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我不觉得他伟大——邓力群老前辈的点滴往事

孟牧歌 · 2015-02-14 · 来源:乌有之乡
沉痛悼念邓力群同志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不觉得他伟大

  ——邓力群老前辈的点滴往事

  孟牧歌

  今天下午,黄昏时分,与贺老敬之秘书柳湧先生通电话 ,说上午贺老到邓力群同志家中吊唁了。已经91岁的贺老,在万木萧瑟的隆冬腊月,缓缓步入邓力群同志家中的场面,一下震憾了我,两位革命老人的深情和相依,让我想到了很多。

  邓力群同志自己曾说:到老了,还出名了。可我很小时就知道他,在他还没当上党和国家领导人前,在绝大部分中国人都不知道他时,我就知道他。因为,我当年在吉林大学法律系任教的表哥孟宪伟,和夫妻同在吉林大学物理系任教的邓力群大女儿是邻居。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他们两家都住在吉林大学在人民大街西侧的一栋三层红砖楼内,楼上楼下住了不少年。这栋楼,现在还没拆迁,我每次走过时,都会想到当年的一些往事。

  1978年,中国刚一进入新时期,我表哥孟宪伟就作为法学精英,被国家公派到欧洲作“访问学者”,学习回来后,就带回彩电等那时中国人大都没有的电器。这样,邓老的大女儿就经常带着孩子,到我表哥孟宪伟家看电视,我和我母亲也常去看,这样,就和她们一家也都熟了。

  邓老的大女儿长得和邓老一样,都是特别闪亮、锐利的大眼睛,她和她的丈夫,都是当年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朴实形象,穿得平平常常,亲切、平易,都知道她是延安老干部的女儿,可一点看不出她高干子弟的优越感什么的。虽说谁也不把她当成高干子弟看,可,她的父亲却越来越成为大家见到她时的话题,因为她的父亲在那几年步步高升。

  最初,大院里的人们,虽然都知道她父亲是延安老干部,可一般都不知道她父亲姓甚名谁、到底当什么官,可后来就不同了,大家都在电视上经常看到她父亲,都对眼前这个中央大领导的女儿越来越注意了,也都愿意问问她中央领导父亲的情况,特别是这样中央大高干的日常生活细节。

  我们生活的城市长春,是个比较偏远省份的省会,在我们生活中,出现一个国家领导的子女,那是几百年碰不到的事。可是,邓老大女儿一家,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该到我表哥孟宪伟家借光看电视,还是到我表哥孟宪伟家借光看电视。和我表哥孟宪伟一家一样,好几口人,挤在一间半小屋里。有时,我母亲就会问她:“你爸当那样大官,不能说说话,让吉林大学照顾、照顾你,给调个房子,提提职?”

  那个场面,我印象特别深,她总是轻轻晃晃脑袋,撇撇嘴、甚至摆摆地上的脚,笑笑说:“他啊,可正统了,可讲马列了,他可不会干这样的事。我们借不上他的光,也不想借他的光。”

  就这样,我们常在一起。

  有时,邓老的女儿,看过新闻就走,只留下孩子和我们一起看电视。可能是要忙备课,也可能是怕看电视的人多,打挠我表哥孟宪伟一家老少。

  我母亲就常对人说:她是想自己父亲啊,在电视上看看自己父亲。你们看,延安老干部就是要求自己严,不然,当那样大官,说句话不就把女儿调北京身边了么?或者让谁帮帮,送给女儿一台电视嘛……

  那时的社会,和现在不大一样,要是现在,领导人的子女缺什么,不用自己说,早就会有很多人排着队争着抢着送上门去。不过那时,已经开始大兴办事就得给领导送吃送喝的风气了……

  在那几年中,我们从他女儿那里,不断听到有关邓力群的种种情况,他的故事,他的情感,他的健康。记得有一次,他的女儿非常担心的说:她爸爸的手总是抖个不停,大夫说是患上帕金森综合症了,得上这种病的人,恐怕只能活十多年……

  可是,一晃三十余年过去了,这样一个老人,竟然在种种艰难苦恨中,从容跋涉过一关又一关,将越来越长的人生路甩在身后,“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真是一个惊人的奇迹。让人相信了天道自公、“仁者寿”。这正应了一句古语:“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我在这样大雪小雪一年年的平淡生活中,认识了邓力群,认识了真正共产党人的延安老干部和延安精神。

  后来,我长大了,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们的老校友曲啸被宣传成“生活中的牧马人”,邓力群接见曲啸时,我在电视中看到,邓力群给曲啸题了十六个字:“份外之物,概非所取;世上困难,不再话下。”这四句话,我听了,就想到平凡的邓老女儿一家,非法感慨、敬佩这样一位延安老干部的精神世界,深感这样四句,邓老不是说给别人听的,也不是说出来作样子的,这是他自己的座右铭。

  确实,邓老用百年人生,践行了这句话,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大写的人,一个绝不两面作人的人。

  当时,我把这四句话,写在笔记本的首页,至今,一直激励着自己,鞭策着自己。

  现在,一个这样的老人走了。

  我不觉得他伟大,我只觉得他真实。

  因为她的女儿和我一样普通。

  他在我们这些普通人中间,一直是一个真实并且让我们亲切的老人。

  他是他女儿的长辈。

  也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的长辈……

  柳湧秘书在电话中非常伤感的对我说:“这让人感到一个时代的大幕落下来了。”

  这样感觉,也正是我两天前听到邓力群同志逝世时的感觉。我和柳湧秘书同样伤感、失落……

  2015年2月12日.深夜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7.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8.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9.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10.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