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中美脱钩?全球产业链遭遇滑铁卢?中国怎么办?

李光满 · 2020-04-15 ·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现在我们应该做好三件事,第一件是守好我们的金融高边疆,打垮美元霸权,第二件是进一步完善完整的产业链,最终实现从中低端向高端的产业升级,第三件是在全球产业链断裂的情况下,如何让中小企业活下来。

  最近全球疫情继续肆虐,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84万,死亡11.6万人,除了美国和欧洲,前一段疫情控制比较好的俄罗斯和日本也出现了反复,人口大国印度更让人感到不安。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在这次历史性的生物战争的重创之下,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全球产业链被这场突如其来的严重疫情冲得七零八落,经济全球化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考验,继续信赖全球产业链恢复,还是各国、各经济体另起炉灶发展相对独立的完整产业链?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美国和日本曝出要从中国撤出本国企业的消息,如果这些消息最终变成现实,无疑是对全球化产业链的重大打击,也会对中美脱钩、中日脱钩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4月9日,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表示,一种可能吸引美国企业从中国回流的政策是,将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可以将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厂房、设备、知识产权结构、装修等。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所有相关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实际上等于我们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买单。”库德洛的提议是针对美国如何摆脱对中国制造业依赖的这一问题提到的,“我认为100%费用化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顺便提一下,这对美国国内的公司来说也将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

  好像跟美国协调好了立场一样,日本政府也于近期出台了追加预算方案。疫情开始后,日本各界开始重新讨论日本企业不应过度依赖中国作为制造业基地一事,负责未来投资的一个日本政府小组商讨了有必要将高附加值产品的制造生产迁回日本,将其他产品的生产分布在整个东南亚地区。根据网上发布的计划细节,追加预算资助企业把生产地点迁回日本,计划用2435亿日元专门用于资助日本制造商将生产线撤出中国,以实现日本生产供应链的多元化,避免供应链过度依赖于某一方。

  具体内容为:一是企业把对一个国家依赖度较高的零部件和原材料产能搬回日本,政府将给予补贴。对中小型企业的补贴是成本的2/3;对大企业的补贴是产能回归成本的一半;二是口罩,酒精消毒液,医用防护服,人工呼吸器,人工肺等与国民健康相关的产业回归国内,补助金会进一步提高。对中小企业,政府补贴成本的3/4;对大企业,政府补贴成本的2/3;三是国内企业扩大产能来生产目前高度依赖进口的药原料,政府将补助投资的1/2;四是为国内生产供应的零部件和原材料,如果对一个国家依赖程度高,企业在东盟等国建立工厂实现多元化生产。政府会对进行区域多元化的中小企业补贴成本的2/3,对大企业补贴区域多元化成本的1/2。

  我们再看看最近美国准备对华为采取什么手段。路透社3月26日报道,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同意采取新措施,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限制向中国华为公司的全球芯片供应。拟议规则规定,某些基于美国技术或软件的外国产品必须遵循美国的监管规定,使用美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外国企业需要获得美国许可证,方可向华为供应特定的芯片,此举的目的是限制台积电对华为的芯片销售。依据美国拟议规则:“因为这一把螺丝刀来自美国,导致整个生产线的生产受限,需要先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这虽然不是将美国企业撤回国内,但却属于强制将带有美国技术、产品的全球产业链与中国华为脱钩,亦是与中国企业脱钩。

  几十年以来,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紧密分工协作,早已形成芯片设计、代工制造、设备供应垂直分工的专业合作模式,主要芯片设计公司集中在美国、中国、欧洲、新加坡、日本、中国台湾,芯片生产制造主要集中在中国台湾、韩国、中国、日本、欧洲、新加坡,相互依存,高度依赖。全球各个芯片代工厂广泛使用来自不同国家的芯片制造设备,其中部分设备需要依赖美国,美国希望通过芯片制造设备控制芯片代工制造厂商,影响所有的芯片生产,从而可以随意打压任何芯片公司。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该措施一旦被实施,“相信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也会采取反制措施。”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对于美方的这种科技霸凌主义,中国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理。

  由此我们可以感受到,当前美国极力实施对华高科技产业脱钩计划,而且这并不是因为疫情才产生的想法,而是美国正在实施的国家战略,其目的就是要阻止中国产业升级。

  面对全球疫情对全球经济带来的巨大破坏和冲击,中国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了以下四个方面的观点:

  一是全球产业链不会在短期内得到恢复,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在疫情后,要预防全球经济进入大萧条的可能性,需求量可能也会大量减少。出口订单减少导致企业经营压力增加,解决企业的问题关键在订单上,也许不是在资金流上。

  二是疫情后,各国着手构建更独立、完整、安全的产业链会是一个趋势,会出现逆全球化的阴影。不过,在短期内各个国家很难构造出独立的产业链和工业体系,全球产业链也难以在短期内发生逆转性的变化,全球产业链在短期内不会,也无法与中国脱钩。

  三是如果没有防疫物资等传统的制造业,我们也要严重依赖进口。中国必须有一个长期繁荣昌盛的传统产业,否则中国经济就无法实现独立自主。

  四是这次的危机是史无前例的,我们首先要能够活下来,再求下一步的发展。现在不要在乎GDP增速多少,应该把国家安全、社会稳定作为第一目标。

  当前我们所遇到的是世界进入近代工业化时代以来所遇到的一场全球范围的生物疫情,对全球经济冲击之烈,对人类生命伤害之深、对社会影响之大都是从未有过的,可以说这场疫情让人类重新认识了生物战争的残酷与惨烈。这次疫情除了人类生命所受到的巨大伤害与威胁,就是全球经济受到重创,特别是全球产业链受到严重破坏,这让各国担忧全球化产业链对各国经济和政治安全的风险,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了美国和日本等国计划将本国企业搬回本土,而且不惜由政府承担全部或部分搬迁费用,也就是说,他们将以国家力量实现产业回归。

  从另一种意义讲,产业回归各国也为未来与中国进行切割、脱钩作好准备,他们所想的是,一旦需要,他们与中国之间可以立即进行产业脱钩,不会因为过度依赖中国而受到制约。

  其实美国打击华为和中国高科技产业及高端制造业并不是因为发生疫情后产生的想法,而是美国对华发动科技战争总体进程采取的进攻步骤,美国所要打击的并不是全球产业链,而是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可能会对美国产业构成威胁的产业。当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的时候,美国加快了对全球产业链条里面中国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的打击力度。这次让部分制造业空心化的发达国家感到恐慌和担忧的是当疫情发生后,他们连最基本的口罩、呼吸机等产品都无法生产,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经济发达国家最后竟然因为缺乏口罩和呼吸机等医疗产业而受制于人,这也是他们决心加快制造业回归的重要因素。不幸中的万幸是,拥有完整产业链的中国率先战胜了疫情,能够制造更多的医疗物支援其它国家抗击疫情,如果中国与其它国家同时陷入严重疫情,那对缺乏制造能力的其它国家来说可能将是一次双重打击,然而也正因为中国在这场生物战中占据的主动位置,让美国、日本等国产生国家安全的担忧。

  这里我们需要理性看待这次疫情对全球化产业链的冲击,尽管曹德旺说“各国着手构建更独立、完整、安全的产业链会是一个趋势,会出现逆全球化的阴影”,但在经济高度信息化、高度全球化、高度一体化的今天,全球产业链真的会回归各国独立建设各自完整的产业链?我对此表示怀疑,当然一些国家对某些战略性产业如医疗等产业的独立自主则完全可能。

  基辛格说,“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对人类发起袭击,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各国必须在合作的基础上解决当前的问题,否则将面临最坏结果。”“新冠病毒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基辛格强调“各国必须在合作的基础上解决当前的问题”,我认为是有战略眼光的,虽然说疫情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但这个世界不可能再回到各自封闭的状态,那不符合世界发展的大趋势,也许中美之间会有更加激烈的斗争,但世界总的趋势仍然是走向聚合而不会是像宇宙中各个星系一样相互远离,全球化产业链的断裂可能会因为疫情而发生,但那只是一个阶段,不会是长期趋势。

  在这次疫情中,西方发达国家都遭遇了重大打击和损失,其政治体制和经济模式也都暴露出了重大问题,特别是一些国家产业空心化的问题十分突出,但要这些国家突然回归完全独立的制造业体系、重振实体经济、形成全产业链经济几乎不可能,因为这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工程,即使像美国、日本和德国这些制造强国也几乎不可能,因为制造业的重建和回归需要产业生态、人才体系、市场构建等全方位能力,如果像美国打击华为那样,连一把镙丝刀都要自己生产,连一颗镙丝都要自己生产,那除非这个世界回归原始状态,否则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做到。

  再者,产业和资本都是随着利益而走的,都具有趋利性,政府干预可能在局部、短期内发挥作用,但它无法对抗趋势,当利润和成本都趋向全球分工合作的时候,所有对抗趋势的干预都会失败或失效,正如特朗普从一上任就提出美国制造业回归,并且还采取了减税等政策,可三年过去了,现在怎么样呢?我们可以看到苹果没有回去,特斯拉甚至还到中国上海设立新厂。这都表明,行政的力量扭不过市场的力量,政府要搞回归,资本只会假意趋同,其身体会继续朝着全球化的方向走,经济全球化和全球化产业链可能会疫情或其它因素暂时受到影响,但不会逆转,除非世界政治格局出现重大变化,比如大规模战争、中美两国政治和经济完全脱钩等,如果是这样,那将是另一种格局。

  现在我们需要警惕的不仅有全球产业链完全断裂,还有美国利用霸主地位对中国实施精准打击,比如对华为产业链的精确打击,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逼迫全世界其它国家都参与对华为产业链的封锁,中国的特定企业、特定产业发展壮大了,美国就定点打击那个企业或那个产业,从而让中国无法实现产业升级,无法超越美国。因此我并不特别担心美国的制造业回归计划,因为那并不能动摇中国经济和产业根基,而是更担心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定点清除行动。

  美国对中国经济上的脱钩非常困难,但美国正在做的或许是从政治上对中国脱钩,也就是企图对中国实施政治上的封锁,让中国重新沦为闭关锁国的国家。我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美国从经济上与中国脱钩,但金融上对中国采取不断进击的攻击态势,不断敲开中国金融开放的大门,也就是说,对中国采取产业上后撤,金融上进攻,这一进一退,包藏着极大的祸心,其最后必然是让中国产业空心化,经济上金融化,为他们对中国经济一击而倒做好准备。

  当前全球疫情仍在蔓延,中国也面临着境外输入病例的巨大压力。当然欧美国家的疫情更加汹涌,从这次应对疫情可以看出,这些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大多对民众的生命十分漠视,而对经济和金融高度重视,结果是民众大批死亡,经济和金融也陷入了巨大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到的摆脱责任的最简单方法往往是嫁祸于人,是转嫁矛盾。正如基辛格所预言,这次疫情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呢?我们需要耐心观察,也需要冷静思考,所谓中美脱钩或美国、日本回撤本国企业并不可怕,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两千的做法,一旦中美或中日脱钩,我们会发现,他们死得更快,丢失了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将是他们最重大的战略失误。

  有一点我们应该可以相信,中国不会惧怕任何脱钩的威胁,但我所担心的是,美日经济回撤与金融进攻相结合的战略,中国会不会按照美国的方案陷入困境,会不会在有利的形势下被美国打败,如此,中国所面对的将不再是脱钩的问题,而是崩溃的问题。

  现在我们应该做好三件事,第一件是守好我们的金融高边疆,打垮美元霸权,第二件是进一步完善完整的产业链,最终实现从中低端向高端的产业升级,第三件是在全球产业链断裂的情况下,如何让中小企业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才能发展和壮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悼念洪涛同志
  4.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5.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6. 一个被志愿军在上甘岭狠狠打脸的名字,美国人用它给韩国男团颁奖
  7.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8.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9.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10. “板蓝根事件”背后的玄机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北京日报》:任志强被判刑18年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9.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毛书记“死谏”、袁同学跳楼、研究生自缢:我们的大学,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