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某新能源企业的调研

赤色的星灵佐伊 · 2021-09-13 · 来源:赤色星灵佐伊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是本科是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毕业后,一直从事金属加工制造业的生产一线管理工作。

  第一次接触到锂电池行业是2018年,我入职了这家新能源龙头企业(姑且称为C公司),这也是我噩梦的开始。

  得益于国家的政策和补贴支持,C公司也进入一个野蛮生产的阶段,这股势头相比于10年前的互联网行业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了方便各位打工人对这家独角兽企业有一个全面的认识,我将从三个方面阐述C公司的一些情况:

  01 加班变态,过劳死时有发生

  由于国家补贴新能源的方针是按年出货量来的,所以C公司实行轮休制,也就是说设备全年不停,员工从周一到周日轮流休息。也正是这个原因,作为基层管理人员的主管和组长就理所当然的全年无休。月加班时间超过220个小时(8点-20点算加班3小时,要减去1小时吃饭时间)是常有的事,而连续工作四、五十天也是很常见的。印象中,2018年的时候C公司曾经喊出了“连续奋斗180天”的口号,其加班变态程度可见一斑。

  伴随着变态的加班,公司每年都有人因上班过劳死。2019年的时候,一个PE工程师加班到下半夜(室友不知道其几点钟回宿舍的)。第二天中午,经理看他还没来上班,电话也没人接,就联系保安去宿舍查看,才发现人已经凉透了。也是2019年的4、5月份,一个车间普通员工在岗位上直挺挺地倒下,120的车还没赶到就已经断气了。

  同年还有两例人员死亡,一个是工程师加班到晚上22点半骑电动车回家途中被一个酒驾的女司机撞死。另外一起是员工晚上21点下班后跟同事去喝酒,喝到凌晨一点多回宿舍睡觉就没有再醒过来。

  2020年疫情爆发,到4月份的时候武汉才解封。当时有个武汉的兄弟入职了BMS部门。他在入职不足20天的时候从宿舍楼跳下,当场殒命。事发时间是上午9点多,有夜班的人员下班碰到,用手机拍照了,但是被立即赶过来的保安把手机没收并删除了相关信息。这件事之后大概一周左右,一天早上7点40左右,7、8个披麻戴孝的人到公司门口烧纸,也被3分钟左右到场的公安强行带走了。

  看到这里很多朋友肯定会有疑惑,第一,为什么我列举的事情对于时间线都不明确,是不是我杜撰的?第二,上班不开心为什么不直接辞职,换一份工作就行了,何必选择跳楼这么极端的做法?第三,死了这么多人,为什么外界从来得不到一点信息?

  首先,C公司在应对突发事件方面有非常成熟的流程:出现这种案例第一时间会控制现场避免信息扩散。紧接着会把相关的知情人找过来一对一谈话,按劳动法的规定赔钱劝退并且补偿10~30万不等的金额作为封口费(很多在大公司干过的人对封口费应该不陌生),签订保密协议。

  然后是保安一对一陪同你去宿舍收拾行李,除手机、电脑、身份证、银行卡等物品可以带走外,其余的物件全部折算成现金赔偿给相应的人员。

  下一步就是保安一对一“护送”你去当地的高铁站,帮你买好高铁票送你上车。

  最后,也是最细思极恐的地方,那就是,你的身份证3年内买不了到该城市的火车、汽车票。

  第二,很多人不理解工作不开心为什么会跳楼,我来解释一下:很多人当初选择C公司就是看中他的招牌,还有HR口头承诺的4-6个月年终奖(每年都有变化,时多时少)。说白了,家境好的人不会在这边常干下去,都是一些经济压力比较大的人。

  这是一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整个公司鼓吹奋斗文化,你如果不能适应,就会感觉自己是另类、是懒惰、是孬种。还有,在这种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环境里,人是直接跟家庭和社会脱节的,性情也会变得暴躁没耐心。你想想,每天22点以后下班,基本上家里老人小孩都睡了,而且因为疲劳,回宿舍洗个澡洗个衣服就只想躺床上刷一会手机睡觉。你的周围也都是这么一群人,你会陷入囚笼思维,你很容易跳不出来。

  顺便说一下,2021年7月份,它在江苏的一家全额子公司又发生一个产线班长的死亡事件,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你很可能会不解,C公司这么大能量吗?就连身份证都买不了到那座城市的车票,未免太夸张了。我只要告诉你几个事实就好了。。C公司2018年的纳税占该市年财政收入的78%,这个城市所有银行都有为它的员工特开的“新能源窗口”。

  在C公司,生产人员PRD和设备人员ME平均下班时间是23点,因为一个人干3-4个人的活儿。它为了让自己的财报更好看,不断精简人力,把班长当员工用,主管当班长用。C公司被称为是新能源行业的“黄埔军校”。它的薪水或者说年终奖真的非常有诱惑力。2020年绩效B的年终奖都有6个月工资。所以,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

  02 资本市场融资情况

  疫情期间,受国内外车企复工的影响,订单量大减。而它却拼命地在网上发布招聘广告,别人投递简历又不通知面试,给人一种公司在扩张缺人的假象。今年,旧的产线要么计划性停台,要么半负荷运转,同时又不断地开设新的工厂,给资本市场一个欣欣向荣的假象,让股民为其买单。

  2020年3月底4月初,C公司曾被深交所约谈,因为它发布了200亿债券,深交所认为其负债率过高风险较大。但是,经过它一系列的操作,其股价涨了近8倍,瞬间负债率就下来了。

  而且,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上市公司的股东是不可以作为该公司上游供应商的。但是C公司的董事长恰恰就是新能源核心材料---隔离膜的供应商。第二大股东,是作为该公司冷压机的设备供应商。具体的操作手段相信应该不需要我过多赘述,大家懂的都懂。

  03 盗窃国有资本

  C公司跟某些国有车企创建合资公司。合资公司拿过来的订单委托母公司生产,让合资公司持续亏损,亏的是国家的钱。同时自己公司订单做不完再拼命逼下面人。2019年的时候,原有7.5K/D的产线产量逼到了9.5K/D。而合资公司在2019年6、7月,员工直接放假近2个月,管理人员实行真正意义上的5天8小时。

  为了逃避劳动法,现在公司改革,推出所谓的“弹性工作制”。上班只需要打一次上班卡,不需要打下班卡,直接让从业者维权无望。对了,提起打卡,2019年11月,为了开除一名MDE(设备开发部)总监,直接删除了其一年的打卡记录,说他一年没到公司上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2. 对毛主席忌日与教师节的 一点看法
  3.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4. 911,入流的公知在内讧,不入流的公知在哭丧
  5. 辽宁王忠新:从“95后夫妻卖淫还贷”想到《月牙》弯弯
  6. 出租车司机为什么要纪念毛主席?不能不说的秘密
  7. 今天,我们来聊聊赫鲁晓夫
  8. 警察不讲武德,百姓忍气吞声
  9. 陈先义:领导同志,清理一下身后的书架吧!
  10. 望长城内外:对共同富裕问题的几个认识误区
  1.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2.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3. 关于赵薇女士发来的投诉,作以下说明....
  4.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5. 央视:强制接种遭万名医护反对,强制不仅违法更伤害人心!
  6. 我更认同“胡锡进判断”
  7. 一个个的把书都读到GOU肚子里去了么?
  8. 毛主席的人生低谷:40多岁仍被人叫“小毛”
  9. 人民网、光明网、新华网、央视网等官媒同时转发一平民文章意味着啥?
  10. 望长城内外:对《没有民营经济,何谈共同富裕》一文的几点质疑
  1.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2.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3.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4.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5.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6.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7.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8.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9.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10. 关于七千人大会和“变局”问题的考证
  1. 毛主席,是无比孤独的
  2. 毛主义仍然是印度国内最大的安全威胁
  3.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4. 拜登撑不住跑来通话,意味着什么?
  5. 辽宁王忠新:从“95后夫妻卖淫还贷”想到《月牙》弯弯
  6.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