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萧武 · 2019-08-23 · 来源:合赞历史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如果让范汉杰在功德林和廖耀湘辩论一番,廖耀湘为什么迟迟不肯救援锦州,那就很有意思了。

  《特赦1959》中很遗憾,参加了辽沈战役的国军主要将领包括廖耀湘,范汉杰等人都戏份很少,台词也很少,范汉杰完全没有出现,只是在虚构的人物蔡守元身上融合了一些范汉杰的经历。如果让范汉杰在功德林和廖耀湘辩论一番,廖耀湘为什么迟迟不肯救援锦州,那就很有意思了。再加上廖耀湘还可以和郑庭笈相互指责,东北国军将领的戏就会多很多了。

  辽沈战役是三大战役中第一个打响的,也是正式拉开国共双方战略决战的第一次大规模战役,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锦州被攻破后,廖耀湘兵团慌乱之中被包围全歼,然后是长春不战而降,接着是沈阳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就放下武器了,东北的五十多万国军全军覆没,只有很少一部分从营口撤退走了。

  很多人都指责国军统帅部的指挥有问题,才导致了这个结果。但如果就锦州之战时国军在东北的局面来看,锦州,沈阳和长春已经被分割包围,交通联系被切断,只能依靠空中联络,物资都集中在沈阳,长春和锦州的补给全靠空军从沈阳去空投,杯水车薪,勉强维持。

  这时候,长春守军十万人,如果要突围,自己是突不出去的,尤其是被长围久困之后,饭都吃不饱,根本没有力气打仗。所以,长春如果要突围,就必须由其他部队去接应,否则长春守军是无力单独突围的。但解放军惯于围点打援,所以沈阳虽然保留着国军在东北仅存的一个主力部队组成的机动兵团,但害怕被打援,所以也不敢去接应。

  因此,国军统帅部认为,解放军开始围攻锦州以后,只要锦州能够坚守得住,华北战区出兵救援,沈阳再出动廖耀湘兵团,东西对进,加上在锦州城内坚守的范汉杰集团,总兵力约三十余万人,加上锦州离海不远,海军可以用舰炮支援,又有绝对的制空权,所以是有能力在锦州城下与解放军进行一次战略决战的。

  从当时的局面看,这也是东北国军这个死局唯一的解套机会。因为在红军时期,就曾在赣州城下多次挫败红军的围攻,解放战争中西北战区也在榆林三次挫败了西北野战军的围攻。因此,只要在锦州能够击败解放军,迫使解放后撤,就可以解开这个死局,盘活整个东北战局,长春之围也可以顺利解套。

  所以,在廖耀湘兵团出援锦州时,沈阳国军主力除了留守的五十三军和青年军二零七师,以及五十二军和其他几个军的几个师分别驻守在辽阳和营口等地之外,几乎倾巢而出,全部编入了第九兵团,由廖耀湘率领,出沈阳,渡辽河,去救援锦州,下辖五个军十一个师以及二零七师的一个旅,这可以说是东北能够抽调出来的机动兵力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中使用。

  国军统帅部如此大规模的集中机动兵力,目的有二,一是在锦州与解放军进行战略决战,侥幸一逞,二是如果决战失败,可以顺势退入关内,保存有生力量。这也是国军统帅部当时在东北反复召见高级将领时反复强调过的,我是来救你们的,也就是把东北国军从这个死局中解救出去,要么一战扭转东北局面,要么退入关内,再在华北组织防御。

  但比较意外的是,这三个集团都出了问题。首先是锦州守军在解放战争中第一次出现了炮弹不足,炮兵完全被解放军炮兵压制的情况,只打了三四天,国军的炮兵就没有炮弹了。其次是没想到东进兵团迟迟无法突破塔山防线,而且后面来的侯镜如真是个共产党员,再就是国军统帅部始终没有能够推动廖耀湘下决心全力西进救援锦州,一直在辽西水网地带徘徊不前,坐失机会。

  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当时国军统帅部调度得宜,东进兵团能够迅速突破塔山防线,廖耀湘兵团又能够不在辽西水网地带徘徊犹豫,全速西进增援锦州,最后到达锦州外围,迫使解放军在锦州地区进行战略决战,恐怕当时的东北野战军也不一定有必胜的把握。实际上,这也是东野总部最担心的局面,一直在是否先打锦州的问题上有所犹豫,也同样是怕出现这种局面。一旦塔山防线被突破,廖耀湘又全力西进,以林总用兵的谨慎,恐怕等不到廖耀湘到锦州外围,东野部队就会主动北撤。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罗援将军评《古田军号》,最后重锤砸向——“但是”!
  2. 人傻钱多,速来北大——外国留学渣可领取47万全额奖学金!
  3. 孙锡良:对中印领土争端的全面分析
  4. 新闻联播的信号:汲取香港教训,让穷人能住得起房子
  5. 老田 | 把所有错误推给毛泽东——为什么“西路军失败”又重新成为一个问题了
  6. 《特赦1959》:黄维说自己不是蠢才,他还真就是蠢才
  7. 谁才是“寄生虫”?
  8. 英驻港领馆雇员内地被抓,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
  9. 双石 | 西路军问题再考辩(完整版)
  10. 没有解构,没有歪论,更没有试图颠覆
  1. 李嘉诚们才是中国最强大的敌人
  2. 李嘉诚的“黄台之瓜,何堪再摘”有何意味?
  3. 我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你敢诽谤他老人家,就有人敢揍你!
  4. 香港终于唱响正能量,法官却突然开始表演!
  5. 黄维为什么顽固拒绝改造?《特赦1959》隐瞒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6. 罗援将军评《古田军号》,最后重锤砸向——“但是”!
  7. “香港市民”李嘉诚
  8. 郑彪:对李嘉诚先生关于香港声明的初步判断
  9. 北大“鸿浩之志”,清华“热列欢迎”——文盲自信!
  10. 深圳要成为香港的社会主义示范区,还有多少路要走?
  1.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2. 宪之:港乱收局的几个可能与得失评估
  3. 一篇34年前批评刘亚洲的文章
  4. 外媒:个别中国女孩见到老外就变得骚浪贱?
  5.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6.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7. 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认识和处理香港问题
  8.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9. 宋鸿兵香港问题深度解析
  10. 悼念李鹏:任内抵制休克疗法,20年前预警金融自由化陷阱
  1. “小题”大作:毛主席为山区盐价高几分专门作批示
  2. 北大“鸿浩之志”,清华“热列欢迎”——文盲自信!
  3. 我就是想让某些人知道,你敢诽谤他老人家,就有人敢揍你!
  4. 论人民公社成败得失
  5. 许准 | 贸易战中的中美农业问题
  6. 人傻钱多,速来北大——外国留学渣可领取47万全额奖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