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早期的伤痕:为什么只留下阳痿的记忆?

荷风掠影 · 2008-02-24 · 来源:原创
张贤亮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早期伤痕文学兴起时,我刚好进了大学,到了一种求知旺季。当年的《小说月报》和大型文学刊物,我大多一期一期拜读过。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除了如《蒲柳人家》一类的少数作品还有印象外,除了一片嚎啕之外,其它的终于不敌西北荒漠中耐住千年风刀的突兀土包,连同作者及其思想一起,几乎消失得干干净净。荒唐的倒是残留下对当年伤痕主人们的阳痿记忆。这究竟为什么?

早期的伤痕文学,只给留下阳痿记忆,一个主要原因必然是作品本身缺乏生命力。尽管伤痕派的早期作品获得了较高的社会评价,但是正如伤痕派代表人物张贤亮所言,他的作品“本质上都是政治小说”,那么社会评价也许同样是政治范畴的观点集成。笔者认为,无论哪类文学作品,其生命力主要取决于三种特征,一种是思想的深刻性和先进性,另一种是故事情节的曲折性和离奇性,再一种就是文字层面的感官刺激性。但是由于伤痕作品更多的只是文学矫情,并试图在矫情中否定带给一定挫折的社会政治形态,根本上是被渲泄心理主导着,因此没有站到客观立场和理性高度去刻画社会,仅仅是在个性反抗的意义上,片面制造和扩大不近生活不够真实的伤痕,缺乏对社会先进政治的真知灼见,那就必然丧失了获得作品生命力的第一特征。由于这类“本质上都是政治小说”的伤痕文学,另一方面必然要求一定程度的纪实性,面对处在同一时代的广大读者,伤痕派不能因为过多编造离奇情节从而削弱社会共鸣,那么注定了其伤痕难以获得文学生命力的第二特征。这就唯有在个性解放名义下,去创造个别意义上的性伤痕。因此仅给读者留下阳痿记忆就不足为奇。

如果说早期的伤痕文学,能在感官刺激上获得一定的生命力,那么这也并不完全意味着作品本身具有文学魅力。而是早期伤痕文学正好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这个时期的伤痕派有了足够的政治发言权,获得空前的言论开放度,并且拥有一个高考制度恢复以后的庞大的青年读者群。正像我本人一样,当年高考入学后进入了青春躁动期,在前期相对保守的性领域,相关知识非常贫乏,并正好进入好奇年龄,于是客观上为伤痕文学能够留下阳痿记忆,创造了比较现实比较有利的社会基础。此后本人再无兴趣重读这类作品,只能慢慢回想伤痕时期,结果在记忆深处,找到了又一个足以印证与性有关的文学痕迹:当年某一期的《小说月报》上,曾在文章中赫然安排一幅裸露半个少女屁股的插图,这个插图不仅在学生宿舍争相浏览,并且给我留下印象,表明文学中的性描写,似乎能给特定读者以相对久远的感官刻痕。

但在伤痕文学时代,我们毕竟有了思辨能力,懂得人一阳痿,除了病态以外,也许是被折磨的。只能这样理解,这类折磨主要不在物质层面,那种物质普遍贫乏的困难时期,全国上下相差无几,想在物质层面描述伤痕,可信度明显不够。那么通过精神折磨形成生理障碍,或许是伤痕文学的现实途径。但是,精神折磨仍然需要充分的过程性表现形式,而这也同样需要更多指向物质形态,从而使伤痕派只好常常自陷于无病呻吟的困境而不能自拔。比较奇特的是,在只能限制政治权利却无法限制思想自由的伤痕岁月里,伤痕文学的故事情节又往往反映着纯真质朴的农村人文环境,那么精神折磨又难以深度刻画,甚至反倒自我印证了伤痕派的脆弱性,并且也从根本上决定了伤痕文学缺乏生命力。

如今看来,早期的伤痕文学,也不幸与当代庸俗文学一样,只能留下些许淡淡的关于阳痿的记忆片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党的99岁生日,有人还要把毛主席像抠掉?
  2. 怎样算毛泽东时代的“穷账”?
  3. 烟台小行长一天花销40万,吴桂贤副总理开会喝不起茶 ——“深水”区里照“初心”
  4. 一条大河波浪宽,说的是哪条河?
  5. 当医学难题遇上“毛泽东思想”:过程步步惊心,结果让人震惊!
  6. 诋毁志愿军英烈,若国有难,谁还与战?
  7. 这些不为人知的镜头,告诉你往毛主席身上泼脏水的坏蛋!
  8. 谁发的暗杀执照?
  9. “港区国安法”就像一面大镜子:支持中国的和反对中国的
  10. 80多年来,四行仓库竟然拍了三部美化国军抗战的电影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5.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6.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9. 《北京日报》:《卜算子·咏梅》:七千人大会前党内传阅的一首词
  10.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10.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 知青赤脚医生孙立哲和他的团队与陕北人民一起创造了人类医疗史上的奇迹!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张志坤: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依然十分强大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