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丑牛:不忘当年西柏坡

丑牛 · 2019-04-3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七十年前,我们从西柏坡出发时立下的“规矩”、“初心",实践得怎样了呢?

  今年是建国70周年,举国同庆。

  新华社开辟了“专栏”,开篇文章的题目是《奋斗的足迹》;《湖北日报》也开辟了同名的“专栏”,开篇的题目是《不愧当年七里坪》。

  新华社在栏目的创刊词中说:“共庆新中国华诞,不忘奋斗初心”。选择这两个革命胜地开头,是很有意义的:

  西柏坡: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是从这里出发;

  七里坪:湖北苏维埃从这里诞生。

  两篇文章着重写的是“今天”,我想写的是“当年”,因此,把两篇文章的题目合起来,成为我文章的题目《不忘当年西柏坡》。

  建国后,我四次到西柏坡,也四次到七里坪,随着国际国内形势变化,每次都有新感受,但有一点却越来越执着:“不忘初心,继续革命”。比如红安的七里坪,一九五一年刚解放的第二年,我随着中央老苏区慰问团到红安,首先就访问七里坪。我们把毛主席写的对老苏区的题词,送到每户烈军属家中,题词是:

  《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

QQ图片20190430141145.jpg

毛主席为老苏区的题字

  红安人民欢迎我们,最让我激动的是欢迎会上他们唱的一首民歌:

  小小黄安(红安是建国后改名)

  真不简单

  铜锣一响

  四十八万

  男的打仗

  女的送饭”

  通俗简短的24字,表述了当年的革命英雄气势。在我们访问红安时,全县人口只剩下二十八万,当年的斗争多么惨烈。村村都有烈属,有的村,一半人家都是烈属。由“黄安"改成“红安”真是鲜血染成,更令人敬佩的是,为新中国成立,作出了巨大牺牲的红安人,按毛主席的教导一一“争取更大光荣”。有一些红军解甲归田,有的团级军官当农民,更有不少烈军属当了“劳动模范”。世纪末,有一位作家写了一篇文章一一《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轰动一时,但很少人得知,这些开国将军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的家乡和他们自己的家庭搞特殊化,包括共和国的两位国家主席一一董必武和李先念。

  这就是当年鄂豫两省革命中心七里坪的革命传统,一直到今天还激励着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因此,有的军事院校和文化教育机关在七里坪办干部培训基地。

  在西柏坡,因为共和国是从这里出发,出发的号角一直在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每年到西柏坡参观的游客百万计,他们绝大部分不是来“观光”而是到革命圣地朝拜。社会越是迷失,越是有更多的人来寻求革命初心。

  《不忘当年西柏坡》,有哪些难忘呢?

  第一、不要忘记《将革命进行到底》,这是毛主席在西柏坡写的一篇元旦社论的题目。建国不久,不是有些党的高级干部要巩固新民主秩序么?有一位负责宣传工作的同志还写出《告别革命》这样的文章!

  第二、不要忘记“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了第一步”(这句话是毛主席在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中讲的),还要继续革命,现在“继续革命”好像成了一个敏感的话题,“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提法,已被党报、党刊禁用,反观今天农村的集体经济解体,城镇工商业大部私有化,我们还要继续革命么!

  第三、“要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这句话也是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中讲的)今天资产阶级已经成为共产党的社会基础了,资产阶级也可以参加共产党了,有人已经否定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存在。

  第四、不要忘记“我们是进京赶考”。这句话是临离开西柏坡去北京时毛主席向周恩来同志讲的,70年过去了,我们共产党人考得怎样了呢?

  第五、不要忘记毛主席在离开西柏坡时,对全党同志的告诫:“我们决不当李自成!”建国后共产党内出了李自成没有?没有人敢说“没有",出了多少李自成?谁也数不请楚了。

  先谈“将革命进行到底”这个话题。2016年12月25日,武汉工农兵去韶山庆贺毛主席生日,队伍进入铜像广场,被阻止了,要他们把写有“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红旗拿下来,我们说,这是毛主席的话,为什么不能去告慰毛主席。讲理讲不通,就是不许打着这面旗帜进场,正在僵持之时,两旁和后面的队伍一涌而上:“冲啊!”大家拥着“将革命进行到底”旗帜进入场内,在这面旗帜下高呼:“毛主席万岁!”2017年的春节,全国政协举行的茶话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也讲了“将革命进行到底”。

  今天的革命是什么?当然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在经济上是要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但有的人却偏偏要削弱社会主义公有制。习近平同志就特别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就是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就是《共产党宣言》中说的“两个决裂”。可就在2017年,国资委下达了中央国企年底前全部完成公司化改制的文件,一批国资委的专家学者在党报、党刊上鼓吹:

  《让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

  有人还直接了当的说:“今后不再有国企”。

  国企消失了,农村集体化消失了,还有什么社会主义?还有什么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不举起“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旗帜,中华人民共和国还能称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再说:“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习近平同志上台不久,也讲过類似的话:“不要和资产阶级勾肩搭背”。今天,我们在经济建设上,强调“两个毫不动摇”。在发展民营经济“不动摇”的同时,总要加上一个前置:“加强党的领导”,有一些学者还提到理论高度:“善于驾驭资产阶级”。

  看看有些共产党人是怎样“驾驭"的呢?远一些的例子,是一位国家领导人成克杰,临死前还振振有词:“我给他们(资本家)带来利益,他们应与我“共享",这是“市场法则"。另一个例子是从近日报纸上随手拈来:

  “广州市原副秘书长晏拥军接受200次性贿赂,私企老总充当生活秘书帮付60万嫖娼费”

  读完这则新闻,我思绪万千,这位晏拥军同志,肯定他的父母期望他学解放军,他也可能做了一些实事而升迁,到了官场,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首先是资产阶级的捧场,三年内两百次嫖娼,这几乎成为他生活中的主旋律,还有什么“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誓言!?这已经不是和资产阶级勾肩搭背了,究竟是这位共产党的高官驾驭了资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驾驭了他呢?读了许多这样类似的报道,我认为这样的共产党已经变成了资产阶级,更确切地说:他们比资产阶级还厉害,资产阶级掌控的是私有资产,而这些共产党掌控的是国家资产、社会资产。说到这里,我又随手拈来一则新闻:

  “宜化总经理蒋远华创下湖北腐贩案三宗‘最’,第一宗‘最’是把国企变成了他私人控制”。据报道:“蒋远华先后安排妹妹、妻舅、侄女婿等20多名亲戚亲信出任公司的高管、财务、销售等关键部门和岗位,强化了他对公司的私人控制”。

  再一宗,是他成了宜化独立王国的国王,国家财产任凭他予之取之,据报道:

  “从2002年开始,他在集团内部大肆操办个人生日宴会。2015年4月,以公司下属企业房产推介会的名义,在一处高档别墅内为他办生日宴,公司高层一百多人赴宴,耗费30多万元。……宜化集团还为其量身定制了《董事长服务工作手册》,秘书们每天要为他的衣食住行服务,什么时间服虫草,什么时间服燕窝,都规定得一清二楚”。

  前不久,落马的武钢总经理邓崎琳,工人们看了他的贪腐材料后,补充了一个重要部分;他把,武钢建成了独立王国,在领导集团中,工人们列出了“一人独裁,三宫分立,四大金刚,五朵金花,八洞神仙,十三太保”的阵容。

  我们今天面对的,已不仅是要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更要警惕的是,共产党内资产阶级对党和国家的颠覆。他们比资产阶级更厉害。

  我们今天的经济运行,已经由市场决定了,共产党怎么运行呢?是革命还是市场化呢?前年,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提出了一个重要理论:取得政权后,共产党应该“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怎样转?“共产党是领导市场经济的党”。不错啊,共产党的确在领导着市场经济,但领导市场经济和共产党是领导市场经济的党毕竟是两个概念。正像共产党领导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共产党就成了“新民主党”了!?王长江这个理论出笼,除了左翼进行了批判外,管党建的部门,管意识形态的部门,王长江所在的部门,并没有进行批判或抵制,王长江在他退休告别会上发表演说,感谢校党委的为他安排,让他更专心致意地研究和推行“共产党是领导市场经济的党”的理论。实际上,这种理论,已经在党内广为风行。以骄横恣肆作风驰骋市场速创政绩的“仇和”型干部,一时飞黄腾达、明星耀眼。

  这里我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2005年冬,我陪同原中共湖北省委顾问委员会主任李尔重下乡视察,途中安排在一个市里吃午饭,市里的主要领导都来陪餐,就市长缺席。一会市长端着酒杯,歪歪扭扭地走进宴会厅,向“李老”敬酒,他首先把酒“一口扪”然后结结巴巴地说:“我认罚,请李老谅解,刚好几位台商来谈项目,我不得不陪,李老德高望众,又是党的才子,听说写了一本书,叫……“和平与发展……”全席听了哑然,有的窃窃私语:“没听说过啊!”为了打破尴尬,我提醒他:“李老写过一部小说,书名是《新战争与和平》。市长立即说:“对、对、对,没有和平,哪来发展……”他已经醉了。

  走出酒店,我们回头看到大门两边挂了一对标语,从五楼一直垂到一楼。左边是:“用百分之百的精力狠狠抓住改革开放”,右边是:“用百分之百的眼光牢牢紧盯外商”。尔重看了一声叹息:“他们紧盯外商,把我们怠慢,这没啥,l能不能拿百分之一的精力来照顾一下老百姓呢?”离开了城区,我们请护送的车子回去,找了一块僻静之地想安宁一下,尔重要司机打开后备箱,看他们往里面塞进一些什么,除了一些土特产和工艺品之外,还有一包是专送首长的,打开一看,是包装精美的“张大宁"。这“张大宁"是何物也?是商标还是品名?尔重要我细读上面的文字,我一拿起礼品盒,一边写的是:“男人的坚强",另一边写的是“女人的幸福”。尔重一听,脸一沉,忿忿地说了两个字:“扯蛋!”他要我打电话问接待办,这是什么意思?接电话的是一位女同志,她回答说:“这种礼品,按规定只送给领导同志的,但我们不知道李老已九十高龄了,这是我们的过错"。

  在视察中,这种不愉快的事,发生了好几起,这种市侩作风,已侵蝕了党的上层。从改革开放以来,历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都前往西柏坡寻求“两个务必”,即七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报告中提出的:

  “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30多年了,历届领导集体的愿望都落空了,党风离“两个务必”的作风越来越远。什么原因呢?在西柏坡党提出“两个务必”的前提是“继续革命”,如果党已经由革命党转向为“领导市场经济的党”,市侩作风必然取代革命作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每次到西柏坡,我总喜欢坐在毛主席住房前院的石凳上,长久地思量。据传,毛主席就是坐在这个石凳上对中国共产党人发出了历史性的召唤。

  “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QQ图片20190430141139wps图片.jpg

作者在西柏坡:毛主席就是在这里发出“我们决不当李自成"的召唤

  这是取得革命战争胜利,进军北平的誓言。七十年来,证明了它的先见之明。证明了它的必然性和必要性。进了北平的第二年(北平已改为北京了)就杀了两个变质高官刘青山,张子善,管了二十多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李自成’们一波又一波地扑面而来,还公然地进入中南海。前不久,一位共产党内管高官的命官死了,他叫李锐,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他的死讯一传出,全国一片骂声。我没见过中央一位大员去世,引起全国朝野这样大的愤怒。在此期间,我读到一则消息,是李锐死前在他所居住的部长级高官社区,演出他人生最后的一场醜剧。李锐为了表明他“一生革命”,在社区散发了他写的“革命简历”,哪知“狗屎不臭挑起来臭”,立即引起社区群众对他反动人生的揭露和谴责,著名外交家熊向晖的女儿熊蕾(新华社外稿部主任)当着李锐的面,为他的身份定性一一“你是中国共产党的汉奸”。熊蕾的定性,立即得到社区老同志们的称赞。“一生革命"的中国共产党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是中国共产党的汉奸。这不比“李自成"更“李自成”么!

  西柏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出发地,回想当年在这里我们为新中国的成立作了哪些准备,指明了什么方向,提出了什么奋斗目标,发出了怎样的誓言……。今回首,哪些实现了,哪些背离了,应很认真地反思。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习近平总书记一再讲“不忘初心"。七十年前,我们从西柏坡出发时立下的“规矩”、“初心",实践得怎样了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