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孙锡良:有关地方债风险,我有骂人的权力

孙锡良 · 2013-04-18 · 来源:孙锡良博客
地方债危机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前按:最近以来,国际和国内专家纷纷对中国地方债表达了强烈的忧虑情绪,甚至体制内也开始公开暴露地方债的巨大风险。自本轮经济危机发生以来,谁为自己的决策负责过?谁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过?更为离谱的是居然还有某地为改革设定所谓的“免责法”!地方债会不会有人担责?

  一直以来,象我这样的人也就发发牢骚而已,写再多的文章也没人看,说再多的话也没人听,不被打击已属万幸。2008年,有关地方债的问题,我也是发过牢骚的,并且写了文章《利用国家信用为地方举债是对后人的不负责任》。当时的国内,弥漫着“保增长渡危机”至上的原则,主流经济学家和主流政治评论员对地方债的无序开闸沉默以对,今天,还是这些高人又反过来骂政府对地方债的处置不当,可耻!

  有关地方债危机的问题,我孙某人要骂所有不负责任的人,要骂所有曾唱过赞歌的混蛋专家,要骂所有不顾风险疯狂发债的政绩型官员,子孙后代的任何痛苦都是你们这些你们播下的毒种子所造成的,你们有一点愧疚感吗?

  前不久,某些官员又放臭屁,准备用所谓的“金融创新”来化解“影子银行”和地方债的巨大风险,说得直接点就是用金融私有化和市场化来应对前面的老危机。事实上,不把过去的问题症结找出来,私有化和市场化能够化解金融风险吗?绝对不能,顶多只能把危机延后,顶多只能让再下一代人遭受更大的痛苦。

  不想多说,我还是把自己2008年底发到网上的一篇文章重发一次,希望今天的官员能回答我几年前提出的问题。

  附文章:《利用“国家信任”为地方举债是对后人的不负责》(网上可查,一字未改)

  前期我们已经听说过中国要为地方债开闸的消息,当时,我随即发帖进行过抨击,如今看来,人民的力量和声音总是微弱的,中央政府是铁了心要发地方债的,不过换了个头面,通过财政部为地方举债,由财政部为地方还债,说白了就是拿中央政府的信任作抵押,一旦地方政府无力还债,中央政府负责挑起担子,这是多么的可怕与胆大妄为,我们的后代将要在什么样的大山下压着生存,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为他们考虑考虑。

  中央政府有必要在很多方面告诉人民真相,让人民看到自己的生存环境和未来面对的风险以后再发债也不迟,大可不必以一种模糊真相的手法霸王硬上弓。

  中央政府必须告诉人民:现在的地方债务情况是什么状况?全国省级及省级以下政府到目前为止到底欠了多少债?省级我不清楚,县市级、乡镇、村级的债务我略知一点,有些乡镇、村实际上早已经资不抵债了,如果用企业的要求来衡量,是可以破产的,县市级也好不到哪里去,80%以上的县市都处于高负债状态运行,有很多地方政府与人民群众的尖锐矛盾其实就出在地方政府透支未来、举债经营,我估计中国还没有一个机构和一个专家对中国地方债的真实存量进行过统计,也就是说国家对现在的地方政府债实际上是一个糊里糊涂的认识,所以,今天我强调中央在对地方债开闸之前,必须对这些事关未来生存风险的数据进行准确统计,将统计结果公布出来,让人民、专家、人大代表对变些数据进行分折评估,再根据风险程度确定发债量,这才是科学发展观的最重要体现。

  中央政府必须告诉人民:地方发债将如何能做到有法律可以约束。根据国家现行法律,地方政府是不能发债的,透过财政部发债实际上就是在规避法律,从依法治国的角度出发,是不符合法治精神的,即使拿国家信任作担保也不能保证人民有安全感,因为一旦国家信任破产的话,人民拿什么法律去伸张自己的正义呢?现在即使在有法可依的情况下,人民尚且没有安全感,那么一个靠信用作担保的“印钱”行为,人民必将身背破产的风险。

  中央政府必须告诉人民:地方债到底用于做什么?谁能保证人民有权监督自己的钱不被贪腐?从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中央政府以前的国债项目是最好花的钱,几乎可以断定没有一笔钱得到了善用,只要是通过国债立项的项目,花起来都大手大脚,“国债”成了很多人眼中的最可口的肥肉,以后地方债发了,又有谁能保证会不会再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些买债的人却成了“罪恶的的穷人”呢?我希望中央政府在放行地方债之前,先把人民参与民主监督的制度程序建立起来,不能保证人民的权力,就不急于发地方债。

  中央政府必须告诉人民:如果中央政府有一天挑不起地方债的担子,人民可以去找谁?本次放行地方债,财政部反复表明一定会控制风险,一定会控制额度,听起来是不错,但是,执行起来,人民可不会那么放心,近几年有关控制风险的话听得多了,可最后结果总是令老百姓失望,中国这几年无论是在外汇管理,还是对外投资,无不以付出高额学费而结束,之前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士不是也反复强调会控制风险吗?当前中国的中央政府债之所以还没有曝出问题,并不能说明就没有问题,只是近几年中国的财政收入(靠卖地、挖资源、高税收)能够增加很快,一旦哪一天中央政府债务负担过重,经济一减速,一切问题都会浮出水面,到那时拿谁作信用担保都是一句空话。

  中央政府必须告诉人民:我们子孙后代的资源是不是被无限透支?党中央反复强调,中国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要坚持科学发展观,现在的地方政府债在没有进行科学论证的前提下开闸是不是科学发展观?矿产资源、土地资源、水资源等等,近三十年时间我们已经透支了未来五十年的资源,再也没有可透支的了,现在就只能瞄准人民的钱袋,透支子孙后代的生活费了,中国的一般人生活其实还不富裕,也没有多少存款,竭泽而渔有什么好处呢?

  中央政府必须告诉人民:地方缺钱的原因是什么?如果说按中央财政对地方的支持是足够大的,地方缺钱离不开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政绩工程太多,每个新官上任都把搞政绩工程作为首要任务,浪费资源贪大求洋,渴望一天就让辖区翻天覆地。第二个原因就是大政府、大机构。中央最重要的事情应当是先遏制住乱花钱、浪费钱的歪风,而不是用钱来帖住政府的伤口,另一边在人民的伤口上撒巴盐。

  我恳请中央政府把上面几个人民想要的答案告诉人民再放地方债,可以少一点GDP,也可以不要什么8%、9%、10%之类的增长,只要是良性的,7%又有何妨?数字上的增长与人民的幸福指数无必然联系。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苏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7.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一个村咋庆“七一”?看这里!
  10.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