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再打姜克实嘴巴:平型关大捷仅消灭日军131名吗?

赵云常 · 2019-07-2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如果留意一下姜克实否定中国抗战史的文章,基本上是日本右翼势极力否定什么,他就跟着否定什么。

  我曾在《警惕有人用日本教授姜克实的虚假研究篡改中国抗战史》一文,揭露日本某大学教授,在日本挣“口粮”多年姜克实是一个伪学者,他所使用的资料是伪资料,他的研究方法是伪方法,所得出的结论是伪结论。我的文章在网上发表后,许多朋友向我询问有关情况,我都向他们一一做了回答。近些时来,在与网友的互动中,我感觉有必要写一篇这方面的专门文章,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告诉全天下的人们:在平型关,中国共产党没有白说,八路军115师没有白说。白说的,只有姜克实们。

  我为什么说姜克实是一个伪学者,他所使用的资料是伪资料,他的研究方法是伪方法,得出的结论是伪结论呢?

  一、姜克实拿出来的所谓日军旧资料,是一堆残缺不全的资料,里面并没有925日的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资料,而他却要变态地用来研究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所谓“真相”。

  2015年9月7日 姜克实在共识网发表了《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一文。姜克实称,他从日军的档案中(防衛省防衛研究所蔵)发现了平型关战役的资料。关于这个资料,他是这样介绍的:

  “关于平型关战役,日军记录的正式表记为《内长城线附近的会战》,各战斗名称更细分为《小寨村附近的战斗、关沟村附近的战斗、平型关口附近的战斗、团城口附近的战斗、一九三〇高地附近的战斗、鹄子沟(正字:鹞子涧)附近的战斗》等。期间为1937年9月22日至30日,主要记录的是与阎锡山的国民党晋绥军(日方资料称山西军)(第六集团军)的作战过程。而关于共产党八路军115师的小寨村伏击战,因其不属于正面战场,又没有过大规模,正式的战斗(即与主力作战部队的战斗)所以几乎没有公式的记录。应该说是属于战斗详报以外的话题。在上述战斗名区分中,我们亦可看到《小寨村附近的战斗》一题,但内容记录的并不是9月25日和八路军的战斗,而是是9月26日至28日,在小寨村东、西方高地展开的,日军第42联队增援部队的主力与国军某部间的攻防。”

  从姜克实的介绍里看出,这些资料没有9月25日八路军115师在平型关下乔沟一些伏击敌人的资料。常识告诉我们,这样的资料,是不能用来研究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的。因为研究对象在这些资料中不存在。而姜克实竟然挑战全中国人的智商,挑战全世界人的智商,用这些残缺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资料,经过一番“研究”得出下面极其谎诞的结论:

  “八路军9月25日的伏击截住了日军师团的主力,或增援部队主力的说法,都不是一个事实。林彪使用6000兵力布的“口袋阵”,基本上可以说是扑了个空。而9月26日以后在日军增援部队主力2500人真的到达后小寨村附近,展开作战阵势时,115师却早已退出了战场,把正面作战的硬仗又留给国军部队。”

  那么,2月25日八路军开到平型关下的乔沟一线真得扑了空了吗?

  9月25日阎锡山就平型关大捷给蒋介石的电报证明,姜克实的所谓研究,荒诞至极,纯属一派言。

  灵丘县已故政协主席高凤山同志,生前主编过一本《平型关战役文献汇编》在这本汇编中,有一篇1937年9月25日阎踢山《关于第一一五师平型关作战告捷致蒋介石电》的电文。全文如下:

  南京。蒋委员长钧鉴:

  (谨密)漾戌行一电谅呈。

  进攻平型关之敌,自漾日经我痛击后,复增兵以图再逞。遂决调重兵出击,联络八路军林师包抄该敌。有日拂晓,我出击部队正前进之际,敌主力向我团城口以北高军阵地猛攻。经我郭师迎头痛击,激战至午,将敌右翼击溃今林师及七十三师一部,向敌左侧背挺进,占领蔡家峪,将平型关通灵丘之汽车路截断,敌机械部队及重兵器均不能退走。已获敌汽车五十余辆,均载军用品。现已将平型关正面之敌约千余人解决,团城口之敌包围在一深沟中,已令迅速解决,以免逃逸。查敌系铃木兵团,配合蒙古军。

  阎锡山。有戌。行一。

  阎锡山抗战时期是中国第二战区的司令长官,也是平型关战役的最高指挥者。这个电报说明,阎锡山在当日就向蒋介石报告了平型关战役的战况。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平型关战役进行到9月25日这一天,平型关战役有两个战场,一是八路军乔沟一线的平型关正面,已获敌汽车五十余辆,歼敌千余人;另一个在团城口前,敌人已被包围,正在解决中。而姜克实却变态地使用日本人缺少9月25日八路军伏击日寇的资料,得出这一日的伏击,扑了空,并没有截住日军师团的主力,或增援部队主力的荒诞至极的谬论。

  话又说回来,假如姜克是对的,那么平型关大捷就是假货,而这个假货的制造者居然是阎锡山。这符合逻辑吗?

  平型关战役时,阎锡山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国民党在山西省的最高领导人,从政治信仰上来分,国民党和共产党不是一家子,阎锡山即使想要造假,也要为内长城上抗敌的某一国民党军造假,犯不着为八路军的115师造假。阎锡山又不是一个傻子。

  当年平型关鏖战,除八路军的115师外,还有许多参战的国民党部队。那些国民党军参的战将领们,如孟先吉、陈长捷、高建白等,后来回忆平型关战役时,都众口一词说:9月25日八路军的115师在乔沟一线取得了平型关大捷。如果真如姜克实说的那样,八路军9月25日的伏击扑了个空,那么就说明这些国民党将领在造假。他们造假了吗?他们为何不为自己造个假,而要为共产党的部队造假?他们傻吗?

  二、姜克实是我见过的最奇葩的所谓“历史研究”者。他的最奇葩之处,就是能在一篇文章里连续不断地得出好几个互相矛盾的荒谬至极的结论。

  读《旧日军档案中出现的<平型关大捷>》一文,人们会发现,姜克实根据残日本人缺少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所谓旧资料,刚刚“研究”“推演”出9月25日八路军乔沟伏击敌人扑了空,之后又根据这些先天不足的资料“研究”“推演”出了下面无厘头的结论:

  “25日(“大捷”当日)雨停后第一批试图通过本道的部队,是由于车辆损坏落伍的,第 11联队第一大队的炮队第二分队,约十人(炮一门,古本伍长指挥),前夜在东河南镇(小寨村东约10公里处)露营待机,于凌晨6时进入本道。不久遂遭到袭击,在损失马一匹,辎重车一辆,弹药车一辆(无人员伤亡)后,放弃本道进入迂回路,于26日午后17时才到达团城口内鹞子涧村。八路军115师的凌晨7时开战的记录,很可能就是指对这只有十余人的炮兵分队的袭击。”

  文章到此,道也罢了,人家刚说完25日八路军可能只歼灭日军10余人,马上又用从东西两个方向进入八路军伏击圈的两股日军的伤亡情况(注:这是假史料,文章后面马上就要谈到)得出:

  “ 小寨村伏击(“平型关大捷”)的总战果为:日军死亡131名以上(含两名中佐,67名非战斗员)、负伤,失踪等50名(此是可以考证出的准确数字,另外还会有1-2成的上升浮动空间),马匹死亡75匹,损失机动车辆约50台,辎重车42辆。轻便炮一门,各种枪支150以上,还有乾麵包、冬装等。”

  在此,我想提醒读者注意一下:姜克实说,在日本人的旧资料中,小寨村伏击战是9月26日,而中国抗日史上的平型关大捷则专门指9月25日。姜克实把9月26日的战果,说成是9月25日的战果,奇葩不奇葩?这如同说,赵云常昨天吃馒头1个,今天吃馒头14个,经过某人优秀之大脑“研究”“推演”之后,就变成了赵云常昨天吃了馒头14个。

  姜克实之大脑漂亮啊,赵云常之笨脑,自叹不如哪。

  话又说回来,即使9月26日可以视为9月25日,或者说,9月26日就是9月25日这逻辑是对的,那么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消灭敌人131名靠谱吗?假使它是靠谱的,那么共产党八路军说平型关大捷消灭敌人1000余名(注:阎锡山也说是这么多)就是在说谎了。问题是当年在平型关鏖战的不仅仅是115师,还有阎锡山的晋绥军孟先吉、陈长捷、郭宗纷、傅作义,中央军的高贵滋、李仙洲。负责总指挥的是阎锡山,前线指挥是普绥军的孙楚。请问,八路军是用什么方法,在这些人的眼皮底下虚弄出一个平型关大捷的?姜克实的这种神研究和神结论,谁见过其二哪?

  不仅如此,姜克实在其文章里还有一个神捏造,即平型关大捷时,日军是从东西两路进入八路军的伏击圈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在《警惕有人用日本教授姜克实的虚假研究篡改中国抗战史》一文中揭露过。本文只做一个略述。中国一般的历史叙述,八路军在平型关的战斗,日军都是从东面一面进入伏击圈的,而姜克实却拿着一堆日本人的伪资料,造假说还有一股日本兵从西面进入了八路军的包围圈。

  为什么说他是造假呢?

  一者,如果确有敌人从西面进入包围圈,这个动作在整个战斗中不是一个小的敌情这变化。为了确保战斗的胜利,115师在战斗的几日前就派了出了侦察兵和了望哨,灵丘城和东跑池村——前者距大捷战场东界约30里,后者距大捷战场西界不足十里——日军的一举一动,都在115师的视野之内,特别是对东跑池村敌人的监视,绝对不是一般的监视,敌人若有行动,不可不被发现。一直在指挥所指挥的林彪、聂荣臻等人,不可能从始至终不知道这一敌情变化。而在他们后来的回忆录或回忆文章中,并没有对这一敌情变化的回忆。特别是在战场西面负责打蛇头的685团团长杨得志、副团陈正湘更不会对这一敌情不知不觉,而在他们的回忆录其他回忆文章里,也没有提到这一敌情变化。

  为什么八路军115师的亲历者们日后对此没有一人提到过呢?是集体失忆了嘛?当然不是,一个人可能失忆,众多人全部失忆,则不可能。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有两个,一个是日军根本没有从西面进入八路军的伏击圈,另一个是平型关大捷的亲历者们故意隐瞒了这一敌情变化。如果说真有这一情况发生,115师也没有必要隐瞒。一来并不影响115师的神威,二来更能说明115师善于机变,有胆量,有能力应对敌情变化 。

  二者,东跑池村的敌人从始至终就没敢分兵从西面进入八路军的伏击阵地。因为三天前,日军第五师团第21旅团长三浦敏事卒第42联队第2大队,第21联队第3大队,并第9旅团第11联队第一大队,附一个野炮大队,约4个大队的兵力,从灵丘城出发,向平型关进发,于22日到达平型关后,便向内长城一线的国民党军发起进攻,激战数天,没有攻破一处阵地,日军伤亡人数增多,后勤发生危机,进攻力量减弱,需要增援,而不是分兵。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当时与敌在团城口阵地激战三日的高桂滋领导的国民军第17军第84师,由于得不倒晋绥军的及时援助,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阵地被冲垮(注:陈长捷说,是高桂滋擅自放弃了阵地)情况紧急,晋绥军组织部队与日军展开了阵地争夺战。此种情况下,日军根本分不出兵力回援平型关。

  三、姜克实拿出的日军旧资料本是一堆伪资料,而他却吹嘘说:日军的资料“没有口述加工,政治宣传的水分,可以说是一个经过加工,塑造前的原始形象。日军档案的贵重在一,多为事件当时的记录,如战斗详报,命令,统计,电报,报告书等,其价值远远要超过带有主观性,时间差的回顾谈。贵重在二,是军内的机密资料,给自己看,为自己留下的记录。用于总结经验和作为下一步作战参考,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宣传的水分。对再现,复原战斗过程,用兵部署,死伤、损失情况等都具有很高的价值。”

  姜克实说日军的旧档案资料是“军内的机密资料,给自己看,为自己留下的记录”就能欺骗世人吗?日本帝国主义是什么恶魔?中国人是领教过的,它从来就是造假成性的。以作者的家乡灵丘县为例,日军占领灵丘县期间,修筑据点炮楼共30多处,1945年3月日军从灵丘撤退时,将所有据点烧毁,其侵略灵丘期间的文件档案也付之一炬。不仅仅灵丘,日本投降后,哪个据点的日军没有销毁文件档案?还有,日本投降以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曾在日本东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首要甲级战犯进行过国际大审判。日本天皇,日本侵略政府,为了逃避未来的审判和制裁,就没有销毁、修改过档案吗?为什么姜克实拿来的日军旧档案资料缺少9月25日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资料?姜克实并没去考证,而是轻巧地说,这一天八路军扑了个空。难道东京国际大审判没有使用过日军的档案吗?在日本人大量销毁侵略证据,远东国际法厅要审判日本首要甲级战犯的情况下,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收藏的日军档案还能完整吗?就没有伪造吗?

  板桓征四郎是东京审判的日本首要甲级战犯之一,此人的狡猾,中国人领教最深,此人实无人品,绝非忠厚老实之人。姜克实拿出的所谓旧档案日军资料没有9月25日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资料,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平型关大捷发生以后,板桓师团怕被追责,或者怕在国内国外引起不良影响,故意造假。因为当时各路侵华日军在中国如入无人之境,他们向日本国内及世界宣布的都是胜利的战果,正当日本国内及侵华日军狂欢的时候,突然地就传来了平型关大捷的消息,这对日本国内及世界影响是相当大的,板桓完全知道此事件的性质,为了减少这个事件对日本国内、侵华日军及他本人的“不良”影响,板桓完全有可能在作战详报上造假。

  最后我想说一个奇怪现象:当今,日本右翼势力在极力造假否定日本侵华历史,特别是在否定南京大屠杀,平型关大捷、台儿庄这样的重大的史实上,造假更为猖狂。如果留意一下姜克实否定中国抗战史的文章,基本上是日本右翼势极力否定什么,他就跟着否定什么。日本右翼污蔑中国共产党历史造假的调门有多高,他的调门就有多高。这一点不能不令人深思。

  总之,姜克实是个伪学者,他不具备学者的基本之品,他研究方法伪劣的,他的所谓研究成果是伪成果。

  世事复杂,对于姜克实们,中国人还是应当保持警惕为好!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过瘾! 港毒暴徒这次遇到了克星
  2.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
  3. 被揍了就污蔑元朗乡亲是“黑社会”??也不看看你们做的事情该不该揍?!
  4. 宋方敏将军:共产党在香港竟然连合法地位都没有!
  5. 那些“废青”为何在元朗被打得丢盔卸甲,因为历史上这里曾经有一位抗英英雄邓仪石!
  6. 萧武:香港的乡贤、黑社会与法治
  7. 郭松民 | 点评一则新闻:拍照重要,还是救人重要?
  8. 悼念李鹏:任内抵制休克疗法,20年前预警金融自由化陷阱
  9. 香港情结挥之不去,香港时代大势已去
  10. 在香港平暴安民,该动手了!
  1. 周立波在美演出公然侮辱开国领袖、恶搞革命歌曲,比毕福剑还要恶劣!
  2. 岳青山: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成就彪炳史册 ——兼论“毛泽东不重视经济建设”
  3. 钱昌明:是谁在否定抗美援朝战争? ——由阅读“何文”引发的联想
  4. 深得“坑爹”真传的胡锡进,你是有多恨你爹呀?!
  5. 此地缴获的物资挽救了红军!风景比凤凰还美,就在贵州
  6. 过瘾! 港毒暴徒这次遇到了克星
  7. 长痛短痛?有备无患 ——香港治乱刍议
  8.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
  9. 赵磊:你我的差别不在智商
  10. M2已是192万亿,请珍惜当前15块一斤的苹果
  1.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2.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3. 周立波在美演出公然侮辱开国领袖、恶搞革命歌曲,比毕福剑还要恶劣!
  4. 老田:清华黄万里教授“被钓鱼事件”始末
  5.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6.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7. 吴冷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8. 王震将军秘书说:毛主席属于20世纪、21世纪、22世纪
  9. 郝贵生:“狱中八条”给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究竟什么警示?
  10. 晚年毛泽东的精神世界
  1. 毛主席本真的目光:洞悉人间的真东西
  2. 王树理:从北大荒到北大仓
  3. 深得“坑爹”真传的胡锡进,你是有多恨你爹呀?!
  4. 《环球时报》:胡锡进:香港乱了,北京该不该强力出手
  5. M2已是192万亿,请珍惜当前15块一斤的苹果
  6. 周立波在美演出公然侮辱开国领袖、恶搞革命歌曲,比毕福剑还要恶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