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200万集不齐奥特曼卡,中国一亿小学生正在破产?

乌鸦校尉 · 2022-11-22 · 来源:乌鸦校尉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大家好,我是乌鸦。

  不知道各位80、90后的读者朋友们有没有收藏过零食里附带的人物卡牌。无论小浣熊的水浒卡,还是后来的游戏王、宝可梦卡,都是风靡一时的“社交硬通货”。

  基本上在班里混得好的风云人物,身上都得揣着这么一兜子卡牌,才能收获小朋友们羡慕的眼光。

  这帮孩子长大后,他们的孩子也难免重蹈父辈的覆辙。

  当今中国的小学生群体,同样流行着卡牌收藏,不过这次流行的却是一个有将近60年历史的老IP,奥特曼

  如果说,以前奥特曼号召大家“去相信光”,而现在奥特曼却说“来买我卡”

  小学生对奥特曼卡片的痴迷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父辈对小浣熊水浒卡的热衷。不夸张地说,10个小男生里有9个热爱奥特曼卡牌。

  不怪有这样的调侃:电话手表、奥特曼卡牌、《孤勇者》,已经成为了当代小学生日常社交的三大必须品。

  想要不被小伙伴排挤,孩子们只好节衣缩食,从零花钱里挤出买奥特卡牌的预算。

  零花钱花完时,就得请求家长们“钞能力”的援助。

  在小红书等平台上搜索“奥特曼卡牌”,可以获得很多关于如何买卡、如何抽卡的攻略和教程,可见家长们对于孩子玩奥特曼卡片这事儿有多上心。

  恐怕多数家长的想法是,帮孩子买个卡嘛,没啥大不了,也就是个小玩具罢了,谁小时候没买过卡呢。

  但就这种不起眼的“小玩具”却让无数孩子和家长陷入到旋涡之中。

  有新闻报道,有的家长为了帮孩子购买卡片,几年内陆续投入了数万乃至十几万元,更有甚者,猛氪200多万,都没能凑齐一套奥特曼卡牌

  “光之使者”变成了“卷钱机器”。

  奥特曼卡牌是如何收割小学生韭菜的呢?得从源头说起。

  1

  作为一个60多年的老IP,奥特曼在现代仍爆发着经久不息的生命力。

  其一是因为这个IP仍然不断有新角色和新故事上映,除了初代、赛文、迪迦等老派角色,还有特利迦、赛罗等新生代奥特曼不断加入阵营。

  能把这一IP做得如此长寿的主要原因,是奥特曼剧集一向优秀的设定和内涵。

  在子供向的外表下,一些优秀的奥特曼剧集往往能够讨论更加深刻的主题,比如社会、科技与人的关系,比如人类对自身发展的反思,富有深意,而且三观很正。

  正是这样,奥特曼才会超越时间与空间限制,成为多国每一代小朋友心里信仰的“光”。

  虽然近几年,奥特曼系列面临着创意枯竭、作品质量下滑等问题,但其积攒了60多年的巨大影响力,仍然在不同领域散发着余热。

  就在不久前,著名动画导演庵野秀明开的新坑《新·奥特曼》登陆线上,更是引发了一大批奥特曼粉丝的热议。

  除了重启的电影系列,奥特曼延伸的动画、舞台剧、小说等多媒体内容,都在持续不断为这一IP注入新的活力。

  作为一个60多岁的老IP,奥特曼的圈钱能力十分不俗。

  奥特曼粉丝圈子里有句黑话:现在的奥特曼(以及其他特摄剧),拍戏是副业,卖玩具才是正经事

  奥特曼玩具的版权,正好掌握在日本最大的玩具商——万代株式会社手中。

  万代旗下拥有日本诸多著名IP的版权,包括奥特曼、龙珠、高达、火影忍者等国民级作品。

  万代除了自己生产IP相关的玩具和周边,也会授权给其余企业生产相关产品,卡牌就是其中之一。

  在一众知名IP中,奥特曼的赚钱能力并不突出,在2021年以86亿日元的收入排名第七。这个成绩并不亮眼。

  但是近几年来,奥特曼IP为万代的创收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从18年的60亿,到如今的86亿,奥特曼IP的吸金能力在稳步上升

  让奥特曼IP越来越赚钱的幕后力量,正是来自中国的一亿小学生。

  2

  奥特曼卡牌之所以卖得好,是靠其惹人上瘾的背后逻辑。其实类似的套路早就已经被玩透了,说两个最让人熟悉的:氪金手游和盲盒。

  玩盲盒最大的动力,就是抽到盲盒里的隐藏款式;而玩抽卡类手游最大的快感,就是抽中最稀有的SSR角色。

  “稀有”是这类商品中最大的价值

  奥特曼卡牌也不例外,但是相比于十几款里能抽出一个的隐藏盲盒,或者几十个角色中三五个SSR,奥特曼卡牌的编制要大的多的多。

  我们以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奥特曼卡牌公司“卡游”旗下的卡牌举例,上市不到3年,就已经发行了800多款不同的卡牌,至今还在不断更新卡池。

  按照稀有度,这些卡牌还被分成了R、SSR、UR、ZP...等23个不同的档次

  每个不同档次的卡片,卡游都会设计五花八门的工艺,有的有闪亮的覆膜,有的有金灿灿的镶边。

  每当一个幸运的孩子抽到稀有卡片,它闪亮的外表炫耀着自己的尊贵,都能吸引来周围小朋友羡慕的目光。

  卡池庞大、等级众多,这导致抽到一张目标卡牌非常困难。

  其实,大部分孩子都和欧气没啥缘分,可能连抽成千上万次,都抽不出几张稀有的卡片,用玩家的话来说,“废卡率”相当高。

  几个小朋友坐在卡牌旗舰店,一张张地撕开包装,又一张张地扔掉重复的废卡,已经成为了卡游旗舰店里的常态。

  与监管成熟的抽卡手游和盲盒行业不同,奥特曼卡牌目前的监管并不完善,迄今为止官方也没有公布过任何稀有级别卡牌的抽出概率

  消费者只能从别人的经验那里获知“稀有卡概率很低”。

  购买卡牌的渠道非常普遍,有校门口小卖部几块钱的小卡包,有旗舰店十几块的现场抽,还有价值数百元的大容量卡包,一次几十张抽到过瘾。

  而这些卡包也被卡游玩出了花,他们设计了奇迹版、星云版、星辰版、黑钻版...等数个不同的卡包系列。

  有一些限量的卡片,就只能购买指定的卡包才有几率从中获取。说白了,氪金,是收集稀有卡的唯一方式

  卡包的价值不菲,大部分孩子们只能哭闹着求家长钞能力支援。

  极低的概率、不断更新的卡池、丰富的分级和卡包...层层套路之下,难怪有人氪金200w还是凑不齐一整套。

  说白了,奥特曼卡牌就是用极低的概率,控制孩子们的炫耀心理,把“类赌博”玩法玩到了极致。

  但是光做到这些,并不能让小学生如此沉迷,卡牌公司还想了一种更好的办法,绑定孩子的心,那就是“添加游戏玩法”

  这也是个老套路了,始作俑者其实是日本著名动漫IP“游戏王”系列。

  只不过,游戏王在中国的影响力,和奥特曼肯定不能同日而语。

  当然,游戏王在中国也是有相当影响力的;

  大家也许还记得半年前这条新闻:

  估价100元的“青眼白龙游戏王纪念卡牌”被拍到8732万!

  参照游戏王,卡游为奥特曼卡片设置了复杂的对战玩法和地图,有点类似自走棋等桌游玩法。

  这样一来,每一张卡牌都有了实用价值,稀有卡牌拥有更好的属性和技能,在游戏中的表现也就更强力,并且有了“战力对比”小学生们之间的比较就会更直观。

  你很难在剧集里看到迪迦和赛罗单挑的场景,但是在小学生的课桌上,却可以找到这种“关公战秦琼”的答案。

  能炫耀,也能玩,当然这些卡牌还能用来“理财”

  如今在某鱼上,一张稀有的奥特曼卡牌,已经能卖出数千元的高价,各种炒卡攻略也成为了投机分子关注的内容。

  奥特曼卡片的受众,已经远远不止作为直接使用者的小学生了。

  3

  其实,这一张能掀起“血雨腥风”的卡牌,成本仅七分钱左右。

  这种落差的形成,就不得不提到最主流奥特曼卡牌的发行商,卡游公司

  从公开信息来看,卡游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的新企业,能在短短几年内抓住奥特曼卡牌这个风口,卡游远远不止“初创企业”那么简单。

  在卡游的背后,是一家低调的行业巨头:甲壳虫集团

  而甲壳虫集团涉足卡片行业,并且能把卡牌玩得如此明白,还得归功于其创始人李奇斌

  1972年,李奇斌出生在浙江省衢州市的一个商人家庭。

  他的父亲是本地首位个体商户,是改开年代无数个敢于率先吃螃蟹者的代表。

  李家经营着自己的箱包生意,生意一度非常红火,李奇斌少年时期就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富二代”。

  不过李奇斌在完成学业后,并没有跟随父亲的脚步下海经商,而是找了份体制内的工作,去做水利员。

  天有不测风云,父亲的生意突然遭到了重大打击,一夜之间负债累累,李奇斌无奈,只能辞职下海,帮父亲还债。

  他辗转来到苏州打拼,一天,他突然发现了一种买得很好的商品:泡泡糖附赠的纹身贴纸

  几乎所有小学生都痴迷于收藏这种贴纸,每天在苏州卖出去的贴纸,能装满四五个集装箱。

  这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过了几年,李奇斌还清了债务,手头也留了些积蓄,他随机决定梭哈进入动漫周边产业,打算重新复刻泡泡糖贴纸的奇迹。

  2001年,李奇斌成立了苏州甲壳虫玩具公司,生产动漫周边产品。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昔日的甲壳虫玩具厂已经成为了甲壳虫集团:一家囊括动漫周边设计、制造、营销、代理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

  甲壳虫集团几乎覆盖了动漫周边产业的一切方面,甚至还在幼教、早教领域有所布局。

  在李奇斌的商业版图中,他最为看重的就是渠道的部署,他坚信,只要能广撒网、多布点,他的产品就能卖到全国任一个角落。

  2014年,甲壳虫就在全国各地部署了10多万个线下销售渠道,基本上全国的小学生,都能买到甲壳虫的产品

  除此之外,他还积极和知名的大IP方合作,在发展的巅峰期,东映、迪士尼、芬兰Rovio、腾讯等IP大户,都是甲壳虫的合作方。

  不过,甲壳虫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李奇斌就压错了宝,他打算筹备建立一座融合全息技术的动漫城,结果由于执行受挫,整个计划胎死腹中,甲壳虫集团也因此蒙受巨大损失。

  在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之际,李奇斌又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创业的灵感来源:卡牌。

  时逢奥特曼IP在国内又复兴的趋势,甲壳虫集团联系到了奥特曼IP在国内的版权商——新创华公司

  在获得正版授权后,甲壳虫集团就成立了一家专门负责奥特曼及其他IP系列卡牌设计、生产、制造的公司——卡游。

  背靠奥特曼IP的高人气、刚流行不久的盲盒玩法,以及桌游元素,结合李奇斌最初的设想以及十余年的经验,一款专门针对小学生钱包的卷钱利器——奥特曼系列卡牌诞生了。

  4

  在甲壳虫集团数十年积累的庞大销售渠道条件下,卡游公司的奥特曼卡片一经发售,就占领了全国各地小学门口的小卖铺,没过多久,就出现在了小学生的口袋里。

  在各种花式玩法和赌博心态的加持下,小学生和家长们的钱包纷纷沦陷,奥特曼卡牌的销售额日益走高。

  据行业推测,过去两年间,卡游平均每年的营收都高达30亿元,利润超过15亿元,保持着每年利润超100%的增长率

  有投资人士感叹,卡游就是个活生生的印钞机。

  与卡游对比,另一匹盲盒黑马——泡泡玛特在2020年创下了25.32亿元的营收,和卡游基本持平。

  但是,泡泡玛特用了十来年的发展才达到这一成绩,卡游只用了区区三年

  卡游如此亮眼的表现,自然迎来了资本的关注,2021年,卡游公司获得了一笔融资,市场估值来到了10亿美元左右。

  虽然卡游分走了90%的蛋糕,但是余下那10%的体量也足够惊人。

  就在卡游获得融资消息的同一年,另一家主打奥特曼卡牌产品的公司华立科技,就凭借卡片生意,成功登陆A股。

  华立科技没有走卡游“代理IP,自主设计卡牌和玩法”的老路,而是直接从日本进口了奥特曼游戏街机系统,成功以更小众、更高端、更正宗的噱头,撬开了卡游的缝隙。

  财报显示,2020年,仅奥特曼系列卡牌,就为华立科技带来了4000多万元的营收。

  2021年,华立科技的动漫IP衍生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56.52%,其中奥特曼卡牌的贡献不在少数。

  而这个庞大的蛋糕,至今仍在不断膨胀。

  尾声

  在卡游的旗舰店里,墙上印着奥特曼系列的Slogan:相信我,你也可以变成光。

  诚然,奥特曼在过去的60年间鼓舞了一代代人,但是如今掌握着“光”力量疯狂卷钱的资本,本身并不相信光。

  势头强劲的卡牌行业,在未来几年似乎有着更加明朗的前景。

  据统计,2020年全球卡牌交易市场的规模,达到了113亿美元左右;预计到2027年,则会扩大到300亿美元以上。

  发展较晚的中国市场,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本入局,也会有更深的套路出现。

  诚然,从数据的角度来看,中国卡片行业的发展蒸蒸日上、大有前途,但是在一片大好的背后,是无数小学生和家长被掏空的钱包。

  如果没有更加成熟的监管介入,像这样的“商品”会越来越多吗?圈钱的手段会越来越肆无忌惮吗?

  盲盒玩法本身就极具诱惑性,就连成年人都难逃其诱惑,更何况心智尚未成熟的小学生?

  如今,市场部门对盲盒产业制定了年龄限制,对手游产业也添加了每日抽卡上限等监管措施,对消费者防沉迷有很大意义。

  乱象丛生的奥特曼卡牌行业,想必也会迎来自己的监管条例。

  我们只是希望,每一个孩子能远离消费主义的荼毒,远离资本布置的陷阱。

  童年单纯的热爱,不应该被绑架。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奥特曼卡片里的百亿隐秘生意——火星商业

  掏空小学生零花钱,这家公司利润碾压泡泡玛特——36氪

  靠卖奥特曼卡片,这家公司一年净赚十几个亿——36氪

  奥特曼的IP衍生生意:一年为万代创收86亿日元——三文娱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资本家为何喜欢外逃?
  2. 你知道吗?我们曾向美日出口芯片
  3. 高盛在中国的资本布局和围猎
  4. 灯塔国“已死”,只是秘不发丧!
  5. 新冠规律与资本规律
  6. 11月20日,世界发生了7件大事!
  7. 国际资本大鳄与国内公知,为什么都嗜好恶意诋毁抹黑毛主席?
  8. 胡懋仁|对中美合作关系的分析
  9. 司马南:“老人政治”败象,盘点美国总统候选人
  10. 再说付国豪,他到底能不能算英雄!
  1. 新增死亡病例躺平派却变脸了:私人医疗资本早就磨刀霍霍了!
  2. 注意!新华社公布新增57个禁用词
  3. 请对号入座:明知有疫情风险,却盲目解封,妄称执行“新20条”
  4. 国外网友讨论毛泽东,非常值得一看!
  5. 第一个来吊唁的,一定是凶手!
  6. 石家庄“试验”失败,又一次突然转向!说明什么?
  7. 迎春| 试论我国经济发展的几个主要问题
  8. 为了富士康,河南拼了,赞!
  9. 张勤德在张全景同志追思会上的发言
  10. 驳张文宏“走出疫情靠科技论”
  1. 疫情应该要结束了
  2. 近期两大离谱传言,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相信? 一个典型案例的启示
  3. 吴铭:山雨欲来风满楼
  4. 他走了,你们满意了吧?
  5. 供销社重出江湖,预示着一场巨大的
  6. 迎春:毛主席一生最艰难的抉择
  7. 这下真拔出萝卜带出泥了……
  8. 张志坤:二十大后的中国必将焕发更加令人振奋的新面貌
  9. 高级干部梁衡,为何如此热衷于谈毛主席的“错误”?
  10. 很多人低估了今天!
  1. 孙健:从国务院副总理到机械厂总经理
  2. 懂王发狠了
  3. 明朝灭亡的教训:失去货币主权、国企被肢解、内需不振、外向型经济、带路党......
  4. 为了富士康,河南拼了,赞!
  5. 孤身对抗黑暴的记者已离世一年多:付国豪,你永远是我们的英雄!
  6. 明德先生|付国豪和胡锡进之女,到底谁给环球时报添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