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水里的鱼 · 2019-11-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历史是个窄门,中国不和第三世界国家联合,中国就是孤家寡人,中国就是被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联合敲诈、欺骗、利用、玩弄的对象,中国人民永远是帝国主义的奴仆。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1、赵紫阳的话说错了吗?

  近期看了郭志琪的《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一文,对文章中的观点表示小小的不赞同,这里说说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比较认同赵紫阳当年的话——改开与四项基本原则是矛盾的。他说的确实没错,40年了,大家想想改开干的是什么活?将原计划经济改为市场经济,将公有制体制解体为各种类型的混合所有制。四项基本原则是什么?是指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也就是坚持上层建筑,坚持政治体制。综合来看改开其实做了一个变革经济体制而坚持政治体制的事情。这个怎么理解?就像往苹果手机里装进了安卓的操作系统,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大家都知道任何社会都存在一个这个社会存在的合理性或者说合法性,也就是道,也就是大前提。比如古代中国,儒家思想是指导思想,儒家哲学就是道,儒家的道就是追求天人合一,天地万物上下有序,所以人类社会就应该是一个上下有序的等级社会,所以三纲五常、礼教、等级森严等就存在其合理性,也所以中国古代社会能够呈现古代社会的样子;资本主义也是如此,资本主义的道就是人性自私,将任何东西都资本化,然后在市场交换,资本需要自由流动以获取利润,所以自由主义是资本主义天然的外衣,也所以市场经济成为了资本主义主要的经济表现形式;同理社会主义的道是人的社会化,是劳动者生产力的解放,所以资本退出舞台,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成为社会主义必然的经济形态,也所以无产阶级专政成为了必然的政治条件。然而“中特”的道是什么呢?我不知道,相信很多人也不知道。理论上不存在,实践中很模糊。

  大家都知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器是具体的表现形式或者说实体,而道才是根本。万物都是道为先的,道成立器才能是一个有功用的器,道不成立器就是个没用的器。我们看看改开这些年中国社会的变化就不难发现,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举步维艰,市场化的结果是收效甚微。比如房价问题,房地产市场成为了少数人和政府联合操纵的市场,并不是一个公开透明充满竞争的市场,再比如医疗、养老、消费、股市等等,充满了信息不对称和恶性操纵,政府机构臃肿,国企事业单位腐化。再比如现在的产能严重过剩问题,按照市场经济的经济周期,泡沫早就该破了,经济早就该下行了,特别是房地产,但是实际却是持续增长,市场经济几十年居然没有经济萧条期,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功能完全失效,不是真正的有效市场,这是违反市场经济规律的,这是自欺欺人的发展方式。

  在中国无法形成真正的有效市场,根子上是政治体制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市场经济是和资本主义配套的经济制度,就像苹果手机里装的是IOS系统一样,道器合一的,也是和谐的。但是市场经济遇上了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就扭曲了,就变形了,就乱码了。看看实际情况是不是如此?不用说,现实给出了答案。

  那么问题出来了,改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何会出现如今的复杂矛盾?

  根据总设计师的话:改开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改开的目的是通过向资本主义国家学习先进的经验,然后发展我们社会主义自身。从这个看其实很明显就存在巨大的矛盾,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对立的主义,也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是因为如此美苏时期也不会形成两个阵营的格局。所以我们虽然通过开放学到了是资本主义的器,但器有了道才能有功用,所以实践中就必不得已逆向而上来进行道的改革,由此带来了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这就是所谓的“自我革命”(现在中央说自我革命,每次听到都想呵呵,世界上哪个政党活到要革自己的命?恐怕这么做的只有ZG)。自我革命怎么个革法?如何下手?先动哪部分?有没有风险?动坏了怎么办?这些问题看不到解,也无法解,一解就就解成前苏联了,为什么?因为历史发展的门太窄了。且不论这些,单从总设计师的另一句话——改开如果使中国重新出现了阶级,出现了两极分化,那么改开就失败了来看,改开已经宣告了失败。

  赵紫阳的话确实说的不错,改开要学习资本主义,那就必然道器一体不可分家的学,才能学到位,才能有功用,毕竟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十分成熟,道器分家就会变成道不驭器,自相矛盾的结果,相反这样是更有害处的(当然我不是为他翻案,我不是带路党,而是赵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值得让我们反思)。

  改开不是往资本主义去也不是继承“老路”,那就没有方向去了,就变成了没有头绪的无头苍蝇了,那就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既没有理论依据也没有实践可行性,于是中国就像一个拄着拐棍,挂着吊瓶的高危病人一样步履蹒跚。改开否定了前30年的探索(主席的大多数建设路线被认为是“左”的路线被否定,至今被承认的只有开国、两弹一星、工业基础建设等代表国家主义的零星的几点),否定了公有制的集体计划经济,否定了继续革命理论,否定了阶级斗争,当然也不允许自由主义发展,也不允许私有化,也不允许政治体制变革(所谓的“既要警惕‘左’也要防止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那么中国就逐渐演变成了一个不左不右没有主义的国家,中华民族就变成了一个没有思想和信仰的民族,成了虚无主义的世界(其实虚无主义不只是历史虚无主义,很多人一谈虚无主义就局限在历史虚无主义,实际上这只是虚无主义的一小部分)。为什么那么多有钱人都选择移民?为什么清北每年那么多优秀学生都选择海外留学,一去不返并且勤奋的建设着外国?我们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因为没有主义的土壤是留不住人的,没有思想和信仰滋养的国度是没有希望的。

  其实笔者不赞同网络上挥舞着民族主义的大棒对中国富人和优秀学子向海外移民的口诛笔伐,这恰恰是虚无主义的表现,恰恰是无脑的行为,因为人类作为一个大脑高度发育的动物,终究是需要信仰的,终究还是要相信些什么的,不论什么主义,终究还是要有主义的,革除了主义只能使中国陷入思想和信仰的沙漠,这比单纯信仰资本主义还可怕。(这才是中国为什么出不了世界顶级的各种大家和中国人整体自卑、崇洋媚外的根本原因——道的丢失,而非单纯教育体制的问题。)笔者不支持移民但很理解这些人的心理,因为对于有思维能力的人类而言,思想和信仰是必不可少的,不论是什么主义,追求主义都是追求进步的人必然选择的道路。当年钱老毅然决然离开优越的美国而来到贫瘠的中国并不是因为什么民族情怀而是因为毛主义(可惜的是如今我们这个信仰沙漠化的国度将这个事实做了删除,说起钱老只提爱国不提主席。相同的还有如电影《攀登者》等影视作品中对毛主义的删除)。同样的道理,如今若干中国优秀儿女奔赴欧美不是因为喜欢当汉奸而是因为对自由主义的追求。

  2、中立主义是改开的本来面目

  回到上面的问题,既然改开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继承主席时代的遗产,继续实行人民公社和集体经济,继续坚持和发展与社会主义相匹配的计划经济制度,完善我们已经探索了30年的发展道路,继续坚持三个世界和继续革命理论,不断对外输出革命,联合最广大多数的第三世界国家与第一世界国家进行斗争?为什么要放弃主席的革命路线?从这些问题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出来总设计师的思想:他并不是一个彻底的共产主义革命者,不想走继续革命的道路,也不想一味遵守马列毛主义的原教旨以阶级斗争为纲,他的改开并不是想追求马列共产主义的实现,也不是想像苏联一样直接变成美国那样的资本主义国家,而真实的他是个中立派,他只是想尽快发展经济,让中国富起来而不论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和方式(所谓猫论)。这样的结果导致了所有制的中立,导致了发展至今的所谓中国模式,导致了中特道路,导致了现在所有的中国社会现实。由此说明改开实际上是一种中立主义的发展路线。

  中立主义何以存在?也就是中立主义的合理性从何而来呢?

  中国经历了前30年和后40年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经历过没经历过的人都懂得,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历史时期。从中立主义看,前30年是左的路线,尤其那十年是极左的反动路线,而自由化又是右的路线,显然中立主义就是不左不右,那中立主义到底是什么路线?天知道。虽然现在中央一直三令五申要统一意识,前后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但是现实真的能做到吗?要做到除非搞历史虚无主义,在历史叙事方面做手术,比如砍掉文革,比如将主席的思想做删改,将最重要的马列的阶级斗争去除,将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阉割,然后移花接木,嫁接在改开的历史上,统一于经济建设,统一于伟大复兴的历史目标,一系列意识形态的“外科手术”就是想将中国人的意识统一起来,形成大一统的格局,最终实现中立主义的合法存在。整个过程好比是在用基因手术刀做的基因的剪切接合手术,最后培育出来的就是转基因产品——概念很新但是副作用大不能食用。看看我们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民主、自由、平等……这些从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复制粘贴过来的生僻拗口的词汇在现实的中国社会显得多么的拧巴,同时时下现实中的中国发生的每一件事又是多么的让这些“舶来品”显得无地自容。笔者不禁感叹: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摆脱这种“大杂烩”的局面呢?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真正的原创呢?

  即便“外科手术”已经做了,但是中国人的意识真的统一了吗?我认为相去甚远。首先香港和台湾就是个大问题,ZG就解决不掉这个分裂的问题。其次国内各阶级之间,各民族团体之间,各利益集团之间,不同的主义者之间存在着深深的裂痕,统一必然需要一个相同的意识形态的根,而现实世界上的意识形态不是马列毛就是封修资,历史没那么多种选择,历史其实是个窄门。

  3、历史是窄门

  历史看似有多种发展的可能,但其实是个窄门,因为世界本质上是一分为二的,对立的统一体,任何国家不是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任何个人不是无产阶级就是资产阶级,不存在中间状态,这是人类历史发展到资本主义这个阶段决定的。但是中立主义者不这么认为,中立主义者认为世界一分为三,自己可以当那个藏在背后的“小三”,和其他二者的任何一方都可以搞搞暧昧,占占便宜,以达到自己心里的“小算盘”。但是大家都知道,当小三的最终命运就是被揭发、被鄙视、被抛弃、被打回原形。中国离开了一分为二的世界观、三个世界的理论、继续革命的路线,最后就成了一个真正的“小三”,没有朋友没有战友没有兄弟也没有阵营,抛开“世界第二”的遮羞布,中国依然还是那个第三世界国家,抛开“全球化”的骗局,世界依然还是三个世界。

  历史是个窄门,中国不和第三世界国家联合,中国就是孤家寡人,中国就是被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联合敲诈、欺骗、利用、玩弄的对象,中国人民永远是帝国主义的奴仆。同样,ZG不带领人民继续革命,没有经济基础支撑的上层建筑就失掉了其原有的合法性,就免不了遭人谩骂、唾弃、鄙夷和怀疑,也就免不了和苏G一样来一场真正的彻底的自我革命,历史没有别的多余的选择,所谓“中国模式”不过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