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赵磊:禁止预报“明天有雨”,明天就不下雨啦?

赵磊 · 2019-04-2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如果不把共产主义看做是“目的论”的结果,共产主义又何以能够实现?

赵磊:禁止预报“明天有雨”,明天就不下雨啦?

  拙文《“信马者”的试金石,试试如何》,在网站挂出之后,我读本科时的一位政经专业老同学,给我提出了下面的质疑:

  【“提出初级阶段论,离远大目标更远、更遥不可及、更觉飘渺,那么目标就是个疑问了么?必然性也就不必然了。提出初级阶段论的目的性、干预性是强大的,对必然性有摧毁作用。并且,‘既要……又要’的选择是骑墙的选择,理论和现实的混乱也就在所难免了。没有了目标和理想,一般百姓就只好‘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了。也就如80年代初于光远所说:抬头向前看(虚且远),低头向钱看(近且实)”。】

  言外之意,如果不把共产主义定义为主观“目标”,人们何来的理想追求?如果不把共产主义看做是“目的论”的结果,共产主义又何以能够实现?一言以蔽之,共产主义作为“远大理想”,它就是人们事先设定的“主观目的”。

  对于老同学的质疑,我的回答如下:

  (1)坚信共产主义的实现具有历史“必然性”,与把共产主义作为“远大理想”来追求,二者并不矛盾。我之所以写《“信马者”的试金石,试试如何》,是想澄清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发展是否具有“历史必然性”。拙文的基本观点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不是“主观目的”的预先设定,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决定论”。也就是说,不论你主观上喜欢,还是不喜欢,共产主义都一定会实现。这就是历史“必然性”。

  (2)我为什么要讨论历史“必然性”呢?因为,若共产主义不具有历史“必然性”的话,那么马克思主义就成了没有任何客观依据的乌托邦。反动派也正是以此为由来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是,如果共产主义的出现与否,完全取决于人的“主观目的”的设计,那么,敌视共产主义的人,根据自己的主观好恶,事先设计出人为的“目标”(比如弄出能管万万年的产权设计),是不是就可以阻止共产主义的实现?如果共产主义是一种根据主观好恶就可以决定其生死的东东,那么请问:“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必然”,又在哪里呢?

  (3)举个例子,比如科学家研究的结论是“明天有暴雨”。可是有人却认为,“明天有暴雨”是科学家根据自己的“主观目的”设计出来的情形。既然“有没有暴雨”取决于“主观目的”之设计,那么,只要取消了这种“主观目的”,也就取消了明天的暴雨。于是,下令禁止发布“明天有暴雨”的天气预报。问题是,不准气象台发布“明天有暴雨”的天气预报,明天就真的没有暴雨了么?同样的道理,不准预言共产主义的历史“必然性”,且只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共产主义就不会出现了么?

  (4)反动派之所以千方百计地打压、屏蔽、阻止有关共产主义的言论,一个重要的认识论根源就在于,他们认为共产主义是由主观“目的”决定的,是马克思在头脑中凭空构造出来的“目标”,没有任何客观依据”。。所以他们坚信,只要明令禁止共产主义成为“目标”或者“目的”,共产主义就不会出现了。请问老同学:把共产主义看作是一种取决于人们主观意志的东东,而不是取决于客观规律的历史“必然性”,这样的认识论是“唯心主义”,还是“唯物主义”?

  (5)用“主观目的”的说辞来否定共产主义的历史“必然性”,这是反马克思主义者惯用的拙劣伎俩。问题是,你这样接受过马克思主义训练的老同志,怎么也会上当受骗?至于人们说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这个说法与共产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并不矛盾,这里就不展开说了。至于“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人生观,这跟马克思关于历史“必然性”的唯物史观更是扯不上边。一个是城门楼子,一个是脚后跟子——这是“哪儿跟哪儿”嘛。

  (6)把共产主义视为由“目的性”所决定的主观目标,根源于“唯心主义”的认识论。对于“唯心主义”的认识论,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展开批判,给予揭露,而不应当保持沉默,更不应当跟着起哄。必须指出,马克思主义从来也不否定“主观能动性”的反作用。我在《“信马者”的试金石,试试如何》中,批判的是“否定历史必然性”的看法。至于“客观必然性与主观能动性”之间的关系,属于另一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在《经济基础的决定作用与人的主观能动性——从苏共亡党的原因谈起》中(载《天府新论》2012年,第6期),已经做了初步讨论,不赘述。

  (2019年4月25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孙微评(格局)
  2. 郭松民:这是 “商界成功男士”在女性助手协助下为围猎原告而精心组局
  3. 与甘肃副省长商榷:“谁跟民营企业过不去,我们就跟谁过不去”,那老百姓呢?
  4. 从台湾偷渡客到芝加哥男孩的华丽转身,林毅夫原来成名于否定毛时代
  5. 革命委员会的来龙去脉
  6. 卢作孚是毛泽东逼死的吗?——与钱理群老师商榷
  7. 伊朗石油谁都不能买!黑社会也得让人做生意
  8. 遵义会议挽救了党挽救了中国革命,四渡赤水挽救了红军
  9. 【随笔】面对他人的苦难,你为何沉默不语?
  10. 李云雷:看不到的“铁人”
  1. 丑牛:“三红”老姐妹游南街
  2. 张召忠眼泪背后的思考和追问?!
  3. 范冰冰高调复出,崔永元消声匿迹......
  4. 毕福剑不是你姥爷
  5. 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伟人?!
  6. 郭松民 | 刘强东的从容不迫与志在必得
  7. 奔驰女车主,维权斗士是“欠钱不还” 的侵权者?
  8. 甘肃副省长:谁跟老板过不去,我们就跟谁过不去
  9. 毛主席!世界史上最强的军事统帅
  10. 对“过不去”说法的质疑
  1. 贺子珍长征途中三次怀孕?驳马鼎盛几条反毛恶毒谣言
  2. 双石:N年前的《炎黄春秋》伪造历史的一场闹剧
  3. 老毕复出要泡汤了
  4. 双石:《“西路军”疑》评析
  5. 师伟:欠抽的梁宏达
  6. 胡新民:李先念晚年的忧思
  7. 《关于邓小平在民主革命时期两任中央秘书长的史实考证》的评注
  8. 李讷祭拜姑姑!国人心酸落泪!
  9. 左翼被“钓鱼”往事:那些伪造的毛主席相关言论
  10. 梁宏达的邪招
  1. 那天最响亮的歌遨游太空【视频与图】
  2. 一周快讯 | 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
  3. 丑牛:“三红”老姐妹游南街
  4. 甘肃副省长:谁跟老板过不去,我们就跟谁过不去
  5. 原子弹功勋工人:造一辈子原子弹 老了却这样下场
  6. 甘肃副省长:谁跟老板过不去,我们就跟谁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