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教师节随想

马宁 · 2019-09-10 · 来源:科学的历史观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但城乡差别大,城市内部的差别也不小。从小学到大学,中间一个没留神,就前功尽弃,毁于一旦。这些情况,有的可以靠教育政策来解决或者缓解,有的教育政策就无能为力了。

  今天是教师节。大家都是受过教育的,受过教育的人都有老师。老师当然有好的也有差的,有我们喜欢的老师,也有我们不喜欢的老师。有讨厌他所有老师的人,但是好像还没有喜欢他所有老师的人。也许有,只是我没遇到过。

  我算是出身于教师家庭。我爷爷奶奶在伪满洲国时期就当过老师;我父亲、我的两个叔叔都是老师。我父亲先是七十年代在农村当民办教师,改革开放后进城转入编制。当年的生产队中很多人他都教过,所以直到现在,他回到那里,仍然会得到热情招待。

  之前看到过一些文章。说为什么过去有那么多农村学生考入大学,现在反而越来越少了,原因是50年代之后,大批知识分子下到基层,这些人为基层教育事业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现在那么有知识负责任的老师越来越少了,所以农村的教育也不如从前了。

  我承认这种说法有道理。现在的老师,在负责任方面,确实不如从前。我小学中学时代,虽然老师体罚学生很常见,但是确实大多很负责任。我是教师家庭,父母也基本不用管我的学习。我们这一辈人,很多人的父母初中毕业就算有文化了,在县城里高中生已经算知识分子了,父母操心学习也没什么大用。所以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共同的回忆就是父母不管学习。这倒不一定是别的什么特殊的原因,现在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学历高了,更加关注孩子的学习,也能帮得上,不像过去的父母。如果现在的学校教育不是这个德性,家长也轻松不了。反倒是很多学校的老师,学历也就那样,可能有时候还未必有家长学历高,这和过去的情况正好颠倒过来了。所以,我觉得前边提到的那种说法有一定道理。

  不过呢,我也不认为这种说法完全有道理。像我父亲,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庭成分的问题,没让上高中,完全靠自学。那时候上大学要靠推荐(工农兵大学生),他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是仍然没有放弃。改革开放后恢复高考,他辅导的许多学生都考上了大学。由于家庭拖累,他放弃了高考,参加了函授本科学习,最后以辽宁省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他不是前边那种说法中的那种知识分子,但是在教育战线上也是硕果累累。我自己的老师(当然是上大学之前的),就没有几个本科的,哪怕是高中老师大多数都是专科。有一年,有几个洋鬼子乘火车到了我们那个县,县里临时抓了一个英语老师(不是我们学校的,但是那时候的老师都差不多)当翻译,这个老师根本不大听得懂,也翻译不好。我中学学的完全是哑巴英语,语法学得滚瓜烂熟,一句不会说;后来是因为工作的原因练习了口语,但是也说不好,而且带有明显的口音。我儿子说我讲的英语连Chiglish都算不上,是country English.

  就是这种水平的老师,把我们县里一批又一批的学生送上了大学。只要学生肯学,老师就不会放弃。这种责任心和努力并不是来源于多么高的受教育程度,而是来源于一种信念,读书上学的信念。

  当年,我说的这个当年,并不是多么久之前,80、90年代吧。当年,户籍制度很严格,而且就业机会也不多。农村户籍的人并不像现在这样,有大量的进城务工的机会。想摆脱农村户口,摆脱种地,最有效的途径就是上大学。南方可能情况会不太一样,经商啊、打工啊的机会可能比较多。北方很少。上大学意味着离开农村,意味着正式工作。所以大家都很重视教育。而这种氛围下,老师们也以学生成绩好为荣,社会上以读书为荣。这是一种良性的互动,虽然社会背景让人不那么舒服。

  现在不同了。上大学很容易,不读书找个工作也不难,养活自己不是太大问题。读书的那种劲头就不如从前了。现在大学不但不包分配,而且普通的学校毕业找个称心的工作还挺不容易的。很多大学除了一张文凭,基本没有什么价值。从提高整体国民素质上讲,是好的。从功利主义角度看,是投入产出比不怎么划算的。现在好的大学很多都是综合性的,院系设置齐全,你让那些普通的或者比较差的学校的毕业生还有多少竞争力可言。

  过去上大学不容易,大家都以上大学为荣。你说是应试教育也好,是什么什么也罢,总之谁家出了一个大学生是很光荣的事情。学校当然也互相攀比升学率和成绩,哪个学校成绩好,考哪个高中的学生就多;哪个老师教学搞得好,哪个老师在学校、在社会上就受重视。这都是很现实的。现在情况又不同了。我经常关注上海的中学,每年中考之后,初中都不在官网上发喜榜;高考之后,高中也不在官网上发喜榜。(是不是所有的学校都这样,我不太确定,但是肯定绝大多数学校是这样的。)以前还会在校门口立个红榜,今年连学校门口都没有了。中高考成得好,好像是坏事一样,要偷偷摸摸的。其实最后哪个学校考成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网上有人专门整理这方面的资料,好学校每年入学挤破头。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呢?

  老师也不考核升学率,学校也不考核升学率,对老师和学校来说,还有什么动力去好好教书。对教育政策,咱也没什么好多说的。说多了说不定还惹麻烦。但是必须要说,老师负不负责任,家长要不要辅导功课,学生要不要上补习班,这都是政策引导出来的。过去评价《白毛女》,有这么一句话: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虽然用在这里不怎么合适,但是道理是一样的。政策的影响太大了。

  但是就农村学生上大学越来越难这一点来说,又不仅仅是教育政策的问题,甚至主要不是教育政策的问题,而是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当年,我说的这个当年,并不是多么久之前,80、90年代吧。当年,老师流动也不容易,在一个地方就好好工作。可现在不同了,好的资源、好的老师都向大城市、向经济发达地区流动;甚至在大城市、经济发达地区,也向个别学校集中。在这种情况下,争取优质教育资源的竞争是及其激烈的。比方说,在上海,每年考到北大、清华这样的学校去的学生,大多数在高中就是校友。想上985、211档次高校的,起码高中要读个市重点;区重点也就是上个一般本科;普通高中那已经不值得一提了。可见,不但城乡差别大,城市内部的差别也不小。从小学到大学,中间一个没留神,就前功尽弃,毁于一旦。这些情况,有的可以靠教育政策来解决或者缓解,有的教育政策就无能为力了。

  有些人常常说,阶级上升的渠道越来越窄了。我对此倒有不同看法。我不认为,阶级上升渠道宽广有什么太多意义,因为我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认为有点本事的人都成为中产阶级或者有产阶级,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对个人也许是好的,但也仅此而已。我不在乎什么上升的渠道,我在乎的,只是每个人都有好好读书的权利,都能接受到好的教育,而老师能够为人师表,好好引导学生,成为一个有素质的公民,希望每个人的老师,都成为自己温馨的回忆 。这就是我的理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刘润为:《青玉案 怀念毛主席》
  2. 郭松民 | 大趋势:为什么是毛泽东——纪念毛主席逝世43周年
  3. 杨继烈:《忆秦娥 悼念毛主席 》
  4. 望长城内外:我国正在进入政治斗争的新时期和新常态
  5. 九月九日一起来纪念敬仰毛主席,给全国人民教师的一封信
  6. 伟人虽逝,思想不灭——纪念毛主席逝世43周年
  7. 毛主席逝世党中央《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
  8. 毛主席1965年重上井冈山时的教导,字字千钧……
  9. 鹤龄:驳茅于轼“二战后中国站起来了”的谬论
  10. 郭松民 | 面对牺牲了一切的毛泽东——纪念毛主席逝世43周年
  1. 费孝通谈潘光旦对文革的态度
  2. 一个“洋奴”的丑陋嘴脸!
  3. 龙应台,你是一个什么蛋?
  4. 郝贵生: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
  5. 南宁推出肉票,还念念不忘攻击毛时代物资匮乏?
  6. 猪肉涨价,没那么简单
  7. 郭松民 | 谈谈军衔制:毛主席为什么赞同取消军衔制?(下)
  8. 迎春:“拉动内需”是个馊主意
  9. 孙锡良:老孙微评(多视角)
  10. 说上涨的物价
  1. 外媒:个别中国女孩见到老外就变得骚浪贱?
  2. 郝贵生: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当代斗争内容究竟是什么?
  3. 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认识和处理香港问题
  4. 老田 | 教科书一般的人生经历:聂元梓的九十八年
  5.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6. 李嘉诚们才是中国最强大的敌人
  7. 李嘉诚去哪了?
  8. 张志坤:美国手里可能攥着中国什么要害与把柄
  9. 罗援将军评《古田军号》,最后重锤砸向——“但是”!
  10. 老田 | 把所有错误推给毛泽东——为什么“西路军失败”又重新成为一个问题了
  1. 英雄迟暮, 壮志未酬
  2. 汉奸黄之锋赴台记!
  3. 郝贵生: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
  4. 拉动内需刻不容缓
  5. 深圳梦,究竟是谁的梦?
  6. 别再上当了:黄金大米20年谎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