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我是劳动人民之子,热爱体力劳动

水根 · 2020-05-2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感谢父母给了我一张好脸皮,但我是劳动人民的勤劳的儿子,不是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我生长、工作于农村,我热爱农业生产体力劳动,热爱善良纯洁、伟大坚强的农民。

  我是劳动人民之子,热爱体力劳动

  (2020.5.16,水根)

  多年来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其一是,不论我走到哪里,人们都热心地问:“你爸妈是老干部吧?"或“你家做什么大生意?"都断定我出身于有钱有势人家。当我郑重声明,我家世代务农时,他们半信半疑:“那你的脸蛋、皮肤、头发……根本不像农家子弟。"有人猜测:“你肯定是家庭宠儿、父母的掌上明珠,从来不干活的。"言下之意:我从小娇生惯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是对我极大的误解和侮辱。于是我连忙叙述:从小如何如何艰苦卓绝参加劳动。他们听我如此迫不及待辩解,更加怀疑、甚至哑然失笑了:“你——可能吗?小白脸、最耍奸,时时处处说谎言。"我终于明白进而无语了:由于我这张好看而不争气的脸皮,任何辩解都是徒劳的。

  另一个就是我的年龄问题。从一出生开始,我就比所有同龄人显得稚嫩,我的生理年龄总比实际年龄幼小年轻很多。而且随着自然年岁的增长,这两种差剧越来越大。由于生了一张可恨的娃娃脸,我最讨厌别人询东问西、谈论年龄。而我越是逃避,某些人越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就是要看我的尴尬样。我被逼入绝路时,就弄虚作假谎报年龄,咬牙压低五岁或十岁,可对方还是不依不饶:“不可能吧,你有这么大?肯定在吹牛!你看起来还像个孩子呢。"我昔日一些同学同事学生热情洋溢地给我写信:“真羡慕你!当我们一一老去时,你依然青春荡漾朝气蓬勃。"

  岁月的风刀霜剑对我无可奈何,在我脸上刻不出一丝皱纹和斑痘,在我头上染不出一缕银丝。很多人对此充满好奇:“你有什么养生之道?你有护身符吗?怎样保持宝刀不老的?"几位“专家"甚至对我“立案研究",建立可笑的“水根人体生态学",把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理论经验和所谓的养生秘诀一古脑安于我身。最后他们煞有介事、权威性地总结:“心宽体胖、家宽养少年。正是这两根顶梁柱,支撑着水根的蓬勃生机和鲜花青春。"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牵强附会、罔顾事实,真让人哭笑不得。翻开我的族谱家史,不难发现:我祖宗十八代都是贫穷地道、从未出过远门的农民,我的家庭、父母兄姐、五亲六眷,都没有诞生过一位乡绅或官商,甚至连衙门一个跟班、走街窜巷叫卖的个体小商户都没有。“家宽养少年"实为捕风捉影吹捧之词,是那些专家的刻意捏造。

  我再三郑重声明:我出生于一个贫农之家,小家庭、大家族、外姓近亲中没有任何官商背景、政治经济优势资源。农村孩子早当家,我虽然长期读书,但从小随父母兄姐出工。不论农忙农闲,只要是周末和节假日,我都上畈劳动,白天干体力活,晚上读书写字。砍柴、放牛、割草、收稻、晒谷、插秧、耘田、放水、喂猪、种菜、施肥、拔草、锄地、搓绳等,山上田间地里几乎所有农活我都干过。多年来虽谈不上独挡一面、为家庭立下汗马功劳,但是我添砖加瓦、充当小螺丝钉,减轻了家人的部分负担。我还经常南征北战,奉父母之命去支援一些亲戚家的农忙。我左手中指上的割草刀伤、小腿上的砍柴摔伤和左手无名指上的搬石头砸伤等多处伤痕为我作证,众多家人、亲友、村民、邻居也可以为我作证。青、少年时代,我尚未认识到农业生产的价值,无法真正的热爱劳动、积极主动地干农活,但是我至少没有反抗家长、厌恶与拒绝体力劳动。这与当代农村孩子从小疏远农田、好逸恶劳,区别多么明显哪!即使在最繁忙的双抢季节,干着最脏最苦的农活,即使在凌晨三点钟被唤醒、睡眼惺忪左摇右摆地走在田埂上,我也没有抱怨过一句、临阵脱逃过一次。我固然辛苦,但是我知道,家人比我更辛苦不知多少倍。我从小比较懂事和乖顺,让父母非常欣慰。

  我既非“家宽养少年",也不是"心宽护身体"。我做事极端负责和投入,也比较性急紧张,若未按时高质量完成任务,心里就忐忑不安,缺乏从容不迫谈笑自若的大将风度。我对理想、事业、工作、感情等各方面专一执着且激情长久。在生活小事中,我能做到谅解忍让、大方无私,可一旦涉及到重大原则问题,比如为了维护集体荣誉、国家利益、保护环境,为了宣传毛主席、坚持毛泽东思想、捍卫文化大革命,我会寸步不让斗志昂扬、同反对者大战三百回合,不惜争得面红耳赤、最后闹得不欢而散。有人总把个人名利看得很重,而将人民、国家、集体、英雄、领袖等看作虚无缥缈之物,竭力逃避政治敏感话题。我恰恰相反,偏偏关心政治时事,不爱谈论金钱、地位、女人、牌戏和烟酒等,于是被人讽刺为“瞎操心、空谈误国、爱钻牛角尖、缺乏幽默感和生活情趣"。与大家如此格格不入,不能随意随缘、开放包容,我谈得上心态良好、性格温和、心宽体胖吗?至于不吃烟酒、垃圾饮食、零食夜宵、不喜欢玩手机电脑看电视,也不是为了修身养性、健康长寿,而是因为我生理上受不了它们的强烈刺激,经济上承担不起这些额外开支,时间精力上消磨不起这些闲情应酬。喜欢喝茶与运动,那是我个人爱好,使我肠胃舒服、四肢灵活、精力旺盛。早睡早起、经常唱歌?那是我的工作性质使然。若党和人民安排我值夜班、写材料而不是安排我白天教音乐,我也会很乐意晚睡晚起、皓首穷经的,但是我决不会为私有制官僚资本家熬夜卖命。吃饭不偏食是因为我家穷、味口好,什么粗茶淡饭小菜都能狼吞虎咽。天天定量用餐、按时午休?算了吧,没传说中那么理想精准,我不是机器人和闹钟,而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耽误和延迟。

  总之,我既没有一个可以富养"翩翩少年白脸公子"的优裕家庭,也没有那种修身养性的秘诀妙道。相反,我从小经历了非常艰苦的户外体力劳动,不可能躲在温室里柳荫下休养。我性倩率真直爽、怒骂自由、哭笑随意、激情澎湃、喜怒哀乐形之于色。所谓的家宽养少年、养生之道、生活规律、情绪稳定、性格温和、可持续发展、保持人体生态平衡等,在我身上都是张冠李戴。但是我无法解释我身上的现象、回答人们的质疑。我不知道在早过不惑之年后,为什么还像一位青年,气色那么红润健康、皮肤那么白净光嫩、头发那么乌黑油亮、脸容那么年轻。唯一科学合理的解释就是优良的基因遗传,人们平常所说的“天生丽质"吧!这得归功于父母。我的同胞兄姐看起来都比各自的同龄人年轻,只不过我作为幼子、表现最突出而已。学过化学之后,我认识了“硒”,据说是一种使人年轻健康长寿的生命元素。正好有一年上面向我村派来一支医疗队,我好奇地去检测,果然发现体内硒元素含量很高,是正常值范围内的最高值。这也许是命运女神对我的最大眷爱吧?

  不过在青少年时代,我很不喜欢别人谈论我的皮肤,这在农村男孩中太刺眼了。别人一说我皮白发黑、长得酷似女孩,我就禁不住脸红羞臊、赶紧逃之夭夭。为了保持与大家相同、避免惹人注目,我想方设法让自己变黑:夏天只穿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一天到晚在外玩耍或干活,甚至有时上身赤膊、独自一人跑到屋顶晒“日光浴",对自己几乎到了苛刻与残忍的程度。努力确实有收效:每年夏天结束,我身上皮肤果然变黑了。黄昏我在溪边脱掉背心洗澡,但见我身上被太阳晒到的裸露地方和被背心遮盖的地方,黑白泾渭分明、赫然醒目。大家异口同声惊呼:“这小子分明穿一件雪白崭新的背心哪!"然而当秋日凉风习习,我穿上长袖衣,几天后,我身上被晒黑的皮肤回归原色:白嫩如初、油光闪烁、丝毫不留旧痕与阴影。基因强大到如此程度,连我自己也深感诧异。后来当我发现很多人特别是女性,都在涂脂抹粉搽油、千方百计增白皮肤弄黑头发时,才认识到冰肌玉骨秀发红颜的价值,于是不再虐待自己的皮肤了。当然我不会刻意保养,用那些奢侈的美容化妆护发护肤品。天然的是最纯洁的、朴素的是最美丽的,与劳动者是心心相印的。

  我最喜欢毛主席的一句豪迈诗:“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这个“武装"不仅指扛枪打仗,还可指体力劳动,不怕脏累、以苦为乐。回首青、少年时代的农村生活、农业生产和体力劳动,回望热火朝天、泥汗溅射的艰苦岁月,我感到温馨甜美、充满自豪庆幸。感谢淬火炼钢的田野和勤劳质朴的农民!他们使我体验到劳动的艰苦,感受到劳动者的坚韧不拔。而且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通过进入左翼媒体学习毛泽东思想、阅读红色文章、与群友互动、向前辈和战友学习,我思想产生了飞跃,更深刻认识到底层人民的无私伟大和悲惨遭遇,认识到农业生产和体力劳动的深远意义。

  参加工作后,我就很少有机会干农活了。而且由于我愚蠢短视,将没有工作的妻儿弄了个什么“农转非",导致全家虽生活在农村,却不幸失去了珍贵的土地。幸好我在村里还有菜园地和房顶。我在菜园中按季节种植了油菜、芝麻、花生、大豆等油作物,在楼顶种植了蔬菜。我精耕细作,坚决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生产绿色有机食品,保护身体、土壤和地下水。毛主席说:“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当我将人畜粪便化废为宝、循环利用时,感到多么高兴啊!从事农业生产固然又脏又累,但也最伟大高贵、最有价值和尊严。劳动不仅发展了大脑和双手、创造了人类,而且健身护心养德。特别是在这个污染严重、农药化肥除草剂过度、反季节蔬菜泛滥、外国转基因主粮源源不断涌入国门的年代,我们亲身参加农业劳动、生产有机无毒食品,就显得更加迫切和重要。

  感谢父母给了我一张好脸皮,但我是劳动人民的勤劳的儿子,不是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我生长、工作于农村,我热爱农业生产体力劳动,热爱善良纯洁、伟大坚强的农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2. 共产党老革命丑牛同志声援徐州市三医院职工抵制“三胞集团”侵吞国有资产的斗爭!
  3. 何干强:简评涂抹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像的事件
  4. 向刘道玉先生请教几个关于“反思”的问题
  5. 毛时代的这几本书,有一天也许也会成为“禁书”
  6. 火线入籍公知的郝海东与一生铭记毛主席的庄则栋
  7. 网评:当前为什么这么害怕毛泽东?
  8. 谁制造了方方病毒?从武大老校长刘道玉挺方方说起
  9. 中国好时机,锄奸是关键
  10. ​郭松民 |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纪念毛主席“五二0声明”发表50周年
  1.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2.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3. 曹征路:树欲静而风不止
  4. 宝鸡超40处宣传画涉侮辱毛主席像,请撤换!
  5. 红歌会网评:刻意抹掉毛主席像,这种现象须杜绝
  6. 中纪委力挺张伯礼院士,扭曲的灵魂们一片哀号!
  7.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8. 毛主席画像,是天安门城楼的灵魂
  9. 方方怒怼张伯礼院士,结果“翻车”了……
  10. 左大培:华盛顿共识的流毒仍然在中国肆虐
  1. B站青年先怼方方后批马云,是中国社会思潮发生重大转折的一声惊雷
  2.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
  3. 绝对想不到!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
  4.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5. 左大培:封杀左大培微博的前兆
  6.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7. 郝贵生:为什么列宁主义这把刀子丢不得?——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8. 刘庆棠:我在秦城监狱偶遇江青
  9. ​郭松民 | 从《软埋》到“日记”——评方方的“关于极左”
  10. FF的“朋友圈”
  1. 共产党老革命丑牛同志声援徐州市三医院职工抵制“三胞集团”侵吞国有资产的斗爭!
  2. 澳大利亚又对中国撒娇了,这次是断供铁矿石
  3. 钱昌明:“去毛化”这是要自绝于人民! ——致“两会”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4.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
  5. 火线入籍公知的郝海东与一生铭记毛主席的庄则栋
  6. 范景刚:这是什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