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熊蕾:贴标签的学问——以香港为例

熊蕾 · 2019-11-2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个标签,就是所谓的“建制派”。

  贴标签,是指给一个人或团体或群体一种定义式的形容,将他们归类。

  贴标签和这次香港特区的区级议会选举结果有没有关系,本人对香港问题没有研究,对此没有发言权。但是在之前发现被人有意识地归类为某一派的香港议员们似乎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个标签分类,我就感觉他们一定会掉到坑里。

  这个标签,就是所谓的“建制派”。

  国内各种研究机构和高校研究香港事务的专家学者众多,他们似乎也一直在用这个标签来指称这些人。但是除了澳门大学吴枚教授,我没有见过有谁质疑这个标签的来历:是谁创立的这一说法,怎么来的,为什么如此标签这些人。

  我也询问过我过去在新华社的同事。他说,过去新华社从来没有采用过这个标签。只是近两、三年,有零星采用。但是我过去供职的对外部还从来没有用过。

  那么“建制派”这个标签有什么问题呢?

  英文维基百科特别把“建制派”归到“亲北京阵营”(pro-Beijing camp)词条做解释,说他们是拥护中国北京中央政府。

  但是所谓“建制派”,英文是“pro-establishment”,表面意思是亲当权派,隐含的意思却是保守、维护体制或既得利益。这个词即使不是贬义,也没有褒奖的意思。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港英时代,我们听说有把支持港英政府及伦敦英国政府的港人称为“建制派”、亲伦敦阵营的标签吗?没有。这是香港回归后才出现的标签。

  更需要注意的是和这个“建制派”相对立那群人,通常的标签应该是反对派,the opposition。但是没有。他们被标签为“民主派”或“泛民派”,pro-democracy或者pan-democracy。人们传统的概念里,特别是西方文化的语境中,民主毫无疑义是高大上的褒义词。那么,当“建制派”和“民主派”这个两个标签在各种媒体的文本中同时出现的时候,这两个群体在受众心中得到的褒贬是不言而喻的。

  这样精心设计的标签,我们却不加警惕不问缘由地接受,我觉得这是我们的香港研究之大耻。

  根据西方的标签理论,标签会把对被标签者的刻板印象固化,那种污名化的标签还会使被标签者的心理产生微妙变化,对他们的自我概念和社会认同都会产生影响。很多观察香港问题的人对“建制派”的行为方式有诸多疑问,这中间有没有标签对他们的心理影响,使他们在把这种标签内在化的同时又产生了一种希望与之保持距离的抗拒,也是值得认真研究的。

  让人叹息的是,我们不仅对这种怀有险恶用心的贴标签缺乏警觉,而且应该反贴标签的时候也不会贴。对那些已经肆无忌惮打砸抢烧的暴力恐怖闹事者,还温和地称之为“激进抗议者”。抗议者是一个没有任何贬义甚至带有鼓励性质的名词好不好?这样的指称,甚至都罔顾事实了!

  不要小瞧贴标签的作用。美国媒体利用标签给人洗脑于无形的一个经典例子,是亨利·卢斯(Henry Luce)和他的《时代》周刊上个世纪30年代对西班牙内战的报道。本来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政府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但是保皇党人和右翼军人认为它亲苏,因此发动政变要推翻这个政权。政变被挫败后,以弗朗哥为首的右翼军人发动了反对西班牙合法政府的叛乱。这个是非很清楚。但是卢斯和他代表的美国当权派支持佛朗哥,而卢斯又要避免给读者造成弗朗哥是个非法的“叛乱分子”的印象。于是在卢斯的精心策划下,《时代》的报道中完全回避合法非法的问题,更不明确说谁是谁非。他们利用美国普遍存在的反共仇共心理,不说弗朗哥是“叛乱分子”,更不称他的军队为“叛军”,而称他们是“白党”(Whites),称西班牙合法政府和政府军为“红党”(Reds)。就这么两个表示色彩的词,颠覆了美国人判断西班牙内战的是非观,以为弗朗哥代表的是合法的一派,而非法的叛乱者却是红党也就是合法的政府军。这两个色彩形容词的标签,兵不血刃地达到了卢斯预期的目的。

  如今,同样的手法又在香港上演了。我们还能继续掉以轻心吗?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8.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