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谁说我们不懂经济

胡懋仁 · 2019-08-20 ·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关于毛泽东与共产党是不是懂经济的问题,前些年来,一直有人对此是提出质疑的,有部描述建国大业的电影,其中有一句台词,说我们不懂经济。

  关于毛泽东与共产党是不是懂经济的问题,前些年来,一直有人对此是提出质疑的,有部描述建国大业的电影,其中有一句台词,说我们不懂经济。这话到底现实中的领袖人物是不是说过,并没有任何考证。但是从党的历史上来看,简单下一个判断,说共产党不懂经济,这是缺乏依据的,因而也是站不住脚的。

  对革命战争时期的共产党人来说,经济建设与经济发展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它与政治斗争,与革命战争能否取得胜利有着直接的和密切的关系。发展经济除了解决苏区人民的民生问题之外,对于战争中需要的经费也是极大的需要。当年,毛泽东在红军内遭到排挤,被安排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担任临时中央政府的主席时,毛泽东就开始关注经济工作。1934年,毛泽东在《我们的经济政策》一文中指出:“我们的经济政策的原则,是进行一切可能的和必须的经济方面的建设,集中经济力量供给战争,同时极力改良民众的生活,巩固工农在经济方面的联合,保证无产阶级对于农民的领导,争取国营经济对经济的领导,争取将来发展到社会主义的前提。”虽然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政权最初步的经济建设的构想,但其思路是清晰的,政策是明确的。在那种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如果没有正确的经济政策,红色根据地是根本不可能得到维持的。

  其中的主要做法是:经过分配土地后确定了地权,加以红色政权提倡生产,农民群众的劳动热情增长了,生产就有了恢复的形势了。有些地方不仅恢复了而且超过了革命前的生产量。很多地方组织了劳动互助社和耕田队,以调剂农村中的劳动力;组织了犁牛合作社,以解决耕牛缺乏的问题。特别是广大妇女参加了生产劳动,这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同时,红色政权还有计划地组织人民的对外贸易,并且由红色政权直接经营若干必要的商品淯,例如食盐和布匹的输入,食粮和钨砂的输出,以及粮食在内部的调剂等。这种对外贸易是指与红区外的地区进行贸易,不是与外国贸易。这些做法对于红色政权的稳固与发展,都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江西中央苏区的做法,在其他苏区也有类似的做法。那些面积较大,实力较强的苏区,其内部经济政策和做法都有不少可取之处。川陕苏区一度发展得也比较顺利,除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是正确的之外,其内在的经济活动的有效与支持也是起到重要作用的。

  在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所领导的军队,特别是八路军,所驻扎的地区都是相对贫穷的地区。抗战初期,国民党还发一点军饷给八路军,但是到了后来,为了削弱共产党的力量,重庆政府就一分钱也不给了。陕甘宁边区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和毛主席提供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边区上下,一齐开荒种地,纺棉织布,大家共度难关。几年后,边区军民不仅解决了吃穿问题,而且还有大批农产品生产出来,与周边区域进行贸易,共产党与八路军有过这样的经历,能说他们不懂经济吗?

  当然,在新中国建立后,对于城市中的经济建设与经济活动,共产党人最初是不熟悉的。但不熟悉可以学习,这主要是在实践中学习,因为旧中国本身的经济活动就一团糟,特别是国民党在发行所谓金元券之后,通货膨胀飞速飙升,压得全国人民根本喘不过气来。这也能向国民党学习?开什么玩笑?

  当解放军进驻上海后,上海金融巨头们大肆投机倒把,抢收银元,抛售人民币。而且,不法奸商囤积居奇,使上海市场粮食价格迅速抬升。上海百姓人心惶惶。在这种情况下,上海军管会果断采取行动,一方面发出通告,市场只允许人民币流通,其他如银元、金条等不允许在市场上作为流通货币。另一方面,军管会从全国各地大量调拨粮食等日用消费品,奸商收购多少,政府就供应多少,直到最后,奸商已经吃不动了,而政府调拨来的粮食依然源源不断进入上海。奸商们再也扛不住了,被迫降价,导致他们大面积亏损。最终,中国共产党人赢得了这场金融战与反奸商之战。试问,共产党人之前从来没有在城市中进行经济活动的经验,但是在这场激烈而复杂的经济斗争中,共产党人依靠群众,依靠全国人民支援的力量,最终战胜了上海资产阶级的疯狂与贪婪。这叫不懂经济?国民党在金元券发行后的焦头烂额,算是懂经济吗?国民党政府中经济人才也算不少,按学历看,比共产党这边的人才不知多出多少,可是那又怎么样?为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效劳的人才,再高的学历又能如何?他们效劳与服务于少数人的利益,背离了大多数人民的意愿,他们的失败是注定了的。

  新中国建立后,中国要进行社会主义工业化。对于工业化,中国共产党人确实是感到陌生的。但是,在苏联的援助下,中国的工人与工程技术人员努力学习,积极实践,很快在党的领导下,大大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中国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的工农业总颜值的增长速度超过当时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这也算不懂经济吗?

  在这段时间,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地在学习,在总结经验。毛主席结合苏联的经验教训,写出了《论十大关系》,认真总结和概括重工业、农业、轻工业的比例关系,使之处在一个协调和平衡的状态。即使在当时,以及后来也犯过一些急躁和做法,但那些错误的东西也能很快得到纠正。

  在经济困难时期,中国共产党人也迅速调整相关经济政策,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继续着中国工业化的发展,通过八字方针进行调整,最后在不长的时间内度过难关,开始新一轮的建设与发展过程。

  纵观世界,谁是真懂经济的?这个问题似乎没人能回答。那些拿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者吗?他们出过什么主意,能解决西方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问题?哪个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可是说实话,结果是头痛也医不了,脚痛也一样医不了。或者拿出了药方,而结果可能会更糟。有个说法,说五个拿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奖者,对于同一个经济问题,能拿出十二个解决方案来,那就是说,每个获奖者能拿出两个以上的方案。可是他们当中,有几个预测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好像有那么一个,可是他当时说过的预测,有人相信吗?在经济学领域里,混乱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状态。

  中国共产党人在实践中学习摸索,在不断地熟悉了解经济活动的规律。中国共产党人对于经济活动,有两大优势,一个不是为少数资产阶级或者利益集团的利益服务,而是为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服务,这也决定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第二个优势,那就是解决经济问题必须要遵守实事求是的原则。正是靠着这两个优势,尽管中国的经济建设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相比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中国的经济表现相对还是最好的。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李嘉诚们才是中国最强大的敌人
  2. 香港终于唱响正能量,法官却突然开始表演!
  3. “香港市民”李嘉诚
  4. 黄维为什么顽固拒绝改造?《特赦1959》隐瞒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5. 唐小林:有人要发射一颗怎样的“卫星”?——刚获“茅奖”的《应物兄》问题多多
  6. 就“一国两制”,谈两个观点
  7. 香港反对派在改变策略
  8. 老狐狸谈什么聊斋:香港之“瓜”,都被谁摘走了?
  9. 老孙微评(不盲听盲动)
  10. 帝吧出征!排山倒海般的爱国力量!
  1. 李嘉诚去哪了?
  2. 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认识和处理香港问题
  3. 美帝要把香港变成火药桶,擒贼应先擒王!
  4. 中央档案传来:毛主席三份亲笔铁证,还自己清白!
  5. 李昌平:应高度警惕越来越多的干部沈浩化、村庄小岗化
  6. 李嘉诚的“黄台之瓜,何堪再摘”有何意味?
  7. 李嘉诚们才是中国最强大的敌人
  8. 我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你敢诽谤他老人家,就有人敢揍你!
  9. 香港终于唱响正能量,法官却突然开始表演!
  10. 毛主席“请总理周恩来同志作报告”
  1.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2. 宪之:港乱收局的几个可能与得失评估
  3. 一篇34年前批评刘亚洲的文章
  4. 中央政府怎样才能彻底制止香港动乱发生
  5.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6.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7.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8. 外媒:个别中国女孩见到老外就变得骚浪贱?
  9. 宋鸿兵香港问题深度解析
  10. 悼念李鹏:任内抵制休克疗法,20年前预警金融自由化陷阱
  1. “小题”大作:毛主席为山区盐价高几分专门作批示
  2. ​ 今夕何夕​?特朗普又要退群,控诉WTO压榨美国多年
  3. 我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你敢诽谤他老人家,就有人敢揍你!
  4. 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认识和处理香港问题
  5. 跟着卡车司机行中国
  6. 香港终于唱响正能量,法官却突然开始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