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我爱唱红歌,不爱听赞歌

余罘 · 2015-01-2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老汉我已年逾古稀。别人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倒想说说年轻的时候也很爱唱歌,并有业余水平。尤其在文革期间,我会唱的歌非常多,直到现在还能如数家珍。《国歌》、《国际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东方红》、《北京有个金太原》、《大海航行靠舵手》、《歌唱祖国》、《团结就是力量》、《我是一个兵》、《我们走在大路上》、《克拉玛依之歌》、《红梅赞》、《草原晨曲》、《洪湖水浪打浪》等等歌曲自不待言,毛主席语录歌、毛主席诗词歌等大量歌曲以及样板戏大部分选段也都会唱,而且爱唱。厂里开文艺晚会的时候,如果有大合唱的节目,还上台充当过“指挥”,能模仿李德伦的样子比划两下。但我不喜欢跳忠字舞,也比较腻味“早请示晚回报”那些形式主义的而且显得低俗的东西。

  唱歌是思想感情的一种表达方式。建国初期我上小学的时候,会唱的第一首歌曲是《志愿军战歌》,即“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是表达爱国主义情怀的。后来学了一点乐理知识,会识简谱了,就像插上了翅膀,好多歌曲都是自己对照歌篇学会的,认为比单靠听觉学歌更准确。我唱歌时虽然音色一般,但绝无五音不全的毛病,有比较内行的歌迷曾当面夸我“音准不错”,所以我就敢和别人比试。以上是我爱唱红歌的大概经历。

  为什么说“我爱唱红歌,不爱听赞歌”呢?应该说那是后来的事。

  其实胡松华的《赞歌》我也非常喜欢,但一般人唱不出那个味儿来,最难唱的,也是具有标志性的是开头那一连串的“啊哈嗬咿”。那时我觉得胡松华的《赞歌》的受欢迎程度高于郭颂的《新货郎》以及郭兰英的《南泥湾》和《绣金匾》等脍炙人口的歌曲。悠扬的旋律和一连串的“啊哈嗬咿”一下子就能把听众带到辽阔的内蒙古大草原,美妙之极,堪称经典。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赞歌》的歌词是:

  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金杯把赞歌唱\感谢伟大的共产党\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

  英雄的祖国屹立在东方\像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各民族兄弟欢聚在一堂\庆贺我们的翻身解放

  近日忽然想重温一下这首歌。但一听觉得不对味儿,怎么把歌词改了?我就在网上查了一下,原来已经有3个版本。版本一是我记忆中的,也是原汁原味的;版本二大约是毛主席逝世以后改的,即:将“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句改为“毛主席恩情深似海洋”。应该说改得比较好,合情合理,因为再唱“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显然不合适了。

  不可思议的是版本三。把“感谢伟大的共产党,毛主席恩情深似海洋”两句进一步改成“美酒飘香鲜花怒放,歌声飞出我的胸膛”;把“庆贺我们的翻身解放”句改为“赞美中华的崛起和希望”。——这大约也是“改革”的成果之一吧。虽然是与时俱进了,却显得不伦不类,弄巧成拙!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难怪许多歌迷评论道:“还是原来的歌词好!”

  尤其是“赞美希望”的措辞显得不伦不类。因为希望只不过是一种意识,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且因人而异,赞美个啥劲儿呢?但这并不十分重要,值得注意的是:再唱“感谢伟大的共产党,毛主席恩情深似海洋”被认为不合时宜了;也不必“庆贺我们的翻身解放”了,而应该“赞美中华的崛起”了;这就意味着共产党和毛主席都应该忘记,要为改革开放唱赞歌。

  有人反对感恩毛主席,反对热爱共产党,也许有他个人的原因,但绝不应该不让蒙古族人民歌唱毛主席和共产党;也不应该随意篡改经典。记得在改革开放初期,国歌的歌词也改动过,但时间不长就归于流产。因为随便给《义勇军进行曲》动手术,容易让人们忘记历史,或者历史被歪曲。正如“戏说乾隆”之类的戏码儿,除了有一定娱乐性之外,对不太懂得历史的青年人能有什么教育意义呢?人们能由此学到历史知识吗?只会起到一种虚无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许多人青睐文化快餐,其根源是急功近利和思想空虚,客观原因是西方文化入侵,是意识形态的较量。出现的那些东西,大多数让人反感。有的歌曲唱出来不土不洋,颇似假洋鬼子。在一个时期曾流行过一阵港台电影,但没过几年就倒了人们的胃口。还流行过一阵婆婆妈妈、卿卿我我的韩剧,颇似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反正我是不爱看。电视里播放的那些破玩意儿,唱歌像猫叫,演戏瞎胡闹,只适合哄小孩子和糊弄不愿意动脑筋者!我老岳父是个文化人,在世时曾评价某些唱词“狗屁不通”!从此,我就什么歌都不想唱了;只有那些唱红歌的场所对我还有吸引力,曾专程去过景山公园听红歌。

  据说改革开放后也有几首“赞歌”,但我不愿意听,一首也不会唱,甚至连歌名也记不住。因为压根儿就不喜欢,就不提它们了。歌厅、舞厅、夜总会我从来不去,不唱卡拉OK,我知道那都是宣泄情绪的场所,不跟那个潮。也没进过洗脚城、美容厅,因为钱包太瘪,也怕那些地方脏。

  可能有人会说我反对改革,也不必进行申辩,只需问一句:有人反对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吗?我除了感恩共产党和毛主席对我的培养教育之外,从来没有特别的既得利益,为什么反对改革呢?喋喋不休的所谓“改革”只不过是打着改革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

  改革开放后,我们的生活水平确实有了很大提高,有人说是总设计师的功劳,那是张冠李戴,不讲辩证法。也只不过是获得了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但我们的安全感怎么样呢?维稳经费超过军费,古今中外少有;去趟天安门广场、坐个火车、参观个展览会也被搜身,仿佛处处潜伏着危险。我们吃的、喝的、用的,哪一样让人放心?不用说外出,就是坐在家里也要担心上当受骗或遭入室抢劫!黄赌毒偷盛行,假冒伪劣泛滥,防不胜防,物价月月上涨,让人心里总不踏实。

  据说GDP已经很高了,大街上灯红酒绿,但和我们有嘛关系呢?“改革红利”都叫那些有路子的人拿走了,还借给美国了,我们只能吃些残羹剩饭,只能一样不少地承受污染和躲不开的雾霾天!再看看我们身边那些农民工,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呢?毫不夸张地说,甚至比不上富人家的猫和狗!不时传来抢劫的、杀人的、放火的、跳楼的、跳河的、自焚的、上吊的、闹事的、打砸的等等坏消息;亡党亡国的警示不绝于耳,能不为国为民担忧吗?

  我有一位老同学曾亲口对我发牢骚:“宁可吃糠咽菜,也不愿意现在这样”。一年后我问她,是不是说过这个话?答曰:“我还是这个看法”。我比她的境况稍好一些,但儿子的饭碗被砸碎,闺女的饭碗也不保险。所以我就感到,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赞美的。

  世态炎凉,为数不少的官员们的腐败触目惊心,我们还能有心思听“赞歌”吗?我们还能有心思开怀大唱吗?不知赞歌为谁唱!

  余罘 2015年1月28日

 

  附:《赞歌》歌词三个版本

  版本一

  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

  高举金杯把赞歌唱

  感谢伟大的共产党

  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

  英雄的祖国屹立在东方

  像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各民族兄弟欢聚在一堂

  庆贺我们的翻身解放

 

  版本二

  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

  高举金杯把赞歌唱

  感谢伟大的共产党

  毛主席恩情深似海洋

  英雄的祖国屹立在东方

  像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各民族兄弟欢聚在一堂

  庆贺我们的翻身解放

 

  版本三

  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

  高举金杯把赞歌唱

  美酒飘香鲜花怒放

  歌声飞出我的胸膛

  英雄的祖国屹立在东方

  像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各民族兄弟欢聚在一堂

  赞美中华的崛起和希望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9.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10.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