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从蒋公的“应战而非求战”说开了去

学十不得一 · 2015-02-0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是早年间的一个口水贴,因为口水味道很大,所以不敢见人的,不过现在还有为蒋介石翻案的精英在鼓噪,所以么,就把这个帖子里的口水味儿擦干净了,挂出来凑个热闹,欢迎转载,多多的转载^-^

  这个“应战而不求战”是蒋公介石于“卢沟桥”事变之后的1937年七月十七号,在庐山发表的一个演讲中说出的一个词语。关于这个“演讲”,总的来说,狗屎味道很大,所以不全文往出贴了,各位自己查找不难查找的。

  总的来看么,蒋公介石的这个演讲是很硬朗的。是硬邦邦直愣愣的,像一根根骨头也似,“骨感”的很。这盘大“骨头”在那个中国万分危急的时候端出,着实的是一道“硬菜”,着实是显的十分“给力”!但是,在这些根骨头里,似乎好像大概可能夹着一些不太河蟹的东西,是什么尼?细找找,找到了,原来里面夹着一些软嫩嫩、肉乎乎的“异物”!这异物就是这样一段话:

  “万一真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我们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但我们态度只是应战,而不是求战;应战,是应付最后关头,因为我们是弱国,又因为拥护和平是我们的国策,所以不可求战;我们固然是一个弱国,但不能不保持我们民族的生命,不能不负起祖宗先民所遗留给我们历史上的责任,所以,到了必不得已时,我们不能不应战。”

  这段话是在这个演讲的第三部分:关于抗战的态度中的一句。

  首先呢,要承认,讲公德这一句话还是很男人的——““万一真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我们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无论早先如何的“奢谈抗日杀无赦”,这一回总算是分期乐,可喜可贺。但是,后面接下来的话就很不理解了!为什么?

  先看这个“最后的关头”。找遍这个演讲的上下文,也找不到这个“最后的关头”是指什么样的情形,或者说,蒋公介石就没有对“最后关头”下个明确的定义。不过,尽管这样,从这个讲演的内容里还是看得出,在这个讲演发表以前,也就是说:

  在1937年7月17日之前,日寇对我国的领土——东北三省和热河省,以及华北一些地方发起的侵略与战领,是算不上“最后的关头”的;

  日寇对我国自然资源的掠夺,以战养战壮大它侵略我国的军事实力,也不算是“最后关头”的;

  日寇对我国人民的屠戮也不算是“最后的关头”的;

  对中国军队的进攻和杀伤也不能算作是“最后的关头”的!

  那么,这句话中的“最后的关头”是指什么样一种“最后的关头”?以至于国民政府会坐视我国被日寇侵夺、杀戮而不及早抵抗?!还真是不好理解,算了,先不管他,再看其他的吧。

  再看“必不得已”,啥叫个“必不得已”?当时的形势,对日寇,要么拼死一战,要么投降,似乎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可是后来,我们看到,老蒋竟然和日寇在暗里讲和,但是这个讲和是在蒋公承认日寇对中国已经实现的占领的事实上的讲和,这就是在于卖国么!只不过是部分而已,不全卖,留一些给老蒋。这和汪精卫投降的区别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这应该是“必不得已”的真意了吧。

  再看这个:

  “我们态度只是应战,而不是求战;应战,是应付最后关头”

  所谓“应战”,依照演讲的语境,和汉语词汇的正确理解:就是指:你日本人打来,我是要出战的,不过,你日本人不来打我,那我也不会和你过不去,我也绝不招惹你,这,就是“应战”。

  如果说,我就是要和你日本人过不去,走着站着要和你日本人没完没了,就是想把你日本人踢出去,就是想把在中国地盘上的日本人灭了,那就成了“求战”了,但是蒋公的演讲里说的明白:它“不求战”!你日本人不打我,我也不去和你没完没了,我们可以和平共处么!固然我是中国的THE ONE,但是,我中国也有你日本一份!我不做岳飞,你也别做多尔衮!

  而蒋公要“应战”而不“求战”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中国是“弱国”!

  “弱国”就只能被动“应战”,而不主动“求战”?岂有此理!《孟子·公孙丑上》:

  “昔者曾子谓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以一人之力对抗千万人,以卵击石啊,但是,正义在我这里,义无反顾!

  据说蒋公介石是儒家信徒,怎么连这句话都无知?这狗日的看过《孟子》么?

  而且,蒋公还说“应战是应付最后关头必不得已的办法”。更看不懂了!已经有一个“最后关头”看不懂了,现在又多出了一个什么“应付”!

  “应付”什么?“应付”谁?!

  在现代汉语里,“应付”二字绝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可以理解为应付差事,可以理解为敷衍了事,更可以理解为烧香哄鬼,哄骗,糊弄!这个民国政府的老大,蒋公,在那个危机关头要哄谁?!

  如果说,日寇在我国门之外,这样一个“应战而不求战”似乎可以算作一种息事宁人,隐忍求和的一个保守对策,但是对于日寇已入国门,侵夺我领土的惨痛现实来说,这样的“应战不求战”,无异于卖国!而且,就算是被动的“应战”也还只是为了“应付”!只为了在一个不知所云的“最后的关头”的糊弄!

  当时的日寇,已经实现了对东北,热河、察哈尔的全面军事战领,华北也岌岌可危,的的确确,中国是到了最后的关头了,但是,在这个演讲最后关头里,竟然还不承认这就是最后关头!还能说出这么心凉的话来,这位民国老大的讲话等于说是承认了日寇以往侵略我国的事实了,换句话说,至少是承认了东北是日寇的了!这是实心眼的退让,与不情愿的抵抗!和卖国何异?!

  蒋公介石的庐山讲话还有这么一句:“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保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这更是名句,也是一句很“骨感”的名句,但是就是这句里还是有一点点肉乎乎、软嫩嫩的东西。看句首的“如果”,也就是时说,在卢沟桥事变之后的十来天后,这位民国政府的老大,还觉得中日之间的战端还未开启呢!除去蒋老大掌权之前的时候不算,就俄所知,在蒋老大率军北伐时,日寇已经在济南对国军开了杀戒了,直到“九一八”,再到长城抗战,再到“一二八”,事实上,中日之间的战端已经开启了,但是,在民国政府的带头大哥——蒋公看来,中日之间的战端还是没有开启!真不知道这位蒋公对于战争的概念是什么,竟然在1937年7月17日时,还认为中日无战事,以至于用“如果”二字,为一句号召全民抗战的名句做开头!而这一句用“如果”开头,这是一个设问句,对一个不存在的事情做假设性的估量!

  嗯,截止1937年七月十七日为止,蒋公从不认为日本人已经、正在侵略中国!

  有意思的蒋公介石,怎么看着都比七十多年后的俄——一个无知草民还蠢!连俄这个草根里的草根都觉得这些话里有不地道的地方,日本人会比俄还蠢?

  不会的,日本人不傻,很精明,看出了蒋公话里的怯懦与萎缩,所以杉山元敢狂呼“三个月灭亡中国”!近卫文麿敢狂呼“不以民国政府为对手”!

  1980年代,有个很红的港剧,《霍元甲》,20集。里头的主题歌的歌词有一句:“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抗战初,倭寇的狂妄,很大一部分是老蒋自找的,也是老蒋为全国人民招惹来的!也正因为老蒋的萎缩逾怯懦,老蒋说的那个“必不得已”的路也没法子走了!因为日寇打上海了,攻南京了,要抄老蒋的老窝了,要打烂老蒋它爹——英美等国的坛坛罐罐了,所以,在这个情形下,老蒋的那个“如果”才变成了现实,中日之间的战端才会开启!但是,战端开启之后的仗怎么打,在庐山的那个演讲里早已定下了调子——“应战”——“应付”式的“应战”!当然,蒋老大的黄埔嫡系也不傻,也“聪明”,也知道他们大哥的心意,所以,国军的N多会战之后,东半个中国被日军占领,不难理解。出了妓院里躲日寇得孙元良、在河南把美援药品卖给日寇的汤恩伯那样的“名将”那是理所当然。

  但是,如此这般的无耻,是因为这都是蒋校长的学生嘛!木有事的。

  杂牌军的军阀们傻么?不傻,所以,有韩复榘那样的司令,如“甲午战争”里的叶志超一样,狂奔一路,拱手出让大片防区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老蒋却不容许杂牌军“聪明”,所以,韩复榘完蛋了,悲催了。

  国军嫡系、日寇、杂牌军都很聪明!都对蒋委员长的庐山讲话理解的透彻,所以么,国军的正面抗战也就那样了。

  糊弄就是糊弄,丧失大片国土就是个铁证,这是无论什么样的“骨感”演讲也糊弄不了的!不过,我们倒是能看到,日寇在长驱直入的时候,也有不小的伤亡,这是事实,那么是不是说“糊弄”二字屈枉了老蒋和国军了?

  不是的!其实这个道理不难解释:国军——黄埔嫡系和杂牌的高级将领固然是聪明,知道如何去“应付”,但是国军的士兵和下层军官就不甚了然了,他们上了战场,原本是为了打击日寇的,而且,上了战场不去主动积极地杀敌,只会被敌人消灭,但是被一帮子“聪明”的长官带到战场上去“应付”那不知何物的“最后的关头”,他们的行动就会被长官的命令捆住手脚,坐等日寇屠杀,这也就是网络上“花粉”、“果粉”,以及高层级的知识精英们常说的那200万牺牲的将士的由来。但是人的求生本能是在什么时候都存在的,那些国军下级军官和士兵在战场上的求生本能是那些“聪明”长官的命令捆绑不住的,为了自存,为了活命,他们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也要杀敌,也要打击日寇。所谓国军的杀敌战绩,其实是国军战士和下级军官的自卫求生时做的自卫还击所致。我们在看国军的所谓战绩时,切不可以为这样的战绩是在国军的高级将领,甚至于是蒋委员长指挥下所取得的!所谓国军将士,是个混淆是非的概念,国军士兵是国军士兵,国军将领是国军将领,二者是不可合为一体的!因为国军士兵和下级层官是没有那么“聪明”的!动不动就是什么“200万国军将士”,不要脸到了极点!

  关于国军“将士”,再说一个史实:日寇发动“豫湘桂大会战”时,驻守河南的汤恩伯部溃逃,溃兵被河南百姓缴械的事实。这个事实说明,国军的军纪是极坏的。但是我们知道,世界上所有的政权、国家的军队的主体——士兵,都是穷人家的孩子组成的。国军士兵也一样。他们在穿上军服之前是穷人,穿上军服后也没发财,还是穷人,作为穷人家的孩子,他们会在穿上国军军服后欺负和他们一样的穷人么?不会,俄以为不会。有人反对,就请闭了鸟嘴,不要拉屎放屁!

  如果有人真以为这些参加国军的穷孩子,穿上军服就会欺负百姓,那么,只能说,国军的士兵来源就是一伙子流氓无赖!换言之,国军士兵都是流氓无赖出身!网络上的“花粉”、“果粉”还有背后的高层级的精英们承认么?那么,既然他们不会欺负穷人,那么,为什么河南百姓会在他们溃逃时,象打落水狗一样,对付他们呢?

  答案只有一个,他们被他们的长官——国军的高级将领带坏了!他们在变坏的时候,也成了日后的受害者!所以切不可把“国军将士”当作是一体的,国军的兵是兵,将是将。不能划等号!所谓“200万牺牲的国军将士”是一种别有居心的恶毒说法,是拿那些穷人家的孩子的血肉为那些“聪明”的国军将官遮丑的,是要把穷人家的孩子的血肉绑在那些“聪明”的国军将官身前陪绑的!最后为的是给老蒋脸上贴金的!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