.1515)】

  经典作家科学地提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基本原则,而具体怎样开展并没有固定的模式,而要靠共产党领导人民在实践中去创造。不仅具体道路、方式要创新,而且连最基本的东西都要重新领会。比如,邓小平在我国改革开放之初,一直强调要弄清“什么是社会主义”。因为在践行中有人教条式地理解经典作家的设想,有人则别有用心地加以歪曲,所以需要澄清: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贫困愚昧也不是社会主义,封闭孤立同样不是社会主义,必须勇于改革开放。许多具体形式必须靠人民去重新创造。比如,我国农业联产责任制(“大包干”)就是农民创造的。人民创造历史,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条基本原理。要激励人民的创造精神,必须彻底扫除企图开历史倒车的历史虚无主义。社会主义不是凭空创造,而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开拓历史,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

  【“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继承下来的条件下创造”。[7]】

  这就同历史唯心论划清了界限。

  第二,要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新开拓,并且为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提供了与西方迥然不同的现代化道路样板,又不是走苏联僵化的老路。历史虚无主义否定中国发展道路的核心,是把中国拉回西方资本主义的老路,以否定、歪曲历史的手法说明中国对西方老路“离经叛道”就走不通。而历史事实证明,恰恰是中国走西方老路行不通,只有从中国实际出发,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才能取得今天令全世界瞩目的历史成就。历史虚无主义所颂扬的西方现代化道路,是血与火的道路,以战争来掠夺世界广大人民的血汗,残害了多少劳动者(贩卖黑奴是血淋淋的案例),用残酷的剥削榨取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同时破坏了广大人民赖以栖居的生态环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事实证明,广大发展中国家走西方现代化的老路是不成功的,直到现在世界上还有十几亿人口处在饥饿之中,有的长期因西方制造的战乱而生无宁日(所谓“中东之春”就是明证)。而中国走自己的路,实施改革开放,正在蒸蒸日上地实现现代化,“一带一路”又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开拓了共商共建共赢之路。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国家人民向往中国现代化道路,共同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印度为例,想按西方模式实现现代化,但捉襟见肘。20世纪50年代初,印度的经济总量比我国还高,而如今仅为我国的1/5,基础设施十分落后,两极分化严重,与邻国矛盾不断。而那些标榜自我“优先”的霸权主义则越来越孤立。这些事实恰恰使得作为西化应声虫的历史虚无主义成了典型的反面教员,应当让世界人民认清他们的真面目。

  第三,特别重要的一点是中国正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展开新的开拓,更要全面扫除历史虚无主义的干扰。习近平深刻告诫全党和全国人民:

  【“我国社会还处在初级阶段,我们还面临很多没有弄清楚的问题和待解决的难题,对许多重大问题的认识和处理还在不断深化的过程中。”[4]】

  这就更需要处理好对科学社会主义坚持和创新的关系,善于守正创新。党的十九大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我们开拓新时代指明了基本方向,制定了具体方略,而在践行中还必须解放思想、大胆开拓。比如,如何具体克服新时代的主要矛盾,如何认识和解决经济转型的一系列问题,如何提升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新水平,如何认真做好两种社会制度长期合作和斗争的各方面准备,如何进一步严于治党等。正如习近平深刻指出的,

  【“我们的事业越前进、越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就会越多,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就会越多,面对的不可预料的事情就会越多”。[4]】

  在这样的历史时期,更须排除各种干扰,越到关键时期一些敌对势力发动的干扰就越多,人们思想越容易产生不同的认识。对此,应当保持清醒,学会用当代马克思主义辨明是非,统一认识,更正确地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的思想路线。马克思主义一大特点是坚持批判精神,在批判错误思潮中开拓前进。只有在批判错误思潮中,才能深化认识。其中任务之一,就是要善于用科学理论和铁一般的历史事实批驳历史虚无主义的谬论,用新时代发展了的历史唯物主义统一、提高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的理论水平,以更高的智慧、更大的创新能力为新时代的美好愿景而奋斗。

  第四,为深化对社会主义发展必然性、曲折性、开拓性的认识,彻底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我们应当突出习近平所讲的三个字:

  【“要围绕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等重大问题广泛开展宣传教育,加强思想舆论引导,坚定广大干部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进一步激发全体人民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的巨大热情。”[8]】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习近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J].求是,2019,(8).

  [3]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4]习近平.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J].求是,2019,(7).

  [5]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8]习近平.统一思想一鼓作气顽强作战越战越勇着力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N].人民日报,2019-04-18.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