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我们要国企干什么? ——与宋志平同志再三商榷几句

梁军 · 2019-08-23 · 来源:全民监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为“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中国,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就是支撑共同富裕。

  请宋志平同志谅解,我又来了。我这不是闲着没事跟您打嘴仗,这个议题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和命运,来不得半点温良恭俭让。

  这也不是搞理论的自娱自乐,爱听不听。我说这与当下中美贸易战直接相关,处理不好,直接砸我们的饭碗,各位相信吗?

  重要的话需要说三遍。就“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支持民企发展”观点,这是我的第三篇文章。如果依然死寂一片,那也就这样吧!

  我就当宋志平同志,以及与宋志平同志持一样观点的同志们还坐在面前,让我有耐心把剩下的话讲完。

  您先喝杯茶!

  一.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都有国企

  不管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国企都肯定存在,或多或少、或大或小而已,这个毋庸置疑。关键是统治阶级(集团)对其功能定位的价值取舍。这受制于意识形态,内里乾坤十分浩大。

  我归纳了一下,大致上可以有7个方面的功能定位:  

  1.弥补市场失灵,必要时的政府干预工具;  

  2.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维持经济社会运转;  

  3.投资私人资本不愿或无能力投资的领域;  

  4.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实力的一种路径;  

  5.集中资源赶超先进国家的一种策略;  

  6.维护国家民族安全、履行社会责任;  

  7.保障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重要支撑。

  实在不好意思,字面上没有“支持民企发展”这一功能但是,某些方面确实蕴含了“支持民企发展”的含义。只不过,再往深里分析,结论您不一定喜欢。

  其中的第1、2、3条,是资本主义国家创办国企的主要原因,也是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使然。其中尤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为甚。道理很简单,资本主义制度就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国家机器和国有企业为私人资本服务,尤其是为私人大资本服务,是天经地义的选择。能赚钱、赚大钱的领域,当然要让位给统治阶级及其背后的金主专有。否则,代表全体国民利益的国企也来分一杯羹,岂不是“与主子争利”——这听着是不是很耳熟(国内常被提到的是“与民争利”)?所以,国企就应该被限定在这3条所涉及的可能不赚钱却又不得不做的领域。但是,这3条涉及的领域,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正如我在上篇所讲的,当这些行业和领域有利可图而私人资本愿意进入,或者政府认为适宜让私人资本进入的时候,也会适时地实施所谓的“私有化”。

  上世纪80年代发生的“里根-撒切尔革命”,就是上述逻辑的体现。现如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私人大资本已经完成了全球化的资本积累。在他们眼里,似乎没有什么领域是不能当成一门生意来做的,而且越是具有超大型垄断可能的领域,大资本越是趋之若鹜。因此,他们不但在其本国任由资本对这些领域实行控制,将国企在全社会经济的占比压缩到小得不能再小的比例,比如10%——这是不是又很耳熟(还记得北大张xx教授提出的国企占比建议吗)?

  另一方面,他们也反对其他国家在这些领域兴办国企。因为,他们的富余资本要在全世界寻找投资渠道。如果一个后发国家原来在上述这些领域有一定的国企占比,后来因为具备足够的市场盈利空间了,因为私人资本具备足够的掌控实力了,于是让国企逐步让位于私人资本,或者将国企逐步私有化,那就与“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支持民企发展”沾上边了。

  收回来说,不管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上述这些领域存在的国企,功能定位基本一致,这不是我们要讨论的重点。

  二.西方国家最反对什么样的国企?

  大家看4、5、6条功能定位。很明显,这是发展中国家(或称追赶型经济体)赋予国企的一项重要功能定位。同样,不管是后发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面对远远强大于己的西方发达国家的联合挤压,唯有运用国家的力量集中财力实施突围,才有可能摆脱经济附庸地位。历史上存在成功的先例,也是理论上难以拒绝的现实选择。由于这些功能定位的国企,所涉及的行业领域,通常就是我们所说的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领域,或战略新兴产业,远远超出第1、2、3条所涉及的范围

  国企直接介入到资本、技术高度密集且利润丰厚的行业领域,那等于是直接和跨国财团虎口争食,必然遭到西方发达国家全方位的围堵打压。一些不具备强大政治动员和组织力量的资本主义国家,往往受跨国财团在金融、技术、专利、规则、市场等多方位的绞杀,特别是在所谓的民主化进程引发的政局动荡中,迅速败下阵来,一蹶不振。这方面的例子,不妨参考拉美国家的教训。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在我看来,不过是追赶型资本主义国家败走麦城、功亏一篑的表象而已。

  历史上曾有多个不服输、不认命的拉美国家,试图通过推进国有化来与美国大资本抗争,美国就直接采取颠覆手段推翻其政权,一点都不含糊。历史教科书不用翻了,大家就看今天的委内瑞拉吧!

  运用我这个视角看世界政治格局变幻,保证您豁然开朗、心如明镜。

  三.中国国企为什么被西方阵营不待见?

  不用吹牛,也不看他国,仅看中国的发展历史与当下面临的国际政治环境便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成立的那一天起,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就不待见,长期对我国采取封锁围堵打压的策略。改革开放以来,中间有一段时间似乎放松了一点警惕(有人说是小平同志“韬光养晦”策略的功效)。

  特朗普上台,到发展至今的中美贸易战(不会是“摩擦”,就是“战”),其实就是美国对华长期战略的回归,没有什么可意外的。中国还将在一段长周期内处于发展中国家行列,中国还将在这一段长周期内,面临越来越严厉的打压。

  请问,从今往后,如果没有国企的基础性支撑作用,您认为中国能顺利冲破如此高强度的打压,从而实现大国崛起吗?

  西方阵营要打掉中国的大国崛起势头,必然要重点打击中国的国企。

  打击中国的国企,既是意识形态需求,也是经济利益的诱惑。

  这就是跨国财团总是对我国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的国企横加指责又垂涎三尺的缘故。

  在美国当今贸易谈判诉求中,针对中国国企的条款可谓步步紧逼、封喉致命。这个时候,自毁长城,缴械投降,虏获上述重要国企的,能少得了美国的跨国财团吗?这不是砸我们的饭碗是什么?

  如此说来,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打得火花四溅的今天,怎么能说“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是支持民企发展”呢?

  四.我们的国企最大的功能被忽略了

  上面说了1至6条功能定位,可以说社会主义国家如此,资本主义国家也如此,不同发展程度和不同治理理念的国家存在一定的差异而已。但是,看第7条——“保障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重要支撑”——这可是东北话“杠杠滴”社会主义国家独有的本质特征!

  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就是全体劳动者共同富裕。实现共同富裕最刚性的抓手,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因为生产资料公有,全体劳动者在通过自己的劳动换取市场化劳动报酬以后,有资格分享资本带来的利润(也即马克思所说的“劳动剩余”)。国企搞小了、搞没了,本钱都没有了,你凭什么参与资本二次分配?民企再多,再怎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后能活下来发展起来的一定是少数(我就不用“极少数”这个概念了),它绝对无法支撑起全体劳动者共同富裕这个社会主义的宏大理想。

  我知道有人一定开始嘀咕了——那改革开放前“一大二公”的年代,基本上全部都是全民所有的国企,怎么大家无法共同富裕呢?——你问对了。这正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之处。中国共产党具有自我革命、实事求是的精神特质,能够认识到社会主义的终极目标与当前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之间的巨大差异,所以做出“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初级阶段”的科学判断,由此确立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并着力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让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充分竞争和发展,以此来不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力争使之成为适应市场经济环境的、符合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微观实体。最终的目的,并不是彻底放任资本,放任资本主义因素从经济基础走向上层建筑,而是要不断增强国有企业的市场活力和竞争力,做强做优做大国企,以此保障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实现共同富裕,回归社会主义本源——这就是经济发展路线的辩证法!

  好了,有人不耐烦了。我总结一下。

  第一,作为“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中国,国企最大的一个功能就是支撑共同富裕。

  第二,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与西方意识形态截然不同的社会主义中国,国企最大的另一个功能,就是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实力,实现跨越式赶超的大国崛起。

  第三,作为一个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逐步现代化的国家,国企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功能,就是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维持经济社会正常有序运转,为现代化建设提供基础性支撑。

  就此打住吧。喝了这杯茶,我们回到各自的岗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将无我,继续前进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