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安生:游击战、基层、黑社会、公投及其他

安生 · 2019-10-21 ·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丧失基层,丧失打赢游击战(反游击战)的能力。丧失打赢游击战(反游击战)的能力,丧失对一个地区的控制权。丧失对一个地区的控制权,丧失这块领土(势力范围)。

  丧失基层,丧失打赢游击战(反游击战)的能力。丧失打赢游击战(反游击战)的能力,丧失对一个地区的控制权。丧失对一个地区的控制权,丧失这块领土(势力范围)。

  反之亦然。

  控制了基层,就获得了打赢游击战(反游击战)的能力。获得了打赢游击战(反游击)的能力,就获得了一个地区的控制权。获得了一个地区的控制权,才能扩张、巩固领土(势力范围)。

  游击战,说到底,考验的是对基层的控制力。

  游击队的实力,必然远远弱于正规军,否则没有必要开展游击战。游击队与正规军正面交锋,必然一败涂地。

  游击方能够长期存在的原因,是因为其具有情报优势,所以能够做到战场单向透明,掌握交战的主动权,在局部力量对比有利的时候,主动发起进攻,在局部力量对比不利的时候,潜藏实力,回避战斗,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打了就跑,跑了以后找机会再打。像蚊虫叮咬猛虎一样,不断削弱对手。一边削弱对手,一边壮大自己,不断争夺对各种资源的控制权。最终,颠覆旧政权,或者分疆裂土——在传统模式下,游击战升级为运动战;在现代模式下,引发所谓的“人道主义灾难”,由境外势力插手,举行脱离本国的公投。

  削弱对手,增强自己的同时,必须谨慎隐藏行踪,以免被正规军抓住游击队的主力,一举歼灭。

  所以,马克思布特称游击队为隐形军队。

  这并不容易。

  任何游击队都不可能脱离主流社会存在。

  一方面,游击队很难自己完整的生产基地,否则,对方必然有能力通过消灭游击队依赖的生产基地的方式,摧毁游击队的经济基础。

  一方面,游击区不可能与正规军占领区泾渭分明,存在明确的战线,以及战线拉锯的无人区。如果游击队与正规军之间存在泾渭分明的战线,那么游击队与正规军之间的战争就不再是游击战,而是阵地战。正规军完全可以发扬火力优势,消灭游击队。

  游击队必然在游击区有大量的活动,这些活动即包括征集(采购)物资,也包括打击正规军。游击区名义上由正规军控制,正规军在此有驻军和各级政府和相应的官吏,实际控制权则处于争夺状态。

  这些活动必然与当地居民发生接触。这些居民完全有可能出于个人好恶,甚至仅仅是赏金,向正规军提供游击队行踪的情报。游击队则可以通过获得民众好感,保护积极分子,消灭告密分子的方式,切断正规军的情报来源。

  从火力和资源上看,游击队处于绝对劣势,游击队必须通过增强对基层的控制,获得情报优势,弥补劣势。能不能获得情报战的优势,关键在于基层民众站在谁那一边。

  如果正规军控制了基层民众,那么游击队是无法生存的。反之,如果游击队控制了基层民众,那么正规军必然在当地处于被包围并不断损失兵员与物资,耗资巨大、疲于奔命却劳而无功的状态。

  打赢游击战,或者反游击战,给予民众必要的好处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有效保护忠于自己的民众,镇压敌对民间武装。

  读毛选,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是一方面,有效镇压反动地主武装是另一方面。

  地方武装有赤卫队和工农暴动队。暴动队以梭镖、鸟枪为武器。职务是镇压反革命,保卫乡政权,敌人来了帮助红军或赤卫队作战。赤卫队的武器主要是五响枪,也有九响和单响枪。大部是红军发给的,小部是自己从敌人夺取的。各县赤卫队大都经常地和豪绅的保安队、挨户团作战,战斗力日益增强。现在各县赤卫队的枪枝还是很不够,不如豪绅的枪多,红军必须继续在武器上给赤卫队以帮助。在不降低红军战斗力的条件之下,必须尽量帮助人民武装起来。作战缴获的枪,则尽量武装地方。赤卫队的指挥官,由各县派人进红军所办的教导队受训后充当。朱培德、吴尚亦在武装保安队和挨户团。红色地方武装的扩大,刻不容缓。

  红军以集中为原则,赤卫队以分散为原则。当此反动政权暂时稳定时期,敌人能集中大量军力来打红军,红军分散是不利的。我们的经验,分兵几乎没有一次不失败,集中兵力以击小于我或等于我或稍大于我之敌,则往往胜利。中央指示我们发展的游击区域,纵横数千里,失之太广,这大概是对我们力量估计过大的缘故。赤卫队则以分散为有利,现在各县赤卫队都采取分散作战办法。

  即使在武器最紧张的时候,毛主席仍然反复强调要把一部分武器分发下去,建立地方武装,武装支持共产党和红军民众。这些武装起来的民众,可以有效对抗地主的反动武装(民团、还乡团),镇压国民党的基层组织。

  只有镇压了国民党的基层组织(乡绅集团)及其武装,民众才敢真正投靠中共、支持红军,武装斗争才可能取得胜利。如果没有赤卫队、暴动队与保安队、挨户团、还乡团的坚决斗争,那么基层民众即使获得极大的经济利益,也不敢轻易站出来支持红军。何况,有保安队、挨户团存在,普通民众是不可能站起来打土豪、分田地的。

  地方武装需要红军的支持,一是提供武器,二是提供领导人员,三是必要的时候,直接并肩作战。没有红军的支持,地方武装是很难对抗国民党正规军,很难对抗有国民党正规军支持的保安队、挨户团,长期持有武器的。

  马日事变以前,各县有农民自卫军。枪数:攸县三百,茶陵三百,酃县六十,遂川五十,永新八十,莲花六十,宁冈(袁文才部)六十,井冈山(王佐部)六十,共九百七十。马日事变后,除袁、王两部无损失外,仅遂川保存六枝,莲花保存一枝,其余概被豪绅缴去。

  红军给地方武装撑腰,地方武装为红军创造作战的有利条件。

  国军进入游记区,如同瞎子,两眼一抹黑,无法得到任何情报和补给。进入苏区,更是处处碰壁、被动、挨打,寸步难行。

  相比之下,红军能源源不断地获得国军的情报、补给,以逸待劳,寻找有利于己,不利于敌的战机。

  可以想象,如果当时红军不给地方武装撑腰,不支持地方武装的发展,任由国民党发展保安队和挨户团,那么处处碰壁、被动、挨打,寸步难行的就是红军。

  相比中国的游击战,切格瓦拉和卡斯特罗重视军事斗争,忽视政治斗争,他们的游击战,在独夫民贼巴蒂斯塔控制本土还可以玩一玩,到其他国家去打游击战,就是去送死。

  要打赢游击战,必须控制基层。控制基层,必须镇压敌对势力的基层组织,尤其是其中的武装分子。镇压的方式,万万不能拘泥于法律手段——因为对方是不会拘泥于法律的。温良恭俭让,万万不行。对敌对势力控制的基层组织尤其是武装分子的费厄泼赖,就是对支持自己的民众的残忍无情!

  在这里,我们可以用黑帮控制基层做例子,说明这个问题。

  十几个成员或者说班级的黑帮,可以祸害一个街区的良民。几十个成员或者说排级的黑帮,可以祸害一个行政区的良民。上百人或者说连级的黑帮可以控制百万人口甚至几百万人口的城市的良民。(更大规模的黑帮一般很难存在,一方面是因为黑帮是建立在私人关系基础上的组织,规模过大,私人联系减弱,必然出现内部组织分裂;一方面是缺乏容易控制的稳定而庞大的财源,维持组织存在;一方面是难免遭到政府的打击)。

  看《教父》的话,教父的黑帮的规模,核心分子在十人以内,算上打手和喽喽,大约几十人到上百人的规模。但是,教父的组织能在纽约尤其是在意大利移民聚居区兴风作浪,让许多人谈之色变。

  原因无他,教父的黑帮有组织,良民没组织。纽约警察、联邦调查局等公权力受法律的限制,教父的黑帮又专门的律师指导如何规避法律。

  能做到极少数人控制绝大多数人的原因,无非是黑帮分子有组织,普通民众无组织。黑帮分子总能集中资源,消灭试图反抗的普通民众。普通民众掌握的资源总量远远超过黑帮分子,但是在工业化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疏远,个人处于原子状态,很难形成强有力的纽带联系。因为缺乏组织,所以每次反抗都是零散的,投入的资源都是有限的,都远远少于黑帮投入的资源,都能被黑帮分子镇压下去。

  国家机构,理论上比黑帮分子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强的组织能力,实际上则受制于法律的限制。黑帮分子在法律专家的指导下,可以有效地规避法律,实现为非作歹的目的。黑帮分子打击良民或个别坚持主旨正义的法官(警官、检察官),可以保证置对方于死地。国家打击黑帮分子却未必。出庭作证,还是不出庭作证,对大多数深刻领悟黑帮和政府效率之间的差异的良民来说,往往选择后者。国家的打击是不确定的,黑帮的报复却是说到做到的。

  和良民比组织能力,和国家机构比不择手段。这就是黑帮存在的原因。

  如果一方面严厉打击奋起抱团反抗的良民,一方面强调依法打击黑帮分子,那么黑帮分子逍遥法外,四处破坏,打砸抢,就是可以预期的结果了。至于为什么出现这个结果,还要从维护统制的角度来看。

  一方面,在阶级社会,统治阶级有必要,严厉控制民间的有组织的奋起反抗的力量,以免这些民间的反抗力量在粉碎黑帮分子以后,枪口指向统治阶级。相比之下,黑帮分子的目的有限,无非是谋财,很难威胁到统治。大规模的黑帮,往往还会主动洗白,成为统治阶级的一部分。许多黑帮分子,往往与统治阶级勾结,成为统治阶级控制基层的有力手段,执行一些符合统治阶级利益,但是不方便由国家机构执行的任务,或者说“脏活”。究竟谁是心腹大患,谁是夜壶,谁可能要命,谁有用,统治阶级是很清楚的。

  一方面,在资本主义国家,生产生活要素都可以用金钱购买,真正的统治阶级是控制财富的在野的大资产阶级。对大资产阶级来说,他们最大的威胁不是民间的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黑帮分子,而是政府控制的国家暴力。为了避免政治问题刑事解决,必然要制约政府,严格控制国家暴力,并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技术漏洞。这些技术性的漏洞,需要一定的资源门槛。不过,对为非作歹的拥有足够资金的黑帮来说,跨过这样的资源门槛并不是难事。这些人威胁不到大资产阶级的安全和统治,甚至可能成为大资产阶级统治基层民众的得力助手,大资产阶级自然没有必要因此放松对国家暴力的严厉监管,并调整关闭这些技术性的漏洞。此外,有些黑帮可能与境外势力相勾结,成为境外势力渗透扩张的工具。比如,当年美军在西西里登录,即利用黑帮。这种情况下,如果本国势力趋于投降妥协,那么自然对境外势力操纵支持的黑帮采取默许放纵的态度。

  再回到游击战。

  让民众站在自己这边,除了要给予他们一定的好处,还要确保他们的安全。某种意义上讲,后者比前者更重要。

  无论是正规军还是游击队,谁能真正做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而且说到做到,准确,高效,让支持者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并得到有效保护,让反对者受到严酷打击并剥夺其占有的社会资源,谁就能真正赢得游击战。

  一般情况下,除非有不共戴天之仇(比如亲人遇害),或者,立即死于饥寒的风险。否则,大多数人是不愿意冒险的,他们深深的明白,猫鼠相斗踩死蚂蚁的道理。

  那些主动表明立场又无法得到保护的支持者,往往会遭到毒打、驱逐、流放,甚至杀害的待遇。这些人悲惨的处境,会让其他人或者沉默,或者转而支持另一方。

  如果政府对抓获的黑帮或土匪实施从重从快、严酷而高效的打击,那么会有大批的民众,站在政府这一边,为政府提供必要的情报及其他资源。反之,如果政府态度暧昧,犹疑不决,被抓走的黑帮或土匪,经过审判不久就恢复了自由,那么没有多少人会站在政府这边的——因为他们知道政府对自己的保护,是不靠谱儿的,而黑帮或土匪对自己的打击,黑帮和土匪对自己的是及时而高效的。

  如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毛主席在革命时期,反复强调赤卫队等地方武装的重要意义。仅仅有土改,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没有赤卫队等地方武装与民团、还乡团等反动武装以及告密分子之间残酷无情的斗争,那么普通民众即使有可能获得唾手可及的巨大的经济利益,也不敢轻易伸手,更不敢轻易站在红军(八路军、解放军)一方。因为他们知道,反动武装的报复残酷无情,站在红军(八路军、解放军)一方,意味着冒生命的风险。

  当然,这并不是说,解放军取得最终的胜利是因为反动武装不够残酷,而是说在大多数情况下地方武装有效地保护了绝大多数民众,让他们敢于也能够站出来,支持解放军与反动派斗争。

  二战结束以后,游击战成为日益重要的作战方式。

  由于出现了热核武器,大国之间无法正面对抗,但是可以通过游击战的方式。不断削弱甚至夺取对方的势力范围甚至领土。

  一国政府如果在某一个地区失去了支持自己的基层民众,那么本国军队进入该地区,如同进入敌国。该国失去对该地的控制只是时间问题。打压、驱逐、甚至杀害支持本国政府的基层民众,是敌对的超级大国分裂、削弱他国的常用手段。

  这个过程大致几个步骤:

  首先,敌对大国对目标地区进行资金、思想渗透,在目标国家的民间形成反政府的地下组织,从思想和组织上为分裂行为积蓄力量。

  然后,在敌对大国的支持、怂恿下,当地的反政府组织大规模发动暴力袭击,甚至局部战争。

  接着,由敌对大国控制的舆论媒体对当地局势进行压倒性的选择性报道,在全球范围制造舆论攻势,对目标国家口诛笔伐。

  随后,由敌对大国提出人道主义灾难,对目标国家进行经济制裁,甚至武装干涉。使用一切手段,阻挠目标国家采取必要的、有效的反对他国干涉内政,维护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军事行动。

  由敌对大国支持的军事力量在当地大规模打击、驱逐甚至屠杀支持目标国家政府、支持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分裂的民众。目标政府或者束手无策,或者骑墙游移,或者试图息事宁人,提出人道主义灾难的敌对大国,则增加对当地反政府武装的支持,资金、思想渗透,以及对目标国家政府的舆论、外交攻势,任由局势发酵。

  由于目标国家本国武力受限,大批支持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分裂的当地民众失去保护,任人宰割。在武力伤害和威胁的作用下,他们或者主动逃离家园,或者被杀害,或者成为沉默的人群。在武力的作用下,当地民众的人口结构和主流意见发生迅速改变。

  最终,敌对大国推动公投,决定当地的去留。

  在目标国家完全丧失当地的基层组织,目标国家政府的支持者被威胁、无情打击、驱逐甚至杀害的情况下,公投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目标国家即使采取了非常手段,镇压了敌对大国支持的武装组织,推翻了公投的结果,支付的代价也必然是高昂的。

  科索沃战争、车臣战争,都有某大国施行这种操作的影子。

  对目标国家来说,及时表明立场至关重要——“在哪里发现匪徒,就在哪里消灭他。在厕所里发现匪徒,就把他淹死在马桶里。”

  叶利钦试图息事宁人,结果车臣地区的局势不断恶化。

  普京不惜一切代价,不顾由某敌对大国控制国际舆论攻势,态度坚决、果敢,彻底镇压了受到某敌对大国支持的武装分子,最终维护了主权和领土完整。

  及时镇压分裂势力,保护支持本国政府的当地民众,避免当地人口结构和公开的主流民意向不利于本国政府的方向变化,是以最小代价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的唯一手段。

  冷战思维从未走远。对某敌对大国来说,死毛熊才是好毛熊。当时,苏联虽然已经解体,但是俄罗斯仍然是世界第二军事大国,第二核武器大国,仍然拥有广袤的领土和丰富的资源。不断削弱俄罗斯,是某敌对大国的既定方针。不把俄罗斯拆散为若干小国,该敌对大国是不会收手的。叶利钦希望对方放自己一马,未免太天真。

  执政末期的叶利钦反思自己的失误,担心俄罗斯的分裂(当然,从个人角度也担心被后人清算),选择了普京——“俄罗斯就交给你了,你要保护好!”

  普京没有辜负叶利钦的选择——“俄罗斯有广袤的领土,但是没有一寸是多余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