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江山如此多娇》引哪些英雄竞折腰?

司马平邦 · 2019-05-03 · 来源:司马平邦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人民大会堂《江山如此多娇》巨幅绘画的由来

 

  

  

  2019年4月26日,中国最高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宴会,欢迎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方领导人,并在巨幅画作《江山如此多娇》之前合影留念。《江山如此多娇》是关山月和傅抱石两位中国现代著名绘画巨擘[bò]于1959年为新建的人民大会堂所绘的巨幅山水画,这幅纸本设色国画纵6.5米,横9米。

  现在我给在家讲讲关于这幅作品的几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画中的太阳。我们可以看到在这幅画作的右上角,太阳正在缓缓升起,映衬着江山壮丽,表现出新中国的勃勃生机。但是在傅抱石和关山月最初创作的小稿上,近景是江南青绿山川、苍松翠石;前景是白雪皑皑的北国风光;中景是衔接南北的田野,而长江和黄河则贯穿整个画面,惟独少了这一轮旭日,是周总理看后特意提出了加上太阳的意见,好体现“东方红,太阳升”之意。而且在这幅画实际绘制的时候,周总理还对这轮太阳提出了第二次意见,他认为傅抱石和关山月实际所绘制的太阳有些小了,最终两位画家将原本排球大小的太阳放大到了比篮球还大一些。此外,这幅画原本的尺寸是5.5米*7米,也是周总理提出要加大一些,使最终成画扩大到了6.5米*9米。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作画的物品。《江山如此多娇》这幅巨幅画作,最终成画6.5米*9米,实际上是没有这么大的纸张可以使用的。这幅画实际上共使用了故宫博物院所藏的13张乾隆“丈二匹”宣纸,逐张粘接,抻压平整后作画的,每一张乾隆“丈二匹”宣纸高六七尺,长丈余,有铜钱那么厚。傅抱石和关山月在虎坊桥附近东方饭店的宴会厅地板上将纸张铺开,用了三个多月完成了创作。由于画幅巨大易龟[jūn]裂,张贵桐想出先在画背裱上绫绢的方法,最终完成了装裱。这幅作品创作完成之后,因为太过巨大,当时根本没有合适的运输工具可以运载它,于是就用人力,把它从虎坊桥的东方宾馆抬到了天安门广场的人民大会堂,然后实施安装。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毛主席题写的“江山如此多娇”这6个字。这六个字是画作完成后,毛泽东题写的。毛泽东写了4遍,每字一张信笺。之后,又提笔在自己认可的六字右上角,标出一两个、以至两三个墨圈。字拿回来,邀请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张光宇先生按“江山如此多娇”的最佳搭配,从左到右选定六纸,送到大名鼎鼎的“大北照相馆”拍摄,用整张相纸放大,每个字纵横一米左右。擅长描摹技法的李方白、沈左尧二人,则先用蓝色复写纸和铅笔在画幅上勾印出六字轮廓,然后蘸墨充填。这样,毛泽东“江山如此多娇”题字才出现在画幅上。

  第四个故事是关于这幅画的印章。“江山如此多娇”题字没有落款和钤印。当时,傅抱石曾找来一方近一尺的寿山石镌刻了“毛泽东印”四字,拟按常规钤在六字题词之后。因毛泽东说过,几十年来没有用什么印的习惯,这方大印章并未使用。画幅左下角一方“江山如此多娇”白文印,则为擅长书法篆刻的国务院副秘书长齐燕铭所刻。

  第五个故事是关于目前这幅画的情况。我们现在能在人民大会堂看到这这幅《江山如此多娇》其实是1990年由荣宝斋完成的临摹品。人民大会堂设计建造时,尚不具备恒温恒湿条件。二三十年过去,《江山如此多娇》画面明显发黄变旧,多处出现裂口,还曾因漏雨造成局部画幅受损。在20世纪80年代末,人民大会堂管理部门决定修复原作并珍藏保护,迎宾大厅拟悬挂新作品。当时傅抱石先生已故,关山月先生也年近八旬,让其他人在画显然不妥当,临摹复制一张成了最佳方案。荣宝斋接下了这个活儿,并经一个月努力,临摹告峻。1990年夏天,迎宾大厅前的《江山如此多娇》改为悬挂临摹品,荣宝斋当时的复制费用约为八万元。而撤换下来的原作,则珍藏于大会堂库房里。

  现在,在中国画坛,经常会听到这个大师那个大师的画作又拍出了历史的天价,甚至数人亿计,我想,如果这幅《江山如此多娇》的真迹哪天可以进入拍卖市场,任它的知名度,凭它的两位创作者的历史地位,估计再没有比它更高的拍价了,估计要数以十亿计吧。

  致歉:本期视频中我读错了两个字音,是巨擘[bò],而不是“必”,是龟[jūn]裂,而不是“归”,惭愧之至。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