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你以为汉奸是人就能干吗?不要「联想」!

党人碑 · 2019-05-21 · 来源: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当汉奸可不容易,只是可惜了,有这劲头,爱自己的国家,为亿万同胞去流血牺牲,不更有意义吗?

  说到“汉奸”,我就想起唐代诗人司空图的那首《河湟有感》。

  “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对于祖国,咬牙切齿;对于洋人,跪舔吹捧,如今都不算啥“汉奸”罪过了,小事一桩。

  原因很简单了,祖国强大了,他们再搞这套小把戏,除了反串黑,意义不大,毕竟不是兵荒马乱的年月,汉奸搞你一下,那真是要取人性命,连他们的狗命,都可能丢了。

  先说个不大的小汉奸,但您可千万别小瞧这些家伙的作用。

  抗战初期,不管是我军,还是国民党军,往往刚到防地,番号、装备和布防情况,几乎所有要命的情报,自己还没汇总上报,就给鬼子知道了。

  夜里打手电,白天用镜子反射光束,为鬼子轰炸提供目标指引,更是家常便饭。

  豫中战役时洛阳保卫战的守军,15军军部秘书邢菊田在1963年撰写的回忆录中,还专门辟出一段,落笔曰:“汉奸无耻,本文特此附记。”

  1944年5月7日,15军进入洛阳城防阵地后,东西车站的秩序无人维持,汉奸到处放火,一来给鬼子指点目标,二来给洛阳守军捣乱。所以每到晚上,就多处起火,多的能到八九处,其他扰乱军心的乱打枪,偷割电线,摸哨杀人,更是家常便饭。

  战斗开始后,汉奸公开跳出来,在敌军阵地上设置播放器,替鬼子大肆宣传,反正就是那套陈词滥语。咱抗战军民是不信,但人家汉奸就信,发自肺腑,洋大人说啥是啥!

  从史料来看,国军洛阳保卫战不可谓不坚决,原先互相有矛盾,仓促凑到一起的部队,关键时刻能坚决抗敌,官兵都是好样的,伤亡那么大,还能突围而出,比某些国民党宣布部门吹出来的大捷,有骨头的多。

  但这种抗战只是片面抗战,洛阳群众没有被组织起来,军地双方也完全没有配合,军队就是打仗,结果汉奸活动猖獗,不能得到有效处置。所以说,对汉奸,必须发动群众,以人民战争的形式来打击,冒头就打,坚决修理,才能让这些逆种,不为鬼作伥!

  帝国主义国家为侵略中国,就要找走狗当汉奸,但多数中国人还是爱国的,所以鬼子们有时候只能求量不求质,划拉进来的都是菜。不过这些歪瓜裂枣,有的“钻劲儿”十足。

  抗战爆发前,杭州有个学药学的小伙儿,别看也就是个训练班毕业,至多算是个技校而已,在那年代,也是宝贝,安排到西安,在陕西防疫所当实习生,从富庶的江浙到大西北,心理落差大啊!

  饶是如此,小伙儿一开始还是很努力的,翻开1936年6月的《陕西卫生月刊》,竟然看到他写的两篇关于西安市内饮用水安全的文章,数据和结论,都相当靠谱。

  然而,业务能力不等于情商,更不等于人品。

  想来,从饮食到语言,再到人事关系、派系斗争,他肯定不适应,觉得大材小用,动辄得咎,你们这群老陕,都针对我,欺负我!

  一怒之下,就开始在单位上下其手,搞到最后,被以品行不端和贪污的罪名给开除了。毕竟也是个人才,还年轻,单位网开一面,希望能改过自新。

  这家伙出来后,无以为生,继续招摇撞骗,彻底在西安待不下去,名声臭不可闻了。走投无路,日本外务省的情报部门却发现这个“宝贝”了,招募之后,送到张家口培训,一经录取,金票大大的,这下如鱼得水,潜质被大大激发。

  感恩戴德,就得好好报答鬼子,随后这货就被派到绥远,正值绥远抗战,刺探傅作义的军情。同去七个汉奸和鬼子,除了他,都被抓住,发现真实身份后干掉了,唯独这货水平最高,伪装的好,竟然“无罪开释”。

  接着就被派到西安,下一步准备打进延安,也是胆肥,谎称自己是抗大政训处处长,在西安“八办”门口招摇撞骗。忽悠了两个涉世不深的女学生,作为掩护,进入陕甘宁边区,刺探情报,为鬼子的轰炸指引目标。

  好在咱的边区保安处不是吃素的,很快就破获,接着公审处决了。

  他叫吉思恭,您不必刻意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不是巨憝,比汪精卫、梁鸿志、甚至黄浚那种级别,差远了。

  但是您有没有想过,这种货色很可恶?

  它不值钱,就是一条癞皮狗,鬼子根本就拿它当低值易耗品,用完就扔,甚至根本就没报啥希望,能给中国人捣乱就行。

  但它们积极性很高,觉得洋大人看重,无以为报啊,就四处造谣生非,散播不利抗战,动摇民心的反动言论;另一方面逮住机会,就给它洋爹拼命办事儿,祸害中国!

  这种货色,现在有没有?我不好说,大家看!

  再说个“道行”高深的汉奸。

  豫北卫辉有个比干庙。

  我们知道林姓出河南,中国85%左右的姓氏,基本都是河南出来的。福建人爱说“陈林蔡,天下半”,偏巧这三个姓都出自河南,可惜蔡州(今汝南)和陈州(今淮阳)没了,可林州还在。

  林姓就是比干之后,现在我们河南还有空心菜的传说。当过国民政府主席的林森,就特别崇敬卫辉的比干庙,曾经两次派人专门过来祭祀,视为“家庙”。

  此庙也的确大有来头,从孔子到北魏孝文帝和唐太宗,再到旅游界名人乾隆都去凭吊过,喜欢书法的朋友,想必也都知道大名鼎鼎的《吊比干墓文》,魏碑的精品,传说是崔浩的字。

  冯玉祥曾两次督豫,先后做过河南的督军和省主席,他的一大德政就是没收庙产,交给地方教育部门,办学校。

  比干庙也不例外,但例外的是林森当了国民政府主席,没收的庙产就得吐出来。这官司打到了南京,一来二去,不但返还庙产,庙里主持的道士秦礼同,也跟林森成了朋友,攀龙附凤。

  在南京期间,突然有人来拍秦道士的马屁。此人自称叫王若仁,曾是石友三部的旅长,中原大战后退出现役,在南京混事儿,想跟秦道士一起回去发展,心灰意冷了,找个庙静修闭关。

  王若仁出手阔绰,又会来事儿,一来二去跟秦道士就成了铁哥们,被带回卫辉比干庙,出家当了道士。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没人注意这个来路不明的王道士。

  1939年的一天,他不辞而别,突然失踪。

  直到有个跑单帮的本地商人,此前正好也在比干庙当道士,还俗做生意,在东南方向200多公里外,豫东的商丘县(今河南商丘市)办路引的时候,才发现“王道士”,竟然在这里当起了鬼子的伪警察局长。

  又过了若干年,这就到了解放后,王道士,也就是王若仁,被我人民政府捉拿归案,这才知道他是日本特务,很早就被鬼子收买和培训,通过秦道士的途径,在抗战前就落脚卫辉,进行潜伏。

  1937年12月12日,卫立煌率领一战区长官部南撤,途经卫辉打间休息,尚未安顿住事儿。次日上午十点多,鬼子的飞机就来轰炸了,而且是照着卫立煌住的地方来炸。这事儿就是王道士侦查后,通过电台告诉的鬼子。

  要不是我党镇压反革命,破了这桩积案,别说卫立煌不知道了,卫辉老百姓谁也没怀疑过这个王道士,竟然是日本鬼子的走狗,汉奸特务!

  看到了吧?

  当汉奸可不容易,能耐得住寂寞,潜伏下去,那是基本功。此外还要敢于割舍,1944年4月,苏中破获的几起案子,很说明问题。

  有个国民党特务,转型投日后,为了拉拢我们的地方干部,经常请民兵队长和支部书记去吃饭,还用亲闺女作招待,下面的情况,你懂的;有个伪军连长,干脆把老婆舍出去,以便了解情况后,随时跟皇军汇报;这还不算啥,还有国民党特务转型的,资格更老,做事更决绝,干脆把亲闺女和小老婆都舍出去,舍不得孩子,套不来情报,这不耽误工作,让太君起急不是?

  这都是过程,听起来花花绿绿,可真到战场上,稍不留心,汉奸就能坑死你!

  1944年,易县支队的主力就是两个连,作为绝对主力的一连,连长和指导员都是红军出身,但缺乏作战经验,政治嗅觉也很差,被汉奸骗到鬼子设伏的村子,几乎全军覆没,他们也被女色诱惑,投敌叛变,反过来重创二连,杀害了二连长,致使易县支队损失惨重。

  这就是“铁杆汉奸”了,抗战初期不少,毕竟那时候的战场形势,鬼子还是很唬人的,不然“速败论”也不会大行其道。

  当时,不少人还没有强烈的民族意识,热衷当汉奸的不在少数,而且智商低的也多。

  1938年2月底某天,八路军772团的侦察班在和顺县城西遇到了个低层汉奸,大摇大摆的便衣侦查员给其造成错觉,以为光天化日玩枪的必然是城里来的鬼子侦探,遂献媚说自己的儿媳和闺女可供皇军玩乐,村里还有红军探子,正好一网打尽!

  结果你懂的,这样的汉奸必然吃枪子。

  几年打下来,我八路军系统的军民武装和汉奸的斗争非常残酷,但真心实意给鬼子卖命的,也有。

  山东地区的敌占区,有个维持会长,坚决支持鬼子,不给八路交粮也就罢了,借大牲口都不给,大刀压脖子上,人摁在井口,也这么说!

  没办法只能砍了,某位老八路回忆,第一次砍汉奸,碰到个大胖子,自己手生,胆量和用刀技术都有问题,连砍十来刀,才把这汉奸处决了,月白色的褂子上,都是血点子!

  无独有偶,鬼子向鲁中的淄博,派出一个汉奸特务,侦察咱们八路军的情报。

  这家伙很高明,男扮女装一直没被发现,直到因为好色,跟妇女发生关系才暴露,被老百姓报到八路给抓获。一审不是山东口音,是河北的,而且当汉奸,还牛气冲天个啥?态度顽固,对鬼子很忠诚,坚不吐口。

  政委没在家,民团出身的副团长第一个恼了,才不跟你这狗那啥的汉奸特务讲政策呢,扒了裤子,就用马鞭抽这厮的那玩意儿,就这还不交代罪行。旁边站半晌,知识分子出身的团长也气坏了,骑着马,拖到到坟地给崩了!

  只是可惜了,有这劲头,爱自己的国家,为亿万同胞去流血牺牲,不更有意义吗?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