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深情悼念毛诗会长朱蔚藩逝世

李甲才 · 2020-03-07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他把继续革命不停步忠实履行到了生命的终点,更凸现了坚守毛泽东(思想)主义的忠贞。

  深情悼念毛诗会长朱蔚藩逝世

  ——缅怀把领袖思想坚持到老的共产主义战士

  李甲才

  2020、3、7

  2月25日,朱老儿子来电说他父亲(2月)17号逝世了,一时愕然。并讲等待疫情过后准备回老家(富平)安葬。百年未遇的肺炎瘟疫袭来,只能隔离在家。陕西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朱蔚藩同志西去,是红色事业难以估量的损失,令人叹惜不已。滚滚寒流阵阵急,展望全国再看眼前,悲痛情思冉冉而起。

  毛主席天不假年撒手人寰,社会主义连同他的政治、思想、路线一齐被那样了,然而朱蔚藩同志却泯灭不了他信奉的马列毛主义的思想意识。能听任社会主义及其思想文化也同时被抛弃吗?这不可能。

  “大地微微暖气吹”,朱老同全国各地左翼一样思谋良策。1995年退休后“陕西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应运而生,从1996年11月成立,一直持续了19年,到2014年初退出毛诗会领导班子。2015年初毛诗会却解散了。他在高龄之年勤勉敬业操持19年,而新班子坚持不到10几个月便呜呼哀哉了。

  联系到领袖逝世后中国惊天之变,感慨左翼队伍的现状,情不自禁地写了《事以人兴衰,人以事鉴别-在对比中彰显了朱会长的高大》。将大比小、将大比小,久久不能平静,难道社会主义真的不得人心?

  重建社会主义是世界、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必须以革命导师的理论和路线为指南,又要站在巨人之肩有所超越才有可能成功。祈盼高层改邪归正、迷途知返不啻是与虎谋皮的幻想,无丝毫可能性。社会主义消亡后重建全球尚无先例,一时无“新革”(注1)分庭抗礼割据的井冈山、延安那样的根据地,谁错谁对有可见的事实验证,会得到思想认识上的统一。即使这样还是在几乎走投无路、陷入生命不保的绝境之地,才把真正的领袖选择到应该的领导位置上。

  左翼契合了重建社会主义,似应不重蹈覆辙才有此感。朱会长19年领导毛诗会的不易可想而知。省外的几个左翼团体也大同小异,正确对待名利权益也是左翼队伍一件忽视不得的大事。

  当今社会逆向选择时常出现,常有“走了天官想天官”的说法,朱会长也难以摆脱此局限。当负责任的一任掌权时许多人并无有潜在的危机被抑制的现实比较,而任何社会从来不可能同时提供两种不同的运行实践让人们理性选择取舍。只有不良的后果到来时才使一些人幡然醒悟。这往往会出现狭隘的以个人一孔之见或偏见,打着各种似是而非的幌子说三道四,而离开后“恍若隔世”却后悔莫及。陕西毛诗会的解散是左翼队伍看得见的一大挫折。

  目前千千万万人中,能从两种社会对比中,觉悟到自己对毛主席时代社会主义那种消极行为的不妥吗?能再走到拥毛拥社的群体里也就不容易了。再则,任何革命没有一定数量的人员参与不可能成功。几十年一切向钱看如瘟疫一样传染到社会各个层次,从人山人海中脱颖而出走到歌颂赞扬毛主席和社会主义的活动里,无疑是超凡脱俗之举,如何引导到正确的思想意识轨道上?这就要求独当一面的领导人,既要有不随波逐流的原则性,也要有求同存异的团结胸怀。没有些担当精神、领导艺术是不行的。

  朱会长高龄之年把五湖四海的毛诗会员组织起来,19年实非轻而易举所能持续。以我在地方国企25年负责的经历,该说的话少说一句都不行。想来肃然起敬,常为左翼失去了来之不易的活动阵地而非常惋惜。而今他溘然西去,缅怀的情思溢于言表。

  陕西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发展高峰时期十多个省市上千人,每年一次年会,寻找合适的会址,选择认真负责的办会班子,准备会议文件、接待食宿、人员安全等都得统筹谋划,辛勤操劳可想而知。感同身受。

  每月的两次聚会,说些什么、什么人说都要细心考虑、拿捏到位。成为当局义务宣传队有何意义?不慎触犯了“暗礁”又怎么办?每期的《东方红》收集来稿,甄别挑选,编辑校对出版,包装邮寄给会员,19年不间断。他的形象就格外高大起来。

  毛主席终生手不释卷,诗词是毛泽东思想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首首阕阕(音que却)诗词是革命英雄主义、乐观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和高超的文学艺术融合在一起,摈弃了抒发吟花弄月、个人恩怨的风格,且与之截然不同,具有色彩鲜明的革命性、战斗性,吟诵朗朗上口、拍案叫绝。

  陕西毛诗会在朱会长一班人的组织领导下,长期保持几百到上千人的规模,以毛主席诗词为切入点,年会、月会和《东方红》刊物一起交织运行。会员各种题材的诗词文章从不同的侧面传播马列毛主义,弘扬毛式社会主义,鞭笞、批驳、评判形形色色的反革命修正主义,阐述、澄清各类谬论、歪理邪说,抹黑、歪曲马列毛主义、毛式社会主义,涤荡泼去的污泥浊水,还其人们记忆犹深的本来面目,凝聚了认同社会主义底线的群体。影响力、辐射力波及全国。

  在毛泽东主义被边缘化,公有化被私有化替代的局势下,劣政特权撑持下的信口雌黄都要高压保持一致。毛诗会的会议上老中青有时娓娓而谈,有时和风细雨交流,有时慷慨激昂的激烈争论、辩论,从毛主席的思想、路线、诗词里吸收了强大的精神力量,唤醒群众思想觉悟的提高作用不可低估。

  朱老完全可以如那些“船到码头车到站”的同龄人一样安享晚年,只要不说反毛反社的话就洁身自好了。但他把继续革命不停步忠实履行到了生命的终点,更凸现了坚守毛泽东(思想)主义的忠贞。和张勋习到他家看望时还谈笑风生,关注国家大事。

  社会主义就是在无数人这样坚持的条件下建立运作的,也是在类似的相反条件下丧失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过去和现在都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选择了坚持毛泽东主义、社会主义就选择了艰难和光荣。这就需要参加到革命队伍中数量不菲的积极分子,必然要求具有担当大任的思想、精神准备。国难思良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正是这无数清澈的涓涓溪流汇聚成了一浪高于一浪的“毛泽东热”大潮,阻挡了“毛共社”(注2)的明实俱亡。朱老的贡献如众星共同捧起的明光一样不可磨灭。武汉新冠肺炎瘟疫幸运的是社会主义还有些剩余因素来战胜疫情,中国同俄罗斯一样了悲惨无法设想。不是全国无数如朱老一样把守“毛共社”的道义底线,谁能知道中国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朱蔚藩同志1933年7月7日生于陕西富平县,1947年随老师邵开元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51年进入领导机关,1953年投入到陕北革命老区建设,1975年调入陕西省委工作。他说文革“擦亮了我的眼睛,辨清了大是大非,经受了锻炼”。1995年退休。一生坚持学习马列毛著作。闲暇之余发表了许多通讯、文章。对古文、诗词、书法都有深湛的造诣。

  当毛主席认定的社会主义处于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之时,拥社喊万岁唯恐落于人后。打倒蒋家王朝难,守住红色江山不变更难。领袖逝世后翻云覆雨,不说不利于毛主席、社会主义的话连华国锋都不干了。路遥知马力,疾风识劲草。朱会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经过“毛共社”失去的严峻考验,把共产主义信仰坚持到底,成为出色的共产主义战士!

  朱会长一路走好!

  朱蔚藩同志永垂不朽!

  注1新革:新民主主义革命。

  注2毛共社:毛主席时代的共产党,社会主义。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3.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5.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6. 光刻机差距明显 文宣要实事求是
  7.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8.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看《追龙》嘲笑香港?先想想东莞和一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吧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6. 蔡莉因何被免职?
  7.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8.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9.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10.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4. U2都被解放军击落5架了,美军还要送来第6架吗?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