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在末庄,赵老太爷才是真正的“统治者”

申鹏 · 2019-12-19 · 来源:平原公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基层县官换成了个张麻子,这些“赵老太爷”,这些基层真正的“统治者”才会成为历史的垃圾,被滚滚洪流冲走。

  基层治理,永远是个大学问。

  无论社会如何进步,生产力如何发展,有些规律,其实并不会变。

  真正的政治,并不是玩《文明》游戏,你可以随时随地去操控任何一个细节。大到一国,小到一村,管理者不可能事必躬亲,制度再先进,再完美,也需要人去执行。

  比如说,在古代的中国,老百姓并不怕皇帝,也不怕宰相,三公九卿六部尚书也没有什么关系,谁干都无所谓,因为他们不直接管理基层。

  底层老百姓最怕的是当地的府尹,是知县,是县丞,是保长,是里正,甚至是某某员外,某某大善人。这些人,才是地方上真正断是非决生死的相公老爷,他们才是金口玉言,要灭谁的门就灭谁的门,要破谁的家就破谁的家。

  古人云:“破家的知县,灭门的府尹”。中央政府是大唐、大周还是大宋都无所谓,皇帝是尧舜、汤武还是桀纣都没关系,宰相是周公还是秦桧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基层是谁?和村民们息息相关的相公老爷们是谁?

  古代大帝国地域辽阔,通信全靠人力传送,效率低下,哪怕下了委任令、安排了地方官,但中央到地方,说不定得跑半个月,等到人真的到了,也未必是那个人;就算是那个人,也未必能够执行上面的政策。

  所以,中央朝廷主要是把持大方向的,不可能事无巨细,管到每一个地方的所有细节,所以,虽然古代的中国数千年都是号称是中央集权国家,但并不能真正意义上做到对地方如臂使指,时代的大潮下,依然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与中央朝廷博弈、对抗、妥协,这就是地方士绅。我们可以叫他们“乡贤”,也可以叫他们“地主”,还可以叫他们“相公”。

  不要小看这些“相公”,这些人要么是富甲一方的地主,要么是有功名的读书人,要么是世代地方大家族的族长话事人,在当地,他们拥有人脉、资源和力量,同村同姓几百上千号人,都听他的,行成一个利益共同体,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他们甚至不需要中央的册封,就能获得权力,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一方豪强,他们的势力,强大到地方政府,县官县丞保长里正,都得靠他们养着。他们不但有里子,还有面子,同村同族的人,往往受惠于他们,对他们也是歌功颂德,口呼“大善人”。

  这些人把握了真正的权力,有了权力,没有监管和制约,自然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他们修桥铺路造福乡里,是常事,他们草菅人命欺压乡里,也是常事。这并不矛盾,因为他们剥削压榨越狠,越无法无天,老百姓越怕他们,更多的地痞流氓就会加入他们成为打手,他们获利就更多,地方县官也会从中收益,成为他们的护身符。这种势力,这就是隐形的“县太爷”了。

  偶尔出一个头皮铁、心肠硬的包侍制、宋推官、海刚峰,无欲则刚,可以和他们对抗,造福一方百姓,但他们又能在这里待几天呢?任期一过,还是得换人,流水的县官,铁打的现管,青天大老爷,不过是说书人口中的神话传说罢了。

  《阿Q正传》中,阿Q、小D、王胡并不知道朝廷姓什么,也不知道上面是皇帝还是总统,他们甚至连县太爷是谁都不关心,但他们一定知道本村的“赵老太爷”,因为在未庄,赵老太爷才是基层真正的统治者

  元末天下大乱,边远地区有首民歌,叫做“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说的就是这种事情。

  古代帝国因为信息沟通效率低下,政权在基层的影响力很小,而且都默认一件事———“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基层事情,就交给相公们管了,相公们只要保障地方税收就行。特别是在一些特殊时期,要休养生息,要发展经济,发展是第一位的,水至清则无鱼,事情不能扣细节讲那么细。只能不争论,在发展中解决问题。

  这和企业管理也差不多,很多企业做大了之后,分公司和总公司其实关系不大,只是借了总公司的招牌和信用,就是一帮地方小财主,拿着官印干自己的勾当,同时给总公司交一点管理费。只要不闹出大事,偶尔作奸犯科,总公司为了利润和安定团结,也得睁只眼闭只眼。

  越是边远贫穷的地方,这样的势力越强大,他们没有什么正经工农产业,餐饮娱乐业倒是发达,贫困县可以弄出一条街灯红酒绿 ,号称“小香港”,便于实权阶层敛财洗钱,还能美其名曰“新思维、新经济”。但贫困县的名头不能丢,还得年年问中央要救助补贴。谁要敢挡他们财路,活埋了都没人问。

  “相公”们为什么胆子这么大?因为山高皇帝远啊,钦差大臣带着天子剑赶过来,也得好几天,就算来了,也有很多手段可以对付,毕竟钦差也是人,也要留着命回去述职。胆子大一点,钦差也有可能带着案卷因为客栈失火烧死,晚上散步掉到水库里意外淹死。意外太多了。

  但是,由着他们这么为所欲为下去,时间长了,就会本末倒置尾大不掉,因为相公们也会有想法,他们不会觉得这是朝廷的宽容和恩遇,他们应该报效朝廷造福百姓,他们会觉得是老子养着衙门,老子想怎么干都行。如果此时衙门还不作为,他们就会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如果衙门作为了,他们就会丢出几个替死鬼赎罪,消停几年。时间长了,老百姓都不知道,朝廷到底姓什么,衙门到底是谁的?只知道,这里的相公老爷大似天 ,他们反倒可以以“民意”,倒逼衙门和朝廷给予更多的政策,截流赋税、隐匿人口、兼并土地、杀官盗官、囤积居奇、投机倒把……任何买卖他们都干的出来。

  唐朝的武则天同志,曾经试图解决过这个问题,她在宫门前设了一个“举报箱”,欢迎广大人民群众来京城检举揭发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还命令地方衙门,必须公费护送检举的平民到京城,出了任何差错,死罪。而平民举报的内容,如果真实,依法查办;如果不实,就算是诬告,也算他无罪。这么干下来,搞得大唐朝廷人人自危,官不聊生,到最后,则天大帝天天接见进京群众,也累趴下了,也因为过于苛刻 闹了不少冤案。人毕竟不是机器,做不到这样的俯察万类、明察秋毫,多线程全天候对接人民群众。

  而且选择这么干的朝廷元首,最终的口碑都会很差,因为首脑总会死的,集权终究会终结,而写书著史的特权,又掌握在“相公老爷”们手里,掌握在被他们豢养的读书人手中,不在平民们手里。后人读正史读野史看小说地摊文学,只会记得武则天残暴荒悖,刻薄寡恩,异想天开老年痴呆;反而觉得地主乡绅相公们是好人,受了迫害斯文扫地。

  所以,无论哪个时代,那个国度,这样的事情,都很难根治,因为存在信息壁垒,地域隔阂,大脑是很难发现身体内的肿瘤的,一旦发现了,往往也恶化了,大脑决定动手术,下手太狠,又容易引起系统性崩溃。

  从古代到近代,对于基层,也做过种种努力,比如建立一个强大的组织,深入到县、乡、村,不再通过利益来维持上下级的沟通,而通过组织和纪律来把控,把人民群众也组织起来,用“农会”、“妇救会”、“基层党组织”来对抗地方豪绅集团。

  但相公们也是有办法的,他们可以通过收买、选举,渗透进组织内部,甚至煽动暴民直接推翻基层组织,把组织派来的基层官员扔进粪坑,自己上位代替组织。这不是不可能,因为在边远的地方上,同姓同族都是利益共同体,老百姓宁可信任赵老太爷,也不信任上面派来的同志,就算搞选举,你也选不过他。

  当然,这些人也是人,不是神仙菩萨,也不是真的刀枪不入油盐不进,他们也有弱点,这弱点就是,他们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把自己的钱看得太重要。

  他们以为,整个体系永远都是需要他们的,地方治理永远是需要他们的,因为钦差大臣不可能时时刻刻往下跑,一把手不可能个个都是精力旺盛的武则天,因为人性如此,大家都图安逸,基层他们在,地方秩序就在,财源赋税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很重要,以为自己的钱更重要。

  但是,每一次的时代剧变,都是对他们的巨大威胁———因为时代变了,信息鸿沟消失了,地理隔阂消除了,中间商的价值贬值了,基层大数据化了,衙门不靠他们养了,建立了新的组织,组织自我清洗自我强化了。

  基层县官换成了个张麻子,不怕辛苦,不怕不轻松,不图安逸,去掉赚差价的中间商,网线直连基层群众,不在乎他,也不在乎他的钱,只在乎自己的工作和使命,只在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他们这些相公,这些“赵老太爷”,这些基层真正的“统治者”。

  才会成为历史的垃圾,被滚滚洪流冲走。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平邦:关于孙小果团伙的覆灭
  2. 孙小果的“救命恩人”:为何只被党内警告?
  3. 驭粟裕天才者,唯有那个人
  4. 孙小果“普通家庭”能雇佣1副部5正厅,那非普通家庭呢!
  5. 望长城内外: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表明中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6. 左大培主张的当前经济政策
  7. 郭松民 | 评中俄提议部分解除对朝制裁:“林冲”终将踢翻“洪教头”
  8. 庆帝为何要杀叶轻眉?
  9. 贾根良:中国大傻瓜与美国的狼子野心
  10. 像毛泽东那样对付美国
  1. 孙锡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2.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
  3.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4. 北大包丽自杀事件,是虐爱还是虐待?
  5. 孙锡良:谁是我们的朋友?
  6. “孙小果案”最严重的犯罪环节,依旧无人“认领”!
  7. 逼死包丽的,除了牟林翰究竟还有谁?
  8. 中国人的悲剧
  9. 美国丧心病狂搞中国,中国却与狼共舞
  10. 司马平邦:关于孙小果团伙的覆灭
  1.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2. 当今世界的政治奇观:“毛泽东热” ——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6周年
  3. 郭松民 | 林彪生日话林彪
  4.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5.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6.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7. 老田 | 党国余孽在香江(之一):政治上的“智障综合症”及其隔代传人
  8. 今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9. 张全景:在北京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10.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1. 毛主席对中国海军的最后嘱托
  2. 刚刚,武船集团敬立毛主席铜像,高12.26米,毛主席挥手永向前!
  3. 孙锡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4. 从霍元甲、黄飞鸿,到战狼
  5. “临时夫妻”: 被折叠的农民工灰色婚恋世界
  6.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