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第二期阶层调研】建筑工人访谈

一位网友 · 2021-04-06 · 来源: 赤色星灵佐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个人基本信息

  张师傅,男,今年50岁,初中文化,已婚,配偶平时只负责照顾家里的起居饮食,不外出工作。张师傅共有子女3人,长子30岁(小张师傅),跟着张师傅在工地做工,长女28岁,已经远嫁贵州,次女23岁,在读大学。从事本行业的工作三十多年;在工地是属于工头,负责招工和分工。

  小张师傅,男,今年30岁,初中文化,已婚,配偶在某高校食堂工作,有一子一女,都在读书,平时由奶奶照顾。从事本行业的工作十年;在工地是属于大工,负责搬砖、贴砖、搅拌水泥浆等。(张师傅与小张师傅为父子关系,且都在一起工作,下述所有内容都由小张师傅口述,张师傅旁听)

  赵师傅:1967年生,初中文凭,从事本行业三十余年,在工地主要负责砌砖、铺墙。现育有一子一女,均已长大成人,都在外地打工;妻子身体不好,无法去工地工作,只好自己在家务农。(赵师傅和前两位不在同一个工地)

  02

  工地

  (1)工人的情况

  一般来说,承包的项目是由一些专门外包的工头(建筑公司)的熟人介绍,再以私人名义承包,工头负责招工,一般都是熟人介绍来的,或者自己认识的朋友。工期一般为两个月;工程结束后,发包方经常会拖欠工程款或者以其他名义克扣一部分工资。但是,这种情况多数在私人工地承包的时候出现。

  建筑工作以体力活为主,因此录用工人的门槛并不高,只要身强力壮即可。员工的年龄跨度很大,下至刚辍学的学生,上至五十多岁的青壮年,均有覆盖。但是,员工的年龄层以30-50岁为主,3年以上工龄的工人较多。工地男多女少,女性一般做小工,占十分之一。女工通常是家属,很少有单独进工地的女性。厨房的后勤人员,一般由工头的配偶或亲戚担任。工人的流动性较大,因为工作地点不稳定、工期小(2个月)。有些工人处于半工半农状态:接到工程时就去工作,工期结束便回家务农。此外,工人都来自农村。

  小张师傅:工人基本上都是农村的,录用没有条件,也没用合同,能干活就要,每个地方的人都有,在本省工作时,大部分都是本县的。工地上男多女少,大部分女性都是跟着老公来的,一般做小工,或者负责煮饭。工地上的工人大部分都是30-50岁之间,也有少部分特别年轻的,20左右,刚辍学就跟父母来工地干活,都是新手,一般也算是小工。

  小张师傅:(我们)不怎么分工种,只有大工和小工,大工一天三百块,小工一天120-150块;工人流动性很大,经常换一个工地就会多几个或者少几个人,因为工期太短了,经常换工作的地方,但是没办法经常换住的地方。三年以上工龄的人很多,做越久越熟练,也会经常有人找去做工。

  (2)劳动条件

  小张师傅:劳动过程就是从上工开始,搅拌水泥浆,然后搬砖,贴砖。至于从哪里开始做,一般都是建筑公司或者工头安排,我们只负责去做,工头会来监督我们,大家各自做各自的。工作的时候都可以休息,上厕所肯定可以去。工作很单调啊,没什么娱乐活动。每天最累的时候就是下班那会,最开心的时候是发工资,都能拿到全部工资,就很开心。

  6:30 起床

  8:00 开工

  12:00 午饭

  中午休息

  13:30 上班

  19:00 下班吃饭

  22:00 休息

  (注:工地的一天)

  小张师傅:我们没有固定休息时间,就中午吃饭以后休息一小时,吃饭跟休息是一起的,下了班就很累,都不想动。最多的时候,一个多月没得休息过。工作环境不好啊,没有什么机械化,最多全是有机械,半机械,机械一般也是人去弄啊,例如切割机,角磨机,搅拌机。工地有噪音,粉尘很大。没什么防护条件,就只有安全帽,工地发的,口罩自备,一般都是买那种白色的,很厚,可以用很久。有时工人会有割伤,像那种切割机割伤,经常发生,主要是因为防护措施不到位。也不知道什么是职业病,跳过。要说耳鸣之类的,会有这种现象。但是,习惯了,受伤肯定会受伤。要是受伤了,肯定是自己去医院治,不是特别大的事故,一般不会赔钱。平时没有什么免费的体检,更加没体检报告。

  (3)薪酬待遇

  小张师傅:做施工的话,包吃不包住,没有基本工资,没有奖金,也没有补贴,这几年工资涨了,但是不多,可能是物价高了,所以工资也高了点。发工资的时间不一定,现金和转账都有,而且会扣一部分工资不给;淡旺季也有,很明显,年中是淡季,年尾是旺季。会有加班情况,工期紧的话会做到晚上11点,有时候包宵夜,有加班费。劳动合同没有,我爸有时候会有承包合同。没有公积金社保,不买也没人去维权,因为所有的地方都不买。没有福利,什么都没有。

  说起近年工资涨幅,赵师傅长叹了一口气,“近些年来工资变化倒是不大,可钱越来越不值钱了。以前我做一天工能买二十斤猪肉,现在连十斤都买不到了”。

  底层劳动者对通货膨胀非常敏感,他们总能从生活中直观地感受到它带来的影响。

  赵师傅:一般通过微信或者银行卡发工资。不过很少能够一次性结账完,我有好几笔钱都四年了还没发。有的是每年春节发几百,几年才能发完,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打电话催。不过人家是老板,不给你也没办法。通过银行卡发的时候,不会发太多,少量多次发,因为发多就得交税。

  (4)工人与主管

  小张师傅:外包工(建筑公司)>经理>工头>工人。工头负责监督工人干活,招工,发工资。工人对工头态度挺好的。没听过盗窃行为,不清楚有没有贪腐行为,跟那些经理不熟。

  (5)管理和罚款

  小张师傅:工地会管一点,不可以喝了酒还上班,不可以上班抽烟,随地大小便。管工不会打工人,但会骂人,做不好会骂人。工人没有抗议。如果要辞工的话很顺利,想做就做,不想做就可以走。没有假期,平时可以请假,如果被发现在工地抽烟,喝酒,随地大小便罚200块。

  赵师傅说:我们和工头认识,合作了十几年,他们也不好意思说我们太多,对我们的态度还是可以的。工地八点开工,但通常八点半左右才能进入正式工作。在这之前,需要搅拌泥浆、运送砖头。工头和我们一起吃住,他也知道我们的不容易。工人之间也不全是好朋友,斗嘴吵架都是会有一些的。不过,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做完工拿到钱就走了,也不管其他事情这么多。

  有一次,赵师傅所在的工地发生事故。由于一位女工操作不严谨,砸到了另一位女工的脖颈。事发后,工头立即将受伤者带往医院,进行检查治疗,并垫付了医疗费用。砸人女工在事故后自行收拾行李离开,一半是因为愧疚,同时也为了逃避责任。

  小张师傅:工地没有工会,不知道有工会,也没什么文娱活动,下了班就回家,不知道找工会。

  (6)生活和消费支出

  小张师傅:住的一般是8人间,12平方米左右,没有风扇,热水器,也没用跳蚤,环境卫生情况还行,宿舍里只有4个那种上下铺的床。日常开销:就是衣食住行什么的大概有五到六千块钱左右,伙食就是猪肉青菜搭配,住工地的包两餐饭,不住的包一餐。厨房后勤一般是工头的老婆或者亲戚等人在管。没有娱乐活动,也不用什么娱乐app,老头(张师傅)有时候会看一点视频。我一般只看一点新闻,用手机浏览器看那些推送过来的新闻。

  赵师傅:我就是抽烟比较多,一个月就花几百块钱。反正都是包吃包住,生活用品一点,几包烟再花一些,零食水果我又不爱吃。年纪大了,再干几年就得回家种田,年纪上去了就没有老板敢收你。我们也知道现在社会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啊,但比以前来说生活条件好太多了,小时候都吃不饱,现在想吃什么都有。家里穷读不下去,15岁就出来干这个了。

  说起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年轻的时候我有次刚发工资,去坐公交,钱被偷完了。我当时非常生气,但是又找不到人,自己生了很久的闷气。现在说到这件事我还是很生气,如果捉到小偷,我肯定会(此处省略)。

  (7)权益情况

  小张师傅:工地有过停工,因为一直不发工资,所以停工抗议,经理那边会来处理,会先发一半的工资。大家有团结起来的意向,大部分是为了拿到工资,会一起联合起来。停工抗议一般都为了自保,没有工资连饭都吃不上,肯定不会有什么进攻意向,大家都还想继续工作,大部分是为了拿到工资而维权。大部分人都同意停工抗议这种办法,不想闹大。经理尽可能安抚工人,他们也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碰到权益纠纷,找警察,警察说不属于民事案件,推给了劳动仲裁法庭,劳动仲裁又说需要获取证据,然后去法院仲裁,但是大部分是没办法拿到证据的,或者证据不充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恼羞成怒胡锡进,气急败坏抓壮丁!
  2. 郑州人民清明节纪念毛主席和革命先烈
  3. ​郭松民 | 评《浴血无名川》:时代的隔膜
  4. 深度调研报告:转基因棉花在印度已走向末路
  5. 权和钱为何能够交易?
  6. 清明节,怀念毛主席!
  7. 万万大别墅的调查结果快要出来了?
  8. 郝贵生:共产党员“党性原则”的核心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9. 被中国锤傻了,澳大利亚骂新西兰出气
  10. 灼灼其华,青春像桃花一样绽放!
  1. 一夜之间,资本新贵集体沉默
  2. 碰瓷新疆棉的源头,竟然是个恨国、淫乱的华裔妖女?
  3. 赖小民18亿死刑,李伟34亿缓期
  4. 一个县干部的忧患: “男人把老婆供出去了, 把孩子供回家了”
  5. 蔡元培在“四一二”事变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6. 恼羞成怒胡锡进,气急败坏抓壮丁!
  7. 毒教材用了13年才发现,让港毒们见笑了
  8. 汪主席突然发飙:官府深深深如海——矛头直指政府,又来骗廷杖?
  9. 漫谈延迟退休:青山绿水的,怎么会出这种垃圾砖家!
  10. 【极端恶劣】资本家公然侮辱、攻击毛主席,英烈保护法安排上!
  1. 王金贵: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增长理论不是经济学的
  2. 吴铭:对这次谈判的焦点问题的看法
  3.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4. 毛邓“三起三落”之辩:“退出机制”抑或“无产阶级锁链”?
  5. 一夜之间,资本新贵集体沉默
  6. 许艳到底多艳,能让这么多人“受害”?
  7. 究竟要把中国教育引向何方?
  8. 中国人扬眉吐气,卖国贼、软骨头丑态百出!
  9. 李华亭:毛主席担忧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10. 毛主席: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
  1. 灼灼其华,青春像桃花一样绽放!
  2. 恼羞成怒胡锡进,气急败坏抓壮丁!
  3. 乌有之乡招聘招募公告(2021年3月)
  4. 我眼中老家农村二十年的变化
  5. 张慧瑜:《棉花》的故事——中国崛起的另一面
  6. 【极端恶劣】资本家公然侮辱、攻击毛主席,英烈保护法安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