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竖琴螺:地方政府破产是个伪命题

竖琴螺 · 2013-07-31 · 来源:竖琴螺博客
地方债危机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当“地方债”合法化了之后,这个社会主义大家庭的逻辑就被彻底颠覆了,每个地方变成了独立核算单位,换言之,把人民政府异化成了自负盈亏的企业。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什么“地方政府破产”的问题,换言之,所谓地方政府破产的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中国对地方债务紧急“大摸底”》,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8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28日报道,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7月28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网站7月29日报道,法国《回声报》网站7月28日报道,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7月29日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网站7月28日报道。

  中共中央自己一方面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但是,另一方面又在实践中把中国搞得越来越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自从地方债这个概念被中共中央和中国中央政府承认后,中国的资本主义化程度就更深了。因为按照社会主义大家庭的逻辑,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而不是各打算盘,各扫自己门前雪,然而,地方债合法化了之后,这个社会主义大家庭的逻辑就被彻底颠覆了,每个地方变成了独立核算单位,换言之,把人民政府异化成了自负盈亏的企业。美国之所以有主权债务危机和地方债务危机,那是因为美国的政府都是资产阶级运营美国的工具,它们本身是为了资产阶级增殖资本服务的,因此理所当然地被资产阶级视为企业,所以才有盈亏问题,因而才有破产的问题。但是,现在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也把这个概念(或者说这个洋教条)搬到中国来了,其结果不仅将起到瓦解社会主义的作用,而且还会严重阻碍中国的发展。

  尽管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了,但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是极不平衡的,东强西弱的格局并没有任何改变,因此,中国自己实际上存在非常紧迫的内部的再平衡问题,因而也就是要改变东强西弱的格局。但是,要改变这一格局,就需要东部发达地区将部分既得利益无偿转移至西部地区,而这种利益输送只有在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实现。与此同时,由于东西部不同的发展水平,因此也必须采取不同的发展方式。

  对东部发达地区而言,更需要转向知识密集型经济,在这个转向过程中,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必然大幅度下降,因而无论该地区企业的负债水平还是所谓政府的负债水平都会显著上升。

  可是,对新经济单位而言,在开始阶段必然是以负债的方式生存的,绝不会有老板因为在投资伊始因出现的账面上的亏损而撤资关闭企业。但是,当“地方债”这个概念出现后,问题就产生了,因为不允许地方政府“资不抵债”,所以地方政府就根本不敢大规模地投资新兴产业,因而就无法放弃既得利益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地方政府破产”的压力下,地方政府一方面成为自负盈亏的企业,另一方面它所能使用的手段却还十分原始,不要说远远不及当下十分流行的风险投资,就是连传统的私人投资也不如,可是,在此要指出的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提供的是国家信用,因而,它实际上拥有远远超过任何私人资本所能提供的信用,因而,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什么地方政府破产的问题,换言之,所谓地方政府破产的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但是,偏偏从中央到地方都接受了这个荒谬的逻辑,其实质就是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严重背离了社会主义道路,因而是主动抛弃了社会主义制度所提供的巨大优越性。

  在此,境内外敌人偷换了一个概念,当然,这也是汉奸国贼自改革开放以来盗窃国有资产惯用的伎俩——就是把资本当作简单商品,也就是把一只会生蛋的母鸡当作一只肉鸡来处理,但是买下那只母鸡的私人资本家并不把它当作肉鸡来吃掉,而是当作会下蛋的母鸡来经营,由此就有源源不断的财富生出来,因而就产生了国企被贱卖的问题,就产生了国有资产在朱家强推行的国企改革中大量流失的问题,这绝对不是相关负责人在智商上有什么问题,而是汉奸国贼为了窃国肥私而故意为之的结果。

  同样的,对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言,要发展的话,必然需要新增大量的投资,而这些投资又很可能是以负债的形式存在的,由此,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出现资不抵债的可能性更大。

  因此,当“地方债”这个概念合法化之后,实际上从根本上增加了中国经济转型的困难,严重增加了中国内部经济再平衡的困难,尽管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口口声声说要加快中国经济转型的步伐,但是,它们在实践中推行的政策却是以增加中国经济转型难度为原则的。

  因此,只要坚持社会主义原则,中国就根本不存在“地方债”问题,这是社会主义中国和资本主义美国有原则性区别的地方之一。当然,反过来说,对那些企图把中国改革成半殖民地的沉船派而言,“地方债”问题必然成为它们头等重视的问题。深陷主权债务危机之中的西方新旧殖民势力之所以反复炒作作为它们的最大债权国的中国的所谓地方债问题,其目的不过是为了通过改变中国领导人的观念,从而让中国领导人做出错误的判断及由此带来的必然错误的举措,最后使中国走上自我瓦解的道路,而当中国瓦解掉之后,它们欠中国的钱也就可以不还了,反过来它们还能通过收购中国来成为中国的债主。

  郎咸平明确承认他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因而,尽管他正确地指出了很多中国国企改革中存在的问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郎咸平的观点是站在社会主义立场上的,因为,即便从资本家阶级的立场上看来,中国国企改革中把资本当作简单商品卖掉的做法也是不可容忍的,由此可见推动国企改革的那些大清官实际上是罪该万死之辈。因此,只有从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才能理解郎咸平提出的观点,因而,郎咸平所抨击的4万亿投资实际上不过是因为这种投资不符合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而已,正如很多资产阶级走狗所讲的——4万亿投资导致了“国进民退”。反过来说,当前新一届政府拒绝大规模投资的主张,正因为是响应了郎咸平之流的呼声,所以这种主张才是资产阶级立场的,因而才是反动的。

  当然,我们肯定的是政府大规模投资的这种方式,而没有肯定政府投资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典型的问题就是,虽然扩大了国有经济的规模,但是没能有效提高国有经济对整个国民经济控制及主导的能力,搞的只是些重复投资,实际上是在一边扩大投资规模的同时另一边又束缚住了国有经济扩展的手脚。也正因为政府投资没有能够起到抢占高收益行业的效果,相反,汉奸国贼及其走狗还要求国有资本从高利润行业退出,如此一来,社会总资本再生产循环所产生的出来的利润的大部分依然还是进入了资本家的腰包,反过来,政府投资的收益却很可怜,如此一来,原有的社会贫富两极分化问题不但没有解决,相反还进一步恶化了。

  目前,新一届政府所推行的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实际上未必能够达到日韩当年那样的效果,其根本原因只是在于推行的方式存在前面所讲的原则性错误。日韩虽然是资本主义国家,但是,它们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时,实际上完全是国家全盘主导的,根本不是在内外资平等自由竞争的状态下进行的,相反,是在对本国产业有着严密保护的前提下展开的,否则的话,日韩自己的高新技术企业根本发展不起来,早就被美欧吃掉了。因此,可以这么说,中国政府极其不重视保护中国的高新技术企业,当然,这是与汉奸卖国贼把在华的外资企业也称作中国企业这一点是密切相关。

  至于当下流行的内需拉动型经济,说白了,不过就是涨价增税型经济,这种经济的实质就是为了保护资本家阶级的根本利益,从而通过涨价以及增加工人阶级的税务负担(同时降低资产阶级的税务负担)——在客观上使得人民币贬值——来达到降低工资、贬值存款的目的,由此使得资本家阶级获得更多的利润。所以,如果还有劳动者为内需拉动型经济鼓掌的话,那么只能说此人真是甘当乏走狗了。

  《中国医改致力为患者提供便利》,香港《南华早报》7月29日报道。汉奸媒体真是恬不知耻!中国人民现在碰到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完全就是由改革开放本身所带来的问题,正是因为改革开放剥夺了中国人民免费看病的社会福利,所以才出现了这个问题。我们当然不可能认为刽子手给他的刀下鬼做人工呼吸是什么善举,因而也没有理由认为一个剥夺了人民免费看病权利的政府为患者提供所谓便利的举措是什么善举。再说,中国政府自己也承认它的这个医改只是提供了可能性,而不是现实性,而人民群众要想获得这种现实性的话,自己还必须支付大量的金钱,还要买医保,即便如此,中国政府还在削减这一现实性本身的价值,以便让政府自己能够少出点钱,这居然还是“人民政府”。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7.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一个村咋庆“七一”?看这里!
  10.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