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阳和平谈在美国5年的酸甜苦辣和美国社会

阳和平 · 2022-05-12 · 来源:正经沙龙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今天先简要地介绍一下我在美国这么多年的一些经历,自己一些想法,一些看法。再稍微简单讲讲我在中国的经历。这样就会有一个对比。

  1、学习英语,准备闯美国

  我在西安长大。西安草滩农场是在西安市的北边。那里的条件像中国农村,1959年才通电。那会儿之前还点蜡烛,点煤油灯。59年通了公路以后,通了公共汽车,以后一年比一年好一些。

  我上小学的时候没有黑板,小学是在职工子弟小学上的,初中在城里上。文化革命开始,我们家搬到了北京。我跟着出去串联,到了山西的阳泉,那会儿要说是外国人,出去串联还不太好办,我说我是新疆维吾尔族人。

  我是六八届初中毕业生。六九年春天,学校开始给学生们分配工作。当时分配到农村插队的特别多,我们班好多人都去插队去了。我也报名插队,左说右说不行,我这鼻子大碍事,最后领导说服我,让我到工厂去,我同意了,然后在光华木材厂工作了五年。这五年中,我的工作是做胶合板,做塑料贴面板。工厂有热压机,我开热压机开了五年。

  每人都有爱好,我的爱好就是搞电动机、收音机这类东西,没想到后来在美国还有用。

  六八年的时候,毛主席发表了一篇声明,支持美国黑人的抗暴斗争。当时美国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暗杀,美国黑人起来抗暴。我从那开始对美国感兴趣,在那以前不想学英文,至今英文水平也很差。我去美国以前基本上不会英文。以前我不想学英文,周围人都不学英文,我干嘛学英文?父母拿我没办法。

  六八年以后,我开始学英文。当时我定了一个五年计划,准备有一天到美国,去看看美国怎么样。父母是从美国来的,我想回去看看,能待下去的话就待下去,待不下去了,还有后门,回中国来。

  2、在美国当农民不容易

  我舅舅韩丁在美国有个农场,他来过中国好几次。我就跟我舅舅联系,他说,你到美国来,给我干活儿。我说,那好。七四年我就去了美国。去到美国,在他的农场干了七个多月,就是一个夏天。

  美国的农业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大家在报纸上、电视上恐怕也了解到一些。我谈谈我自己的几点感受。

  一个就是,人口特别稀少,机械化程度非常高。韩丁一个人种八百亩土地,大寨大队的土地也是八百亩。他有各种机械,播种机、喷药机、收割机、撒粪机、割草机、捆草机、剪草机。光打草机械就有三样。联合收割机,有收玉米的,收大豆、小麦的,还有好多其他机械,拖拉机两台,小卡车、大卡车,一家人就他一个人干农活。反正是扔了这个就捡起那个干。农活全是用机器来干。我在那儿,先学会开拖拉机,以后慢慢学开卡车,开小汽车。美国农村人烟非常稀少,邻居距离也是有一里多,跟咱们这很不一样。

  韩丁的播种方法是免耕法。他不耕地,直接在地里面种,播种以后,紧跟着一个礼拜之内发芽,芽出来以前就得用喷药机喷除草剂、化肥、氨水之类的,都撒到地里面。要是光种玉米的话,一年就是春天两个月,秋天收获三个月,中间轮换。他那也没有什么灌溉,就我观察,大部分地方都没有灌溉设备。他那地方农业得天独厚,没灌溉,老天爷赏脸,经常下雨。他要是不种别的光种玉米的话,那就是到九月,十月、十一月,有时甚至到元旦,收割就这么三四个月,之后就烘干玉米。生产效率是非常高的。

  但是这生产效率高,有两个方面原因,或者说两个问题。一个是专业化程度非常高。他自己不搞种子。种子公司销售,他花钱买。化肥,其他农资都是买。他自己就在地里种,别的不管。收获了,他自己往外卖。他得了解、掌握行情。农产品的价格、收入多少,跟产量有关系,但是有时候往往是种地越多,价钱越低,结果不见得能赚钱,说不定还会赔钱。他把粮食囤积起来,等着价钱最高的时候卖。但是有的时候你以为挺高了,就卖了,过两天或者一个多月价钱更高。下回你等着,等着等着价钱反而降低了。尤其到了春天,他卖粮食一般都在春天,春天价钱比较高一些。收工回来,头个事先看报纸。别的不看,就看物价情况。他还有点心脏病,也是够危险的。他那么多机器,那么多设备,都不是出现钱买的,都是在银行里贷款买的。银行贷款以他的土地作为抵押。他跟银行订合同,我借你几万美元,多少年内还清。如果因为自然灾害,或者是其他原因还不起,那土地就归银行了。买农机一般是这么一个买卖。但往往是等你把机器钱还清,那机器也报废了,该买新的了。还有一个是专业化强,他要种子化肥这些东西很方便。他要种子、化肥,打个电话给销售公司,人家就送来。农药公司也是一样,有一些技术人员专门做他的顾问。他们给好多农场做顾问。为了保证除草剂的使用效果,他帮你出主意,使用他们的除草剂。他们公司是非常热情的,你的使用效果好了,明年你就去买它的,效果不好你可以买别的公司的。

  美国农业的另一个特点,是美国机械化的条件和中国也很不一样。美国人少地多,自然条件也好,所以从老早开始就机械化了。在出现动力机械以前,就已经有了机械化。一开始是畜力机械发展起来了。出现了动力机械,柴油机、汽油机以后,直接就用在农业机械上了。中国是先搞拖拉机,后想着后边的东西。结果,拖拉机现在是拉平板车的多,地里边用拖拉机干活的不太多。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们学农业机械的,这是你们的广阔天地。

  我有一个感受就是,美国农民很不容易。他要种庄稼,要会种地,还要会使使用化学药品、杀虫剂、除草剂、化肥,还得懂机械,搞维修。他们大多数人都有电焊、气焊,有小机床,自己加工一些零件,自己搞维修。因为请人维修很贵,所以他自己也搞些技术革新,制造一些新的农具。新的发明创造往往是农民自己搞起来的,研究院搞的不算太多。

  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还要会做买卖,就像当经理一样。在美国当农民是不容易的。凡是搞得不太好的,都破产了。破产了就被一些搞得好的或者会赚钱的吞并了。

  还有一个,美国农业人口太少,对我来讲这是一个很不利的因素。刚去的时候新鲜,什么都新鲜。晚上看看电视,电视新鲜。听听喇叭,听听收音机,收音机新鲜。当然,报纸看不懂,消息闭塞有一段时间。在中国的时候,中午的报纸来了,先抽个小报看,参考消息。到了美国没参考消息了,一时真不习惯,憋得慌。看报纸尽是广告,没什么消息。但后来习惯了,习惯了以后就发现人太少。翻来覆去就是我舅舅,我姥姥,和她的几个子女。我在北京的时候,光华木材厂三千名工人,平常那个大字报、小辩论,还挺热闹的。在美国有点太寂寞了。真正了解美国社会了就知道,美国农业人口占人口的很少比例,百分之五左右。

  这样,我决定到城里去。

  3、愣小子进城了

  秋天收完玉米,我就离开了舅舅家,到城里面找工作。在美国找工作和中国可真不一样。中国毕业有分配,你可能不高兴分配的地方,那起码还是有个工作干。在美国不行。在美国找工作是工厂在报纸上登广告,或者是你到工厂里登记。

  七五年春天我到费城找工作。费城在纽约和华盛顿之间。当时费城的失业率在在百分之十以上。就是说,十个人里面有一个失业。我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太通。报纸上登的广告尽是一些什么工程师,经理,大学教授,打字员,教师,大夫这方面的工作。我什么不会,找工作快头疼死了。我在中国养成了劳动的习惯。工厂里干活,两天不干活,人说你偷懒,心里不好受。在美国找工作,几天找不着活心里特别慌。

  另外的原因就是,在美国收入大花费也大。我去美国以前,父母给了一些盘缠,到美国后,在我舅舅那里挣了一点工资,一百五十美元买了个破汽车。汽车已经跑了有十万英里。美国的公路上面,冬天下雪的时候撒盐化雪,盐对车的腐蚀性非常大,车的底板全给腐蚀透了,来个紧急刹车,我脚能塞过去。就这破车还得上保险费,不上保险费,撞车撞着别人,撞着别人的财产,赔不起。保险费一年得有一千美元。所以车不贵保险费贵。钱用在这保险费上面了。

  真要找工作,一时半会没有收入,但是花销这玩意儿没法开支。

  房租。我的房租便宜。我住在我表姐家。在费城他们几个学生一块儿租了一套房子,六间屋子住了五个人,我进去住了第六间屋。原来他们看电视的公共活动空间让我给占了。房租一个月是六十美元,顶便宜了。

  伙食费我也得交。中国人一般都说肚子大吃得多,胃口大。他们买面包买够一个礼拜的,我一顿吃光了。他们照顾我,一个礼拜交十五美元的伙食费。

  没收入,着急。赶快找工作,看报纸上广告。找了半天找不着。

  4、被中介坑了一笔

  有一天看见一个广告,要招收一个电子计算机修理的学徒工。这下我来劲了,我喜欢电子技术,这正是我的兴趣。我就去了,到了公司那儿,原来是一个私人的职业介绍所。他给我介绍工作,他得要钱,他要我付给他预计年薪的百分之八或者百分之九。

  我说,好。他给我找的这个工作,一个礼拜拿一百四十一块美元。这在中国是花不完的钱了。我觉得不错,就交给他六百七十美元的介绍费,相当于买了一个工作。但是我没想到,在美国挣了工资还得交所得税,一个礼拜收入一百四十一美元,交完税还剩下一百多一点。

  合同规定,十个礼拜之后我要是失业了,他不管,钱白交。十个礼拜以内要是失业了,他得再给我找一个。我本来算计,十个礼拜也能挣一千四百一十,没想到一个礼拜是一百多一点儿。伙食费、保险费、房租加在一块,开支不少。干了八个礼拜就被解雇了,银行账户里边没什么钱了,这是干了个赔本的买卖。这段时间在我一生中,是最难度过的一段时间。文化革命中的大乱也不觉得难受了。我的精神压力非常大。我在那两个月的时间里,做修理电子计算机的学徒工,心情非常紧张,晚上睡不着觉,神经衰弱。我以前没这毛病。美国电视上经常放一些广告,介绍止疼片,或者治脑袋疼的药。我过去也不懂得为什么有这个东西,这回我也懂了。还有就是老怕失业,所以我上班老老实实的。工头跟我说什么我就干什么。有一天工头把我从工地上招回来,告诉我,这季度公司一计算,赔本了,就得裁员。你是最后被雇上的,你现在被解雇了。当时我一听愣了,眼泪出来了,没有嚎哭,是小哭。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说,你下礼拜不用上班了。他给我一天假。我回到家里还是有点难受的,心想这个怎么办?世界末日来临似的。

  回头又找到了那个职业介绍所,这个职业介绍所十个礼拜失业包找新工作。上回的时候,它找工作特别积极,因为它找到了我给它钱,找不到我不给钱。这回它不着急了,慢慢找。一个月以后给我找了一个修复印机的工作。这个工作干了四个月,我又被解雇了。比上个工作好一些。解雇之后我学精了,知道到政府那去领失业救济金。

  在美国,如果你失业了,并且不是你的过错,就是,工厂没开除你,你也没有辞掉工作,而工厂因为生产过剩、人员过剩而解雇你的话,政府是要发放失业救济的。发放的失业救济是过去公司的工资的一半左右。领工资得交所得税,这个失业救济不交所得税,所以实际上相当于过去工资的百分之六十左右。但是,你不能无限制地领。失业率一高,像那时候全国平均失业了是百分之十八九,费城百分之十几,那可以领一年。到后来降到百分之五、百分之六了,就只能领六个多月,七个月。当然,超过六个多月那就倒霉了,自己再找再想别的办法,不然就没钱了。

  5、我咋“蒙”工头当电工的经历

  我失业了有那么半年。失业了就看报纸,找工作。每天看报纸,看广告,有一天报纸上登了一个广告,一个钢铁公司要招收电工,搞重型电机维修。我很感兴趣,这工资不低,我过去工资是一小时平均三块多美元,这个是六块多块钱,比那高一倍。这来劲。

  我也想起来了,我舅舅韩丁五三年从中国回到美国的时候,找工作时有点聪明。他找工作,到一个汽车厂报名当汽车维修工,修引擎,修内燃机。人家问,你干过没有?他告诉人家,都干过,瞎编了几个地方。人家雇佣他了。干了两个礼拜,人家把他解雇了,嫌他不会干。下回又找另外一个工厂,这回买了一本机修手册,上班的时候放在厕所(更衣室)里边,干活干着干着不会干了,到厕所里去,出来就会干了。然后就混过去了,成了一名很好的修理工。我说我也去闯闯,学学他。工厂要是不收,我起码也参观参观大工厂,也过瘾。还没见过钢铁厂什么样呢。

  一个部门——相当于人事科——的人员面试我。他问,你干嘛来了?我说你登广告要招收电工嘛。他说你是电工吗?我心里有点慌乱,说是啊。他说哪儿当过电工啊。当时那一带有好多工厂解雇了工人,好多电工失业了,所以他问我是哪个厂来的电工。我说不在这一带当电工。在哪当电工啊?在中国当电工。什么中国,你说的红色中国啊!?我说就算吧。他说,那不是把外国人杀光了吗?我说我还活着。到底在那儿干嘛去了?我说我出生在那儿。那你父母是传教士吧?我说不是。他打听了半天,最后给我一张表,让我填。我填上了是在北京什么机器厂干了四年电工。当然,这个消息要被他们知道了,我就该失业了,所以你们得替我保保密。

  然后是考试。考数学,考电工常识,识别线路图,考这三个方面的知识。我带着一本字典,碰见不懂的单词就查字典。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考及格了。他们雇佣了我。

  第二个礼拜就上班了。上班了还要进行现场考试。考试内容是三相交流电机,正反转启动机接线,我当时也挺慌的,反正是一边找原料,一边儿挠脑袋,最后还是想通了怎么回事,把它装起来了。工厂正式录用了我。

  第三个礼拜,我上夜班。一个吊车出毛病,停车不转了,让我去修理。我上去,找了半天毛病。这儿有电,那儿没电,怎么回事?老工人看我半天修不好,上来一看,原来保险丝断了。他问,你修过保险丝吗,保险丝你也不会修?我说中国保险丝和这个不一样。他替我打掩护,没告诉工头。他要告诉工头,我这工作就吹了。

  6、工友教我“磨洋工”

  我在工厂工作,不光是要学会当电工,还得学会在美国工厂的处世哲学。在中国讲究的是为革命努力工作,讲究三老四严 。在美国可不讲究这个。我一方面好学,另外也怕哪天工作不会,露馅了,饭碗就没了,工头在不在我都好好干。但是工人对我很生气,看工头不在了我还继续干活,一把把我拉到旁边,命令我坐下来,说,你别干了。我说,怎么着?他说你干完了,工头还给你分新的活呢;你全干完,咱们就失业了;你干的多,我们两个也不光彩。明白了。他们还告诉我,哪个工头狠,得当心点;哪个工头还能开个玩笑,还好。这都是一些非常有用的知识。在工厂里,工头一来,大伙儿都是忙着的。工头一走,正好聊聊天。跟打游击一样的。

  7、钢厂破产,工人失业

  我所在那个工厂,在一个小镇子上,离我住的地方有三十英里,一英里是三华里多一点,一天来回得一百八十里路,不开车真不行。像在中国,骑个自行车,我不活了。汽车就是个交通工具,生活必需品。至于职业,就是找到哪儿算到哪儿,没有理想什么的。这个小镇全部都是依靠这个钢铁工厂维持它的经济。这个工厂有一千名工人,有轧钢的,做无缝钢管的,有炼钢的,设备非常落后,是一九〇几年建起来的厂子。在最初这个轧钢厂在美国是最先进的,这么多年过去没搞过什么技术改造,设备非常老,好多设备连电路图都没有。电工到那儿,凭经验一听就知道哪个是坏的。天车一走摇三摇,很危险。它生产的产品,因为设备老,比不上从日本进口的钢材。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企业搞了连续铸钢,连续轧钢的技术,我们这个工厂,工序非常多,先是炼钢,做出钢锭来,然后钢锭再初轧,再细轧,最后制成钢材,工序非常多。

  国际上资本的竞争,这些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美国资本输出,美国货往外卖。近年来,尤其是侵越战争以后,好多个西欧的国家,还有日本,资本向美国流动。开始是在美国推销他们的产品,到后来,有好多资本就直接在美国投资了。有一个法国的钢铁公司,想在美国打开一个缺口,就把我们所在的钢铁厂买下来了,买了百分之三十的股票,就把这个企业掌握了。法国公司指派了他们自己的经理来考察,一看发现轧钢厂设备太老,就把它给关闭了,只给工人们提前一个礼拜通知,说你们下礼拜不要来上班了。这工厂当时一千名工人就剩下了三百多个,其它六百多人全失业了。我年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损失也不大。但是好多老工人不好办,还不到退休年龄,还不能拿退休金,要拿退休金只能拿一点点,划不来。

  8、钻空子领失业金两年

  美国政府有social security,就是政府从工资里边抽了一种税,等到你年龄到六十二、六十五岁的时候,政府给你发社会保险,这是像养老金一样的东西。我们失业的工人要领这个年龄还太小。好多老工人一下子处于一种非常悲惨的境地。当然生活水平在美国要比中国要高很多了。吃还是有的,但是过去的所有的那些房屋、家具、财产等等,只能卖掉,住点简单的房子。生活水平要降低很多。

  我失业了。这回我直接就奔政府发失业救济金的地方,一点钱不能亏。这次失业有两年。七七年夏天到中国来了一趟,待了十个月,回去继续领失业救济金。这次钻了政府的一个空子。那时候只能领一年的救济金,但是我来了中国一趟,回去又新开帐户,领了两年。一边领着失业救济金,一边搞美中友协的活动,社会活动还很多,很忙。等到失业救济金领完了,没钱了,就得开始找工作。当然我那时一个人,单身汉,失业救济金能维持我的生活,还不错。要真是拉家带口,那还不好办。我失业这事还有另外一个因素,这里边经济关系还挺复杂,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按法律来讲,我失业是日本的进口所造成的,所以钢铁工厂的人除了领失业救济金以外,还另加一部分补助,就是转业费。钢铁工厂干不了了,你得干别的工作,加个转业费。这两个加在一块,和工资也差不太多,等于百分之八十的工资。

  9、黑人处处被排挤

  我领了好长时间救济金,不愿意找工作。领完了,看到一个汽车工厂登广告,招收电工。这回我就去报名干电工。

  这回考试有经验了,他问什么都对答如流,考试也考的很好。那个工厂的电工要求会弯铝管,就是装线的那个管子。问我会不会弯管子,我说我会,但是心里面很慌。他没再问下去。同时有一名黑人也去报名当电工。他当过电工,也懂得好多。但是这个招工的工头就挑剔他,什么他都答对了,然后就问他弯管子,他说会。工程师给他一个铁管,限他五分钟之内弯好。这是一根熟铁管子,我们工厂最有经验的电工,五分钟也弯不好那个管子。这个工人没能弯好这个管子,就走了。

  这个汽车工厂全部工人算在一块有三千八百名,但真正生产工人只有两千五百名,也就是工会的会员有两千五百人,其他的就是白领工人。美国有蓝领工人,有白领工人。白领是坐办公室的,上班穿着白衣服;蓝领工人上班穿工作服,是蓝的。白领工人包括一些职员,管工资的,管计时的,管质量的,科技人员,公司的工头,工段长,车间主任,上至经理,还有一大帮秘书。在生产工人里边,据我看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黑人。黑人在美国产业里边占着很大的力量,但是技术工人里边只占百分之十左右,黑人绝大多数是在最脏最累的,收入最低的工种里边。招工的人,往往先招白人后招黑人。

  10、提建议的或倒霉

  工人和工头的关系,也是又联合又斗争。

  工厂里边有一个制度,工人要是提一些合理化建议,工厂给你奖金。工人往往提一些省原材料的建议,或者是一些别的方面的建议,但是往往不提省工的建议。省了工了以后,工人就失业了。大家都不提省工的建议,谁是要提,谁的汽车轮胎就破了,或者是别的方面倒霉。工人就恨那些提省工建议的。

  我们这个汽车厂生产面包车的车身,是给福特汽车公司做加工订货的。生产车身的机械,我不知道叫什么合适,不是液压的,也不是气锤,是大号的冲床。

  生产工序,原来都是用手工把铁板送到冲床里边,冲好了,手工拉出来。然后再到下一道工序,全是人工。后来,工厂制作了一些机械手,把冲好的部件拉出来,节省了好多劳力,结果好多人失业了。但是喂料还是人工送进去。以后工又搞一个机械手,想把喂料这一部分工作也用机械手来代替。结果,工人就搞破坏。这个东西做好了,实验成功了,但是一开车,一天生产不了半天,不是线断了,就是螺丝钉跑到里边去了。反正净出毛病。最后厂方不得不把那些全拆掉。工人就还继续干。

  11、和工头斗争

  我做维修工人,地位还算好一些。机器坏了,工头就得催我快点修好,所以我掌握一定的权利,他要不说太好听的,我也不给他好好干。

  我们经常有些斗争。

  我们大车间里边有三个电工、两个管工、一个钳工,我们这几个维修工,把整个车间的维修全包了。我们的工作是抢修,机器坏了,出故障了,我们去修理。我们不管长期的保养等等。一般我们三个电工都是争取快点把活干完了,回去如果没活我们休息一会儿。

  那儿有个黑板,有活,工头过来把活告诉我们,我们就出去干。干完了回来看看报纸聊聊天。聊天也不好聊,锻压机声音非常大,上班得戴眼镜,戴耳塞。不戴眼镜当时就被解雇。在中国好多工厂,发的眼镜工人不戴。厂里的领导人拿工人没办法。在美国不行,在美国你不戴眼镜当时就被解雇。什么原因呢?看起来好像是工厂对工人的健康非常关心,开始我也认为资本家不错。后来工人发现好多危险的活儿,工厂也让工人干。那为什么工厂非要强制让你戴眼镜呢?原来工厂和保险公司订了合同,工人出工伤事故,保险公司得赔钱。所以保险公司要求工厂的工人一定要戴眼镜。不戴眼镜,眼睛出毛病保险公司不赔钱。公司出了这笔钱,就必须让工人戴眼镜。这只是金钱的制约关系而已。因为那个声音也特别大,所以应该戴耳塞。戴耳塞也是保护我们耳朵的。要不然干了几年以后都听不见了。这也是保险公司提出来的。

  我们干完活,再坐一会儿,看看报纸,看看书。工头看着就有气。有个新上任的工头,是从工人中提拔出来的,他会拍马屁,所以被提拔为工头。当了工头就得显一手,新官上任三把火,看我们干完活看报纸他就有气。一般来讲,合同里边规定工人上班不能看报纸。但是我们没有遵守,我们活干完了,他也不好说什么。有一天,我们活干完了,还在看报纸,他就把我们支使开。我们走了以后,他把我们坐的板凳抄走了,放到垃圾箱里。我们回来了,板凳不在了。这个气啊,我们开始怠工。来点活,领一个活儿出去慢慢干,好半天不回来,活越堆越多。同时我们也告诉工会小组长。在美国,工会在一定程度上是替工人说话的。美国人喜欢嚼口香糖。小组长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跟那个工头争起来了。他命令工头把板凳拿回去,工头就是不拿回去。你不拿回来我们就怠工。必须怠工。尤其那个钳工,就一个人,领一个活干一天,这活堆了一大堆。工头说从别的车间调几个钳工来。反正他是慢慢干,照章办事。他也给你认真来了。结果,工段长把我们召集到一块,开了个会。一般在美国是不开会的。会上说,从今以后,板凳给我们送回,但是上班不许看报纸。工头红着脸把板凳给我们送回去了。但是,我们从此也不敢看报纸了。工人和工头的斗争还是很复杂的。

  12、对付工人靠“管、卡、压”

  在我们的工厂里面没有什么奖励制度。技术工人是计时工资,生产部门是基本工资加计件,计时加计件。工厂有定额,你一天能生产多少个锻压件,有定额。工厂里面有搞定额的人。定定额的时候,工人慢慢干。定额高的时候快点干。我们是早上七点钟上班,下午三点半下班。干到两点、两点半就没活了,定额就干完了。干完定额以后就不干了。要是总超额,总是干到点,能多拿点奖金。但是如果多拿点钱的话,下一回定额就该高了。所以不能多干。完成定额就行。

  还有一个,工厂里面没有奖金。但是工头是怎样发挥工人的积极性呢?就是那一句话,他不发挥什么,按中国规矩说,就靠管卡压。名副其实的管卡压。上班有自动计时,有个卡片,一人一个号码,你拿你的卡片往计时器里边一塞,它就记住你上班的时间。下班的时候往里塞,它就记住你下班时间。七点上班,你要是七点以前或者七点正好塞进去,这不算迟到。七点零一分就扣钱。扣你十分之一小时的工资。迟到多了就解雇。现在的工人都老老实实地按时上班,下班的时候排大队等着。三点半一到挨着个儿往外冲。拿着这个卡片儿打好时间之后就往外走。

  所以工人对工厂没有什么特殊感情。

  13、官大一级压死人

  美国的工厂和中国的工厂很不一样。中国工厂里边有管生产的,管生活的,有搞政治工作的,团的工作的,搞文艺宣传的,还有托儿所,食堂。这些东西他全没有。他就管生产。管理人员比中国要少得多。他交给社会去管。比如一般工人,要是有孩子,女工有孩子也不能上班。吃饭的都是带饭。中午就带饭。当然美国的生活方式和中国也很不一样。中国要吃热饭,在美国习惯吃凉的,喝凉水。习惯很不一样。

  管理方面。还有一些,各级头头,工头,算管理人员,企业的资方人员。工头以下就是工人。工人有小组长,像个小班长似的。其实没什么权,这些都属于工会。工头、工段长、车间主任,甚至经理全是由资方指派的,没有什么选举。

  工厂最最高的头头就是董事会,董事会就是股票所有者选出来的。

  董事会下边定出经理。经理后边往下派,他要派谁就派谁,无所谓后门不后门的。中国的反后门反的挺厉害,在美国无所谓。工人也无权过问。企业所有者要雇谁就雇谁,这是他自己的私有财产。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给你活就不错了,甭瞎提意见。另一方面,工厂情况和中国很不一样,工资除了计时以外,是工会和厂方定的。

  14、同工必同酬

  工会和厂方订个合同,两年或三年。订好了合同,里面规定的工人工资多少。达不成协议,工会就罢工。工人一罢工就没收入,领不了失业救济金,就靠自己积攒的那点钱生活。工人罢工,工厂也有损失。因为你搞生产,别的工厂也搞生产。罢工,你的买卖就被别人抢去了。所以,就看工人和工厂谁耐的时间长。谁能耐的时间长谁胜利,就按谁的条件来办。所以这里边也很艰苦。

  工资在工人中间的差别很小。我一去就当丙级电工,丙级电工比甲级电工一小时工资差两毛五左右,占整个工资比例连百分之五都不到,很小很小。老工人也是那么点,差别很小。我在钢铁工厂的时候,全工厂的工资有二十五级,电工学徒工是十级,出师是十四级,甲级电工就是十六级,一级比一级一小时差一毛钱。整个最低的和最高的工资差别不到百分之五十。但是,工资在全社会来说,收入差别很大。钢铁、汽车及大的垄断性的企业,工人工资水平比较高;一些小的行业,尤其是纺织,做衣服的裁缝,那些服务行业,工资收入非常低,差别能差好几倍。我爱人在灯具厂的流水线上工作,她的工资一小时比我少一半。我失业之后,失业救济金比她拿回来这个工资还多。资历长短对工资没什么影响。

  15、工龄是饭碗

  另外一方面,工厂的工人和中国不一样的就是工龄。工龄在美国起了另外一个作用,在中国是资历越长级别越高,往往是这种情况。美国不是这样,它的作用不一样。比如说,工厂三班倒,在中国是三班都轮。在美国是工龄长的挑,工龄最高的挑他愿意上的班,所以往往是老工人挑白班。年轻工人就不得不上夜班。工龄长有优先权。

  另外一个就是,调假期有优先权。比如说,工作一年以上有一个礼拜的假。中国有探亲假,美国没有,美国就是放一个礼拜的假。我们平常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八小时,就是每周四十个小时。工作制是这样。所以每年放假,老工人先挑,他挑了哪个日期,年轻工人不能在同样的日期休假,得往后靠。工龄还有这么一个作用。

  当然工龄最重要的作用是在退休上有决定性的作用。在中国,工龄是连续算的,在这个工厂工作,调动到那个工厂,工作调来调去,工龄依旧连续计算。在美国不是。你在这工厂干了十年,被解雇了;在那个工厂又干了十年以后,你又解雇了;到第三个工厂干了十年,老头子了。但是三个十年加在一块不是三十年,还是三个十年。领退休金的时候按三个十年的这么个退休金来领,一个厂领那么一点点,三个加在一块儿不如三十年的工龄。所以一般工人不敢随便辞职。

  在美国别的自由没有,有这个自由,你不愿意干可以不干,另找工作去。这是找工作的自由。没有选老板的自由,没有选举自由,但是有找工作自由。

  但是,你的工龄有了一段时间以后,换工作经济上受不了。你要是另找工作,工龄从头算起,所以我至今工龄也没有超过八个月。干了五年了,还是八个月。

  企业管理方面,有好多东西和中国很不一样。好多事儿,中国管的事他不管,就管生产。质量管的严,每道都卡着。再一个,仓库,资金用的很少,流动资金用的很少,当时采购当时用,他不搞什么积压。积压起来,资金不赚钱了,不能积压。

  至于中国在企业管理方面能学哪些东西,还要好好考虑考虑。在美国工人和资本家斗争的情况下,有资本家的积极性,没有工人的积极性。所以怎么样发挥工人的积极性,中国还得走自己的路,不能学他那一套。

  16、工厂的口号、标语

  在中国,我在工厂里边工作,领导来参观,就打扫卫生,打扫挺干净。不参观就不打扫。福特经常派人来看我们工厂,他们一来参观,我们就打扫卫生,把脏东西扫掉,机器摆好。他们一走,一切如故。他们勤来,我们就干净;他们不来,越来越脏。在中国,领导来参观的时候,要挂上一些政治口号,为实现四个现代化之类的,长的短的都有。在美国也挂口号,不是这些口号,美国的口号是对工人说的,比如,“我们要工作,就得有活干”。废话。他说,“要活干,就得满足顾客”。就是面向顾客的意思。“要满足顾客就得有质量”。这都是对工人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翻译翻译。意思是,“你不好好干了,就没活了,质量不好,顾客不要咱们的活了,那你就该失业了”。美国工厂用这种话来勉励工人。

  17、劳资对立

  还有个很有意思的事。一般中国人听说美国选总统,选市长,选议员,政府的一个个人,选的多。还可以骂卡特,骂尼克松,看来挺民主。但是,在工厂里边,经理来了,或者参观的来了,俏皮话都不敢说,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你说一句不好的,到时候失业了,饭碗没了,这可怎么办?所以这是很不一样的。在美国政权和经济权是分开的,性质和中国不一样。中国一个市长,他是又管政权,又管经济权。美国这一点很不一样。

  18、工会维护权益

  在美国工厂的工会里边,工会是选举产生的。工会的头头,工会主席,是靠工会会员的会费养起来的。但是底下的小头头,是一边平时没事就上班,要有事就干工会的事,由资本家付钱开工资。工会基本上起一个保护工人权利的作用。但是真正的说按照共产主义的世界观来行事还是不行,他们没有那种思想觉悟,他们就想这个厂能多赚钱,多赚钱多收工人,多收工人就会费交的多,那我的工资也高了一点。所以他的想法是跟资本家讨价还价。讨价还价讨的太狠了,资本家破产了,他没活了,不好办。讨的不狠,不替工人办点事,工人不选他。所以他也得找一个最佳点,怎么合适。

  美国工业很发达,但是工会的力量还是相对比较小的。产业工人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人是工会的成员。就是,大多数工人还不是工会的成员。一般来讲参加工会的工人的收入比没有参加工会的工人收入要高。因为有工会力量大,可以讨价还价方面有明显影响。

  所以在订合同的时候,工会就跟资本家要求涨工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时候,美国的工资水平一直往上涨,到六十年代的末期就不行了,到七十年代,工资收入实际水平往下降了。钱是涨了,但是通货膨胀厉害,一年通货膨胀有的时候百分之十几,有时候百分之七、八,所以你一年涨了百分之五六七八的,顶不上通货膨胀。所以现在的生活水平要比以前要有所下降。

  合同里边规定的很详细,工资待遇,福利,福利包括退休,包括医药保险,在美国这点还中国很不一样。医疗保险是是很头疼的事,你要没工作了,就没有医疗保险;没医疗保险,生一场病,能倾家荡产。医药保险包括动手术,住医院,保险公司出钱。要看大夫,要去找医生看看病,这个保险是公司不出;我看过几次,看一趟花十五块美元,相当于中国挂号费。你要是没有医疗保险的话,那真是住不起医院,住一天好几百美元,动个手术是上千。当然得是看什么样的手术,有的很贵很贵。所以一个人如果没有医疗保险,相当于有生命危险。

  19、政客捍卫私有制

  下面我想谈谈美国政治上的民主与法治这些事情。

  前面说了,在美国政权和经济权利是分开的。这点在过去不太懂,去美国以前不太懂。理论上讲,美国是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怎么个资本主义法,不懂。我发现选举的时候,那些政客到处游说,说些好话,许诺这个许诺那个,然而,他的竞选经费是靠一些大财团出。

  有的报纸说他们好话,有的报纸说这个的,有的报纸说那个的,当选以后,比如,他当选总统以后,他指派的各个部的部长,都是和财团、和这些大公司有联系的人。所以真正掌握实权的,还是在一些财团里面。总统有什么权力呢?总统的权力是很有限的,外交上的权力,军队的权力。真正说掌握经济命脉,他没什么权力,这一点他很受限制。就我观察,政界的人,政府的人,就像一些前面演戏的,真正后台老板,这些编剧,就是那些后边的财团的人,他们一般不出头露面,一般都在幕后,开一些会,讨论谁出头当政务人员好。

  有的宣传讲,卡特的妹妹犯了什么法,被警察给逮起来了,当然也不见得坐什么牢,就是关了两天,这就说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有那么点意思。有一点,在美国人与人之间关系和中国很不一样。比如说卡特当总统,他的弟弟,他如果有弟弟,当美国共产党的主席,都是有可能的,兄弟姐妹之间没什么联系。不像中国,一人犯错一家倒霉,查祖宗三辈,在美国不搞那个。卡特是卡特,他妹妹是他妹妹,互相不联系。美国的民主、自由,讲了半天,据我观察,最根本一点,就是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

  20、选总统,不选经理

  怎么神圣不可侵犯呢?

  民主讲了半天,就是选政府的人员,但是对公司、财团的负责人不能选。我有一回跟钢铁工厂的工人聊天,他问我中国的一些情况,我如实回答。他说,中国这不民主,不像美国,美国选这个选那个。我说,好,那可能比不上吧,但是你为什么民主了半天,怎么不选一下公司的经理呢?他觉得很奇怪,他说,你不想一想,如果你是资本家,你投资建一个工厂,你雇了好几百、几千工人,举行一个选举以后,人家把你选掉了,你心疼不心疼?他说我怎么这么不通情达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私有制在美国人的思想中是非常根深蒂固的。

  21、政府需伺候财团

  往往有这种情况,人们要求政府的一切东西都公开,政府的一些会议,政客的一些活动,都得及时公开;但是私人财团、资本家的一些东西都是保密的。美国有一个词就是privacy,privacy就是“自己的事”的意思。所以公司的经济情报,别人无权公布,无权揭露。只是公司办一些非法的事的情况下,才可以介入。最近爆发了石油危机。石油危机的时候,人们都要求政府去调查石油公司是不是有非法的事,因为价钱一直涨,涨得不合理。就像中国前一段时间出现的情况,说是肉涨价了,然后你去买,这个也涨了那也涨了,好多无理涨价。群众说石油是不是也是无理涨价,政府派了一个调查团,由石油部长组织的,调查了半天,最后答案是石油财团没有违法的事。他们要囤积什么东西,他们要抬高物价是合法的。私有制下,他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群众们一般没什么话可说。

  22、认钱不认官

  在美国不承认官的特权,你当官的到商店里买东西,你得排队,你就是总统也得排队。但是他有钱,他雇别人去排,他自己不排。他不跟你赌这气。你有钱,你雇别人去;但你没这钱。美国承认钱的权利,不承认官的权利。就是认钱。在美国这点简单,它没有肉票、布票、粮票,都没有,就一个利票,就是钱。可见私有制的观念,在美国人的思想里是非常根深蒂固的。

  民主的范围就在这个范围以内。说起民主,你讨论半天,选举半天,发挥半天,你不能越出私有制的范围,只能在这个范围以内发表议论。

  23、合法腐败

  财团之间,当然竞争也是非常激烈,尼克松上台以后,做了一些事,具体我还不太了解。他做了一些事,我觉得是妨碍了一部分财团的利益,得罪一部分财团,结果他的水门事件就被揭发了。这在事实上说明美国资产阶级内部确实有民主,他要非法就给他治了。说起来是狗咬狗,但是他违法还是要治他。但是也不是这么简单。肯尼迪被刺杀了以后,谁杀死肯尼迪的也查不清。联邦政府组织了很多调查团,很多调查机构,调查来调查去,调查不出结果来。调查出什么人,这个人就被暗杀了,调查出别人的东西,别人就被暗杀。所以这东西很奥妙。所以这个法治的范围到底怎么样,我心里还没想清楚。

  法治在什么地方呢?政府和资本家之间订货,比如政府的军事订货,一些建筑材料的、军服这方面订货,他要求的是人人平等,就是哪家有钱,哪家能出最低的价格,他要给人家订货。但是这里边后门、舞弊非常多。资本家不讲走后门,但是在政府里面走后门很厉害。你给一个相当于人事科的人,给他一点烟,给他酒,带点点心,让他把你雇上了,不那么容易,因为这是掏他自己的钱,增加自己的开支。你走到后门他不敢。但是政府里边官员,你给他一些竞选经费,让他下回再当选,干点什么事情,订货的时候照顾照顾你的公司,这方面是揭发了很多事情的。

  美国资本主义有二百多年了,法制非常发达。我有个律师朋友,屋子里边尽是法律书,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法律条文,不说别的,就说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摆了满满一书架,里边条文多如牛毛。一般人老百姓没学过法律,不懂,很不容易为自己辩护。律师在生活中起很重要的作用。一般干什么事,你都不知道是不是犯法,你不犯这个法,犯那个法,法多了。

  24、韩丁赢,尼克松败诉

  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总是有矛盾两方面,法律不能把什么东西都解释那么清楚,所以自相矛盾的法律非常多,请的律师好,能把死人说活了,把黑的说成白的,但是好律师也贵,你雇他要花好多钱。

  韩丁53年回到美国去的时候,带了好多笔记。他在中国参加土改,参加中国的解放初期那段建设的时候,记了好多笔记。韩丁回到美国以后,政府把那些笔记本没收了。他雇了一个特别好的律师,到了法院里面去告美国政府。当时美国政府有一个非美委员会,专门调查反对美国政府的可疑分子,专门调查这些人,从红色中国来的人,更是可疑分子了。韩丁打官司打了十多年,花了好多好多钱,但是有一条,因为这个笔记是私有财产,这笔记是他的,所以最后政府不得不把这笔记交还给他。韩丁打官司花了好几千美元,律师不好请,一小时得上百美元。

  尼克松上台以后,他把他平常的活动,一些谈话录下来,想要作为他以后写书的参考资料。没想到水门事件出来以后,他的罪恶活动全在录音带里面录下来,整个成了他下台的依据了。当时有人想把这个录音带公布,让大家都听。他雇了一个律师打官司,想证明这个录音带是他的私有财产。最后法官裁定,因为他这个录音带是他做政府工作的时候录的,所以不是私有财产,最后这个录音带就公布了。在美国私有财产还是很受尊重的。

  25、富人请律师脱罪

  还有这么一个事。有一个华盛顿邮报,是属于一个报界财团下边一个报纸,这个财团的老板有个女儿。在六十年代的时候,美国学生成立了好多学生组织,当时有左派右派中间派,左派里边有冒险的极左派,恐怖组织,有一天把老板的女儿抢劫了,作为人质要钱。这个恐怖组织专门搞一些抢劫,安定时炸弹,到银行大楼里边,威胁银行说,你不给我多少钱,送到什么地方,午夜十二点大楼就要爆炸。也不知怎么回事,他们把这个女的给说服了,这女的加入了他们的组织。然后,他们一块儿出去抢劫银行。在美国银行里边,警卫措施还是比较严的,墙角上都有一个摄影机,每几秒钟拍一张照片,你里边有任何活动的都可以观察到。他们持枪把银行抢了。抢了以后,人跑了。一年以后,联邦调查局才把这个女的抓住。抓住了以后,她的爸爸花了好多钱雇了美国当时最有名的名律师,去为他女儿去辩护,为她解围。当时这个律师在法庭上开始就说,这个女的是被迫去抢银行的,是人家持枪威逼着他去抢银行的。银行雇的律师拿出当时拍的照片,证明了四周没有逼迫他们抢银行的人,看不出来,因为那个照片里面看着她是很自然地、很高兴地去抢银行。这律师辩了半天,辩不明,最后,他又说是这个女的当时神经不正常。中国法律说神经病犯法也不算太犯法,对吧。他是想证明这个女的当时神经不正常。银行方面的律师又放出好多证明来,说这个女的当事人神经病并不是不正常,很正常。很自愿地参加了抢银行的活动。最后法官不得不判这个女的坐牢两年,缓期执行。这个牢和一般牢还不一样,这个牢处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小别墅一样的地方,有山有水,有河流,有体育场,打网球,看电视,看电影。她在里边待了两年,出来的时候,跟看守人员结婚了。这美不美。那会儿替她说话人还不少,好多有钱人,这个财团老板的朋友都写信给总统,先给福特,后来给卡特。我也忘了是谁,最后把她大赦,放出来了,说她受够了苦了,不能再受苦了;说监狱是改造人的地方,不是惩罚人的地方。说了半天,这个女的很不自由,但是比别人的条件好多了。

  26、穷人没律师遭罪

  如果是黑人,是个普通的老百姓,犯法了,关监狱里边。那地方暗无天日,不是人待的地方。所以在这方面,法律人人平等,是字面上的。你要请个律师,起很大的作用。请好的律师就好,请不好的律师你倒霉。

  费城发生过好几次事故。有一次有一个小孩,黑人小孩,十几岁不到二十岁,拿了一辆破车到街上去开,开的特别快,被警察给抓住了。警察抓住以后,把他抓回来,让他手背到后边,用手铐铐好,然后就让他跪在地上,警察拿枪照他脑袋把他打死了。这小孩的家长就到法院去告警察。小孩究竟犯什么罪让你打死了,手铐也铐着,对你没有危险。警察说,他手里有刀或者什么东西。可是手铐都铐着对你有什么危险?但是这家没钱请不起好律师,警察局请了律师,最后辩论了半天,判决是,警察是执行任务,一点罪没有,放了。

  犯罪现象在美国很厉害,费城人口二百万,现在稍少一点,一百九十多万,每年杀死的、放火烧死的、警察打死的,合一块二三百人。这些死人的事情经常有,报纸、新闻记者登的,采访的都是死人的事,这东西很吸人眼球。报纸就喜欢猎奇,专门找这些古怪的事。

  有一个小孩儿,也是黑人小孩,一天晚上带着手表跟朋友一块出去玩,迎面有一个孩子过来,拿着枪指他,让他把手表摘下来,这小孩就说了一句,不给你。另外那小孩一枪把这小孩打死,打死就逃跑了,不知道找着没有。这事就发生在离我们家也不过就是一站地的地方。

  还有一件事,一个人上公共汽车。美国的公共汽车跟中国很不一样,美国的公共汽车没有售票员,就一个司机,前面上后面下,前面有个箱子,里边是装钱的。一上车往箱子里面塞钢镚,上一趟就是五毛钱美元。他只塞了几分钱,司机说不够。他没理,叽叽歪歪就走开了。司机开车以后,他转过身来,拿着把刀子照着司机的背后连扎了几刀。他有气呀。司机当场就死了。最后这人给抓住了。

  人的精神状态在美国是很严重的问题。人的精神生活非常空虚,这样总是特别紧张,所以犯罪率非常高。尤其是穷人,穷人生活没什么出路,刑事犯多。

  富人顾不上这小偷小摸的事,杀死一两个人划不来,搞大的。大的犯罪集团,搞抢劫银行,有时候抢牛群。中西部,有的时候成群的牛都丢了。怎么丢的呢?抢劫集团派一个直升飞机先观察,看放牛的人不在,然后拿着步话机一通知,底下那几辆大卡车就过去,把牛全赶卡车上,把门一关,运到屠宰场去了。都是现代化的设备。

  27、亲历费城镇压黑人事件

  我们费城市的市长是一个警察出身。六十年代是靠镇压黑人运动,靠镇压学生的反越战运动出了名,当了市长,当了两届,八年,一届四年。

  市的宪章规定,市长不能连任两届以上,两届就完了。他当上了瘾,想发起一个改宪章的运动。他得造声势。那会有一个黑人组织,黑人还有好多这种组织,其中有一个主张回到原始社会去。他们租了一座小楼,三层楼。他们租的楼不用电,点蜡烛,自来水没办法,得用水,不洗澡,做饭用柴火烧。在美国其他人一般是用煤气。洗衣服在街上洗,拿着木棍子在地上敲,不用洗衣机。现代化的生活设施都不用,都是用原始的,垃圾往街上倒。邻居对他们很有意见,给他们提了好多意见,让他们别这么着,起码公共卫生要照顾好,垃圾别往街上倒。按中国的话,这是人民内部矛盾,邻居就把这事说给他们,他们不听。邻居就告诉了市政府,让市政府来插手管一管。

  市长看这事有油水,因为美国黑人、白人矛盾还是比较尖锐的,他就采取高压手段,要把这些人从房子里赶出来,这些人不干。他们这些人一出到街上,警察就挑衅,他们就买了枪,跟警察对抗。

  后来,警察局长派了好多人把那个房子围起来,把木板子钉起来,围得水泄不通,想断绝他们的饮食,不给他们饭吃,不给他们水喝,断水断电。他们不用电。想把他们围困起来。围了一个多月,他们攒了好多东西。围了一个多月以后,一天早上凌晨五点钟,警察局派了上千名警察,骑马的,骑摩托的,还有消防队员,机关枪全部设上了,来个突然袭击;还把围的栏杆全给去掉以后,拿水龙头往里面滋。一会儿没有动静了,他们派了几个警察进去。过了一会儿,突然一声枪响。现场记者很多,美国记者就是专门找惊险的场面去报道,电视台也有电视车,都在楼上架着,各个位置都照着。他们一知道警察有动静,就全照着,就专门等流血的场面,这个才有报道价值。一声枪响,据当时在场的记者讲,是从警察那儿开的,然后双方就打起来了。那些人在地下室,警察在外边,中间夹了一个消防队员。消防队员都趴地上了,乱打了几分钟,局长想起了里边还有自己人,停战了。双方停火以后,消防队就使个水龙头,往地下室里冲。那些人就慢慢地出来投降了,武器也扔在地上,举着手出来。警察们把他们摔倒在地上,使大皮鞋往脑袋、往肚子上踢,女性怀孕了也踢。这些都在电视机上演着,非常多人能够看到,都非常惊讶。美国人在越南战场搞的那一套,人家还不太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套确实受不了,好多黑人非常气愤,成千上万人到街上游行,将市政府围起来了,要求见市长。

  市政府里边开会。市政府有市议会,市议会十几个人,里面有几个黑人,他们在市议会里边也要求解决这个问题,市警察局对黑人的残暴行为。警察局长下令,警察把市政府这些黑人全给赶出去了,宣布不许黑人进市政府。

  这一弄黑人更气愤了。这时正是选举的时候,美国政府的选举有初选,决选。两年一个小选,四年一大选。去年十一月正好是小选的时候,刚才我讲的那个围楼的时候,就是打枪的时候,是去年八月份。然后,借着这个机会,黑人全组织起来了,好多组织,挨家挨户敲门,让选民对这个市长提出的决议案,就是市长的连任两届以上这个提议投否决票,全市都发动起来。

  我那时候正好失业,工人下班了以后,我带着好多传单,跟朋友们一块儿挨家挨户敲门,给他们发传单,跟文化革命那会儿似的。大多数人都反对市长,聊天都说这个人怎么坏。但是要是碰到一家警察,他一开门,看你是反对市长的,他把你推出去,门一关。这也挺狼狈的。选举那天,还有好多别的事。很多车上路,上面装大喇叭,满街游说,不能让他当选。最后选举的时候,以二比一的比例,把他的提案给否决了。今年十一月,初选的时候,他没选成,他没有权利参加了。这个市长,他最羡慕的人就是墨索里尼,他是个意大利人。

  在以前,六十年代的时候,当时黑人的口号就是黑人权利,black power,黑人权利运动。这个市长提出,现在黑人把白人权利全抢光了。他要发起一个white power,白人权利运动。所以他把矛盾搞的很厉害。

  28、黑人斗争获权利

  在以前,刚开始的时候黑人是作为奴隶到美国去的。一百年前,南北战争的时候,才正式在法律上让黑人和白人平等了,在法律上不能有奴隶了,废除了奴隶制。但是在具体的事情上,很多东西还是很不平等的。过去,饭馆里边,白人饭馆黑人不能进去,白人喝水龙头黑人不能喝,白人坐公共汽车坐前面黑人坐后面。医院里边的候诊室,有白人候诊室,有黑人候诊室。

  六十年代,那时候好多黑人到越南战场打仗。当时美国说是为了保卫世界的民主事业,为了保卫自由,为了反对共产主义的入侵。好多黑人去打仗,回来以后在家里受歧视,他们就开始想了,我打了仗回来还受歧视,还不平等,他们开始搞了好多人权运动。当时抗暴抗的很厉害,整个一条街上的房子全给烧光了,都被黑人烧掉。

  现在黑人白人名义上是平等的,歧视黑人的法律都废除了,但实际上黑人还是很受歧视。现在工厂里边技术工人黑人还是很少。

  29、不爱工头故失业?

  我到美国去以前,从小受的是社会主义教育,也受了一些中国的封建传统的教育,然后,加上四人帮的教育,到美国后怎么理解美国社会,有一段过程。美国人的精神生活,习惯很多和中国的很不一样。刚一去的时候,对美国文化很不理解,那些音乐形式,摇摆乐,爵士乐,我根本就听不惯。我舅舅的爱人是个黑人,黑人特别喜欢摇摆乐,爵士乐。我住在他家里边,她成天把收音机打开,我看书吃饭都得听着它。刚开始直起鸡皮疙瘩,就是不习惯。听着听着,疙瘩下去了,慢慢地习惯了,后来也喜欢了。我就琢磨这东西到底好不好,那时正是失业的时候,从工厂失业后,回去就是那感觉,觉得它的音乐形式是好,但是内容很无聊。我失业了,心情很不好,打开收音机一听全是“我爱你啊我爱你”。你说这半天,我怎么失业的,是因为我没爱过那个工头,还是怎么回事?

  30、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文化方面,很不反映人们生活的其他方面,它起一个很大的麻醉作用,好像社会上的所有的弊病都是因为爱情所造成的,或者爱情得到的好处。所以人们之间,由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关系,造成(人与人关系)很紧张。在美国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要不为自己的话,确实是没法生活。你得先顾自己,再帮助别人才行;你先帮助别人,不行。在中国讲是先公后己,先公后私,在美国是先私后公。

  在个人主义到了极端的情况,学生上学,为了考试,大学生为了考试,有些学位,有些门竞争性非常强,比如说当律师的,当大夫的,竞争性非常强,所以有些学生到图书馆里边借书,借书专门借非常关键的书,然后把那些关键的章节撕下来,然后把书还回去,这些内容别人就看不到了,他得分就能比别人高,这样子他可以毕业。这样,私有制采用的思想就是人人为自己,为了自己,把别人的都当成敌人了,有意识地、无意识地把别人当成敌人。所以人跟人的关系和中国很不一样。中国讲的是同志之间关系的。当然中国也有一些自私自利的思想,在你们中间也知道。但总的和那边的关系不一样。他们在什么地方都是金钱关系,连父子之间都是金钱关系。

  但是有的东西也不好比,中国的孩子工作了以后,挣点工资交给父母了,然后要什么东西问父母要。在美国,你工作以后,挣了工资你自己拿着,父母老了以后也不抚养,也没有抚养的义务。他们退休了,有养老金,有退休金,他们管自己的。这样一个好处,也不能说没有坏处,坏处就是老人的生活没保障,好处就是年轻人从小开始就会独立生活。

  31、光盘的风险

  我们这次有一个访华团到中国来,我跟他们一块儿来的。我们十六个人里面,就我一个人会说中国话。有几个北京外语学院的学生跟着我们,陪着我们一块儿,在北京的红星公社,在社员家里住了一个月。

  我们这些人就反映,这些学生非常天真可爱,为什么呢?你们有些不太了解,在美国十几岁高中一毕业就开始独立生活了,实际上人的思想压力非常大,就是成熟的非常早,心眼特别多,竞争的时候心眼特别多。中国的学生特别淳朴,跟人的特别亲近。这一点美国人觉得很了不起,他琢磨不透怎么回事。

  美国人独立生活好处在什么地方呢?好处在独立思考早,还有一个,不受传统的思想意识的束缚。有这样的好处,青年人积极性格容易发挥出来,这都是好的方面。

  什么事情都有两方面,另外一方面,生活习惯和中国也很不一样。在中国,你要串门去,主人问你吃过没有,中国人喜欢讲,吃过了吃过了,不饿不饿,肚子咕咕叫。主人说你留下来再吃点儿吃点儿,我这没菜没菜,好,这一端出来十几份菜。你要说你没吃,那端的更多了。到美国去,我这中国习惯还保持着一点,人家问我吃过没有,我说没吃,没吃他不给我做,饿肚子,饿了好几回,说老实话。

  我有个姑姑,七三年到中国来,美国人习惯的是吃饭的时候,把盘子上的东西都吃光。公共菜,拿筷子、勺子往你那里舀,你要吃不光,说明你不爱吃那东西。中国人的习惯,东西不能吃光了,吃光了说明你还不饱。我的姑姑七三年到中国来,人家开宴会宴请她,客人们一个劲儿把饭往里盘上夹,她也不知道,就吃光了。吃光了再夹,夹了再吃,吃了再夹。结果吃出病来了,一个礼拜没再吃东西。

  32、早恋

  另外一方面,美国和中国也很不一样。不说大学,中国现在上小学、上中学,男生和男生在一块玩儿,女生和女生在一块玩儿。老师为了保持课堂的安静,一个男生一个女生,这样安排座位,有的男女学生之间就画一个三八线。在美国,青少年和中国人很不一样。在美国,风俗习惯也不知怎么回事,男生和女生交朋友,一个小孩,小男孩和小女孩,你说你没有男朋友或女朋友,脸上不光彩,就是没人喜欢你。风俗习惯很不一样。在中国,男孩男孩拥拥抱抱的一块玩,在美国说你是同性恋,所以这东西很难办。

  33、礼貌地滚出去

  我到美国去,好多东西不习惯,美国人见面不是握手,是拥抱,亲嘴。刚开始我非常尴尬,有一回拥抱,把人家眼镜给打歪了。在中国这边还有一点毛病就是,这也有个缺点,握手感情表达不出来。中国人讲究把感情藏在内心里边。西方的习惯还是比较开放一些。这是一个人的习惯的过程。

  还有一个,美国人特别讲礼貌,一般很直率,你说你吃了、没吃,他照你说的话办事。

  但是,他反过来特别礼貌,不管你干什么,你给他开个门,说谢谢你。而且他让你干什么事,他说请你,对不起,请你给我干什么事。话都说的特别客气。服务员,到商店里边买东西,服务员特别热情,客气,他是为了买卖。他要不说点好听的,你不来买东西,他就没活干了,所以他的服务态度特别好。这点,中国和美国差的很多。在中国,有的地方商店里的服务员好像半死不活似的,看着难受。但美国那种客气,也不是真正的客气,有时候他们骂人也用客气的话。比如他让你滚蛋了,他怎么说,就说,对不起,你能不能帮我去办一件事?你说,行,我什么都能帮你。他说,你离开这儿行不行?

  34、空虚

  精神生活刚才讲了,很无聊。精神无聊造成精神压力。

  我去钢铁厂以前,那个钢厂有一个工人不知道什么人给杀死了,过圣诞节的时候被杀死的。这样这个钢厂就缺了一个人,我就去那当工人,他要没死我当不了。我在钢铁工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我经常见到他,他经常喝酒,经常和家里人闹不和,子女不喜欢他,老婆也不喜欢他。越不喜欢他越喝,越喝越不喜欢他。挺苦闷的。他也是工会的一个小头目。我去了四个月以后,有一次他得病了,在医院里住院,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吊自杀了。这种精神上的空虚造成很多不幸的事情。学生的压力也很大,报上也报了好多小孩儿自杀的。

  35、学贷

  你们是大学生,和美国的大学生比较比较,也是很不一样的。美国大学生的负担也是很重的,除了学习的负担以外,别的负担也很重。学习负担,据我的观察好像比中国轻一些。

  有两个专业,学医的和学法律的,学习负担非常重,因为这两个专业的竞争性很强,你学的不好,你不能领律师证,或者大夫证,没有证书不能当律师,不能看病。证书控制的很严。一年就那么多毕业生,多了不给。这样的垄断价格,物以稀为贵,人越少,收价越高,起这么个作用。别的行业竞争性小一些,所以这方面负担好像不太重。但是生活负担比较重。上大学的学费很贵,我弟弟现在在美国,他是七七年去的,他上的一个学校是一个最便宜的学校,市立大学,相当于民办大学一样的,是市政府开设的。那个大学不用考试,报名给钱就能上大学。大学是学分制。他考的是数学,学分制,他学微积分算三个学分,一个学期算三个学分。一个学分交25美元,合在一块75美元一个学期。这是一门课的费用。还学了一门英语,也是三个学分,然后又旁听了一个电子学,没交钱。要是上一些州立大学,也是公立的,州立大学一门一个学分就得七十五到一百美元。私立大学,像宾夕法尼亚大学,好几百美元一个学分。具体我还不太清楚。这样的话,一年光学费就交上千美元。这是较好的大学。然后还有生活费,租一套房子,最便宜一个月也得交一百美元,一年也是一千多。还有伙食费。所以好多人收入很高,花费也很高。除非是很有钱的家庭,才付得起子女的全部生活费用,大部分家庭子女上大学还得勤工俭学。干什么活都有。

  前几天《参考消息》登了些详细的东西,干什么东西能赚点钱就行。像我弟弟就是一个礼拜,礼拜六、礼拜天凌晨两点钟干到十一点钟,打扫饭馆炊事房,厨房,挺累的。一个礼拜干十六个小时,赚个四五十美元作为他的生活费。当然辛苦。

  学生除了学习以外,生活的负担(也挺重)。所以要说中国大学生,生活水平比不上美国,但还是你们幸福。美国人生活压力非常大,没有安全感,这一点好多中国人确实是很不理解。

  36、贫富差距

  我去美国以前,开始看《参考消息》。我七一年开始看参考消息,以前当然是光听正面教育,形势一片大好,看参考消息还能看见说不好的话的,很吃惊。慢慢地经过参考消息,种牛痘似的,打了预防针,到美国去还不太吃惊,反正也够吃惊的。

  但是在中国,生活一般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忧虑,就是生活水平低,这是肯定的,房屋紧张和物资供应紧张,但是有个保证,你也知道,不是过一天不知道下一天的那么一个情况。基本上还是比较靠得住,总是生活往上长一点,除非你生好多孩子,那没办法。

  在美国就是动摇型的,就是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没准。这东西很了不得。

  这个私有制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公司为了赚钱,有时候赚钱能得点利益。美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水平比中国高,生活水平比中国高,但是发展不平衡。

  要比较中国和美国,中国进步了二三十年,咱们的增长率还在百分之十几,工业增长平均每年百分之十一。但是,美国这一百多年或者近几十年,平均增长的速度也都是在百分之二、百分之三。一会儿大经济危机就下降好多,危机一过,繁荣时期会上升好多,平均下来就百分之二、三左右。

  37、完结

  美国的私有制,矛盾表现的很尖锐。公司能赚钱它就发展生产,不赚钱它就不发展生产。福特公司的生产一种小的小汽车,小汽车在设计的时候,公司要求很严,设计的整个重量不得超过两千磅。总的销售价格不得超过两千美元。设计的时候这砍一点那砍一点,反正能省就省。等到基本上快要成批生产的时候,做了一个破坏性试验,在破坏性试验的时候,发现如果后边有一个车以每小时三十英里的速度撞到屁股后边,油箱就要掉下来,然后就破裂,油洒出来。

  [录音至此结束]

  {补记

  福特公司的该款车名为平托(Pinto),于1970年推出,1980年停产,在10年间销售了1000多万辆。

  该款车在设计时就遗留了一个致命缺陷,油箱装在车的尾部,一旦发生追尾,油箱极容易发生爆炸,造成乘员严重伤亡。

  1978年8月10日,一辆福特平托在印第安纳州公路上由于车尾被撞,导致油箱爆炸,车上的三个年轻女孩当场死亡。平托在问世7年中有近50场有关车尾爆炸的事件。

  后来,受害者一纸诉状将福特告了法庭。审理过程中得知,福特早就知道油箱的设计缺陷。福特方面计算得知,增加安全性的隔板每块成本11美元,给1250万辆车配隔板的总费用将达1.37亿美元。而根据法律,每个死亡者赔偿20万美元,烧伤者赔偿6.7万美元。福特财务部门计算得知,赔偿加车辆维修费用,不安装隔板,预计只需要付出4950万美元赔偿,就是,不安装隔板可节约近9000万美元的成本。于是福特公司选择不安装隔板,而是给死者伤者赔偿。

  在资本主义企业看来,人的生命只是一个数字,如何实现利润最大化,才是最重要的。

  最终福特在1978年召回了150万辆Pinto,但声誉已经无法挽回。1981年Pinto永远退出了市场。

  }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4. 哄骗老百姓这个时候高价买房是一种犯罪
  5.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6.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7.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8. 张文木|关于乌克兰冲突的判断
  9. 罕见!中国对美日同时发出警告,撂下这8个字
  10. 俄乌冲突拆穿美国苦心粉饰的“五大谎言”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3.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4.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5. 有人给朝鲜投毒吗?
  6.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7. “阿语世界首次出现‘大清帝国’, 是一个危险信号” | 文化纵横
  8. 朝鲜新增1.8万发热病例,再添美UP-4候鸟播毒计划新证!
  9.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10.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邬惊雷头痛住院的病情真相,卫健委主任也是受害者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他们的遗骸等了80多年才重见天日!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屠杀,却无人求饶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约44%,地方4月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