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回想那些梦魇般的日子

滠水农夫 · 2020-07-29 · 来源:激流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看罢视频,我真的感到彻骨的悲哀,难道老实人、底层人就那么让权贵者视为草芥,不屑一顾?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接连在“印象黄陂”上看到两篇关于考试顶替的文章,让人一读一泣血,感受着她们不幸遭遇的同时,也勾起我那梦魇般的陈年往事。

  当年,我在黄陂一所职高就读。虽说当时农村孩子能够考上大学的几乎凤毛麟角,但高考依旧是农家子弟“跳龙门”的唯一希望和途径。

  我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只会与泥土打交道。尽管他们一年四季风里来雨里去,勤扒苦做,所获仍然十分有限,我们兄弟三人的读书成了很大负担。

  因我自小学习成绩较好,也被老师肯定,父母只得忍痛让两个弟弟早早辍学,只供我一人读书。在当时农村,像我家的这种情况十分普遍,仅靠种田的收入,很难供一个以上的小孩读书。

  虽然我们这一代人基本属于放养长大,在学习上父母不可能有太大的帮助,但我自幼比较爱学习,也非常刻苦,努力不辜负全家人的期盼。

  我所在的高中离家很远,那时交通不便,每半个月放假一次,骑几个小时的自行车才能到家。返校时,母亲总会做好一大罐咸菜,这就是我半个月的下饭菜。

  当时,学校没有热水,寒冬腊月,在教室学习到深夜,脚冻麻木了,用冷水泡,竟然感觉到一点温热。

  生活条件虽然苦了点,但我感觉在一起的同学都很朴实,彼此之间的关系比较真诚,整个氛围看起来比较和谐,因此在精神上还算富足,弥补了物质条件的艰苦。

  当然,以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农家子弟,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哪知道世道艰险、人心险恶的道理。我今生遭遇的最大一次挫折,很快就来临。

  按照当时的政策,对口大学只招收职高的应届毕业生,但是有关系的复读生,却可以通过学校和教育部门篡改学籍、伪造档案,冒充应届毕业生。

  在我就读的职高,这一情况已成惯例,尽管对应届毕业生不公平,可大家都司空见惯。然而,落在我头上,就几乎造成了一次灭顶之灾。

  高考成绩很快下来了,我的成绩达到了对口大学的录取分数线,我终于没有辜负自己多年的苦读,没有辜负全家的殷切期盼。喜讯传遍了亲朋好友,大家都为我们这个贫寒农家出了一个大学生而高兴。

  我们一家人开心地等着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和我一起考取的另外两个同班同学去大学报到,仍然没有我的一点消息。一辈子老实巴交不求人的父亲带着我,找到校长家里,打听情况,希望他帮忙。

  校长看到一副老实农民模样的父亲,只是敷衍,收受了父亲用血汗钱买的两条红塔山香烟后,就急着把我们推出了门,叫我们回去等。想来他平日收受包括那两个复读生在内的很多人进贡,根本就没把两条红塔山看在眼里。

  在那些等待的日子,父母每天长吁短叹,愁容满面,我更是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只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以泪洗面。

  由于长时间的心里压抑,加之高中生活条件艰苦落下的病根,一天晚上我突然腹内剧痛,上吐下泻,乌黑的血水接满一大盆。父亲连忙拖着板车连夜把我送到镇上的卫生院,卫生院一看病情危急,叫立即转到武汉的大医院救治。

  处于昏迷中的我不知道父母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祸不单行偏要行,为什么这一切会落到我们这个不幸的家庭?

  在武汉的医院,经过一番救治,我终于捡回一条命。然而命运之神并没有对我网开一面,无形的巨大的压力时刻窒息着我,像魔鬼一样缠绕着我们全家,我们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谁来解救我们?

  好在我一位远房表叔得知我的情况后,十分同情,他通过他同事的同学,联系到对口大学招生办。

  原来,是那两个复读生通过关系篡改学籍、伪造档案后,担心事情败露,向招生部门诬告我这个真正的应届生是复读生。并且,学校和教育部门也不予理会澄清,更未通知我本人,因此我录取的事就一直石沉大海,无人问津。

  可怜我那一辈子只知道老实种地的父亲,不得不在那位好心人的引导下,到处求人,看尽脸色,受尽恶气。看到父亲每天回家后茶饭不思,愁眉不展,我心里难受又难过,每一天都像生活在梦魇中。

  总算苍天有眼,经过无数个日夜的痛苦煎熬,我终于盼来了一纸通知书。而此时,那两个和我一起考取的复读生已经到校上学一月有余,不巧的是,我和他们居然在一个班,一个寝室。

  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他们认为我找人洗清嫌疑最终被录取,揭发了他们的不法,对我怀恨在心。我也因为这次命运攸关的过节,始终对他们不感冒。于是他们或明或暗地在同学间孤立我、打击我,怂恿无事生非者欺负我。

  我有苦无处诉,几乎每天在痛苦压抑中度过,原本还算是开朗的性格,慢慢变得孤僻。人常说大学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而我在大学的时光里却饱含苦涩,这种无法祛除的苦涩味道一直延续至今。

  大学毕业后,我离开了那些伤害过我的人,工作、生活上都有了起色,但我永远忘不了那些梦魇般的日子,永远忘不了那些伴随成长的痛苦记忆。

  鲁迅说“我一个都不宽恕”,对于作恶者,善良的人永远不要选择宽恕,也永远都别指望他们有一天会良心发现。否则,在这个禽兽横行、私欲膨胀的社会,只会让恶者更加张狂作恶,而善良者终因自己的善良而加倍受到伤害。

  读了牧羽的文章,我非常赞赏钦佩作者的态度,对那些作恶者就是不能原谅,就是要让他们在良心的谴责中灵魂得不到安宁。这难道不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正好看到被顶替上大学的山东农家女陈春秀在视频中透露,调查结果发布后,从顶替者到一干违法滥权的公职人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哪怕说一声道歉的话,他们一个个心安理得,连陈春秀原谅他们的机会也不给。

  看罢视频,我真的感到彻骨的悲哀,难道老实人、底层人就那么让权贵者视为草芥,不屑一顾?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3.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5.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6. 光刻机差距明显 文宣要实事求是
  7.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8.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看《追龙》嘲笑香港?先想想东莞和一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吧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6. 蔡莉因何被免职?
  7.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8.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9.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10.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4. U2都被解放军击落5架了,美军还要送来第6架吗?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