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解密“万湖会议”: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惊人逻辑

司马平邦 · 2020-10-02 · 来源:司马平邦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帝国主义必然会疯狂起来的,这是当年列宁的论断,曾经被纳粹德国证明过了,未来一定也会被霸权主义的美国再次证明。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纳粹屠杀了超过600万犹太平民和1100万斯拉夫、吉普赛和塞尔维亚平民。其中,仅在苏联就有包括700多万苏联平民和300多万战俘被屠杀。但是,这其实仅仅是纳粹种族灭绝计划的一小部分而已。前段时间,看了一部2001年的老电影,《阴谋》,导演是弗兰克·皮尔森,讲述的是1942年德国高官们参加的一次谋划如何屠杀的会议,揭露了德国纳粹如何从法律法理上进行种族灭绝犹太人,而这个屠杀计划所涵盖的数字高达1100万人。

  这其实只是一部典型的小成本电影,只有一个场景,和包括“路人甲”这种龙套在内的几十个演员,惟一的“大场面”或许就是一架老式飞机和几辆古董汽车。但这部电影却真实的表现的却是一次臭名昭著的屠杀会议——德国纳粹的“万湖会议”。

  1942年1月20日,德国柏林西南部万湖路的58号别墅中,汇集了13个在当时的纳粹德国位高权重的人,他们包括:

  德国党卫军上将、帝国保安总局局长、波希米亚-摩拉维亚保护国代理总督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党卫军中将、党卫军种族和安置主要办公室代表奥托·霍夫曼;

  党卫军少将、盖世太保总负责人海因里希·马勒;

  帝国总理府国务秘书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

  纳粹党总理府秘书长格哈德·克洛普佛;

  波兰总督府国务秘书约瑟夫·布勒;

  德国司法部国务秘书罗兰德·弗莱斯勒;

  德国内政部国务秘书威廉·施图克特;

  德国东方领土事务部代表格奥尔·莱布兰特;

  德国东方领土事务部代表阿尔弗雷罗·迈耶;

  德国外交部日耳曼事务司司长马丁·路德;

  德国“四年计划”办公室代表埃里希·诺伊曼;

  党卫军中校、犹太人事务办公室主任阿道夫·艾希曼;

  党卫军少校、党卫军拉脱维亚负责人鲁道夫·兰格;

  卡尔埃·伯哈德博士。

  此次会议的主题,实际是德国元帅戈林授权给党卫军上将海德里希,命令他组织制定一个解决犹太人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1939年1月24日,戈林曾给海德里希下达任务:以最高效又最低廉的形式,转移和清除犹太人。而在1941年7月31日,戈林给海德里希下达了一份授权文件,对此前的任务进行了补充,在这份文件中他表示:

  我在此责成一个组织,授权你动用一切资源和技术,通过各种必要手段,不管是组织上的还是经济上的,在欧洲的德国领地上将犹太人问题完全解决。不管哪个政府机构参与此事,他们必须与你合作。另外指示你尽快提交给我所成立此组织的详细结构,调查报告和施行措施,以确保筹备“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的总体规划。

  在这份授权中我们不难看出,戈林表达了两个意思,第一,必须彻底解决欧洲的犹太人,其中包括清除,即消灭掉;第二,这项任务高于一切,其他的中央机构必须协助,也就是说不能有人提出异议。可见,在当时的德国高层,已经将消灭犹太人作为了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来做。

  在此有两个关键的时间点,第一个,是1941年7月,德国元帅戈林给海德里希下达授权的时候,那时,德国刚刚凭借3500辆坦克、5000多架飞机和400万兵力对苏联展开闪击进攻1个月。在这1个月中,可以说德军势如破竹,几乎获得一边倒的胜利。那时候,德国元帅戈林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于是解决掉犹太人被提上日程,并希望加快速度就理所当然了

  第二个时间点,是“万湖会议”召开的1942年1月底,那时的纳粹德国其实已经开始深陷苏联战场之中,在1941年10月,德国开始进攻苏联首都莫斯科,本以为会想此前一样顺利,但谁想到莫斯科战场变成一个一个大“沼泽”,到1942年的1月底,历经3个月都没有攻克。那时的德国,实际上已经出现了物资紧缺,工厂缺乏工人的情况了,可以说急需一个事件来转移国内矛盾,提振民族士气,于是,也就有了这次“万湖会议”。

  还有两个细节需要特别指出一下,首先就是此次会议的参与者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德国的精英人群,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都是德国的高官,更是因为其中包含了众多的法律界专业人士,人数高达了三分之二,他们最终却完全同意了对犹太人的屠杀;其次就是会议所达成的“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其实就是一个屠杀计划,由所谓的强迫劳动,到驱逐,到利用X光、腐蚀性药剂和液体等等进行的绝育,到利用移动的一氧化碳车毒杀,到专门的、可以一小时杀死250人的集中营,惨绝人寰到已经都无法形容。

  《阴谋》相当细致的再现了“万湖会议”的过程,从每个与会人员入场开始展现各人不同立场基础上微妙的态度,试图用法律使屠杀合法化的过程因为理性而更显冷酷。当最终意见达成一致时,居然还可以调侃说这场抹杀是流水线似的过程。可以说,那种由冷静而理性带来的偏执更加疯狂。

  以下,我们如实记录影片中的一部分台词,大家不妨看看当年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台词基本是根据历史史实而来,它源自美军后来在德国外交部发现的一份长达15页的《万湖会议纪要》,当时这份文件其实也只制作了30份,这份编号第16号的记录,应该是惟一留下的一份了;不仅如此,当年这些人的词语应该更激烈,会议组织者之一的艾希曼,1960年在以色列的审判中说,在会议中他们用更加直接的字眼,例如“消灭”和“毁灭”。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犹太人在德国有分配问题,差不多1年了,总有这关于这些、那些犹太人的传闻,让法律的事实变得复杂。而这个问题,如大家所知一直在折磨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首先通过各种方式把他们驱赶,这样一来必须由我们的人民来处理他们,把他们驱逐出德国领土范围。我们在纽伦堡制定的法律,这是一个没有犹太人的社会和经济体,让全世界得以看见,我们将犹太人驱赶出我们的国民生活。比此更重要的是,必须将有些人从我们的生活中连根拔起。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帝国总理府国务秘书):净化。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说的没错。我们一直追求有力的移民法规,但谁还想看到他们?谁希望容纳他们?这就是法规的最终限制。欧洲所有国家必须拒绝他们入境,否则将会受到重罚。然后,侵略波兰后我们还得到了250万犹太人。所以,1941年7月,我们遇到了新状况,很短时间内——我们战胜了苏联后,额外得到了500万犹太人,这问题的严重性日益加深,

  约瑟夫·布勒(波兰总督府国务秘书):500万,这就说问题所在,犹太人人口快要多到满溢。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是的,这么多的犹太人。1941年7月,面对这种新状况,戈林元帅准备了一条指令:“我再次命令你,通过各种必要手段,不管是组织上的还是经济上的,在欧洲的德国领地上将犹太人问题完全解决。”而由此,我读到了“净化”。“不管哪个政府机构参与此事,他们必须与你合作。”“此为犹太人问题完美解决的必要手段。”所以,这就说给予我们的命令,给予我们所有人的命令。

  (进攻)苏联的事我们驻足不前,美国已加入战事。这两件事耗费了我们不少兵力,拖累了我们的经济、人力和食物供应,我们无法容下犹太人,移民法例已经结束,而无法避免的结果则是我们今天下午再次讨论得出的解决方法。取代移民条例的是一条我们已有足够经验去实践的条例,那就是驱逐。

  奥托·霍夫曼(党卫军种族和安置主要办公室代表):这与移民出境有何分别?驱逐到何处?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这议题以后再讨论。

  格哈德·克洛普佛(纳粹党总理府秘书长):我倒希望都下地狱吧。

  鲁道夫·兰格(党卫军少校、党卫军拉脱维亚负责人):很多人已经下地狱了。

  马丁·路德(德国外交部日耳曼事务司司长):真有地狱吗?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现在有了,我们给提供的。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我们得到保证,犹太人将能居住在适合人住的环境中,你又要以后再说了,这是你的特权。我到底有没有机会提出诉求?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看我是否允许。132000犹太人在德国境内,43700犹太人在奥地利,东边边境402000人,波兰总督度2284000人,比亚韦斯托克40000人,摩拉维亚74200人……法国、罗马尼亚、英国、苏联都有很多,500万,而很快,我们将无法控制这1100万的人口。

  阿道夫·艾希曼(党卫军中校、犹太人事务办公室主任):除了一些自认为不歧视犹太人的国家,只不过是为了遵从宗教教规而已,包括英国、美国,所以我们的种族原则还有很多尚未计算在内的以色列人。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公开讨论,能做出的选择,如何处理这些数目庞大的犹太人。他们已经危害到我们,我提议将所有强壮的犹太人根据性别区分,送去东边,在建筑工地工作,尤其是建造道路、大楼。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好吧,我们,我们还是实际点吧。对他们来说,这根本不是适合人居住的环境,从表面上开来,你的计划并不成功,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你这里也写明了,500万苏联欧洲犹太人中,有10%为农民,15%为工人和商人,20%为官员,24%为医生和作家,而记者、演员之类的差不多占33%,让他们去建路,500万人口中的75%只会拿笔……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是的,他们大部分会死去,优胜劣汰。我们要完整地完成任务,所以会先从西欧到东欧开始梳理,先从保护领地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开始,先驱逐那里的犹太人,一组一组来,将会带到某个地方,从犹太地区将他们驱赶到东欧。犹太人尚有65年将会步入老年社会,适者生存,他们很快就会步入死亡了。我们会灭掉多有严重受伤的犹太退伍军人,还有一些有着最高头衔的军官——铁十字一级军官,其中的区别将不复存在,他们也就昂列入老年犹太人中,否则我们会有过多的赦免和干预行为。

  格哈德·克洛普佛(纳粹党总理府秘书长):我指的是另一种干预行为,绝育。当你说到为这些犹太人提供特权,纳粹党总理府看到其中的某种利益,我能替马丁·鲍曼发言,也从元首那里得到他的权力,不能因为犹太人的问题而放弃我们的特权。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大家的见解都会被考虑。

  海因里希·马勒(党卫军少将、盖世太保总负责人,对克洛普佛说):看过两头动物吗?都活不久。想看鲍曼和戈林大吵一架吗?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们不是要把意见强加给任何人,恰好相反,有人想提出问题吗?因为,我被要求带领德国以致全欧洲免受犹太人的毒害。但要求很明确,是全欧洲,从英国、拉普兰到利比亚,从海参崴到贝尔法斯特,都不能有犹太人,一个也不能有!我提议,让外交部的专家作为每个国家纳粹党卫军的引导,我指望你成为我和外交部的桥梁。现在吗我认为经过简单解释后,希望各位提出意见和提问。

  威廉·施图克特(德国内政部国务秘书)对阿尔弗雷罗·迈耶(德国东方领土事务部代表)说:数据有误导性。

  阿尔弗雷罗·迈耶:误导性?

  威廉·施图克特:“谁是犹太人?”这又是一个问题。

  阿尔弗雷罗·迈耶:不是一个杂种民族。

  威廉·施图克特:不是一个杂种民族。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们的行动必须合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必须符合纽伦堡法案,这是施图克特博士于1935年为第一次帝国议会制定的,现在,我们要进行审查。在异族通婚和混血儿的问题上,根据血统法行事。

  威廉·施图克特(德国内政部国务秘书):不仅是找出谁是犹太人,而且如何成为犹太人的;在每一个既定情况下,犹太人将会被驱赶出该群体。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法律上的豁免条例已经允许了过多的犹太人生活在我们身边,经过审查每一个种类和豁免例子后我们才发现此问题。

  (对帝国总理府国务秘书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我们与内政部长沟通了,我相信他曾与元首讨论这些问题。你问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代表他的。请提出你的意见,我们都希望听听。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内政部长拉莫斯的确与元首或他的下属讨论此问题,并达成共识。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克里青格博士,我们也能达成共识吗?我们有什么一致性的意见?我希望达成一致意见的是,一等混血人种为有两个祖父母为犹太人的半犹太人,现在就等同于犹太人,驱逐他们,驱逐他们的孩子;根据法律,有两个例外。

  阿道夫·艾希曼(党卫军中校、犹太人事务办公室主任):一等混血人种,如果他们与德国人结婚并育有孩子可以赦免,他们的孩子是二等混血人种,但也能得到德国人的待遇;而另一个例外就是德国已经对该人颁发特权的一等混血人种。

  威廉·施图克特(德国内政部国务秘书):现在说的是像德国人一样生活的男女,他们不信奉犹太教,也没有犹太人的生活习惯,但是他们有着某部分血统。

  阿道夫·艾希曼:有遗传的犹太人。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有此等情况,我们将会重新审视每个案例,也许会取消赦免。得到赦免的人也该有优良的美德,不仅是得益于他的德国父母或德国伴侣,而那些能活便被驱逐的人,他们也必须属于某一种类……

  鲁道夫·兰格(党卫军少校、党卫军拉脱维亚负责人):我已经“驱逐”了3万犹太人,由于我射杀了他们,在里加的时候,我所做的短视驱逐吗?当他们倒下之时,算是驱逐吗?另外起码有2万犹太人等着以同样的方式被“驱逐”。我只是觉得明白这词的意思是很有帮助的。

  阿道夫·艾希曼:我认为没有必要一次作为负担。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是的。我个人认为他们已被驱逐。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帝国总理府国务秘书):请解释。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已经解释了。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那不叫解释,不,这与内政部长所得知的背道而驰,他们已直接向我保证,净化犹太人,是的,但不是歼灭他们。我们现在讨论的就是系统化地将欧洲的犹太人歼灭。不不不,而这个可能性已由元首亲自向我否定了。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以后也是如此。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是的,我明白了。是的,你会继续否定此事。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道歉,你会接受我的道歉吗?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当然。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那就太好了。那些被赦免的一等混血人种将要被绝育。

  奥托·霍夫曼(党卫军种族和安置主要办公室代表):请容我指出,特别赦免权的,众所知周,我自己也听说过这意见,说8000万的良好德国公民没人都认识一个正直的犹太人,即使他相信其他的都是祸民。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不管他们是否正直,他们还是犹太人,一等混血人种必须绝育,不许生育,最终结果不会再有混血人种。知道词语的含义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要记住这一点:1000年后,不管谁掌权,历史将会由我们的血脉记载。

  马丁·路德(德国外交部日耳曼事务司司长):接受绝育之时会否对这人进行麻醉?

  格哈德·克洛普佛(纳粹党总理府秘书长):为什么不可以?他们的生殖器都要被切除了。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这是自愿性的,不管是男或女,可以选择无法生育或被“驱逐”。如果一等混血人种已经绝育,就无须根据纽伦堡法案了。

  阿道夫·艾希曼(党卫军中校、犹太人事务办公室主任):至于二等混血人种,那些父母为半犹太人和德国人的,换言之,四分之一犹太人血统,四分之三德国人血统的就是德国人;如果双方父母都是混血人种,那么孩子就是犹太人;如果孩子的外貌和声线很像犹太人,即使只有四分之一的犹太人血统,那他就是犹太人。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第三个例外,一个二等混血人种,但此人有犯罪或政治犯罪记录,换言之,如果他的行为类似犹太人那他将被列为犹太人。如果第二混血人种的例外例子的配偶是德国人,那么他们将会被驱逐,没有特别赦免。一等混血人种和德国人的结合,如果没有生育,看德国人方的意见而定,该混种犹太人将被驱逐或送到犹太人区居住。

  阿尔弗雷罗·迈耶(德国东方领土事务部代表):特莱希恩施塔特营地吗?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有可能,反正会有一个地方。同样的,一个有德国配偶的犹太人也一样。

  阿道夫·艾希曼:如果有孩子,他们被法规分类为犹太人,他们就随犹太人父母被驱逐或住犹太人区,这要看情况而定;如果他们被分类为德国人,那么孩子和犹太人父母皆能获赦;如果犹太人或一等混血人中与犹太人通婚,他们就是犹太人,孩子也一样,同样对待;第一混血人种与第二混血人种通婚与上述类同,孩子也一样。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除非他们受到特别赦免,否则将被驱逐。或者到犹太人区,也许是特莱希恩施塔特营地。不管什么状况,最后由纳粹党卫军进行定夺。

  奥托·霍夫曼(党卫军种族和安置主要办公室代表):绝育生意将会成为一个新兴市场,谁都宁愿绝育而不被驱逐吧。

  埃里希·诺伊曼(德国“四年计划”总监):他们不会知情的。

  奥托·霍夫曼:你觉得他们不会知道吗?

  罗兰德·弗莱斯勒(德国司法部国务秘书):这只是为了保密而已。

  鲁道夫·兰格:血的味道许久不散。

  威廉·施图克特(德国内政部国务秘书):我觉得这计划行不通,我个人觉得这计划很侮辱人。我花了多年时间编纂异族通婚的法律,现在却让我得知如此行不通的法规。我的努力,这些法律——任何称得上法律的文件,应该同样适用于执法者和平民。有些事是万万不可的。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随你怎么看吧。

  奥托·霍夫曼(党卫军种族和安置主要办公室代表):容我做出修改,一点小小的改变,我们都会同意的,也许这回帮助得到大纲。长官,你的意思就是让消灭所有混血儿。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帝国总理府国务秘书):是“驱逐”。

  奥托·霍夫曼:驱逐,我错了。这可以说是完全违背了法律,但我建议,混血人种也应该得到我们讨论的选择权,选择被绝育或者被驱逐。这不是更符合纽伦堡法案的精神吗?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施图克特博士,你认为呢?

  威廉·施图克特:不,抱歉,但不是的。绝育是挺有希望的,但以此取代一部明确的法典,就是为了加入这些主管的评估,看该人是否长得像犹太人,或者他是否有犹太人性格什么的,完全是主观意见,包括犹太人自己的看法,这是在颠覆纽伦堡法案,并对法律不敬。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们的提议绝对是基于纽伦堡法案基础上的。

  威廉·施图克特:不,请恕我直言,这根本是一团糟。身为作者的我并不为此感到骄傲。这样吧,让他们所有人绝育,我们可以称之为医学再社会化分配或者什么的。我们可以想办法,所有生物上需求都满足了,也遵从了纽伦堡法。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用X光。

  埃里希·诺伊曼:绝育就是这样,

  约瑟夫·布勒(波兰总督府国务秘书):工作台上有一部X光机,倒霉的犹太人站在灯光之下。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你是说,不是自愿选择吗?

  威廉·施图克特:对,所有犹太人,不管等级,不管于谁结婚,不管混血程度,不管对国家贡献多少。我们在这一代将这个民族斩草除根。

  阿道夫·艾希曼自从1939年,我们已经在对一些油脂粒缺陷的人绝育。

  埃里希·诺伊曼:这是在T4项目上。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应该说是安乐死吧。

  埃里希·诺伊曼:是的,希姆莱领袖曾与将军讨论,原来在东欧的一个生化机构里,一名医生只需一剂注射剂,你将无法生育。

  马丁·路德(德国外交部日耳曼事务司司长):其实无需注射液,只要一纸证明就可以。

  阿道夫·艾希曼:我有一些数据,但不准确,在1933年到1936年期间,大概有169000人,今时今日,大高邮30万人,根据德国血统保护法,接受不同方式的绝育方法。包括X光、注射腐蚀性化学物质到子宫。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帝国总理府国务秘书):这只是在德意志帝国里,而不是占领区。

  阿道夫·艾希曼:是的。

  约瑟夫·布勒(波兰总督府国务秘书):接受手术后是否还能劳动?

  阿道夫·艾希曼:X光后是可以的,而化学药剂就不是了。这不是什么问题,因为是女人,反正对女人来说没什么关系。

  约瑟夫·布勒(波兰总督府国务秘书):是驱逐、疏散还是消灭,不管如何,都得尽快把他们赶走,除掉他们。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们不会让所有犹太人绝育,等他们死去,也不让所有犹太人绝育,然后灭绝该种族。这样说吧,死是最彻底的绝育方式。

  ……

  威廉·施图克特:以现实的手法处理犹太人,全世界会为我么能较好,但当他们是假象中的鬼魅和邪恶的非人类,全世界会鄙视我们。随便把他们杀了,模式法律对他们大屠杀,那他们就赢了。绝育证明他们是人类,但能让他们无法再制造下一代,他们很快就会消失。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民族,而且必须遵从法律的捍卫。

  ……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帝国总理府国务秘书,对党卫军少校、党卫军拉脱维亚负责人鲁道夫·兰格):你说你射杀了3万犹太人,都是些什么人?

  鲁道夫·兰格:在拉脱维亚的里加,我杀了27800人,而且我和我的战友站在一旁,任由拉脱维亚民众抢劫杀人。我收到的命令是说“驱逐犹太人”,他们被射杀后埋在土里,有些“尸体”爬出来还是活着的。不算是什么战争,对吧。毒气室马上就会排上用场。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什么毒气室。毒气室吗?

  鲁道夫·兰格:我听说的,没错。

  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这不仅是战争,一定有其他词可以形容。

  ……

  约瑟夫·布勒:我们的犹太区,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我们不为他们提供食物,他们的疾病无法困于四面墙内,你们不远千里将他们送到此地,让我们处理,我们能怎么办?我们没有容纳他们的地方,我们自己差点不够地方住了。我们不能射杀350万犹太人吧?不能毒死他们,不能利用他们。兰格少校和他的手下奖牌上特别用场,能有多少个里加呢?我们的要求是,在犹太人人满为患前,请先让我们除掉现在已有的,清理我们犹太人区,然后你们再把他们送过来。

  鲁道夫·兰格:军方也一样。由军人进行大规模射杀会制造道德上的问题,尤其是当犹太人是德国犹太人,他当然比俄罗斯犹太人更高级,即使平民合作,大规模屠杀也会让他们难过。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不可以射杀,有1100万,即使只杀一半,小批次射杀仍然是愚蠢的,浪费时间、军力、器械和子弹。不可以。兰格少校将会明白,用毒气室更便宜也更不为人知。

  阿道夫·艾希曼(党卫军中校、犹太人事务办公室主任):T4安乐死项目用了注射液,但更为高效的是一氧化碳气体。我们在1950年1月,对勃兰登堡的波兰精神病人使用毒气,现在整个区域已配备有沐浴室浴缸,让实验对象以为要沐浴,所以赤裸进入该室,而外墙不锈钢罐泵入一氧化碳气体,而它的作用是……我有数据:在5月,此项目延伸至哈特穆海,6月,延伸至索南夏因,所以在1940年的上半年,8765人被毒气毒死;1940年末,共有26459人被毒气毒死;去年8月末为止,再有35049人被毒气毒死。但我们与9月1日终止了此项目,一共有70273人通过此方式被毒气毒死。现在,此时,我们开始了更高级的项目,去年夏天,我们下令制造了20个移动式毒气罐,直接用毒气罐将毒气引入室内,自从上个月开始,已有3辆货车投入使用,在切慕诺营地,现称为海乌姆诺,每一辆火车每一次能承载40到690名犹太人——事实上,你方的人越多效率越高。一氧化碳的作用是,尸体是粉色的,气体让尸体变成粉色。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这方法现在可以明确了……还有电刑,正在研究是否电刑会更有效率,并安静地结束人的性命。

  阿尔弗雷罗·迈耶(德国东方领土事务部代表):比如说1小时可以电死一货车的人,包括吧人带进去,打开发动机,再带走尸体,清理被污染的土壤,24小时不停作业,一天1440乘以20台货车,那就是每天28800人,一年可以杀10502000人,但我无法想象你能连续以这样的效率运作。更别提如何处理尸体。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毒汽车只能短暂解决问题,我们有3个营地,将会运作永久性的毒气室。

  阿道夫·艾希曼:在贝尔赛克、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这3个营地,最终这些营地会是首要位置。去年夏天希姆莱领袖邀请我一同参观上西里西亚的一个营地,叫奥斯维茨,远离城镇,接近铁路,我们要将那营地改造为主要中心,加固结构,而犹太工人就派上用场了。犹太人将托运砖块,为自己的族类盖好这营地。完工后我们估计每小时能处置250人——不是1天,而是1小时。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这数据更为客观。

  阿道夫·艾希曼:每天24小时,那就是6万人,一年屠杀2190万犹太人,前提是有那么多犹太人。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我们也在建造尸体处理中心,显然,会用焚烧的方式。

  阿道夫·艾希曼:是的,将会用工业的方式,大型的用气体燃烧的商业焚烧炉,不会有任何残余。

  海因里希·马勒(党卫军少将、盖世太保总负责人):每天6万犹太人,如烟飘散。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这是我们的成就。

  电影《阴谋》还是比较完美地还原了当年“万湖会议”的详细过程,尤其是把纳粹德国上层精英们决策屠杀犹太人的心路历程演绎得精细而惊人。像纳粹德国这种帝国主义国家,只能是战场上一往无前地胜利,一但出现挫折,为了转移矛盾,少数族裔必然要受到压迫和打击。正如当年德国军队陷入了苏联战场的泥潭后,首先被拿出来当出气筒的就是犹太人。

  历史总在无限的重复,其实今天的美国其实和当年的纳粹德国也很相像,在美国国力处于上升和顶峰的时候,即使美国的有色人种和少数族裔生活的再不好,也能获得工作和福利。但如今,就像我们曾在节目中反复和大家说的,美国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不行了。这时候,很多美国的主流社会的白人,甚至是那些曾经的精英人群都已经失业,变得无家可归,这时候在美国的少数族裔(包括华人)的未来命运也可想而知。

  帝国主义必然会疯狂起来的,这是当年列宁的论断,曾经被纳粹德国证明过了,未来一定也会被霸权主义的美国再次证明。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8.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