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小青年撰文终结“《共产党宣言》是抄袭之作”闹剧

作者:05txlr 发布时间:2015-03-0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一小青年撰文终结“《共产党宣言》是抄袭之作”闹剧

  据说,毛泽东的《矛盾论》是“抄袭之作”;据说,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是“抄袭之作”;更据说,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也是“抄袭之作”……

  这最后一种说法,出世最早,110年前,就有一伙无政府主义的“理论家”、“学问家”,吵吵嚷嚷地闹开了,一时间,直闹得乌烟瘴气、甚嚣尘上!

  终于,当时有位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实在看不过去了,拍案而起,奋笔疾书,写下了一篇批驳这种谬论的雄文,彻底终结了这场闹剧。直到今天,再也没有一个什么“理论家”、“学问家”,敢于说起这桩“公案”,重提“《共产党宣言》是抄袭之作”了!

  所以,看看现今我们这儿的那些“公知”、“精英”,一直气势汹汹地“批判”马克思的这“错误”、那“错误”,却从来不见一个有胆量公开扬言《共产党宣言》是抄袭而成的,甚至这段“佳话”他们连听都没有听到过!

  那么,当年的那些无政府主义者,是如何诬称马克思“抄袭”的呢?当年的那位小青年,又撰写了一篇怎样的文章来痛斥他们的呢?好,我们就先来看看这篇论文的有关内容吧:

  ——————————

  首先必须知道,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不单是哲学学说。它是无产阶级群众的学说,是他们的旗帜,全世界无产者都尊重它,“崇拜”它。因而马克思和恩格斯不单是什么哲学“学派”的创始人,他们是日益发展壮大的活生生的无产阶级运动的活生生的领袖。谁要反对这个学说,谁想“推翻”它,谁就应当好好地估计到这一切,免得在力量悬殊的斗争中碰得头破血流。这一点,无政府主义者先生们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因此他们在与马克思和恩格斯作斗争时,使用着一种迥非寻常的新武器。

  这种新武器是什么呢?是不是对资本主义生产作新的研究?是不是驳斥马克思的“资本论”?当然不是!也许他们是用“新事实”和“归纳”方法武装起来,“科学地”驳斥社会民主党的“福音书”——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吧?也不是!那末这种不寻常的手段究竟是什么呢?.

  这就是责备马克思和恩格斯“盗窃他人的著作”!你们以为怎样?原来马克思和恩格斯没有一点自己的东西,科学社会主义乃是一种捏造,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彻头彻尾都是从孔西得朗的“宣言”中“偷来”的。这种说法当然是很可笑的,但是无政府主义者的“无比的领袖”车尔凯兹施维里却神气十足地向我们讲这个滑稽故事,而有位什么拉姆斯这样一个轻率的、车尔凯兹施维里的“门徒”和我们的那些土产的无政府主义者,就如此拚命地重复这种“发现”,所以我们至少也要把这个“故事”简略地说一下。

  请听听车尔凯兹施维里的话吧;

  “‘共产党宣言’的整个理论部分,即第一章和第二章……都是从孔西得朗那里拿来的。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宣言’——合法革命民主派的这部圣经——不过是笨拙地把孔西得朗的‘宣言’改头换面一番。马克思和恩格斯不仅抄袭了孔西得朗‘宣言’的内容,而且……甚至剽窃了个别的标题。”(见车尔凯兹施维里、拉姆斯和拉布里奥拉三人论文集“‘共产党宣言’的起源”德文版第十页)

  另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拉姆斯也重复着这一套:

  “可以坚决地断定:他们(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主要著作(‘共产党宣言’)简直是一种盗窃(剽窃),一种无耻的盗窃,然而他们并不像普通的窃贼那样逐字逐句地抄,而只偷去了思想和理论……”(见同书第四页)

  我们的无政府主义者在“号召报”、“工人报”、“呼声报”等报上面也重复着这一套。

  总之,科学社会主义及其理论基础原来是从孔西得朗“宣言”中“偷来”的。

  这种说法有没有什么根据呢?

  孔西得朗是什么人呢?

  马克思又是什么人呢?

  孔西得朗死于一八九三年,是空想主义者傅立叶的门生,始终是个不可救药的空想主义者。他认为只有阶级调和才能“挽救法国”。

  马克思死于一八八三年,是唯物主义者,是空想主义者的敌人。他认为生产力的发展和阶级斗争是人类获得解放的保证。

  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呢?

  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唯物主义理论。从这个理论的观点看来,社会生活的发展完全决定于生产力的发展。如果说继地主农奴制度而来的是资产阶级制度,那末这只能“归咎于”生产力的发展,因为生产力的发展使资产阶级制度必然产生出来。再就是,如果说继现代资产阶级制度而来的必然是社会主义制度,那末这是因为现代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这样。由此就产生出资本主义毁灭和社会主义建立的历史必然性。由此就产生出一个马克思主义原理:我们应当在生产力的发展史中而不是在人们的头脑中去探求自己的理想。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的理论基础就是如此(见“共产党宣言”第一章和第二章)。

  孔西得朗的“民主宣言”讲过什么类似的话吗?孔西得朗的观点是唯物主义观点吗?

  我们断定说,无论车尔凯兹施维里、拉姆斯或是我们的“号召报派”,都没有从孔西得朗的“民主宣言”中引出一段话或一个字来证实孔西得朗是个唯物主义者,证实他是用生产力的发展来说明社会生活的演进的。反之,我们很清楚地知道,孔西得朗在社会主义的历史上是以空想派的唯心主义者闻名的(见波尔·路易“法国社会主义史”)。

  既然这些奇怪的“批评家”连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都不能区别,那末究竟是什么东西促使他们饶舌呢?为什么他们要批评马克思和恩格斯呢?难道是为了引入发笑吗?……

  科学社会主义的策略基础是关于不可调和的阶级斗争的学说,因为这是无产阶级手中最好的武器。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用来夺取政权然后剥夺资产阶级以建立社会主义的武器。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所叙述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策略基础就是如此。

  孔西得朗在“民主宣言”中讲过什么类似的话吗?孔西得朗承认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手中最好的武器吗?

  从车尔凯兹施维里和拉姆斯的论文(见上述文集)中可以看出,孔西得朗的“宣言”对这一点只字未提,而仅仅指出了阶级斗争是一件悲惨的事实。至于作为摧毁资本主义的手段的阶级斗争,那末请看孔西得朗在其“宣言”中对这一点所说的话吧;

  “资本、劳动和才干是生产的三个要素,是财富的三个来源,是工业机构的三个轮子…… 代表这三方面的三个阶级有着‘共同的利益’;这些阶级的任务是迫使机器为资本家工作和为人民工作…… 这些阶级面前的……伟大目标是用民族统一原则把一切阶级联合起来……”(见考茨基的小册子“共产党宣言是剽窃”第十四页,那里从孔西得朗的“宣言”中引证了这段话)

  一切阶级,联合起来!这就是孔西得朗在其“民主宣言”中所宣布的口号。

  这种阶级调和的策略和坚决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反对一切反无产阶级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不调和的阶级斗争策略,有什么共同点呢?

  当然是没有什么共同点的!

  那末,车尔凯兹施维里这伙先生们和他们的轻率的应声虫为什么胡说呢?莫非他们把我们看成死人吗?难道他们以为我们不会使他们原形暴露吗?!

  最后,还有一种值得注意的情况。孔西得朗活到了一八九三年。他在一八四三年出版了自己的“民主宣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八四七年末写成了自己的“共产党宣言”。从那时起,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宣言”已用欧洲各国文字再版多次。谁都知道马克思和恩格斯以自己的“宣言”创造了一个时代。虽然如此,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世的时候,无论孔西得朗本人或他的朋友,无论在任何地方,一次也没有说过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从孔西得朗“宣言”里剽窃了“社会主义”。读者,这难道不奇怪吗?

  那末,究竟什么东西激起这些“归纳派的”风头家们……对不住,——“学者们”——胡说八道呢?他们究竟是用谁的名义讲话呢?难道他们比孔西得朗本人更清楚地知道他的“宣言”吗?或许他们以为孔西得朗及其信徒们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吗?

  但是够了…… 已经够了,因为连无政府主义者自己都没有认真地注意拉姆斯和车尔凯兹施维里的唐·吉诃德式的讨伐,这种滑稽的讨伐的可耻结局已经过于明显,用不着再去注意了……

  (引者注:维克多·孔西得朗,1808年生于法国,1830年开始信奉沙利·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

  ——————————

  的确,对于“《共产党宣言》是抄袭之作”之类的谎言、谣言,现在已经“用不着再去注意了”,因为它根本经受不住那位小青年的猛烈抨击,早已销声匿迹、烟消云散了。但是关于马列毛的类似的这种那种谎言、谣言,不还是在中华大地上层出不穷、铺天盖地吗?真希望也能涌现出这样的一批熟练掌握马列毛主义思想武器的“小青年”,把它们连根拔起、彻底铲除——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嘛!

  说到这儿,诸位网友,想请教一下:你知道那位小青年是谁吗?他的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什么?又出自他的哪本著作呢?想必了解的网友一定不少,我就不罗嗦了!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5/03/339133.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