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乱局之下,阿富汗共产党在哪里?

欧洲金靴 · 2021-08-20 · 来源:阳春白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社会主义与国际主义万岁!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万岁! 全世界无产阶级万岁!

  2021年8月19日,比八十余年前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还要快速垮台的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正式让名于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时隔二十年,塔利班归来。

  围绕这个八月份的全球最大热点事件,不论是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庇阿势力,还是作为对立面的亲阿塔势力,始终在进行舆论缠斗:美帝入侵二十年来的罪责清算、阿政府及其买办集团的带路党行径与贪墨历史如何评判、塔利班重夺政权过程中有无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塔利班未来执政的现代化与教义化之争、阿富汗国内女权等人权问题的观察……

  凡此种种,每一条都是未来可预见的随时会重新让阿富汗成为国际舆论爆点的讨论案。

  但对于我来说,有一个点是我个人十分关注的:在这场史诗级别的区域内政权更迭、也是全球性的大国力量颠覆的事件里,作为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中的一员、也是中亚/南亚地区重要的红色阵营一员——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为什么始终销声匿迹?

  乱局之下,这个成立于2004年,代表着阿富汗底层人民、代表着阿富汗无产阶级利益的共产主义政党,在哪里?

 

  1

  首先需要从现实角度看清的是,共产主义在阿富汗生根发芽面临着天然的难度,尽管这不是对阿富汗共产主义前途就此感到悲观的理由,但难度确实一直存在。

  阿富汗这片土地上约有大大小小十七个族群,也讲着同样数量的语言,其中分为五个较大大的群体:普什图人、塔吉克人、亚洲突厥语族群(土库曼人、乌兹别克人和吉尔吉斯人)、哈扎拉人和俾路支人。

  普什图人就是逊尼派穆斯林,占全国人口39%,分布在从贾拉拉巴德到法拉赫的地区,传统上是农民和游击战士,四十余年前抗击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侵略的主力军也是他们。

  在阿富汗,普什图人认为自己才是“典型的阿富汗人”,因为阿富汗王国最初就是由一位普什图族阿布达里部落的祖先艾哈迈德沙•杜拉尼建立的(1747年),普什图人也享有掌权者给予的优先权,定居在西部(呼罗珊和巴德吉斯)、中部和北部。

 

  然后是塔吉克人,他们原是中亚的波斯人,讲达里语(也被称为“宫廷语”),这是一种带有阿富汗口音的波斯语,主要居住在西部和东北部(巴达赫尚和潘杰希尔山谷)。

  再然后是哈扎拉人,具有一丢丢蒙古的鞑靼血统,被认为是13世纪随成吉思汗西征大军来到阿富汗的,他们逐渐取代了生活在赫尔曼德河谷上游和巴米扬地区的塔吉克一艾马克人。

  再然后是土库曼人,来自梅尔夫苏丹国(即土库曼斯坦),大约在1922 年为逃离苏联新生的共产主义政权而整体地定居于阿富汗北部。他们主要是以放牧为生的埃尔萨里土库曼人。特克、约穆德和乔多尔等几个部族都与之通婚。

  再然后是乌兹别克人,他们在16世纪初侵入呼罗珊,后来以一些小块封地的形式定居在阿富汗北部,直到被埃米尔阿卜杜勒一拉赫曼征服。

  再然后是讲突厥语的吉尔吉斯人,他们主要生活在帕米尔地区(瓦罕),海拔4000米。

  再然后是俾路支人,占据着阿富汗西南地区、马戈沙漠以及赫尔曼德省和坎大哈省的南部,多数是游牧民。

  ……………

  除了以上这些讲波斯语和突厥语的主体族群外,阿富汗还有一些小族群,比如努里斯坦人,一个非常古老的雅利安迁徙群落的后裔;比如生活在努里斯坦南部的科希斯坦人;比如聚集在北部村庄的阿拉伯人;比如布拉灰人,他们与俾路支人相邻;甚至还有犹太人,在苏阿战争期间离开阿富汗的生活在赫拉特恰哈苏克地区的犹太人。

  民族构成非常复杂的阿富汗,这已经是给执政者形成中央集权上了第一道难题,而第二道难题就是多民族格局下的伊斯兰信仰。

  伊斯兰教义如同一块巨大的幕布,笼罩住了这个山地国家全体人民的精神世界。

  这使得共产主义政党在此地想要形成一党执政地位,面临着绝对巨大的困难。

  特别是,在这片土地上从来没有实现过工农武装割据(枪杆子里出政权)与土地关系颠覆(土地革命/土地改革),这是阿富汗的马列毛主义者难以获得成功的深层原因。

  后文会述。

  2

  阿富汗人口的多样性显然不符合一个民族国家的定义,其85%的人口为依附于土地和传统生产方式的农村人口,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因素非常单纯:伊斯兰教和亲缘关系(社区和部族)。

  这些因素,实质都是在国家范畴之外,即现代政治所依仗的意识形态范畴之外。

  换句话说,资本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当前的阿富汗均不具备践行的可能性。

  他们能够拥抱的,从军事层面看,还是封建军阀式的;从文化层面看,还是宗教洗脑式的;从经济层面看,还是地主阶级式的。

  伊斯兰教是这里一切权威的基础,如同塔利班前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的:“我们保证女性权益,但必须置于伊斯兰教义的框架内。”

 

  也如同近来赫拉特一名 25岁的女大学毕业生在接受采访时说的:“我不能面对塔利班战士。没有人能够改变塔利班对妇女和女孩的立场,他们仍然希望妇女呆在家里。”

  72小时以来,喀布尔的商户们纷纷摘下店门外张贴的不戴头巾的女性海报和许多女性用品,他们依然不信赖看上去似乎比二十年前更成熟的塔利班。

  伊斯兰教在阿富汗不仅仅是一套信仰体系,也是教育和法律的来源,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言为一种政治活动。

  村庄里的男孩子们要向毛拉学祈祷文、《古兰经》和圣训,而毛拉往往又是社区里唯一识字的人,这就用宗教垄断了人们的认知。

  沙里亚是来源于《古兰经》的一套法律,对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阿富汗农民来说,这是他们信守的权威。

  所以在小农经济和山地居多的经济现实和地理现实下,塔利班这次重夺政权的过程确实在观感上有那么点“农村包围城市”的味儿,甚至还搞出“进城后睡大街”的味道极为冲鼻的互联网时代中才会出现的舆论宣传景象。

  但是这毕竟不是一支人民解放部队、不是一支代表着最广大阿富汗工农阶层利益的组织。

  那个真正的红色政党,叫做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不过在今夏的旷世乱局中,它毫无存在感。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剧。

  3

  阿富汗的共产主义运动始于1965年,那个年代也是国际共运的高潮期、也是中国国史政治文明高度的巅峰期。

  1963年6月,中共中央提出《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二十五条》),提出要坚决支持亚非拉反帝革命斗争。

  彼时在毛主席的领导下,社会主义中国举起了正义凛然的“世界革命”旗帜,成为了全世界反对美苏两大帝国主义、反对戴维营“G2”会谈阴谋的第三世界国家,以及帝国主义国家内部的被压迫工农阶级的共同精神支柱。

  整个六十年代,几乎全球的学生与工人都在举起赤旗和毛泽东头像,无论资本主义社会的美国、法国、英国、德国、日本,还是社会主义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毛泽东是全世界无产者的政治图腾。

  推荐阅读:伟大的“输出革命时代”

  其时世界工农学生革命的核心风暴眼,自然也是在中国——正在轰轰烈烈“第二次建国”的中国。

  1969年4月,中共九大政治报告中说:“日本、西欧、北美资本主义心脏地区,爆发了空前巨大的革命运动,越来越多的人民正在觉醒。”

 

  1970年元旦,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迎接伟大的七十年代》,文章有云:“六十年代初期,毛主席曾经高瞻远瞩地指出:‘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六十年代的历史,雄辩地证实了毛主席这一伟大的预言!”

  这当中,自然也包括了身处第三世界、身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阴影下的阿富汗。

  阿富汗第一个共产主义组织叫做进步青年组织,成立于1965年。

  当时,学生、工人、社会正义活动家,与穆罕默德·查希尔沙国王的警察部队之间每天都有示威活动和街头斗争,而这些斗争催生了进步青年组织的形成。

  进步青年组织在那个阶段毫无保留的揭露了苏联/阿富汗两国的修正主义者的嘴脸,旗帜鲜明地拒绝他们的“议会迷”思想和“支持国有部门资本主义,作为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的政策。

  青年进步组织还呼吁通过武装斗争来砸烂阿富汗的旧社会,认为这是解放人民和通向社会主义的唯一道路。

  著名的、英雄的阿富汗毛派活动家阿克拉姆·亚里,正是这个红色圈子的领导者,他在组建进步青年组织方面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

 

  今天的某些人总是有意无意地将阿共和当年的“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混为一谈,称“都是共产主义政党”,这是绝对错误的。

  就如同称六十年代之后的苏联和中国一样,“都是信仰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那般,错误至极。

  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建立于1965年1月1日,是带有浓郁的苏联修正主义影子的伪红政党。

  1978年,在苏修勃列日涅夫集团的支持下,人民民主党推翻了达乌德的阿富汗共和国政权,建立了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后曾更名为阿富汗祖国党,执政直到1992年。

  1978年的“四月革命”后,人民民主党甫一上台就在苏修的指示下,宣布阿富汗进步青年组织领导的毛主义运动是其头号敌人,是“影响阿富汗社会稳定的团体”

  伴随着的,就是在幕后的苏修指挥下,人民民主党对数以千计的阿富汗毛派及其支持者的残忍杀害、血腥清算。

 

  疯狂的杀戮之后,残余生还的阿富汗毛派在血泊中建立了若干反抗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政权和苏修入侵的组织(如阿富汗人民解放组织)。

  八十年代后期,这些毛派团体建立了阿富汗革命共产主义小组和阿富汗革命共产主义组织,该组织于1991年正式宣布建立阿富汗共产党,并更新了一度锋芒不再的红色出版物《永恒火焰》,宣布他们的目标是追随进步青年组织及其建立者阿克拉姆·亚里。

  《永恒火焰》这部刊物直到今天都是阿共毛派心中的历史圣物,如同我们中国同志心中的《红旗》杂志。

  《永恒火焰》在半个世纪前为塑造阿富汗工农阶级的无产阶级思想发挥了重要的启蒙作用,许多干部、尤其是来自学生和教师群体中的人群被训练成为运动领袖。

  尤为值得称道的是,阿富汗妇女的参与革命程度也达到了在阿富汗历史上历次社会运动前所未有的规模,这些女权革命者在阿富汗某些地区还成为了革命组织者。

  在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强大影响下,阿富汗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和示威活动激增,在1968至1969年间达到了新高度,强烈震动着苏修法西斯集团。

  时间进入九十年代,随着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法西斯侵略行径遭到了彻底的溃败,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阿共的矛头逐渐由已经解体的苏修转移向了同样邪恶的美帝国主义。

  2001年,伴随着美帝的借口“给911一个交代”,阿富汗战争正式打响。

  国难时刻,阿共呼吁阿富汗的毛派联合为一个统一的毛主义政党,不要再各自分散、各自游击。

  为了这一目标,阿共和阿富汗解放斗争组织(皮亚卡)发起了统一进程,后来阿富汗工人革命团结会也参与了这一进程。

  历经三年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争论,2004年的春天成功召开了阿富汗共产主义(马列毛)运动团结大会,在5月1日团结大会结束时,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宣告成立,成为了阿富汗境内的红色政权、国际共产党阵营和世界毛泽东思想大家庭的一员。

  阿共(毛主义)建立统一的党的根本基础,是绝对清晰的思想政治原则——尤其是将马列毛主义作为阿富汗共产党实践的意识形态与指导思想,同时将新民主主义革命作为阿共的最低纲领,以便为过渡到最高纲领——社会主义革命与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做准备。

  2004年的那场大会,与会者还强调了国际主义,以及要在革命国际主义运动中为建立新型国家而斗争。

  4

  就像中国共产党的某些同志在中国革命历史上诸多次冒头的投降主义、妥协主义、宗族主义那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危急关头,一些阿富汗共产主义团体也出现了理念信仰偏差的情况,某些毛派团体与阿富汗境内外的穆斯林圣战者产生了联系。

  1970年,阿富汗的伊斯兰势力成立了“青年穆斯林组织”,以应对整个阿富汗左派特别是《永恒火焰》日益受欢迎的情况。

  他们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在喀布尔大学暗杀杰出的毛主义者塞达·索坎丹同志。

  这一凶案的实施者赫克马蒂亚尔,他后来成为了阿富汗军阀。

  由于害怕毛主义者的报复,赫克马蒂亚尔曾逃到巴基斯坦,并被那里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和巴基斯坦的特工保护起来。

  在与苏联的反侵略战争中,那帮伊斯兰分子帮他勾搭上了美国中情局,并使赫克马蒂亚尔产生了这样的思想:击败俄国人比击败毛主义者更容易。

  这就为伊斯兰反动分子以某种方式同苏修侵略者合作、共同反对毛主义革命者提供了“正当”理由。

  这tm是妥妥的蒋介石主义啊……

  1973年,国王查希尔·沙赫的表弟达乌德·汗发动政变,将查希尔·沙赫放逐到意大利。人民民主党的那群修正主义者们在和苏修大使馆的协助下,以为自己当时有更好的机会自上而下开展工作并影响大资产阶级买办分子,因此同达乌德政权合作。

  这次政变增强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为之后的再次政变铺平了道路,最终导致了苏修七十年代末对阿富汗的武装入侵。

  而毛主义者尽管由于1972年青年进步组织的解散而变得混乱和松散,但仍然能够对该政权进行强烈的抵抗。

  并且,面对那些与伊斯兰势力相勾结的毛派内部人员,面对诸多背离马列毛主义、背离社会主义革命的反动行为,不妥协的阿富汗毛派组织亦果断与那些同穆斯林圣战者合作的人割席,恪守了组织的纯洁性。

  1976年9月,包括阿富汗毛主义运动在内,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了重大挫折:中国人民的领袖、世界无产阶级的导师毛泽东,溘然长逝。

  旋即,整个世界的红色浪潮陷入了低潮期。

  1981年夏季,阿富汗人民解放组织与赫克马蒂亚尔的伊斯兰党的部队在库达曼发生战斗,阿富汗人民解放组织被接连击败。

  为了挽救组织,其领导层被迫与政府谈判,这导致了严重的政治危机,随后便是无止尽的分裂和销声匿迹——这就是阿富汗人民解放组织的终结的开始。

  不过从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在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政治和思想路线的影响下,阿富汗的新共产主义运动逐步走出偏离和迷失方向的时期,并采取了新的组织形式。

  九十年代初期,如前文所述,美帝国主义取代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成为了新的头号敌人,客观上促成了“阿富汗共产主义运动巩固和统一委员会”的成立。

  该委员会由马列毛宣传与鼓动委员会、“革命核心”以及后来的阿富汗马列主义统一组织(毛泽东思想派)创立,之后阿富汗解放斗争组织也宣布加入。

  这才有了后来的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一路动荡走来,阿共(毛主义)真的不易。

  前文提到的那场2004年的“阿富汗共产主义(马列毛)运动团结大会”,大会闭幕致辞稿的最后,是这样写的:

  “我们宣布,我们的大会胜利地将阿富汗毛主义运动统一于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统一大会相信,建立在原则性基础和党的纲领、章程之上,与会的不同力量将迅速完成各个层级的组织融合,同志们将能够团结地开展自己的革命任务。”

  “大会的进程和(共产主义力量)统一于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一个党,是阿富汗毛主义者在准备、发动和发展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者和国内独裁者的阿富汗民族抵抗革命人民战争(作为当前阿富汗人民战争的具体形式)的道路上的重大进展。必须正确地、尽快地走上这条道路,以便在民族抵抗战争的战场上高举无产阶级的旗帜。”

  “阿富汗毛主义者统一于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这一个党,是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成就。我们的大会希望,这个成就能够为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总体斗争发挥积极作用。”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是阿富汗毛主义运动统一进程胜利完成的直接成果。这个党的旗帜是阿富汗一切毛主义者的旗帜。为了能够在无产阶级原则上完成我们的民族民主任务,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邀请我国的所有毛主义者加入该党。”

  “阿富汗共产主义(马列毛主义)运动统一大会万岁!”

  “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万岁!革命国际主义运动万岁!”

  “打倒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帮凶!”

  “为发动和发展革命民族抵抗战争而前进!”

  5

  今天的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已然在地下活动,它的目标仍然是发动全国性的人民战争、反抗外国军队占领,建立一个新的民主国家以及在阿富汗实现社会主义。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阿共这种“地下状态”短时间内无法改变,这既是其自身困境和阿富汗国内现实所决定,也是国际共运仍然处于低谷阶段的大气候所决定。

  因而我们可以看到,这次的阿富汗乱局中,阿共(毛主义)毫无存在感,连发声都没有。

  阿富汗的政权更迭,本质是一个壮大的本土宗教军阀组织,对美帝国主义培植的买办集团的驱逐。

  与阿富汗人民无关,与阿富汗最底层的群众无关,与阿富汗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阶级无关。

  所以,许多中国互联网上称塔利班为“解放军队”、称政变为“解放革命”,这实在是侮辱了“解放”和“革命”这两个神圣的无产阶级词汇。

  更不要提,塔利班的诞生本就与美国当年暗中抗击苏联脱不了关系,一切都是强权力量的彼此对垒和权力交替而已,全无人民的参与。

  一场与人民无关的战事,自然也就与解放无关;从政治斗争的角度,自然也就与代表着阿富汗人民利益、却又无比弱小的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无关。

  阿共(毛主义)为什么会无力参与领导人民战争?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自己是清楚的。

  2015年时,阿共(毛主义)在庆祝阿富汗共产主义(马列毛主义)运动和新民主主义运动诞生50周年时发表了声明,其中非常清晰地给出了自白:

  “当前阿富汗共产主义和新民主主义运动最大的缺陷在于,仅仅进行政治斗争,没有进行反对侵略者和傀儡政权的武装斗争。正是这一点,使得我们对主要和次要敌人进行的政治和思想斗争缺乏成效。当前阿富汗的主要斗争方面是武装斗争。在这样一个炮火纷飞的环境里,人们是听不到单纯的政治和非军事声音的。”

  毛主席曾明确给革命胜利指明了一个准则:“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取得的!”

  没有枪杆子,没有一支听党指挥、对党忠诚的人民军队,阿共(毛主义)想要领导阿富汗人民推翻封建宗教军阀和帝国主义培植势力,无疑是天方夜谭。

  加之本文第一段所述的阿富汗部落族群的分散复杂现实,想要凝聚起农民阶级信仰共产主义、参加革命就更加困难。

  6

  还是想聊一聊塔利班。

  在2015年的《声明》中,阿共(毛主义)曾给塔利班下了一个十分明确的评价:

  “由于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傀儡政权的抵抗运动是在依附于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的反动势力的领导下进行的从而完全没有任何革命策略的指导,所以那场抵抗运动为美帝国主义及其盟友的侵略和随后的占领以及当前傀儡政权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不过,虽然当前反对侵略者及其走狗的运动还未完全驱除占领军,也尚未导致傀儡政权的垮台,但武装反动势力对抵抗运动的绝对控制已经导致了另一种外国侵略和占领——这就是妄图使整个阿富汗成为反动的阿拉伯‘哈里发国’的一个省的侵略和占领。”

  “这些在阿富汗举起伊斯兰国黑旗的势力正是这个反动的阿拉伯哈里发国的部队,因此它们实际上是来自外国反动政权的侵略势力,尽管其中有不少人最初来自阿富汗。”

  “这些势力全都是从如今阿富汗反动抵抗运动的队伍中产生、成长起来的。更重要的是,这一反动哈里发国(伊斯兰国)的创建者和最初的领导人是在之前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分子及其傀儡政权的反动抵抗运动中成长起来的。”

  “虽然‘阿拉伯哈里发国‘公开宣称塔利班伊斯兰酋长国的领袖盲目追随基地组织,并称这个酋长国是‘过期药‘,但反动的塔利班领导层还是向伊斯兰国发出了‘伊斯兰兄弟‘的问候,并且可怜兮兮地请求他们不要在‘阿富汗的伊斯兰抵抗运动’中制造摩擦。难道他们不明白,伊斯兰国并不认为阿富汗是一个国家而只是视其为自己的阿拉伯哈里发国下辖的一个省吗?”

  “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傀儡的抵抗运动,导致了美帝国主义及其盟友的侵略,而后反对当前侵略者及其傀儡的抵抗运动中途,又为反动的阿拉伯哈里发国的侵略和占领培育了温床。阿富汗遭受这样的厄运令人忧心!”

  ............

  我来翻译一下就是:塔利班,它不代表阿富汗最广大人民,它依然只是国际帝国主义斗争的产物而已,它依然只是中东伊斯兰势力的兄弟伙伴而已。

  这一点,其实我前文也已有表达。

  塔利班在许多场景里是同美帝国主义交战的,但是,难道对于中国人而言,就可以借此简单粗暴地抱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二极管思维,去示好甚至美化塔利班吗?

  尤其,去信任和期待它对阿富汗的执政治理吗?

  绝不尽然。

  7

  不妨就以最近轰轰烈烈的“塔利班尊重女权”话题为例。

  塔利班从发起战斗的初期就在对外声明:“我们尊重女性,我们尊重女性,我们尊重女性……”

  很多中国国内的“粉红派”似乎对塔利班执权十分之期待,特别是由于塔利班对国际社会表态“尊重女性”,便认定阿富汗女权迎来了春天。

  我看到了一些说法,比如典型的:“宗教等意识形态不重要,经济才是一切的命根子;等到塔利班政局稳定,外国投资进入阿富汗,阿国内的现代工业化/产业化成型,女性就会有工作机会,就能够让女权兴起……”

  应该来说,这种言论是经典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向钱看”的时代产物,完全跑偏,跑的很偏很偏。

  把“能参加工作”之流,看做是女权腾飞的标志,这过于浅层和流于表面。

  女权的根本落脚点,在于“权”。

  那么什么是权呢?就是掌握生产资料和决定自己命运、乃至决定其他广泛群体命运的权力。

  说的直白点,就是涉足统治阶层的权力。

  如果说的现实点,那就是参政议政的权力,特别是对于一个初生阶段的政权体。

  如毛主席时代,早在1956年10月时,毛主席曾在和南斯拉夫妇女代表团谈话时指出:“在中国,参加政府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工作的妇女毕竟是少数……我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女同志占17%。在北京、上海、天津三个中央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中,女同志仅仅占20%……”

  毛主席当时还认为提高妇女政治地位是保障妇女权利的一个重要基石:“将来女同志的比例至少要和男同志一样,各占50%。如果女同志的比例超过了男同志,也没有坏处!”

  这是毛主席的原话。

  女性参不参加工作,那属于废话,属于“本该之事”,而不是红线式的标准。

  推荐阅读:劳动是人的基本需求,不该作为赏赐

  当年在毛主席的关怀下,中国妇女运动曾在50年代实现了县县都有女县长,乡乡都有女乡长,促成了50年代妇女政治参与的高潮。中国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参与社会建设之深之广,使西方国家的女权团体都羡慕不已。

  回到本例主题。

  塔利班治下,阿富汗的女性有没有参政议政的权利?有没有触摸到塔利班统治阶层的权利?

  没有!没有半点可能。

  连他们头目自己的女儿、姐妹都不可能,顶多当个游山玩水、去西方接受所谓高等教育的富家千金,绝不可能在家族内部成为执牛耳者——退一步说,真出现意外了,比如塔利班头目哪天被集体炸死了,带有血统的姐妹来接管,她也只是个武则天/慈禧罢了。

  而武则天/慈禧,表面是女性,本质仍是封建男权的皇体化身罢了,阶级身位压倒性别性向。

  在塔利班治下,随着外国投资进来,有班上了,就是女权崛起了?

  统治阶层的文化内核不改变(依然信伊斯兰而不是马列毛),底层的生产关系也不改变(塔利班会发动土地革命吗?),底层女性乃至整个底层平民的权利会崛起?

  别闹了~

  这种局面下,给你个班上,恰恰都不是权力崛起,而是“给老子干活!” 而已。

  如果有工作机会那就是女权爆棚,那么韩国娱乐圈的戏子女星们,没有工作机会吗?她们的女权指数如何?

  没有人是聋子,塔利班自己在发布会上说的明明白白:“我们保证女性权益,但必须置于伊斯兰教义的框架内。”

  恩格斯有句话说得好:“对头脑正常的人来说,判断一个人当然不是看他的声明,而是看他的行为;不是看他自称如何如何,而是看他做些什么和实际是怎样一个人。”

  8

  还有声音对塔利班的“教义信仰”不以为然,认为中国也有伊斯兰,但是中国的伊斯兰群众是世界上世俗化做的最好的。

  然而这种言论完全没有看到,中国的伊斯兰之所以能够现代化,那是因为有我们共产党的领导——“宗教必须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是写在宪法里的。

  塔利班是共产党吗?我们凭什么去轻易地信任塔利班可以做到世俗化、真的能够尊重女性而不是把“尊重女星”当做当前取悦国际社会的公关说辞?

  蒋介石1937年还抄作业、号称“为人民服务”呢,结果转头不就把首都南京手无寸铁的老少妇孺送给了日本鬼子、自己安然逃到重庆去了。

  作为对比,中国女人(或者说中国人民)的权力地位很高,这是事实,但是问某些人(哪怕看起来是粉红爱国者)为什么高,我估计他们是答不对的,因为他们十有八九要回答:“因为我们中国女性(人民)有工作的权力、有化妆穿裙子的权力………”

  这不是太可笑的吗?

  我们中国女性(人民)的权利地位之所以高,是因为我们是国家的主人!这是写在我们宪法里的。

  而我们中国女性(人民)凭什么能成为国家主人?

  就是因为统治阶层的文化内核——马列毛。

  这决定中国人民当家作主,即,人民本身就是统治阶层。

  或者说,中国压根就没有“统治阶层”与“被统治阶层”,中国只有“服务阶层”与“被服务阶层”。

  这,就是毛泽东缔造的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文化内核:“为人民服务”。

  这些,塔利班有吗?

  它什么都没有!

  它只会“为伊斯兰教义服务”,所以它不可能彻底与阿富汗境外的伊斯兰势力划清界限,也不可能在阿富汗国内发动土改、团结广大的农民阶级和人民群众,更不可能真的做到世俗标准下、社会主义标准下的尊重女性权益、打造女权运动。

  真正对女权认知清晰、真正尊重阿富汗女性的组织,还得是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还是在2015年的《声明》中,阿共(毛主义)给出了对女权正确的理解:

  “我们应该强调,一场只有男性参与的抵抗运动,绝不会是一场真正的民族抵抗运动。”

  “妇女是社会的半边天,而一场真正的民族抵抗运动绝不能没有她们的参与。”

  “任何限制妇女的企图,无论以怎样的、剥夺妇女基本的个人和社会权利(包括参与反对侵略者及其总督的抵抗运动的权利)的宗教和文化借口,都会使得一半的人口脱离民族抵抗运动,同时有意或无意地将她们推入侵略者和民族叛徒(他们常常欺骗性地呼吁妇女权利和自由)的思想和政治圈套。这样的企图也显然是极端反民主的。”

  ……………

  没有政治权利而只有经济施舍的女权,是绝对的伪女权。

  让女性有工作的权力、有穿裙子的权力,便值得骄傲了吗?

  “破冰文化”了解一下,那里的女孩个个有工作,那里的女孩个个穿裙子。

  她们有女权吗?

  推荐阅读:破冰文化的本质

  跋

  阿富汗的未来在哪里?或者说,阿富汗真正能够兴国、成为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现代民主国家的未来,在哪里?

  我依然愿意坚定地给出答案: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尽管它是那样的弱小,弱小地连一支枪和一支话筒都没有,弱小到被国际社会完全地忽视,弱小没有能力到对阿富汗任何一块土地、任何一个族群产生影响……

  但是理论和信仰的能量是无穷巨大的,我始终坚信那八个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从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到美帝国主义,于世界两大法西斯集团的碾压中仍然颠簸存活,仍然高擎毛泽东思想大旗,阿富汗同志是这个亚欧心脏地带的小国,真正的希望。

  愿意展望,我们共同将阿富汗、将这个世界染成红色的那一天!

  列宁同志说:“只有无产阶级共产主义革命,才能把人类从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所造成的绝境中解救出来。不论革命如何困难或可能遭到暂时失利,不论反革命的浪潮如何高涨,无产阶级的最后胜利是不可避免的!”

  李大钊同志说:“赤色的旗帜必将在全球飘扬!”

  毛泽东同志说:“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祝福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

  祝福阿富汗同志!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社会主义与国际主义万岁!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万岁!

  全世界无产阶级万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今日才知毛主席这份苦心……
  2. 胡言乱语
  3. 阿富汗陷阱,美国撤军后中国更应10倍警觉
  4. 改革只是方法而不是目的
  5. 感谢这头撞玻璃的傻儿子
  6. 不得强制中小学生注射疫苗浙江带了好头,0-17岁不必全体注射新冠疫苗的八个理由
  7. 阿塔,还是上当了!
  8. 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大搞818晚会,除了铜臭味还是铜臭味
  9. 果然,CIA开始动手了!
  10. 未接种新冠疫苗而引起的感染事件将被严肃追责?!
  1.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2.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3.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惊呆了
  4.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5. 张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冲突的转折点
  6. 吕永岩:评《致高强同志的一封信》
  7. 戴着毛主席像章抗疫:“我们是毛主席的人民医务工作者”
  8. 耿来意:毛主席在“七大”上反思“六大”没选陈独秀为中央委员:现在看不选他是不对的
  9. 阿富汗已经变天,可惜不是解放区的天……
  10. 竟然凭空刮起歪曲高强部长的妖风!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3. 近期惊动全网的三大政策突变, 在一个闭门会上说透了背后逻辑 | 文化纵横
  4.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5.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6.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7. 吕言夫:毛泽东思想的新定位
  8. 叶方青:推进共同富裕,要警惕“驴唇不对马嘴”现象
  9.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龙芯 ——董事长胡伟武解读龙芯中科的文化理念
  10.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1. 七夕节:感受杨开慧和毛主席的旷世爱情
  2. 曾经主管网络舆论的彭波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3.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4. 谈谈围绕张文宏医生的争议
  5. B站视频:别催了,生不出来
  6. 救不救,是比“扶不扶”更能打断中华脊梁的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