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张若冲:也谈田家英之死

张若冲 · 2019-09-01 · 来源:沧海之瓠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要再拿田家英的死诬陷伟人了。值伟人忌日将临,撰此文还毛主席清白。

  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在一些人眼里,田家英的死成为毛泽东心胸狭隘、迫害党内同志的有力证据,也是文革的罪证之一。

  但田家英却死于1966年5月23日,那时文革还没有开始。标志文革开始的《五一六通知》是在1966年5月4至26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通过的。显然田家英的死与文革无关,但却给即将开始的文革打上了悲剧的烙印。

  田家英1922年1月生于四川成都双流县,13岁即有“神童”之名,15岁因积极抗日和参加“海燕社”而被所在中学开除,于是投奔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毕业后从事政治宣传工作。后因在延安《解放日报》上发表《从侯方域说起》,受到毛主席的赏识。先是被毛主席选为毛岸英的文史老师,1948年又成为毛主席的秘书。因此与毛主席结下不解之缘,深得主席器重与信任。

  那么,田家英真是毛主席迫害致死的吗?

  据曾任江青秘书的阎长贵的文章说,田家英是1966年23日辰时在毛主席藏书室永福堂自缢而死。那么他为什么要自杀呢?

  田家英自杀前所作的最后一件事,是将工作、文件,特别是毛主席的手稿,移交给戚本禹。这天上午安子文刚刚到田家英家里宣布了他停职检查的通知,并办理了工作移交手续。晚上田家英又给戚本禹打电话,将找到的一些忘了登记的遗留文件亲自交给了他。还当面问戚:究竟出了什么事,是谁在害他?

  据田妻回忆,田家英这天夜里曾说“中央把我当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我看是当成敌我矛盾了。”

  从当事人提到的这些细节看,显然田家英是出于对“停职检查”的不理解,和被当成“敌我矛盾”的恐惧而一时想不开自杀的。

  田家英为什么想不开、为什么要自寻短见呢?比较可信的说法是戚本禹、田家英的女儿曾自等人的说法:主席不再信任他了。他也就认为他被主席否定了,政治生命完了。作为自尊心很强的知识分子,这么想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田家英做了主席二十年的秘书,相互关系一直很好,主席为什么突然不信任他了呢?

  据同样做过毛主席秘书的戚本禹对阎长贵讲,“主要是因为田家英和刘少奇的关系。他说,毛泽东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时,田是主席办公厅副主任,当毛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而换上刘少奇时,田没有辞去主席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而继续留任。田给刘少奇打电话,询问应怎样工作,刘说:你过去怎么做还怎么做。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经常到刘少奇那里去。(在)所谓“三年困难时期”,田和刘少奇都主张“包产到户”。田家英把这种主张向主席报告,主席问这是你的意见,还是别人的意见。田说是他自己的意见。主席认为他说的不是实话。”

  这段话说了两点:一是田家英没有与主席一同辞职;二是田与刘一样主张“包产到户”,而毛主席认为田说了假话。

  第一点不是大问题,本来追随毛主席的田家英在毛不担任主席时,可以继续留任主席办公厅副主任,这是个人的选择自由,但田家英不该主张“包产到户”。田担心的“敌我矛盾”可能就是“包产到户”这点。但毛主席认为“包产到户”不是田家英的主张,只认为他说了假话。

  由此看来,田家英的悲剧是他当刘少奇的办公厅副主任导致的,或者也可以说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如果他没有说“包产到户”是他自己的观点,或者他检查说原本不是他的观点,他是可以置身事外的。至于他做刘少奇的办公厅副主任,再继续做毛主席的政治秘书,自然是不太合适的,何况政治主张不一样呢?毛主席不再让田家英做秘书,是合情合理的安排。在政治观点不一致的情况下,尤其是在毛刘两个主席之间,田家英怎么开展工作?

  所以,毛主席替换政治秘书是必然的。对此,田家英一时想不通,也没有与人沟通就自寻短见,终年44岁,实在是有些可惜。田家英父母寿数也都不高。当然,除了秘书被替换这个导火索,田家英之死应该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我这里就不便展开说了。至于胡乔木关于田家英是江青迫害致死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早有当事人澄清了。不要再拿田家英的死诬陷伟人了。值伟人忌日将临,撰此文还毛主席清白。

  张若冲2019/8/29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 | 教科书一般的人生经历:聂元梓的九十八年
  2. 胡澄:“躲避崇高”者岂能获得崇高荣誉?!——坚决反对王蒙获得“国家荣誉”称号
  3. 从黄之峰、周挺轻易获得保释,我们看到了什么?
  4. 从李嘉诚回复不要用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证明由商人主导的社会必定是道德沦丧的社会!
  5. 今天抓捕这么多乱港头目,传递出的信号还不够清晰吗?
  6. 关键时刻,杜特尔特在北京作出承重承诺!
  7. 钱昌明:“九九”来临感言
  8. 今天的暴乱事件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附带视频)
  9. 韩国——寒酸、衰老的“发达国家”
  10. 李旭之:特朗普疯了吗?
  1. 高戈里:党的组织原则不容践踏——兼述西路军西进究竟奉谁的命令
  2. 李慎明:毛主席反和平演变战略培养了当今哪些领导人
  3. 吴铭:就《古田军号》对罗老师讲几句话
  4. 如果中美经贸全面脱钩,中国怎么办?
  5. 教育部发布高中统编教材,毛主席的文章成为开篇第一课!
  6. 老田 | 教科书一般的人生经历:聂元梓的九十八年
  7. 评周其仁的一篇新文章
  8. 元碧先生,一路走好!
  9. ​​《古田军号》遭遇寒流的本质问题:和平演变离最终成功已只有几步之遥
  10. 突然间,英国所有大城市的街头,都乱套了!
  1. 外媒:个别中国女孩见到老外就变得骚浪贱?
  2. 宪之:港乱收局的几个可能与得失评估
  3. 一篇34年前批评刘亚洲的文章
  4. 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集体沉默
  5. 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认识和处理香港问题
  6. 胡澄:香港,是中国共产党的---!
  7. 宋鸿兵香港问题深度解析
  8. 李嘉诚们才是中国最强大的敌人
  9.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10. 李嘉诚去哪了?
  1. “红色洋教授”伊莎白:毛泽东是伟大的社会学家
  2. 奇袭白虎团战斗前惊心动魄的五分钟
  3. 吴铭:就《古田军号》对罗老师讲几句话
  4. 如果中美经贸全面脱钩,中国怎么办?
  5. 元碧先生,一路走好!
  6. 从黄之峰、周挺轻易获得保释,我们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