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精品巨献 毛泽东大传 第三卷 战地黄花 第13章

东方直心 · 2019-11-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3

  “如果你们不走就好了,28团、29团不到湘南来,永新一带

  我们已经发展起来的地区,就可能巩固,还可以乘机把割据地

  区推进到吉安、安福、萍乡,与平江、浏阳连起来;赣敌第6

  军胡文斗部也可能争取一些。”

  话说在1928年7月16日,杜修经起了个大早,赶往宁冈茅坪。此时毛泽东已经去了永新,他只好向新任特委书记杨开明报告了情况,送上了陈毅以红4军军委名义写的报告。杨开明听了情况,看了报告,想了想说:

  “找润之同志无论如何来不及了,军情紧急,拖延不得。”

  他停了了片刻,又说:

  “既然你们决定了,就走吧!老毛那里我跟他说一下。”

  杜修经带着杨开明的答复,赶回水口,向陈毅报告了情况。

  陈毅立即召开红4军军委扩大会议,决定同意29团回湘南去;红28团也同去湘南,以防29团孤军深入,被敌击破。

  会议还决定:取消红4军军委,组织新的前敌委员会,推举陈毅为前委书记。

  部队出发前,陈毅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汇报了部队的情况。他在信中写道:

  “润之若在,必能阻止部队南行。无论胜败,都会回来的。带部队出去,必定把部队带回来。”

  7月17日,红4军军部和红28、29团由水口返回沔渡,准备经酃县开往湘南。

  7月18日,毛泽东看了陈毅的来信,非常着急,立即通知茶陵县委书记黄琳(后改名为江华)从宁冈赶来永新,让他送信给朱德、陈毅,停止去湘南。

  毛泽东还对黄琳说:

  “这件事只有让你去,因为你是茶陵县委书记,可以配合主力佯攻茶陵。湘南是去不得的,敌人太强大,去了必定失败。”

  黄琳带着毛泽东的亲笔信率领县游击大队从永新县城出发,经宁冈县城,一天一夜跨省跑了65公里,到达酃县县城,赶上了红4军大队人马。他来到一座庙里,把毛泽东的亲笔信交给了正在开会的陈毅和朱德。

  毛泽东在信中要求红4军军部及28团、29团按永新联席会议决议行事,停止去湘南的行动,以避免不应有的损失。他在信中再次提出了不能贸然去湘南的理由,要红4军大队按原计划佯攻茶陵后转回永新,同31团、32团一起消灭根据地内的赣军,粉碎敌人的“会剿”。

  陈毅看罢毛泽东的信,打开地图,要朱德、王尔琢、胡少海、龚楚、杜修经等人一起查看与井冈山的距离,看是否可以先回井冈山。龚楚说:从地图上看,虽与井冈山近,但大山阻隔,实际上远。陈毅见他如此说,其他人又不明确表态,便提议晚上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讨论毛泽东的来信。

  是日晚,陈毅主持召开扩大会议,宣读了毛泽东的信,要大家各抒己见。杜修经一反常态,率先作了主要发言。他说,事已至此,不如朝前走,争取到湘南打几个胜仗,万一不利再向井冈山靠拢也不迟。正如杜修经所料,大多数人都同意他的看法。于是会议决定继续由酃县出发,向湘南郴州前进。

  第二天,黄琳率了县游击大队返回永新,向毛泽东复命。

  7月23日,红4军大队到了郴州,朱德、陈毅、杜修经等部署了攻城方略。

  7月24日凌晨,红28、29团悄悄进抵郴州城下。攻城令下达后,朱德方知驻守郴州的国民党军是范石生部,甚是后悔。本传前面已经说过,范石生不仅是朱德的老同学,而且在他率部撤出三河坝后,还帮助过他。杜修经说:

  “已经打响了,就打吧!”

  据龚楚回忆说:“攻占郴州后,我和朱德到16军部巡视。甫抵门外,即见范军的副官长陈尸于门外血泊中。我回想到朱德与范石生结义情深,范待朱德甚厚,以前朱德在范部140团充任团长时,范曾奉命将朱德缴械,而范石生竟密函通知他离黎市自谋出路一事,可说是仁至义尽。今天被朱德袭击溃败,可谓以怨报德。我想至此,顿生蹙然。我打趣地对朱德说:‘范军今次被我们打得大败,你还记得在贡江黎市时的事吗?’他很坚定地说道:‘革命没有恩怨和私情可言,阶级立场不同,就是生身父母,也要革命,何况是结义兄弟?’”

  红军大队攻下郴州后,军部和28团不少人都去理发、洗澡、逛街道,29团的官兵则忙着打开范石生的仓库,大发洋财,捞足捞够了准备回家。

  是日晚,范石生部大举反攻,朱德下令紧急撤出郴州,向资兴旧县撤退。29团1000多人刚出郴州就一哄而散,高呼着“走,回宜章!”“回家了,回家了!”纷纷朝宜章方向逃窜。胡少海、龚楚竭力呼喝,已经无济于事。在范石生部的追击下,全团除了胡少海、龚楚率领的团部一些零散人员和由副营长萧克带领的1个连,共计200余人保全外,其他七八百人大部被消灭,少数溃散。

  红28团在撤退中也受到了一些损失。

  萧克后来回忆说:“军部和团部的命令由通讯员传到,命令29团即向资兴旧县转移,他们都不听。先后3次命令,反而加速了他们成连成排向家乡奔跑的进程,他们枪上挑着在郴州发到的洋财,奔向死亡和溃散之路。”

  这正是:命令早颁,尚不知城堡对手曾是朋友,临战统帅生悔意,有点粗疏;

  城池已破,且只顾仓库钱财尽入私囊,旋作鸟兽都散去,太也荒唐!

  再说朱德、陈毅率红28团和29团残部摆脱了尾追的范石生部,转移到了资兴旧县的布田村,进行休整,将29团余部编入了28团。

  陈毅在布田村起草了一个报杜修经审定的《告湘南人民书》,仍然把目标定在湘南,开展土地革命,发展武装力量。同时,他和朱德派出红28团2营和团直机炮连先期去沙田一带探路。一个星期后,朱德、陈毅也率部东移到桂东县的沙田一带。陈毅深感自己作为前委书记领导不力,决定召开党员代表大会,总结经验教训。

  何长工主持了这次党员代表大会,陈毅检讨了自己的错误,请求给予处分。党员代表们对朱德、陈毅提出了许多严肃的批评,前委委员、特务营营长宋乔生在发言中非常激愤,强烈要求把朱德、陈毅撤职查办,有的人还说要打陈毅屁股40大板。陈毅说:

  “我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

  “同志嗳,党章上没有打屁股的规定嘛!”

  陈毅的话立刻引起了一阵哄笑。最后,党员代表会议决定给予朱德、陈毅留党察看3个月的处分。其实后来连这个处分也并未实施,也不可能实施。

  就在这8月上旬,驻守永新的赣军得悉红4军主力在湘南失利,湘赣边界兵力非常薄弱,便毫无顾忌地向永新地区的红31团和井冈山根据地腹地发起了猛攻,进占了莲花、宁冈。

  毛泽东为了保存实力,不得不指挥疲惫不堪的红31团和地方武装退入永新县小江山区的九陇、潞江、波阳、九陂一带;红32团和宁冈、遂川、莲花、酃县、茶陵各县的党组织和地方武装也分别退入山区。除了宁冈的西区和北区,永新北乡的天龙区,西乡的小西江区、南江的万年山区,莲花的上西区,酃县的青石冈区和大院区,以及大小五井的山区以外,边界的县城和平原地区尽为赣军占领了。

  赣军进入井冈山根据地后,为虎作伥的保安队、挨户团、靖卫团便横行无忌,烧杀抢掠,白色恐怖遍布湘赣边界城乡。那些富农分子和党内的投机分子也纷纷反水。整个边界“农民被屠杀者数以千计,房屋被烧者不计其数”,群众分得的土地也全部被土豪劣绅夺了回去。在那些已经收割了稻谷的地方,豪绅地主还以少报多,强迫群众缴纳多于实际产量两倍以上的粮食,不少群众因此倾家荡产,上吊投水。

  敌人还在各地设立封锁线,凡封锁线外的群众只要踏进封锁线内,轻则受到扣押处罚,重则被斩首枪毙。

  尽管边界党组织和红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与10倍以上的敌人展开英勇顽强的斗争,但在敌人的淫威下,广大群众的革命积极性已经受到了严重挫伤,“八月失败”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了,边界革命进入了低潮。好在赣军在进占莲花、宁冈后不久就发生了内讧,第6军与第3军战于樟树,第6军的6个团仓惶撤走,第3军的5个团也退到了永新城内。湘赣国民党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次“会剿”基本破产。

  在“八月失败”后的一天,毛泽东到红光医院中医部去看望住院的黄琳,询问了他的病情,又鼓励他和其他伤病员们说:

  “井冈山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腾云驾雾,有10个镇子,方圆500多里,蒋介石的南京就没有井冈山大。蒋介石‘占市为王’,我们‘占山为王’,到基层去组织、领导农民,竖起旗子来真刀真枪和敌人干,用枪杆子打出一个天下来。”

  毛泽东还充满期望地说:

  “要是我们在武夷山、大别山、太行山、长白山等等都插上红旗,革命的胜利就为期不远了。”

  8月中旬,湖南省委巡视员袁德生带着省委7月30日的指示信,再次来到了湘赣边界。边界特委书记杨开明在永新小西江区的九陇村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湖南省委的来信。毛泽东和31团连以上干部及地方党组织负责人,共20余人出席了会议。

  袁德生传达了湖南省委要红4军去湘东发展的指示,又特别强调说,省委的指示“绝对正确”,红4军应当坚决执行。与会者们经历了“八月失败”的磨难,心里都窝着一把火,如今听到湖南省委又发出这样主观的、硬性的指示,再也按捺不住了,便纷纷议论,有的人甚至与袁德生顶撞起来。毛泽东用平静的语调问袁德生:

  “省委要红4军向湘东发展,那么,湘东和整个湖南,敌我斗争情况怎样呢?长沙工人运动怎样?有罢工的吗?学生运动怎样?有罢课的吗?商人有罢市的吗?白军有哗变的吗?农民现在有无起义?游击战争发展到什么规模?有多少游击部队,开展了哪些斗争?”

  袁德生被问得张口结舌,只好说:

  “这次还没有把各方面情况搞清楚,下次来,一定答复你们。”

  毛泽东向袁德生详细介绍了根据地和红4军的现状,接着说:

  “上次杜修经把红军大队拉往湘南,部队至今下落不明,在边界已经造成了很大损失。这是一个严重的损失,必须汲取这个教训。根据地内剩下的红军,再不能贸然离开边界,冒进湘东。”

  袁德生说:

  “红军大队开往湘南后音讯皆无,并不等于遭到了失败。”

  他坚持要红4军执行省委的指示。正在双方争执不下之际,一个跟随红28团抬担架的本地农民返回来了,向毛泽东和与会者报告了红军大队在湘南失利的经过,并告知大家,红4军军部和28团在8月18日占领了桂东,现在桂东一带活动。

  与会者闻此消息,更加气愤,纷纷指责湖南省委的错误指挥。毛泽东也沉痛地说:

  “如果红军大队不往湘南冒进,那么,不但可以避免边界的‘八月失败’,而且还可以乘着赣敌第6军与第3军内讧于樟树之机,击破永新敌军,席卷吉安、安福,前锋可达萍乡;可以与罗霄山脉北段的红5军取得联络;可以和平江、浏阳连接起来。红军大队被拉走,不仅失去了扩大边界割据的良机,也使湘南红军和边界同遭失败。”

  此时,毛泽东在永新城及其附近15公里内对赣军的袭扰已长达25天之久,他和指战员们都已筋疲力尽,但他还要率红31团和地方武装前去迎还红4军大队。会议当即决定:坚决拒绝湖南省委要红4军向湘东发展的错误主张,由毛泽东、宛希先率31团罗荣桓的第3营,前往桂东迎还红军大队;由何挺颖和红31团团长朱云卿率陈毅安的第1营,同袁文才、王佐的红32团及地方武装,保卫井冈山。

  会议还决定,由袁德生向湖南省委报告情况,说明原委,希望得到省委对边界工作的支持。

  是日晚,毛泽东对贺子珍说:

  “你先留在永新刘珍这里工作,等我把大部队接回来,就给你写信,你再回井冈山。”

  翌日清晨,毛泽东和宛希先率领罗荣桓的第3营经茅坪到了宁冈。他来到32团驻地看望蔡协民夫妇。

  此时,32团正在休整,战士们有的打草鞋,有的补衣服,一派安静悠闲的气氛。毛泽东见曾志和蔡协民在一起闲聊,就开玩笑说:

  “你们这一对形影不离,真是模范夫妻呀!”

  他见曾志的肚子鼓鼓的,身上那一套肥大的男装也遮不住了,就关切地问:

  “曾志同志,你怀孩子了?几个月了?”

  曾志不好意思地说:

  “有七八个月了。”

  “这样不行!部队马上要行动,你不能再随部队走了,赶快回后方,明天一早就骑我的马上山去休息,等生了孩子再工作。”

  次日一大早,毛泽东的马夫就牵着马接曾志去了山上。

  这一天,毛泽东和宛希先、罗荣桓率第3营经荆竹山、大院、黄洞等地,冒着盛暑酷热,忍受饥渴疲劳,急速向湘南挺进,一路上巧妙地摆脱了敌人,但在最后的一次战斗中,部队还是被冲散了。

  8月22日中午,毛泽东带着3营几十名战士,赶到了桂东县城。

  驻守桂东县城的红28团1营指战员,听说毛泽东亲率红31团第3营来湘南寻找他们,异常兴奋,一个多月来的低落情绪和各种担忧一扫而光。

  毛泽东一面让1营营长林彪派人带了他的亲笔信,前往红4军军部通知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进城开会;一面派28团1营、31团3营部分指战员到萧家草堂等地打土豪。

  这天下午,毛泽东在县城城隍庙主持召开群众大会,参加大会的有部分指战员和2000多名群众。他在会上讲了话,赞扬了桂东人民在开展土地革命、建立红色政权革命斗争中所取得的成绩。他还说:

  “土豪劣绅压迫人,剥削人,是社会的寄生虫,是劳动人民的冤家,是我们穷人的死对头。穷人要摆脱千年苦,只有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我们红军就是帮穷人打土豪劣绅的军队。”

  毛泽东讲完了,还站在主席台上亲自指挥红军指战员,把没收土豪的一些财物分发给到会的群众。

  8月23日,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按照毛泽东信中的指示,赶往桂东县城,于掌灯时分来到了唐家大屋。

  这是一座长方形的院落。院子里很宽敞,两侧是厢房,迎面一座小楼,穿过夹道,后面又是一个四合院。哨兵见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来了,连忙向他们敬礼问好。毛泽东闻声出迎,和朱德、陈毅一一握手,连连说:

  “辛苦了,辛苦了!”

  他又握着王尔琢的手,动情地说:

  “你王尔琢保存了28团,功不可没啊!”

  毛泽东将众人引入客厅,落座已毕,询问起军部的一些情况和部队中指战员们的思想状况。陈毅沉痛地说:

  “我作为红4军军委书记,未能制止住29团的回乡行动,造成了严重损失,深感愧疚,觉得无脸见润之和同志们。”

  毛泽东则缓缓地说:

  “前些日子,赣敌经过猛攻,最后占领了永新,还占领了莲花、宁冈。但是,敌人又发生内讧,大部队已经仓惶退去打内战。如果你们不走就好了,28团、29团不到湘南来,永新一带我们已经发展起来的地区,就可能巩固,还可以乘机把割据地区推进到吉安、安福、萍乡,与平江、浏阳连起来;赣敌第6军胡文斗部也可能争取一些。”

  他又拿出几块布片,让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传看。这几块布片就是湖南省委7月30日的指示信,要红4军“毫不犹豫”的去湘东发展。

  这天晚上,毛泽东和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在唐家大屋召开前委扩大会议。与会者交谈了分兵后湘南和边界的情况,总结了“八月失败”的深刻教训,批评了杜修经怂恿29团返乡的严重错误。

  会议决定:部队返回井冈山,收复失地,继续发展湘赣边界工农武装割据的局面。

  会议刚开到中途,城外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原来,湘敌吴尚第8军阎仲儒部两个团由酃县开来,在桂东挨户团的配合下,分几路向红4军发起突然袭击,将红28团第1营与红31团第3营隔开了。

  毛泽东当即中止会议,和朱德等人指挥部队沉着应战,利用有利地形打退了阎仲儒部的多次进攻。但湘军依仗人多势众,不断向红军阵地发起冲击。红军只得撤出战斗,转移至县城西南方向的寨前村。

  8月24日,前委扩大会议在寨前村继续举行。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会议决定:部队经崇义、上犹,绕道返回井冈山。

  会议还决定:撤销以陈毅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组成以毛泽东为书记的行动委员会。并决定将杜修经、龚楚留在湘南,组织湘南特委,领导湘南群众开展斗争。

  会议结束后,部队分两部分先后从寨前村出发:以军部和红28团为前部,其先遣队是由28团2营营长袁崇全带领的第2营和团直机关枪连、迫击炮连;毛泽东则和宛希先、罗荣桓等人率红31团断后,掩护各部撤退。

  这一天,袁崇全带领的先遣队曾送回28团团部一份报告,不久又派人送来了一封信,信中说:“不杀朱德、陈毅,不回来了。”之后,他们就与大部队中断了联系。

  原来这袁崇全与王尔琢既是同乡,又是黄埔军校的同学,此时早萌叛志。他认为自己是黄埔一期生,凭自己的牌子和才干,到国民党军队里再怎么也能混上个团长干干。于是他便串通营党代表杜松柏、副营长曹鹏飞等人说:

  “在红军里没有多大奔头,莫说营长、团长,就是军长,也同士兵一样的起居饮食,一样的待遇,还不如国军一个排长!”

  众人一拍即合,在崇义县的新地圩密谋,要以“打遂川”为幌子,把2营和团直机枪连、迫击炮连带到驻守赣南的刘士毅第7师去。机枪连党代表何笃才与6连党代表赵尔陆、4连连长粟裕及其他党代表、连、排长,接到部队往东开拔的命令后,觉得有问题。他们一商量,十几个人就带着盒子枪到营部问袁崇全:

  “到哪里去?有军部命令没有?”

  袁崇全谎称有军部口头命令。党代表杜松柏和副营长曹鹏飞也在一旁随声附和着。但何笃才、赵尔陆、粟裕见袁崇全等神色诡秘,愈发感到问题严重。到了半夜,他们悄悄集合起4、6、7连和机枪连共4个连,往回走,返回团部。5连长是袁崇全的亲信,迫击炮连靠着营部住,这两个连就随着袁崇全等人叛逃了。

  再说朱德和陈毅接到袁崇全派人送回来的信,见上面写着“不杀朱德、陈毅,不回来了”,十分气愤,立即命令28团3营前去追赶。

  8月25日,何笃才、粟裕、赵尔陆等率部回到团部,向朱德和王尔琢报告了袁崇全的叛变密谋。王尔琢说:

  “我去把袁崇全喊回来!”

  大家说,袁崇全既已叛变,怕是回不来了。王尔琢说:

  “我是他们的团长,我和他们同甘共苦、出生入死,他们会听我的。”

  朱德提醒道:

  “你平时爱护士兵,关心士兵,战士们拥戴你。但叛徒是丧心病狂的,你还是小心为好!”

  王尔琢说:

  “我谅他袁崇全也不敢向我开枪!”

  于是,王尔琢便领了林彪的第1营和团部警卫排连夜向新地圩赶去。朱德、陈毅率余部随后跟进。

  此时,3营已经追了1天,也没有追上袁崇全,他们见王尔琢带着1营从后赶来,便与1营会齐,继续向东追赶。

  就在此时,朱德等率领的部队又与湘军第8军相遇,双方发生了战斗。等他们撤出战斗时,与袁崇全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而王尔琢所部已经赶到了新地圩,一打听,袁崇全已经带着两个连到思顺圩去了,又立马赶到了思顺圩。林彪命令各连散开,将思顺圩包围起来。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了,王尔琢带着警卫排径直冲进村去。一进思顺圩,王尔琢一边喊话,一边朝袁崇全驻地走去。步兵连的战士们以为有敌情,纷纷拿起枪准备迎战。王尔琢喊道:

  “不要开枪,我是你们的团长王尔琢,你们不要害怕,我是来接你们回去的。”

  战士们听清是王尔琢团长的声音,惊喜交加,混乱局面渐渐平息了!王尔琢向战士们问明情况后,布置警卫排从袁崇全住地的两侧包围上去,防止他逃走。他一边向袁崇全住处走,一边叫着袁崇全和杜松柏的名字,喊道:

  “你们回去吧,既往不咎,我担保!”

  袁崇全听到王尔琢的声音,立即拿着两支驳壳枪冲出房门,双枪齐发,朝王尔琢打来。说时迟,那时快,王尔琢猝不及防,“砰!砰!”两颗罪恶的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顿时血流如涌,倒在血泊中,壮烈牺牲,年仅25岁。等警卫排战士赶来,袁崇全、杜松柏、曹鹏飞等20多个叛徒已逃得无影无踪。被他们欺骗的两个连又回到了红军部队中。

  王尔琢从南昌起义开始就不理发,不剃须了,一脸的络腮胡,一头披肩发。战友们都称他为“美髯公”。他说:要等到革命胜利后再理发。没想到革命尚未成功,他这位红4军中最优秀的指挥员却英勇捐躯了。

  王尔琢被安葬在界顺圩外的虎形岭。毛泽东沉痛地说:

  “王尔琢的牺牲,换回了两个连,稳定了红军,挽救了革命。”

  掩埋了王尔琢,毛泽东、朱德重新整理队伍,清除了一些不坚定分子。毛泽东提议任命林彪接替王尔琢为红28团团长。有人说,林彪在南昌起义失败后曾开过小差,当过逃兵。毛泽东认为,林彪才22岁,还是个娃娃,这个问题是可以原谅的。

  毛泽东很欣赏林彪“善用疑兵,声东击西,隐蔽自己,善于奇袭和伏击,善于从侧翼和敌后发起进攻和使用计谋”,很喜欢这个沉静寡言而又聪明能干的小伙子。

  此后,毛泽东、朱德率领红28团、31团3营穿过湘赣边界的崇山峻岭,冲破敌人的层层封锁,向井冈山挺进。

  欲知毛泽东回到井冈山如何坚持斗争,请看下一章。

  东方翁曰:驻守郴州城的国民党军范石生部,本来是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的友军,是不应该攻击的。联络友军,攻击敌军,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和道德底线。可红4军大队却打红了眼,莫名其妙地打到了友军头上,而且,红29团还将郴州城内的仓库洗劫一空,岂不让朋友寒心?那范石生也是恼羞成怒,趁着红军各部懈怠无备之机,全力反击,死命追杀,大获全胜。红军大队先胜后败,29团几乎全军覆没,正应了中国一句老话: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后来的兵家应当引以为戒!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全10卷共6册成本价包邮, 购书请联系微信号: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