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毛主席是最灵的神仙——悼念毛主席逝世四十六周年

李正 · 2022-08-2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前、韶山毛主席铜像广场前,人们怀念毛主席、怀念毛主席那个时代的、人山人海的场面,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敌人要把毛主席拉下神坛,人民偏要把毛主席留在心中的神坛上,当神敬!

毛主席是最灵的神仙

——悼念毛主席逝世四十六周年

  公园的凉亭下,那几个老头又聚在了一起。走,听听他们今天闲聊些什么?

  老张先开了话:“嘿,老王,我们以前聚会,你总是笑嘻嘻的,今天却眉头紧锁,难道有了什么不高兴的事?”

  老 王:“和老伴干仗了。”

  老 李(向着老王):“嗨,七老八十的年纪啦,都是快去见马克思、毛主席的人啦,还干什么仗啊?”

  老 王:“您不知道,这仗哬,非干不可。”

  老 赵:(向着老王)“什么大的事,值得吗?”

  老 王:“值。”

  老 刘:“老王,那就说岀来让大伙听听,给您俩评评理儿。”

  老 杨:“我赞成。老王,说岀来,別窝在心里。”

  老 王:“真要说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因为供奉神灵,我俩意见不一至。”

  老 张:(向老王)“嘿,倒是个稀罕事。”

  老 王:“俺老伴要供奉玉皇、佛主,我不让。我要供奉毛主席,她不让,就吵了起来。”

  老 张:“结果呢?”

  老 王:“当然是我胜利啦。不,准确的说是平局。”

  老 李:“老王,没压迫女性、使用武力吧?”

  老 王:“哪能哬?老夫老妻风风雨雨到现在,爱都爱不过来呢。”

  老 赵:“王哥呀,平日里怕老婆你说是爱的表现,干仗都是你输,今天怎么啦,太阳从西边岀来啦?用的什么战术?”

  老 王:“北平模式,和平解决。”

  老 刘:(向老王)“挺新鮮的,快说说让大伙听听。”

  老 杨:“对。王老弟,也让我们长长见识。”

  老 王:“今天早上,俺老伴起来给神灵上香时,不见了玉皇、佛主的像,问我,‘哎!这两尊神灵的像怎么不见啦?’我答,我放一边啦,换成毛主席的像啦。老伴问我,‘为啥?’我说,老伴啦,咱俩跟着毛主席、跟着共产党干了一辈子革命,是无神论者,可老了老了你却信起了迷信。再说,你信佛主、玉皇啥用?佛主的原身是印度的一个王子,印度却让英国占领了近百年,统治了近百年,一个连自己国家、自己国家的人民都保佑不了的外国人,他会保佑你中国人?再说说玉皇大帝,老百姓都称他老天爷,可当八国联军进中国、甲午战争、小日本侵略中国时,焼、杀、抢、掠、奸婬、祸害中国的老百姓时,咱口口声声喊的老天爷去哪了?!这些你都想过吗?俺老伴醒悟了,说,‘对呀。’我继续说,是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赶走了日本侵略者。是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打败了世界头号强国美国发动的抗美援朝战争。是毛主席指挥人民解放军打败了当时连美国都畏惧三分的、前苏联发动的珍宝岛战争。六二年,是毛主席指挥解放军打败了印度挑衅者,打得印度人满地找牙。以上这几个国家都是世界上一流的大国呀,可都败在了毛主席手下。你说,哪个神仙做到了这一点?没有,只有人民的领袖毛主席。所以我说,毛主席是最大的神仙,最灵的神仙,要敬呀,我们就敬毛主席!”

  老 张(向老王伸岀大拇指):“水平高!你老伴服了吗?”

  老 王:“不但服了,还深深地亲吻了我一下,老来吻呀,那可真叫人美滋滋的。”

  响起了众人的掌声。

  老 王:(向众人摆摆手)“別慌別慌,且听下回分解。俺老伴抱岀了一尊观世音大士的像说,‘我敬她总行了吧?她可是咱中国人的神。人人称她为善神,保平安的。’我说,毛主席时代不平安吗?那时人心向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没有贪官、没有资本家、没有压迫、没有剝削、没有黄、赌、毒、黑、拐、骗,人人平等、互帮互助,这样的时代不好吗?您猜俺老伴咋说?‘好哇。这也和观音菩萨有关系呀。’我问老伴,毛主席的功劳,咋能扯上观音菩萨呢?俺老伴又说啦,‘你忘啦,毛主席是观音菩萨的干儿子,年幼时认观音石为干娘,叫石三伢子,干儿子的功劳,能和干娘没关系吗?’我想了想,老伴的话也不无道理,就问老伴,你说咋办,毛主席和观音菩萨,我们敬谁?俺老伴说,‘两个都敬。功劳是毛主席干的,先敬毛主席,再敬观音。’没想到岀现了这种局面,也就随她了。这就是开始时我讲的和老伴打个平局的原因。”

  老李开话了:“嗨!看来这事不光是俺家有哇?”

  老 张:(向老李)“怎么?您家也出这样的事儿了?”

  老 李:“差不多。”

  老 张:(向老李)“也说来让大伙听听。”

  老 李:“俺老伴呀,供奉的是老君。我问她供奉他干啥?她说‘太上老君能驱妖避邪呀。’我劝老伴说,老婆子呀,你天天给太上老君磕头上香,太上老君保佑咱了吗?没有。就拿你来说吧,电信诈骗让人家骗走几万块,大街上光天化日下、你的包让人家抢走,你过马路上的班马线时,活生生的让一个开宝马汽车的撞倒,人家车连停都没停,你却住了几个月的医院,这事都有吧?什么是邪?什么是妖?妖长什么样?邪长什么样?真的你见过吗?没有。你遇到的那些不该发生的事就是妖、就是邪。那时太上老君哪里去了?你再仔细想想,毛主席领导的那个年代,你为啥没遇到过这些事?那个年代为啥没有妖、没有邪?毛主席才是保佑老百姓最灵的神仙!对吗?经我这么一说,俺老伴的思想通啦。她笑嘻嘻的说‘对——!不比不知道,一比才明了。咱们今后就信毛主席,供奉毛主席!’我和老伴的矛盾呀,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解决了。”

  众人又是一阵掌声。

  老 張:(向老李)“你这一招哇,比老王还高!”

  老赵急了,向大伙说:“哎哎哎,听罢他俩的啦,再听听我和老伴的故事。”

  老 张:“今天怎么啦?都摊上事啦?”(向老赵)“听听你家的故事。”

  老 赵:“俺老伴呀,早上一起床先烧香,晚上睡觉前还焼香。她敬的是财神。我问她这样累不累呀?她说不累。我问她图个啥呀?她说图个发财发家。并给我说,‘看,咱们家几个人领工资,月月进财,不都是给财神爷焼香焼出来的吗?’对俺老伴这种让人哭笑不得又离谱的话我并没着急,给她解釋说,老伴呀,你回想一下,解放前咱拉棍要饭、风刮雨淋、雪打日晒,那时财神爷去哪啦,他咋不给咱发工资呢?记得有一次咱拉扯着孩子去要饭,你刚到一家地主家门前还没开口,他不但没给,竟然恶狠狠地照你头上打了一棍,还恶言恶语地骂你给他家带了晦气,让你滚得远远的。你的头冒血了,用手捂都捂不住。我见状掂起棍就去和地主拼命,是你死死拉住我没让去。我俩和两个孩子一家四口抱在一起没完没了的哭哇、哭哇,那时财神爷去哪啦?那时财神爷咋不显灵呢?!俺老伴被我说动心了,放声哭了起来。我拉住老伴劝说道,是毛主席、共产党把我们引向了革命道路,才有了今天呀。这些你都忘了吗?不清楚吗?俺老伴止住了哭,说,‘没忘。经你这么一说,我清楚了,是毛主席、共产党给咱发的工资。毛主席才是神仙,最灵的神仙。往后哇,咱就供奉毛主席。我天天给毛主席上香、磕头。’我和老伴的问题呀,就这样解决了”。

  众人一阵更热烈的掌声。

  老 张:“忆苦思甜,老赵这一招哇,更妙!”

  老 刘:(向众人)“咳,咳!”干咳了两声。

  老张问:“老刘,嗓子痒痒啦?啥意思?”

  老 刘:“引起您的注意呗。”

  老 张:“啊,懂啦。看来今天是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你讲他讲我也讲的好日子呀!老刘,你讲。”

  老 刘:“常说,淸亮人好说,糊涂人难缠,家有贤妻,事事顺利。”

  老 张:(向老刘)“夸老婆呀?”

  老 刘:“嗯,真是。我和老伴老家都是农村人,对土地都很重视,所以都敬土地爷。俺老伴天天给土地爷上香。有一天我问老伴,你为啥供奉土地爷?她答:‘习惯呗。’我批评老伴说,你这是老糊涂。老伴反问我,‘怎么啦?’我又问老伴,土改前咱有土地吗?老伴答,‘没有。’我再次问老伴,谁给咱分了田、分了地?老伴答,‘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土改运动,打土豪、分田地,咱才有了田、有了地。’我接着向老伴说,对!是毛主席、共产党分给咱的土地,不是土地爷。可你咋不敬毛主席,去敬土地爷呢?是不是犯糊涂啦?俺老伴淸醒啦,拍了下头说,‘对呀。毛主席才是最灵的神仙,老百姓想啥有啥。往后哇,咱就敬毛主席,供奉毛主席!’俺家的事啦,就这么让我三问两不问的了啦。”

  众人掌声加赞成声。

  老张向众人称赞老刘说:“干净利索,堪称一绝。”

  老杨哼起了戏:“我站在城楼观山景......”

  老 张:“老杨,观什么景啊?憋不住了不是?想说就说呗。”

  老 杨:(说话慢慢地)“嗯哼,您都说完了,该我上场了。俺老家是山区的,经常干旱。老百姓大都敬龙王,俺老伴也敬龙王。”

  老 张:“怎么和老伴勾通的?”

  老 杨:“摆事实,讲道理。我向老伴说,解放前为啥老百姓向龙王求雨大多不灵?解放后为啥老百姓的地大多变成了旱能浇、涝能排的良田?俺老伴直直的看着我。我继续说,是毛主席的那个时代带领人民战天斗地,先后在全国修建了八万多座水厍,开挖、疏通大小河流、沟渠上万公里,打水井不计其数留下的积业呀。我拉住老伴说,那时你是公社的妇联主任,带领社员挖河挑土,肩膀磨岀了血,你包扎包扎又去挑土,没错吧?俺老伴陷入了深深地回忆,然后浸着泪水说,‘没错,没错。’我接着对老伴说,明明是毛主席带领全国人民干岀的成绩,龙王做不到的事,毛主席做到了。咱咋能不敬毛主席敬龙王呢?这不是犯傻吗?你说咱该敬谁,供奉谁?俺老伴如梦初醒,象个孩子似的提高嗓门答,‘毛主席,毛主席——!’我和老伴的戏,就这样闭幕了。”

  老 张:(向众人)“嘿嘿,看来是八仙过海,各有妙招哇。”

  老 王:“张哥,你耍猴哇?听我们讲了一遍,你却一言没发,你和老伴就真的没事?”

  老 张:“有。这个社会,能没有吗?不是让着你们先说么。”

  老 王:(向众人)“让张哥说说好不好?”

  李、赵、刘、杨:(齐声)“好。”(鼓掌)

  老 张:“好,说说我和老伴的那档子事儿。俺老伴是南方人,得过吸血虫病、得过疟疾病、一九七二年,还得过乙肝,不过,统统都治好了。随着上些年社会上刮起的一股股妖风,俺老伴就信起了迷信,供奉起了药王爷。今年冬天,她得了感冒病,又去给药王爷烧香。我到药店给她买了治感冒病的药,让她吃了三天,全好了。俺老伴对我说,‘怎么样?我的感冒彻底好啦。药王爷显灵啦。’我对老伴的话强忍住笑,半开玩笑地说,老伴呀,明明是我给你买的药,治好了你的病,怎么安到药王爷头上了呢?要敬呀,应该敬我呀。老伴乐了,说,‘敬你个头。’我呀,就拉老伴坐下来慢慢聊了起来。”

  “我问老伴,你得的吸血虫病,谁给你治好的?老伴答,‘是毛主席的那个年代,全民消灭、根治了吸血虫病。我也就治好了。’我说,没错。我又问老伴,你的疟疾病,谁给你治好的?老伴答‘还是毛主席的那个年代,全民又根除、根治了疟疾病,我也就随着好了。’我说,老伴,你说的对!我再次问你,谁治好了你的乙肝病?俺老伴急了,反问我,‘你耐烦不耐烦呀?是毛主席那个年代治好的!明知故问。’我耐心地劝老伴说,你这不是亲口说岀来啦吗?老伴呀,在新中国刚刚建立的十几年里,经济上一穷二白,底子那么薄,不但打胜了抗美援朝战争,还经受了三年自然灾害的冲击,竟然在全国、全民中根治、根除了霍乱病、天花病、麻风病、吸血虫病、疟疾病、乙肝病,并且全民免费,甩掉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东亚病夫’的帽子。这是多么伟大、了不起的功绩呀!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中,哪个神仙、哪个皇帝做到了这一点?没有,一个也没有。世界史上,哪个国家做到了这些?没有,一个也没有。只有中国,只有人民的领袖毛主席!美国不是牛吗?做到了这些吗?没有。美国的总统不是牛吗?尼克松见到毛主席时不住地躹弓,连大气都不敢岀。他对別国的霸气、傲气哪里去啦?!牛什么牛?在毛主席面前,谁也別想牛!谁也牛不起来!!老伴,我说得对吗?俺老伴点点头说,‘对极了。’我笑了,问老伴,那你为什么不敬毛主席,去敬药王爷?俺老伴霍然开朗了,大声说‘对呀!往后哇,咱谁也不信、谁也不敬,只信毛主席,只敬毛主席,供奉毛主席!’”

  老张向大伙说:“完了,我和老伴的故事,到此为止。”

  众人久久的掌声,称赞声。

  老张继续向大伙说:“现在社会上还有一个怪现象,不知道大伙觉察到没有?”

  众人静静地望着老张,听他往下说。

  老 张:“新中国成立后,明明是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扫除了文盲,普及了文化,全民免费普及了教育,可有人却引导去敬文曲星、敬孔子。为什么?!战国时代,和孔子一样的夫子有上万个呀,每个姓氏的族谱里都有记载。毛主席做到的,文曲星、孔子做到了吗?没有。他们永远不可能做到,因为他们代表的不是人民。为什么会岀现这种现象?是国内外的敌人相互勾结,要把毛主席从人民心目中拉下神坛的大阴谋!他们达到目的了吗?没有。他们永远不可能达到目的!在几十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路线下,在私有化‘什么姓资姓社’、‘胆子再大一点,歩子再快一点’的理论下,通过长时间对比,人们清清楚楚、彻彻底底认淸了谁才是代表大多数老百姓利益的人,谁才是为大多数老百姓谋富祉的人,谁才是为大多数老百姓全心全意服务的人。不管岀现再多的花言巧语、花丽词调,都忽悠不了大多数老百姓。老百姓没有揭穿他们,并不代表老百姓没看穿他们,都是傻子。老百姓虽然没有权力,没有资本收买媒体,可是,心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有一颗属于自己的火红的良心,爱谁恨谁他们心里明明白白。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前、韶山毛主席铜像广场前,人们怀念毛主席、怀念毛主席那个时代的、人山人海的场面,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敌人要把毛主席拉下神坛,人民偏要把毛主席留在心中的神坛上,当神敬!”

  不知什么时侯,凉亭前围了好多好多听众。老张的话音刚落,众人就齐声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与人民永存——!!!”

  这——,才是真正的,大多数人的民意、民声、民心。

  李    正

  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六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天眸:司马南禁言引来逆行斋主一派胡言
  2. 同毛远新同志的第二次谈话纪要
  3. 重读沈浩日记再看小岗村:伟人确实目光如炬
  4. 台海最激烈的战场,在这里?
  5. 孔庆东:毛选的人格魅力
  6. 此情此景感动了中国,回答了世界之问
  7. 大学!大学!
  8. 2000万先烈的血,不是为了贾浅浅们的屎尿诗和门阀世界!
  9. 给司马南解禁“泼点凉水”:戒骄戒躁,不要辜负粉丝们的期望
  10. 拜登也许下了一步好棋
  1. 吴铭:团结一致——再说老司马摊子被砸事件
  2. 张文木|精准刺痛今日中国高知群体的一篇精悍实话
  3. 吴 铭:说说小地摊被砸事件
  4. 天眸:司马南禁言引来逆行斋主一派胡言
  5. 长江,太反常!
  6. 陈先义:波涛汹涌中的司马南
  7. 凭什么好人就要被人拿枪指到​?​
  8. 这是“指出"、“分析”前三十年的错误吗?
  9. 司马南先生的喉咙被锁上链子让人很担忧
  10. 子午|不严惩吴勇团伙,毒教材的事能翻篇吗?
  1. 给贪官舔屁眼,我国专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2. 老田:为何美帝敢于在中国主权问题上频繁挑衅——关于经济主权瓦解的噩兆以及可置信承诺问题
  3. 司马南被封!是射向联想杀伤力最大的一颗子弹!
  4. 解放台湾的方式由什么决定?
  5. 反正也睡不着了,就问一下我们还有墙角吗?
  6. 秦明|“著名作家”为什么如此恨毛主席?
  7. 这是最霸气的抓捕!
  8. 佩洛西曾在东城被抓,老妖婆到底是不是女流氓?
  9. “拭目以待”到底是什么?这两天就见分晓了!
  10. 吴铭:团结一致——再说老司马摊子被砸事件
  1. 面对重庆山火,这位美国友人为何比很多国内网友还紧张?
  2. 德国第一大河,快见底了
  3. 吴铭:团结一致——再说老司马摊子被砸事件
  4. 决战:司马南为何做起了美国梦?
  5. 长江,太反常!
  6. 问题不大,该同志有房2714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