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活动 > 乌有公告

污蔑毛主席专制的人,都有这个恶毒的目的,其心可诛!

红色纪年 · 2021-05-27 · 来源:红色纪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之前总是听说美国批评中国不民主、专制,甚至连毛主席也被批为“秦始皇”,太专制。这些妖言妖语到底都是从哪儿传起来呢?为什么有些人会散布这样的论调呢?他们究竟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小编本人对历史了解得很少,所以一直都没搞清楚到底为什么。但今天在1958年第二期的《红旗》杂志上看到王稼祥的这篇《驳斥现代修正主义反动的国家论》,我才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在此分享给广大同志们,愿我们一起进步!

  《驳斥现代修正主义反动的国家论》

  作者:王稼祥

  人民日报"现代修正主义必须批评"一文指出,以南斯拉夫领导集团提出的纲领为代表的现代修正主义的基本内容之一,是用反动的超阶级的国家论来代替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论。

  帝国主义者为了破坏革命工人运动,总是力图隐瞒国家的阶级专政的性质,把资产阶级专政国家说成是什么超阶级的"全民的""民主的"国家,而又污蔑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是什么破坏了民主的"极权主义"的国家。在社会主义如日东升而帝国主义日薄西山这个鲜明的对照下,资本主义统治下的劳动群众日益向往社会主义,帝国主义的谎言越来越不能骗人,社会民主党的反共呓语也越来越不能帮帝国主义的忙。在这个时候,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为了报答美帝国主义者大量美元的"犒赏",便披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外衣,来贩卖资产阶级的超阶级的国家论的私货,以此为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效劳。

  

  帝国主义国家的国家政权是为极少数垄断资本服务而对大多数人民实行专政的工具。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却极力掩盖帝国主义国家政权的这种专政性质。他们说什么在资本主义世界中,“国家日益监督资本”,“限制资本”,“国家调节者的作用得到加强”(南共纲领草案),“国家不再是资本主义社会某一阶级的机构了,它不再反映和维护这一阶级的特殊利益了”(尔·伊:“资本主义变化了吗?”载南斯拉夫“我们的实况”一九五六年十月号)。他们这样美化帝国主义国家的国家政权,不是同帝国主义者一鼻孔出气吗!

  我们时代的特征是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工人阶级必须经过这样或那样形式的革命,来打破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的国家机器,用无产阶级专政来代替资产阶级专政。所以,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从来就认为,夺取政权问题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中心问题。南斯拉夫修正主义用诡辩的方法硬说,在资本主义国家中的国家资本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因素",社会主义正在资本主义制度内部形成起来,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也正在"沿着这个方向发生变化",因此,工人阶级无须进行无产阶级革命,无须打破资产阶级国家机器,也无须建立工人阶级自己的国家机器,只要对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不断施加压力",争取在这种国家机器中"起决定性的影响",就可以"保证社会主义的发展"。他们宣传这样一种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和平演变"的谬论,其目的是要在革命工人运动内部制造思想混乱,麻痹、腐蚀和瓦解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和共产党的革命意志,取消无产阶级革命。这样,他们身上除了帝国主义帮凶的影子而外,还有什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影子呢?

  从伟大的十月革命以来,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类已经打碎了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了自己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制度同一切剥削阶级的专政在性质上是根本不同的。它是被剥削阶级的专政,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是为着创造没有人剥削人现象的社会主义社会的专政。这是人类历史上最进步也是最后一次的专政,担负着历史上最伟大最困难的消灭阶级的任务,并且是在历史上情况最复杂和道路最曲折的斗争中前进的。

  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还只有四十年,它在自己的前进道路上不可能不犯这样或那样的局部错误。而无论犯怎样的错误,无产阶级专政制度是人民自己的制度,可以从错误中得到教训,并且可以经过这个制度本身纠正这些错误。

  可是,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却跟在帝国主义反动派后面,用一切恶毒的语言来攻击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制度。他们把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制度说成是什么"官僚主义和国家官僚主义"。他们还极力攻击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在国家生活中的领导地位和领导作用,诬蔑这些国家的共产党由于对国家工作的直接领导和监督而产生了"党的官僚主义化"和"极权主义化"。一眼可以看出,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攻击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武器,都是从帝国主义者的武器库那里搬来的。不过因为他们凭着所谓"共产党人"的资格,仗恃着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地位,又披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外衣,舞弄起这些陈旧不堪的武器,所以就能够得到美帝国主义的特别赏识和喝采。

  所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著作家都指出,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把自己组织成为统治阶级。无产阶级在取得政权以后,必须经过自己的国家机器,对被打倒的剥削阶级实行专政,在新的条件下继续进行阶级斗争,解决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谁胜谁负的问题,以达到消灭阶级的目的。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却认为社会主义的国家政权不应当成为强力的工具,不应当对阶级敌人实行专政,不应当进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的斗争。与此同时,他们还在所谓民主问题上大做文章,借口发展什么“民主”来攻击社会主义国家。铁托制造了一种借口说,“我们经常强调反对把无产阶级专政只看成强力”,好象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专政而没有民主。由于过渡时期还存在着阶级敌人,它同无产阶级发生着敌我之间的对抗性矛盾,因此必须实行专政才能解决这种矛盾。至于说到民主,任何民主都只是阶级统治的一种形式。

  离开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决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民主。资产阶级的民主在实质上是少数人对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专政,而无产阶级专政同时就是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民主。有敌无我,一个消灭一个,有资产阶级民主,就没有无产阶级民主,反之也是一样。无产阶级专政是专政和民主的统一。毛泽东同志说过,“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专政的制度不适用于人民的内部。人民自己不能向自己专政,不能由一部分人民去压迫另一部分人民。”“在人民民主专政下面,解决敌我之间的和人民内部的这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采用专政和民主这样两种不同的方法。”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把民主和专政对立起来,而又空谈什么抽象的民主,否认对阶级敌人实行专政的必要,否认在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进行斗争的必要,只不过是配合帝国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的颠复活动,企图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制造混乱。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借口斯大林在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上犯了个别错误,兴高采烈地夸大这些错误来攻击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却没有想到他们这样做恰好把自己的修正主义面目暴露了出来。不错,斯大林曾经把过渡时期阶级斗争的规律估计为“日益尖锐化”这种估计可以被了解为阶级斗争的不断扩大,从而对社会主义事业造成了不利的后果。但是,这并不是说,为了纠正这个错误,就应当否认过渡时期的阶级斗争,否认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斗争。事实证明,不仅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初期,在消灭资本主义所有制和建立社会主义所有制的时候,谁胜谁负的阶级斗争是存在的;而且在所有制问题完全解决以后,在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还存在着谁胜谁负的阶级斗争。

  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斗争的问题上,既有敌我矛盾,也有人民内部矛盾。当然,过渡时期的阶级斗争是时紧时松、曲折前进的。在一次斗争回合中无产阶级取得胜利以后,阶级敌人被迫退却,斗争形势可能一时地缓和下来。但是,阶级敌人决不会甘心死亡,在某种条件下他们又会向社会主义发起新的进攻。这种阶级斗争的起伏形势,将在一定时期内多次地反复,而随着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总的趋势是,阶级斗争将通过这种起伏而逐渐地减弱以至熄灭。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否认这个客观规律,诽谤社会主义国家通过国家的威力而加剧了社会矛盾,这除了证明他们是帮助帝国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消灭阶级之外,难道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特别攻击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民主集中制,把集中制说成是一切祸害的根源。他们搬出“巴黎公社”的经验来招摇撞骗,把马克思所说的巴黎公社的经验歪曲成为消灭集中制,这是对于马克思和高举巴黎公社旗帜的法国无产阶级的侮辱。正如列宁所说,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的时候,“丝毫也没有离开集中制”。社会主义国家在人民内部不是实行专政而是实行民主,也就是民主集中制。在人民内部,民主和集中,分权和集权,都是对立的统一。

  民主是集中指导下的民主,不是极端民主化;集中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不是绝对的集中。分权也是统一领导下的分权,不是无政府状态;集权也是发扬下层组织和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自动性基础上的集权,不是限制和妨害这种积极性和自动性的绝对的集权。任何强调一面反对另一面都是错误的。当然,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由于经验不足,过分的集中或者过分的分权都是可能发生的,但这不过是民主集中制的运用问题,而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然结果。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诋毁无产阶级国家的集中制,这只是证明他们攻击社会主义国家的别有用心的目的。关于被他们所绝对化了的什么“社会自治”,我们只要举出恩格斯的话来说,“把权威原则描写成绝对坏的东西,而把自治原则描写成绝对好的东西,这是荒谬的。”也正如恩格斯所说,谁要坚持这种荒谬的观念,谁就是在实际上为反动派效劳。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特别卖力地攻击社会主义国家对于经济生活的管理。他们把事情说成是,只要无产阶级国家政权管理国民经济,就要使国家变成什么阻碍社会主义发展的因素。这是一种特别奇怪的逻辑。世界上难道有不管理经济的国家么?只要有国家存在,国家都必然经过不同的方式管理经济。而更奇怪的逻辑是,当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谈到帝国主义国家政权管理经济的作用日益加强的时候,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相反地加以极口的称赞,美化成为“社会主义因素”;而在谈到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管理经济的作用的时候,就不惜加以贬责,丑化成为“官僚主义和官僚国家主义”的根源。这不正是暴露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反对社会主义国家管理经济的反动本质吗?

  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著作一再指出,无产阶级国家必须作为社会的代表来组织社会主义经济。无产阶级国家为什么必须管理经济呢?第一、是要进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谁胜谁负的斗争;第二、是要在一切经济工作中贯彻执行无产阶级的阶级路线和阶级政策;第三、是要从全国全民出发,根据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来保证社会主义国民经济的有计划的按比例的发展。

  正是由于国家政权有计划地管理国民经济的结果,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建设才获得了巨大的成就。当然,国家在管理经济的时候,中央和地方应当有适当的分工和协作。中央的统一管理和统一计划必须同地方和群众的积极性和自动性正确地结合起来。中央和地方无论在经济管理方面怎样分工,劳动人民怎样参加管理,都只是管理经济的具体形式问题,而不是无产阶级国家的经济管理职能是否取消的问题。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所谓取消无产阶级国家的经济职能是意味着什么呢?除了被他们当做骗人的把戏之外,不过是为了破坏和取消无产阶级国家的经济基础--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取消计划经济,取消无产阶级在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方面的阶级路线和阶级政策,取消无产阶级通过共产党和通过国家机构对于社会主义经济的统一的领导和监督,恢复资本主义的经营管理方法,保存和恢复资产阶级的自由,便利于资产阶级的复辟。

  在批判南斯拉夫修正主义国家论的时候,必须谈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内部矛盾问题。我们有些同志曾认为社会主义社会中不存在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从而否定了社会主义社会中人民内部的矛盾,否定了作为国家政权机关的人民政府和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这是一种形而上学的观点。用这种观点来指导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既不能及时地克服上述的矛盾,使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更好地适应于生产力的发展,使社会主义国家制度更好地适应于经济基础的发展,同时也就不可能根据丰富的实践经验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国家的学说向前推进一步。但是,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却把社会主义社会内部矛盾归结为主要是国家政权同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又把这种矛盾说成是对抗性矛盾,并且认为国家的存在就是这种对抗性矛盾的根源。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的胡说相反,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对抗性矛盾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和反抗社会主义的阶级敌人之间的矛盾。为要解决这种对抗性矛盾,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而并不是由于无产阶级专政,才产生了对抗性矛盾。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把社会主义国家中的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混为一谈,把社会主义制度内部的矛盾同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内部的矛盾混为一谈,以此来攻击社会主义国家。

  毛泽东同志“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国家的学说。毛泽东同志指出,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内部的矛盾,同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内部的矛盾根本不同。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是非对抗性矛盾。代表人民群众利益的人民政府同人民群众之间是团结一致的,和剥削阶级政府同人民群众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阶级对抗矛盾是根本不同的。人民政府和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的矛盾,是在人民利益根本一致的基础上的矛盾,因此是非对抗性的矛盾。这些矛盾都是社会主义制度本身能够加以克服和解决的。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把这种矛盾夸大成为对抗性的矛盾,无非是为了达到污蔑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为了攻击社会主义国家,他们根据自己捏造的理由,把社会主义国家制度说成是产生"官僚主义"的根源,认为只要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存在一天",官僚主义就"仍将作为一种倾向而出现"。人们知道,官僚主义是剥削阶级国家统治机构的产物。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党和国家机构中存在着的官僚主义,正是旧社会的遗毒,而不是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本身的产物。这种官僚主义同工人阶级政党和社会主义国家制度是根本不相容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证明,只有社会主义的国家制度才能有效地克服官僚主义。因为只有社会主义的国家制度才能够尽量发挥人民群众的主动精神和积极作用,也只有人民群众的主动精神和积极作用的无限发挥,才能够克服受旧社会影响而产生的官僚主义。

  这就是说,必须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坚决地同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进行斗争,才能够克服官僚主义。而要进行这一斗争,就要一方面,自上而下地领导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断地进行自我改造,不断地克服自己的错误的思想和作风,不断地改进自己的工作方法;另一方面,还要自下而上地发动群众,提高群众的文化水平和觉悟程度,实行人民群众对国家机关的有效监督,领导群众进行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我国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我们找到了适合我国情况的全民性整风运动方法,依据"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采用大鸣、大放、大争、大辩、大字报的形式,放手发动群众,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这就使得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生活得到巨大的跃进。我们无妨在这里问一句,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敢不敢实行这样广大的民主?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还攻击了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领导作用。他们不承认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借口反对“党政不分”,说党对国家的直接领导和监督是不对的,并且认为“党和国家紧密结合”的结果,必然是党的“官僚主义化”。列宁的建党学说强调指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只有工人阶级政党、即共产党,才能在政治上领导无产阶级,通过无产阶级来团结全体劳动群众以实行专政,“不如此,便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所证明了的真理。

  无产阶级专政历史的首要经验就是,没有一个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自己行动的指南,按照民主集中制建立起来,密切联系群众,力求成为劳动人民的核心,并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来教育自己党员和人民群众的共产党,无产阶级的革命和建设的事业就不能前进一步。在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和总政策方面,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方针政策方面,党必须起领导作用,因此,党政是应当不分的。如果党政分家,使政府脱离共产党的领导,是完全错误的。

  当然,党和政府应当通过不同的形式来进行工作,而不用由党来包办政府机关的日常事务。无论如何,加强共产党对社会主义事业和国家机构的领导,这是我们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团结人民战胜敌人的基本保证。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公然背叛列宁的建党学说,这样不遗余力地攻击社会主义各国的共产党,还要以共产党人的名义招摇撞骗,岂非恬不知耻吗?

  南斯拉夫领导集团对外实行一种适合帝国主义需要的、赞扬美国、中伤苏联的外交政策,而对内又实行一种取消两条道路的斗争,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允许资本主义关系和美国生活方式自由泛滥的政策,这就明明白白地标志着南斯拉夫领导集团的蜕化和叛变。这样,这个领导集团就同南斯拉夫人民之间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南斯拉夫领导集团不愿意也不敢干脆摘掉"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招牌,因为这样做,不但要遭到南斯拉夫人民的强烈反对,而且也将失掉对社会主义阵营的破坏作用,从美帝国主义者那里再也拿不到奖金。所以他们必须挂羊头卖狗肉,既要取得帝国主义的奖金,又要蒙混国内群众,缓和国内人民的不满,以掩盖他们的蜕化和叛变,于是就七拼八凑地猎集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的词句,提出了一套所谓“国家消亡论”。

  这个彻头彻尾修正主义的国家消亡论,主张必须消亡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作用,而实际上是要“消亡”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对阶级敌人的专政作用,“消亡”人民内部的民主集中制,“消亡”国家对社会主义经济的管理职能,“消亡”共产党对国家政权的领导作用。总之,他们要消亡的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照他们看来,社会主义国家如果不这样做,那便是对于国家消亡论的“实用主义的修正”,会导致“官僚主义的国家集权主义倾向”的出现,“妨碍社会主义因素和经济因素的发展。”如果真的按照着他们所说的那么去做,那就只能便利于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国家的破坏和颠复活动,只会导致匈牙利反革命事变的重演,只会导致资本主义的复辟。这也就是南斯拉夫现代修正主义者向外推销“国家消亡论”的真实企图。

  那末,这个彻头彻尾的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消亡论”,在南斯拉夫国内又是如何实行的呢?他们的主要国家机器--警察、法院、军队和其他惩罚机关,不但没有削弱,没有消亡,而且还在大大加强。他们既然为了实行和巩固他们自己小集团的统治和独裁,他们就要运用国家机器来镇压那些反对他们的人。去年南斯拉夫就有三万多工人(占工人总数的4.3%)因为对领导者提意见受到打击报复而被开除;最近路透社又报道他们在国内正在对那些反对他们的反动政策的人进行大规模的猎捕。而同时,他们又要拿什么“社会自治”“工人自治”来欺骗人民群众,胡说什么他们的国家正在“消亡”中。事实上,他们这种倒行逆施,真正使南斯拉夫人民的社会主义事业走到了“消亡”的危险边缘。就对内的作用来说,现代修正主义者的“国家消亡论”不过是他们的蜕化和叛变的遮羞布罢了。

  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同全世界马克思主义者一样,是真正的国家消亡论者。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理,毛泽东同志说过,国家消亡的条件,在国内,是阶级的消灭和阶级影响的消灭;在国外,是帝国主义制度的消灭。随着国内的阶级斗争的逐渐减弱以至熄灭,镇压职能就会自然地减弱下去,并且向着消亡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长期地自然发展的过程。同时,不能忽视国外条件,而国外条件和国内条件也是互相影响的。

  列宁说:“国家完全消亡的经济基础,就是共产主义的高度发展,那时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已经消失,因而现代社会不平等的最重要的根源之一也就消失,而这个根源光靠生产资料转为公有财产,光靠剥夺资本家,是决不能立刻消除的。”因此,国家消亡过程的长短,“将取决于共产主义高级阶段的发展速度”。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消亡论,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的关于国家消亡的反动谬论,是毫无相同之点的。

  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在大谈特谈所谓“国家消亡论”的时候,用尽一切恶毒的语言集中攻击斯大林。他们诬蔑斯大林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理论作了“实用主义的修正”,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消亡论变成了“国家不在消亡,而必须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里日益加强”。苏联和苏联共产党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国家建设的丰富经验是有世界意义的。

  斯大林提出了关于国家的镇压职能、管理经济职能和教育小生产者的职能,和他所说的国家消亡首先是从镇压职能逐渐地、自然地消亡,而国家的经济职能将要作为社会的职能保存下去,这些都是完全正确的。虽然斯大林在国家问题上正如苏共中央所指出,是有个别错误的,但是,斯大林是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对敌斗争中坚强不屈的战士。充当了工人阶级叛徒的南斯拉夫现代修正主义者怎么也不可能对斯大林作出任何公正的评价。他们污蔑苏联曾经实行过什么“个人统治”,对此我们可以拿列宁的话来回答:“一般地把群众专政与领袖专政对立起来,

  那就是荒谬愚蠢到可笑的地步。殊不知在‘打倒领袖’这个口号掩饰之下,实际上却把一些胡言烂语,怪诞百出的新领袖抬出来”。南斯拉夫修正主义所想抬出的新领袖,不是别人,正是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投靠美帝国主义的新伯恩斯坦。

  综上所述,可见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关于资产阶级国家的性质,关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关于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及其作用,关于国家的“消亡”等等问题的谬论,都是彻头彻尾反动的。为了保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理论,我们必须坚决地粉碎这种修正主义。

  以上是《驳斥现代修正主义反动的国家论》的全文,感谢大家的阅读!

  我们每周更新一篇《红旗》杂志上的文章,为保证大家啊及时接收到我们的推送,特别建立了“红旗杂志连载群”,欢迎大家加小编微信,回复“红旗群”,小编将拉您进入!

  

  我们现有《红旗》杂志一套,全套544期,一本不差。大家如需收藏,可点击下方图片进入微店购买: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莫言这篇垃圾文章怎么被塞进了初中教材?
  2. 王陶陶批判:左派是“麻烦制造者”吗?
  3. 如何评价袁隆平?遍地英雄下夕烟!
  4. 中医三次拯救了钟南山,钟南山却糊涂至今
  5. 这样的书能作为“国家级规划教材”吗?
  6. 不要借袁老去世制造撕裂!
  7. 李昌平致袁隆平的公开信:国家安全、民族安全需要常规种子
  8. 如何看待人民币升值
  9. 张志坤:中美之间可能会出“意外事故”吗?
  10. 抗美援朝胜利后,美国重新认识了中国,苏联也重新认识了中国
  1. 袁隆平逝世,成为牛鬼蛇神现形记
  2. 如柳:深度揭秘“袁隆平走上神坛”背后的真相
  3. 庐山会议上最终整倒彭德怀的是一位政治小丑!
  4. 也说“不要神化袁隆平”
  5. 年轻人读《毛选》已然成为潮流,于是有些人开始急了
  6. 究竟是谁养活了中国人?是郎咸平吗?
  7. 古正华:党庆百年纪念什么?
  8. 没有人能够“一己之力”让中国人民吃饱饭
  9. 纪念袁隆平,还应该记住两件史实
  10. 美军一个旅,进驻台湾?
  1. 边红军:坚持宣示毛泽东错误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
  2. 掩耳盗铃欲盖弥彰:打压乌有之乡,腾讯资本霸权再现
  3. 【数据说话】读毛选再掀新高潮,100年后的觉醒还要靠毛泽东思想
  4. 袁隆平逝世,成为牛鬼蛇神现形记
  5. 如柳:深度揭秘“袁隆平走上神坛”背后的真相
  6. 轮到赵薇了?
  7. 毛主席,我们错怪了你!
  8. 无揭秘!无内幕!这些老人的回忆里,才是主席真实的样子!
  9. 一个13岁女孩眼里的饶漱石
  10. 一纸诉状打响反击资本霸权第一枪
  1. 为什么说毛主席是最懂中国的人?
  2. 年轻人读《毛选》已然成为潮流,于是有些人开始急了
  3.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4. 把追梦和人民永远心系在一起的铁脊梁
  5. 现在内卷的,将来都会躺平
  6. 说说清华附中国际部、王振华及富人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